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残忍的梦_左手封魔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一百五十八章 残忍的梦

作者:哎呦小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现在,我要对你进行一个小小的测试,请闭上你的双眼。// 高速更新//”韩林说。

    先生说什么,卡缪尔都不会拒绝,立刻无比虔诚的闭上眼睛等待先生的考验。

    贪蛇!韩林心中念到,贪蛇瞬间出现在卡缪尔背后,有那么一个瞬间,卡缪尔身子微微一震,他感受到了贪蛇的存在,但身前有先生,先生在,他便心思坦然,便心有所归。

    当贪蛇用手指抵住卡缪尔后背的时候,韩林沉声问道:“你是否杀害了自己生母。”

    “没有。”

    听到这句话,韩林顿时长长的松了口气,整个人一下子轻松起来。卡缪尔绝对是一个天才!一个百年不遇,甚至千年不遇的绝世战斗天才!对这样的人,韩林求贤若渴。在妖兽世界的经历告诉他,一个人无论有多么强大,能做到的事情其实很少。也正是这样的经验,让韩林第一次拥有了招贤纳士的心思。

    可一个杀了自己生母的人能用吗?不管是谁,都只有一个答案。

    “外界流传你杀了自己生母。”韩林又问。

    卡缪尔身子一震,留下了两行英雄热泪:“我有一个哥哥,从出生之后便性情狂暴且精神很不稳定。”说到这里,卡缪尔情绪开始出现大幅度波动。

    “母亲后来告诉我,那是一种病。烈火狼族特有的疯狼病,得了这样的病的人是绝对不被允许活下去的。而为了让我哥哥能够公平的生存下去,母亲将哥哥从小都隐藏起来,没有任何人见过他。

    然而有那么一天,当我陪母亲一起去给哥哥送食的时候他突然病发,并跳起来进攻母亲,虽然我们奋力抵抗最终还是没能保住母亲性命。我还记得母亲死前说的话,她让我保住哥哥性命,说他是无辜的。

    其实我心里很愤怒,我恨不能亲手把他给宰了。但我没这样做,而是又养了他两年,两年后的一天有狼族同胞来探亲,并发现了母亲的坟墓,那时候我认为是上天要亡我,烈火狼族同胞坚持将母亲迁回狼族部落,并发现了母亲尸骨上噬咬的痕迹。

    为了保住哥哥我只能认罪,后来得知他还是跑了。被卡瑟拉主城外的护卫击杀。这就是我的故事,很简单。”

    韩林沉默了。

    “我想活下去。”卡缪尔说:“我们家族被认定是屈辱的家族,我是一个杂种,我死了母亲也死了哥哥,但还有我,所以无论如何我也要活下去。”

    “这就是你从来都不肯屈服的原因吗?”韩林目光变得无比柔和,召回了贪蛇,并轻轻抚摸卡缪尔的肩膀:“我苦难的同胞,跟我走吧,我带你离开这个充满了悲伤的地方。我要给你一个新的人生。”

    卡缪尔早已眼含热泪。

    办理了招用卡缪尔的手续,韩林带他出城来到荒野,并拉着他飞上天空,飞入云端。进入那一片茫茫云海中深藏的空中丛林。

    见到这样神奇的地方,卡缪尔第一次表现出了韩林从未见过的模样,他开心的像个孩子,四处奔跑,他说他从来不知道世界上还有如此神奇的所在,不知道有森林可以飘在天上。

    韩林慈祥的笑问:“喜欢么?”

    “喜欢!”卡缪尔重重的点了点头。

    “我听说你先前是给别人建造房屋的工人。”韩林问。

    “嗯,我是一把好手!”卡缪尔露出了得意的表情。

    看到卡缪尔的笑容,韩林满意道:“那就交给你了,这里树木取之不竭用之不尽,用你的一双手,将这里打造成一片美丽的庄园吧。房屋要越多越好,约舒适越好。也许将来我还会带更多其他种族的苦难同胞过来,从今天开始,这里就是你们的乐园,再也不会有人来打扰你们。”

    卡缪尔喜悦之情溢于言表,激动的单膝下跪以鼻子去触碰韩林的脚面,这是狼族臣服与人的象征。

    韩林微笑着将他搀扶起来:“从此以后你我不是主仆,而是朋友,伙伴。我会像对待亲人一样对你,也希望你能像对待亲人一样对我。记住,这世界上没人可以让你再下跪,连我都不行。”

    卡缪尔重重的点了点头,打这一刻开始,他获得了新生。也获得了从未体验到过的尊严!而这一切,都是韩林给的。事实上也正如韩林所说,他需要的是一个伙伴,一个可以并肩作战的亲人,而不是一个奴仆。他,说到做到。

    “我,和我的朋友,都是立地地不崩,顶天天不塌的英雄!记住这句话,我们可以损失生命,但不能失去尊严。好好活着,为了所有在乎你的人,也为了你自己。”

    韩林走了,而这句话却永远的印在卡缪尔脑海中,终生不曾忘记。

    ……

    “带我去见他。”两天后,易乔再次提出了自己的要求,她迫不及待的要再次去见自己的恋人。

    这一次,韩林没有答应她的要求,而是笑着摇头拒绝了。

    “为什么!?”易乔愤怒的反问。

    “你不必见他了,我想你们不合适。早早分开对你们都好。”韩林笑着说。

    易乔闻言愣了一下,接着勃然大怒:“你算什么!我们合不合适凭什么由你来决定!你知道我为了这份感情付出了多少吗?你知道我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难吗!你说我们不合适?你懂爱情吗?你以为别人尊称你是先生,所以你可以决定别人的命运和爱情了?我看你也不过如此!只不过是一个幼稚且自大的混蛋!!”

    出乎意料的是,韩林也是第一次在易乔面前勃然大怒,猛的拍了桌子。

    “你付出多少?你付出了什么!?你们身份悬殊被你父亲阻止,你牺牲了什么?你离开主城之后怎样了?看看这里,看看,多美。再看看你吃的东西,看看!你以为这些与爱情相比都不重要?

    可你知道你离开主城后对那小伙子带来的是什么样的灾难吗?你看见他生活是如何落魄了吗?你牺牲?你锦衣玉食过着无比奢华的生活,你想喝酒了就去喝酒,他呢?每次当你欢天喜地离开之后,他不但要受到你父亲的压力,还要用自己双手去劳动,去生存!生存懂吗!”

    易乔也无比激动的反驳:“我生来如此自己无法掌控,难道还是我错了?我有选择的权利吗?难道身份悬殊就一定不能在一起!?你懂这种感觉吗?你什么都不懂!你只会说些胡搅蛮缠似是而非的大道理,以为自己对了,其实你什么都不是!”

    韩林冷笑道:“如果你们真的相爱,我当然会祝福你们。可我让你私奔,你敢么?不也是退却了?”

    易乔道:“呵……私奔,听听你说的话多幼稚。”

    “嗯,确实幼稚。我也只不过在试探你一下,但你的反应让我很失望。相信我,我原本真的想帮助你们,如果可以的话我宁愿亲自去找你父亲说情,但我看出来了,你根本不爱他。你不用急,听我说完。”

    韩林打断易乔要说的话,继续道:“你口口声声说自己付出了,说自己牺牲了。那只是因为你内心深处便觉得你比他要高人一等,你觉得你是上等人,他是下等人。所以走到一起你是受委屈的,你是在牺牲了。可笑,当真可笑。

    你牺牲?牺牲你大爷的脑袋!我他吗从来没听说过爱情里面会有牺牲和付出的!两个人相恋,无论做出多大牺牲都会觉得那是理所当然的,不但不觉得委屈反而还会觉得做的不够!”

    韩林冷笑着用手指戳了一下易乔肩膀:“扪心自问,你真的爱他吗?你自哀自怜,你觉得自己超凡脱俗,你认为你付出了很多,我问你,你真的爱他吗?如果爱,何来牺牲,何来付出?恋人之间是要掰着手指头算付出的吗?

    难道到了现在你还不肯承认,你从来没爱过他,你只爱你自己。你不是得了相思病,你是得了自恋症!你在挑战你父亲的极限,你知道你父亲忍无可忍的时候会不计一切代价,甚至杀了那小伙子。你极力要营造出一个凄美动人的爱情故事,你想做主角,你享受这种与众不同的感受,你享受这种能够自我牺牲的快感!

    你希望人们说,看呐,这是一个多么不平凡的王女,她喜欢上了一个穷困潦倒的小子。呵呵,是啊,多么美丽的传说,多么动人的故事。可叹那小伙子一厢情愿被你摆布尚不自知,我知道你不肯承认这点,因为你太过自恋,太以自己为中心了,从一开始你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你只是在享受,我现在挑明了说,你是不是突然感到恍然大悟了?

    想想你的所作所为,你能得到什么,那小伙子又能得到什么?如果为了爱情他被杀了,你会守他一辈子不去嫁人吗?相信我,你不会的。你会找到一个新的如意郎君,因为你曾经的凄美故事,那如意郎君会更加疼爱你。

    每当夜深人静你被如意郎君搞的死去活来哭爹喊娘的时候,扪心自问,你是否对得起为了爱情付出生命,那个苦苦等待苦苦挣扎的傻小子?你要玩一场美丽的游戏,而这场游戏你只需要付出一点点的痛苦,而他,则要付出生命。

    私奔?确实很幼稚。你不肯跟他一起离开,因为你怕了。你还怕去到一个地方没人知道你是王女,没人知道你曾经以如此崇高的身份接受了一个低贱的平民。你敢否认么?敢么?如果你否认,我现在就安排你们离开。还是你愿意眼睁睁看着他被你父亲给玩死?”

    易乔被韩林的话彻底刺激到了,一屁股跌坐在凳子上久久不能回神。

    韩林笑了:“爱情?少他吗跟我谈什么爱情!你不配!我忍你很久了!你压根谁都不爱只爱你自己!狗屁的牺牲,全他吗扯淡!我劝你,如果你还有一丝人性,放了那小伙子吧。如果你想编织一个美丽的故事,还有很多种途径。没必要非去搭上一条无辜的性命。我想我话说到这个份上,你的病应该已经好了。”

    易乔双眼无神,被韩林接二连三的话打击的像是丢失了魂魄。久久之后突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韩林也是有点不太忍心,拍了拍易乔肩膀:“公主梦,每一个少女都会做。贫富悬殊也不是不能走到一起,我知道你是个聪明的姑娘,你应该什么都懂。我也知道你绝不会对那小伙子没有半点情感。

    这整个事件最关键的环节全在你一个人身上,你好好问问自己。你爱他吗?如果将来某一天你突然发现,我说的话全都错了,抛下所有自恋和美梦,你发现你还是爱他的。那个时候你来找我,我会帮你。”
其他书友在看: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无敌打印机 老子是村长 异界之召唤天书 权国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