第一百五十三章 易乔_左手封魔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一百五十三章 易乔

作者:哎呦小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百姓们被眼前所看到的这一幕深深的折服了,韩林以实际行动向他们表示,善是可以教化一切的。如果连心魔都要臣服于韩林,臣服于善,那这善便是真的!

    看着万民匍匐在地跪拜自己,韩林有些飘飘然了,放在谁身上,谁都要飘飘然了。

    “我还当他只是一个欺世盗名的贼人,原来竟然真如传说中一样。”种王也被眼前一幕深深的震撼了,以他的实力对付天罡级心魔自然是手到擒来,可若不让用武力呢?像韩林一样?他自认是绝对做不到的。

    自此,整个卡瑟拉种群的妖兽族将不会有人再怀疑韩林。就连那十二名符文师也全都傻眼了。他们绝对不相信这世界上有神灵这回事,也绝对认为韩林是个骗子。

    可他究竟是如何做到的?他们想不通,为什么一个人类能够让心魔臣服?这点也说不通。

    不管他们怎么想,总之是卡瑟拉主城内的百姓全都沸腾了,一个个冲上前来齐声高呼先生。

    种王也是很少有见到过百姓们如此齐心,心中也是感到欣慰。先前如此针对韩林,是因为韩林名头太大了,对种王的身份形成了一种威胁。

    你一个人类的小子在妖兽世界,在我的地盘有众多信徒,你想干什么?你是否要一呼百应跳出来造反?

    现在种王心境又有不同,这先生果然是善人,即便他有再多信徒都是正常的。而且善人么,怎么会要篡我的位,鼓动百姓造反?那可不是善人会做的事。

    心中如此想着,便主动号召大家为韩林举办一场空前盛大的欢迎会。百姓们自然是踊跃参加,连那些没机会过来亲自观看的人,听说神迹出现后也纷纷放下手中工作赶来。

    种王大悦,大设宴席供应先生来到卡瑟拉主城。一个种王再有钱,也请不起全城数亿的百姓,则这一天家家户户自发掏钱买酒做饭,将餐桌搬到大街上形容一家人般热闹。

    欢宴整整摆了三天三夜,那种王心思周到,期间又准备了传声装置让韩林为百姓讲善。韩林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总之是能想起来多少就说多少,把肚子里那点墨水全都掏干了,听的万民是心怀敬意无比的虔诚。

    那一天,也便是神迹出现的日子,被定为善缘日。成为卡瑟拉种群一个新的节日,这节日出现只有一个原因,纪念这个从人类世界前来,普度众生的先生,韩先生。

    韩林丝毫不怀疑,如果他现在振臂高呼,说那种王是邪恶之人,必定会有大批追随者陪他一起讨伐种王。得民心者,得天下。当然韩林不会这么做,也不能这么做。因为他是善人,这样的做法又与他身份不相符。

    该装的都装好了,该演的也都演到位了。那么接下来自然该谈正事了。

    治病,为种王的女儿,王女易乔治病。

    大家再次聚集到一起,气氛完全不同了,就连那些眼高于顶的飞兽都对韩林礼敬有佳。妖兽族都有自己信奉的图腾,有信仰的人最难被蛊惑,但同时如果顺应他们的信仰,又最容易被扇动。韩林便成功的做到了这一点。

    人类世界没有信仰,如果有,他们唯一的信仰也不过是财富与权利。所以韩林在人类世界注定难以掀起风浪。

    “先生,小女的病,算来这天下之大也恐怕无人能治,唯有先生亲自出手我才放心啊。”种王转身,将一杯热茶递给韩林。看清了,韩林可是坐在种王左侧的!这代表什么,代表种王已经将韩林当做可以平起平坐的人来对待了!

    韩林祥和的笑了笑,说句实话,心里很没底气!这十二名符文师加起来都无法治好王女易乔,说明那病症非常复杂!

    纵然这些符文师不像他一样,拥有许多失传的疑难杂症的治疗偏方。可他们在妖兽世界生活了百余年,这里有无数人类世界绝种的草药,如能潜心研究,对药理知识的掌握绝对远远胜于人类世界的符文师。

    “请详细说说看。”韩林笑着说,这时候他注意到一个问题,到现在种王都没有安排他与王女易乔见面。什么原因?莫非那病症是不能见人的?让我看病总得让我瞧见病人才行。

    种王愁眉苦脸的摇了摇头:“我是粗人,也说不明白。还是让易先生来解释一下吧。”

    易先生说的便是拥有天罡级心魔的符文师,种王姓易,这符文师也行易,明显是被种王赐了本姓,可见其对这易先生是如何的信任了。他并不怪罪易先生刁难韩林,其实那也是他自己的意思。

    韩林点点头,又望向那下手坐着的易先生。

    易先生面色复杂,他没想到自己一世英名竟然毁在一个二十岁都不到的毛头小子手上,他非常迫切的想要跳出来揭穿韩林的阴谋,只是苦于无处着手。

    眼珠子转了转便笑道:“早听闻先生医术精湛,我们几个自然也是无比佩服的。但这王女的病可不好治,无论咱们有多么珍贵的草药,有多么稀有的偏方,怕都难治愈。这也是最为困难的地方。”

    韩林淡淡的笑了笑,心中却在骂街,困难你大爷,王八犊子!说了半天全是废话,那王女倒是什么病,一个字都没提。

    “请详细说说看。”韩林见那易先生始终没有下文,便主动出声询问。

    “哦,我还以为先生有通天彻地之能,依靠我只言片语早已经知道了具体病症。是我太鲁莽了,这就说与先生来听。”易先生呵呵的笑着,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嫉妒,怨恨,心胸狭窄,是每一个人类都拥有的特质。

    “只因王女恋上了一个普通的农家小子,可双方地位过于悬殊,都知道他们之间是没可能的。但王女过于执着,心中始终念着那小子无法忘怀,久而久之便患上了相思病。唯一解决的办法便是让他俩真的走到一起去。

    但这肯定是不可能的,为了避免她与那农家小子再相聚,种王大人果断的将王女调往下属城市,诺德城。两人长久不见,王女更是日渐消瘦,食不知味夜不能寐,眼看着身子一天更比一天虚弱了……”

    听到易先生的解释,韩林顿时身子一震。突然想到了自己和洛月,两者之间何其相似。都是因为身份悬殊而无法走到一起的,听到这里心中便坚定了一个信念,那王女他是一定要帮的!

    可心病还需心药医,心病,哪有什么药方是能够治好的?莫非要劝说种王成全了王女与那农家小子?显然是不太可能的,就是自己亲自劝说,估计也是没戏。否则种王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女儿病入膏肓而无动于衷。

    同时也注意到易先生着重提到的字眼,唯一解决的办法,便是让他俩真的走到一起。明显是想要设套让自己钻,让自己劝说种王开恩。以为老子是傻的不成?唯一?唯一是你说了算的?

    “先生可有办法?”种王连忙追问,迫切的想要知道答案。

    嗯,让妖兽族帮自己办事,必须让他们看到好处。单凭身份地位无法让种王释放白痴皇子,更何况白痴皇子在不在卡瑟拉主城都还两说,这个活儿,自己接了。

    便道:“能不能办到不好断言,希望种王大人能安排我与王女见上一面。也许还要留在她身边多待些日子。”

    种王自然是相信韩林人品的,哪里有拒绝的理由。当下便一口答应了。

    在安排韩林与王女在诺德城相见之前,韩林十分诚恳的送那四大族长出城。四人里面利爪族长伴随韩林时间最长,二人之间的情谊也渐渐浓厚起来。临别前利爪族长有深深的不舍与留恋,表示想继续在韩林身边跟随受教。

    韩林以利爪族长身份为由,告知其能力越大责任越大,需利用自己身份与职务造福百姓,这才是重中之重。利爪族长虔诚受教,并深感韩林所言大有道理,再三告别方才唏嘘离去。

    诺德城之行变得十分小心谨慎,因为韩林现在身份不同了。走到哪里必定有万民拥簇,做什么事都不会太方便。所以韩林唯有乔装改扮打扮成一个符文师的模样,又将面部尽量压低了,这才避免了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装作妖兽族青年是不行了,妖兽能够嗅到韩林身上的人类气息,好在这里有十二名符文师早被卡瑟拉主城地区百姓熟知。不让他们看到面貌便可。

    诺德城距离卡瑟拉主城有数万里之遥,这一段路程在飞兽亲自护送下也变得不再是什么大问题了,只用了一天时间便见到了传说中的王女易乔。

    那是一个城中之城,是一个装扮打典的十分秀丽的庄园,整体风格与妖兽族建筑粗犷大气有明显区别。

    “见过先生。”王女易乔在小花园的木亭中迎接了韩林,早就得到消息也知道了韩林的身份,往日里有来为她瞧病的符文师和巫医可全都是棍棒赶出去的,但对待韩林态度则完全不同。

    她是一个不甘平庸的女子,这是韩林见到易乔之后第一个印象。最显著的特点便是这庄园风格,与妖兽族是格格不入。显然易乔有很多自己的小心思,也有自己的倔脾气。

    见其年龄与洛月看起来不相上下,也不过最多十七八岁的模样,长的倒是不算特别出众的类型,但与那些真正的大美女相比生在清秀淡雅。与韩林对话语言虽然恭敬,但态度并没有丝毫的谦卑。

    外表文静,内心闷骚。这是韩林给易乔下的第二个定义。

    “你们退下吧。”

    “是!”侍女与护卫纷纷离开,把这里让给了韩林和易乔两人。

    韩林淡淡的看了易乔一眼,心知这易乔看起来对自己很尊敬,实则却非常排斥自己。她自己也知道,自己的病不是靠草药能够治好的。便沉吟了一阵问道:“你怎么看自己?”

    易乔自哀自怜的摸了摸自己的脸:“我是一个倔强的女子,也是一个为了爱情可以付出一切的女子。

    我从来没有在乎过自己的地位,我把权利与财富比作粪土。我甚至可以为了自己爱的人而奉献生命,为了这份艰难的爱情我实在是付出了太多太多,可终究是扛不住世俗束缚,不过是一个在别人眼里另类的女子,一个苦苦挣扎想要与爱人走到一起的苦命女子罢了。”

    韩林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他注意到这易乔一番简短的描述里面,前前后后总共用了五次“我”,这种状况一般都是极度以自我为中心的人身上才会出现的。

    她看不起那些随波逐流的普通人,她认为自己很脱俗。有句诗怎么说来着?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世人看不穿。大概就是这个意思了,事实上,一个王女能够看得上农家小子,也确实算是与众不同了。这一点韩林算是认可。

    “我的病,先生能治么?”易乔问道。

    出乎意料的是,韩林并没有再深入的去探讨易乔的病情,而是笑问:“日常生活中你有什么兴趣爱好?”

    王女淡淡的一笑:“先生想知道么?其实也没什么,如果您有兴趣可以随我一起去散散心。”笑容和语气里分明充斥着淡淡的轻蔑。也许在她看来韩林也不过如此,与其他符文师和巫医一样,想要靠兴趣爱好转移她对恋人的感情。

    这样的做法无疑会让王女感到更加的愤怒,像是在把一头狮子刚刚捕猎到的美味佳肴抢走,然后故作好心的端来一盘青菜:“来,吃青菜对你身体好。”

    对于易乔的态度,韩林不做任何反应。他只将自己当做是一个旁观者,来观察易乔。观察她的相思病。

    因为韩林的经历与易乔很像,只不过他是那个农家小子,而洛月丫头才是易乔。所以必须要客观的去看待这件事,以免带入过多的个人情感,从而影响判断。

    到现在为止,与易乔只短短的接触了不到半个小时,对话也只有寥寥数语。但韩林心中已经多少有了些眉目。
其他书友在看: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无敌打印机 老子是村长 异界之召唤天书 权国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