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 回_左手封魔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一百七十四章 回

作者:哎呦小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这小子不对劲儿啊……”孟盅皱了皱眉头,看着韩林说道:“先前我感受到他应该是阴士九段实力,怎么这才短短几天,就已经到了阴修四段!”

    “什么!?”言毕专注于韩林的身法,这时候经由孟盅提醒才突然发现了这点,也是面色狂变。

    “你……你做了什么!!”两人同时失声问出口来,又同时回头去看那墓穴。

    “难道是因为那道紫色的闪电?”孟盅回想先前发生过的事情,唯有那道闪电是不合乎常理的,除此之外,他无法想象韩林如何能够一连跨越整整四个段位,而且这还不是普通的四个段位,是跨越境界的。

    韩林笑了笑,并不愿与他们二人做过多的纠缠,他的想法其实很简单。不管他们所谓的组织成员也好,还是什么所谓的十新星也罢,都不过是那组织的走狗而已。

    他们自己对自己组织内的身份感到自豪,为了在组织里能够获得更高的地位而努力拼搏,这些都与韩林无关。韩林从来没把自己当做是组织的一员,即便那组织一直一厢情愿的这么认为。

    韩林是想,他们愿意做笼子里互相争斗的蝈蝈,想在蝈蝈中成为最强者,那是他们的事,韩林不想做蝈蝈,所以韩林的目标不是其他蝈蝈,是戏耍蝈蝈的人。

    若是与这些人一味缠斗,仍旧是要落入被别人看好戏的下场。这种感觉,韩林并不喜欢。

    “你们想怎样都与我无关,也劝你们一句不要再纠缠我。我从来不是组织里的人,现在不是,将来也不会是。所以我对你们没有威胁。”

    说完这些话,韩林转身便走。他没有飞行,而是选择步行。要试探一下那两人的意思。

    显然一句话是不可能打消二人要杀韩林的做法的,那言毕与孟盅同时身子徐晃到了韩林身前。

    “你没有选择的余地。”言毕冷冷的望着韩林。

    孟盅更是废话不多说,直接一锤子朝韩林便砸了下来。韩林化为一道波澜向后方飘去,言毕则拔出长剑欺身而上。

    “影斩!!”

    这言毕的身子化作一道虚幻的黑影闪烁,下一个瞬间便到了韩林背后,而那一道姗姗来迟的剑光则刚刚从韩林胸前划过。

    韩林身子呈诡异的角度扭曲,肉身真就像是一道水痕一样,想怎么扭转便怎么扭转,那剑光切割在韩林身上,更像是利剑划过水面,带起一道道涟漪,却无法对水造成伤害。

    韩林淡淡一笑:“你那千刃功法里面的影斩,应该也是一种身法吧。看起来影斩练的不如我的点水步娴熟啊。”

    “风斩!!”言毕面色一冷,持剑又朝韩林劈来,速度快的出奇。

    “折梅手!”韩林也是同一时间右手三根手指虚掐,并将手腕翻转做出了一个扭断什么东西的动作。只是这手上却什么都没抓到。

    却见一道无比凌厉的破空剑气快速袭来,同时叮当一声脆响传出。

    韩林右腿抬起,一记截风腿将剑气踹飞,那脆响则是以隔空折梅手的手法将言毕长剑给生生的掐断了。

    在两人交手的一刹那,背后风声呼啸,孟盅持着巨大的战锤压迫空气而来,大锤子正对韩林后脑,这一锤砸下去,连三阳境界高手的罡气护盾都可摧毁,韩林饶是铜皮铁骨也难硬抗。

    可韩林却并未又任何躲闪的动作,刚刚逼退了言毕,回身就是一指点出。细弱的手指头与那巨大的战锤相击,反而却发出叮的一声清脆响声。

    紧接着韩林的身体被巨大的力度砸的弯了腰,瞬息间韩林左手撑地,将巨大的下冲力道改变方向,人便猛的被斜着轰砸出去,深深的陷入大地深处,连人影都瞧不见了。

    再瞧那孟盅,手中巨大的战锤被韩林一指头戳中,竟然嗡嗡作响开始小幅度剧烈颤抖,孟盅面色一紧,连连后退三步将这股力道化解,险些将那战锤给丢掉在地上。

    “这是什么东西!?”孟盅满脸骇然,他看到韩林只用一根手指头便化解了这可以将罡气护盾砸崩的战锤,简直不可思议。

    “还没死。”言毕冷冷的说,一双眼睛却看着自己被折断成两截的长剑,又默默的将长剑丢掉,从乾坤袋内重新抽出来一柄新的。

    孟盅深吸一口气,快速跃起身来,紧接着以战锤狠狠砸击地面,便随着一声震天巨响,方圆数十米内的土地被一锤子震飞上天,留下一个巨大的深坑。韩林也在地下被震飞出地面飞上了半空。

    “空斩!”言毕手持长剑朝韩林挥去,一道凌厉的剑气飞出。

    “碎空!”孟盅也是再次将战锤挥舞出去,目标直指韩林。

    韩林则以截风腿将剑气再次踹飞,以右手食指点指那战锤表面,又是叮的一声脆响,韩林被猛烈的撞击砸飞,嗖的一声冲向了高空。

    这一次孟盅有了准备,以双手握持战锤把柄,却也还是后退了一步,战锤仍旧嗡嗡作响震得虎口发麻。

    “跑了。”言毕轻叹了一声。他们二人都知道韩林会七绝杀,七绝杀里面的点水步不像他的影斩一样,是一种战斗身法,而更像是一种潜伏逃命的身法,练到了火候是可以直接凭空而飞的。

    反观他们二人,都不具备飞行的能力。乘坐飞行野兽去追赶韩林可就太不明智了。可以说,是孟盅一锤子送走了韩林,也可以说是韩林凭借自己的能力从两人手中逃跑。

    二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均都是轻叹一声。

    “你如果敢责怪我放走了他,我便一锤子砸死你。”孟盅觉得今天这一战非常丢脸,十新星二人联手居然没将一个韩林留下,跟人打了半天都没有碰到人家身子。

    言毕却默默的抬头望着天空,心有所思。脸上表情显得十分不甘。上一次韩林能赢,也许是因为言毕受了重伤,又加上韩林使用了符文咒,可这一次,言毕可是好好的,韩林也没有借用任何外力,可还是逃了。

    “这小子很不简单。”言毕说。

    孟盅与言毕所想的一直都不一样,瓮声瓮气道:“今天这件事不要宣扬出去,就当没发生过。”

    天空中,韩林静静的停在半空却在苦笑,看着自己肿胀折断的食指也是非常无奈。摧花指是练成了没错,可与孟盅之间的实力差距毕竟太大,一个阴修四段,一个阴尊三段。

    以摧花指去化解孟盅普普通通的一招,也要付出骨折的代价,反观孟盅却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实力差距只依靠功法还是无法真正拉近的。他的中级功法能够提升基础数值,孟盅同样也有中级功法,两者不相伯仲。以韩林现在阴修四段的实力,基础数值应该为四十,加上七绝杀增幅,大约已经超过两倍增幅,到达三倍左右了。最多也还是一百二而已。

    孟盅阴尊三段则是三百,他中级功法看来还没练到韩林这样炉火纯青的地步,二倍增幅应该是六百。一百二对六百,根本毫无胜算,摧花指可以将如此巨大的差距所造成的毁灭性打击化解,很不容易了。

    “啧,这孟盅的功法倒是非常有趣,纯粹以力量取胜,当力量压制强大到一定程度的时候,速度也没了作用。如果能找到一本这样类型的妖兽功法去给卡缪尔修炼,想必是很合适的。”

    见到孟盅那奇特的功法,韩林第一个联想到的就是卡缪尔。监狱中卡缪尔与敌人战斗的状态,充分说明他是一个跟孟盅同样类型的人物,只要给卡缪尔足够的力量,他可以撕破这苍穹。

    找出地图观看了一下自己所在的位置,便悄悄隐没进入云层深处,找准方向之后快速飞行起来。这一段距离很不安全,在地面行走太过愚蠢了。

    飞了能有一天左右,韩林才缓缓下降来到一处小小的部落,在表明了自己身份之后自然得到了酋长最为热情的迎接,韩林又只能硬着头皮跟人家好好讲了一通大道理,总要做出自己的一份贡献嘛。

    最后临走前才张嘴跟酋长要了一头飞行野兽。点水步飞行确实不错,但终归它是一种身法,长时间使用让韩林吃不消。换乘飞行野兽后可方便多了,目标直指卡瑟拉主城。

    这时候韩林的位置已经完全偏离提前预定,用这普通的飞行野兽足足飞了能有十五天才再一次回到了卡瑟拉主城。与主城外很远的一段距离内便遇到主城的防空力量,飞兽护卫。

    “先生请随我来。”两名飞兽恭恭敬敬的迎接了韩林,带着韩林回到王府。

    这时候韩林早已经想好了,紫电心魔正式晋级为摄魂级别,因此韩林得以能够开始炼制中级中品符文咒,将代表他从四级符文师提升到五级。前面这四级提升速度简直能够以飞速来形容。

    可越到后面就越发的困难,这里将会有两个巨大的难题在等待韩林去解决,第一,紫电心魔想要从摄魂级提升到地煞级,就必须再吸收五条地煞级心魔。这样等级的心魔在北元大陆几乎是难以寻找到的。即便是妖兽世界也不行。

    第二,中级中品符文咒的炼制方法,韩林可没有的。这种东西对于韩林来说太过高级,公会发配的符文书里面并没有关于中级中品符文咒的制作方式,可它对于紫电心魔来说又过于低级,以至于紫电心魔从来没有保留过这样的东西。

    任凭韩林如何询问,紫电老家伙就是回想不起来中级中品符文咒的制作方法。因此韩林只有一条路能走,那就是回到人类世界。去天元城寻找修文会长索取。

    实力提升刻不容缓,前有沈家虎视眈眈,后有神秘组织紧追不放。韩林一旦停下来,便无法追赶沈玉的脚步,更会被神秘组织纠缠不休。

    “心魔,看来必须要离开北元大陆,去其他大陆寻找了。说不好还真要去一趟暮光大陆。我现在的优势在于,我掌握着一条洪荒级心魔,和召唤符文术,但恶魔城既然已经开放,想必将来不久,召唤符文术便会重见天日。”韩林仔细盘算着自己的优势与不足。不足在于他树敌太多。

    “先生回来了!”种王热情的迎接了韩林,一眼便看到韩林是只身一人返回,派出去的五名高等护卫全都不见了。当下只是略微惊讶了一下,但也没有多问。

    “回来了。时间应该还赶得及。”韩林笑呵呵的说,他说的是去向纳尔族群的行程。

    “嗯,要开春了,差不多咱们准备一下该上路了,先生随我来,咱们商量一下此次行程要准备的事物。”种王交代了一声转身走向书房,韩林在后面跟随,其他护卫没有种王的命令,是没有资格进入书房的。

    书房内二人分主宾而坐,种王微微调整了一下坐姿,抱着双拳放在桌面上,压低声音道:“关于先生的很多秘密,我从来是不会多问的,包括先生如何能够在如此短暂的时间里,实力会出现如此巨大幅度的跨越。

    我知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先生肯定有,而我也有。但有些事,我却不能不问。”

    韩林闻言微微苦笑,心说这次无论如何都瞒不过去了,种王是个精明人,隐瞒或反而会让他开始怀疑自己,只能坦言道:“种王大人的护卫中出了叛徒,六七八三人叛变,九十二人舍命保我,我这才得以逃生。”

    出乎意料的是,种王并未有太过震怒的表情,反而是微微点了点头开始沉思。

    韩林也不催问种王的看法,按照他这样的表情,或许心中早就多少有些预兆了。眼皮子底下出了间谍,怎能会毫无所惧额,只是不知道这种王对于神秘组织了解多少,或者说,是不是知道世界上有这样一个神秘的组织存在。

    “原来是这样,那倒是我安排不周了。险些让先生陷入困境。”种王最后并没有给出任何韩林期待的答案,只是道了歉便算了事。

    韩林点了点头,也无意去追究种王的责任,他自己内部的事交给他自己去处理就好。

    “什么时候上路?”韩林问。

    “就明天一早吧。我已经安排好了政务,离开一段时间是没有问题的。”
其他书友在看: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无敌打印机 老子是村长 异界之召唤天书 权国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