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稍息_左手封魔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十五章 稍息

作者:哎呦小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摘花手。”数百具黑袍人尸体飞来,被韩林以镰刀划开身体取出内丹。

    阴士级别内丹对韩林实力提升作用不算太明显,但有也比没有的强。数百颗阴士丹,右手甩出瞬间便弱化收入右手掌心,以紫电寄存起来。那些七皇子护卫队的人则没有去动,而是完好的留在了原地。

    “应该可以清净一会儿了。”将灰雾与镰刀收拢进入体内,又在身上披上一层浓厚的灰雾披风,在夜色下作为极好的掩饰朝北继续前进。

    解决了第一大波紧追不舍的敌人之后,算是彻底隐形了,韩林依靠强大的万物感知力尽量去避免有气势强大修士的所在绕行,如此一来,便算是隐于无形,很难再被人发现。

    但这帝都之大,以点水步还是很难一口气飞到中心区域的,心中便起了以一个奇妙的心思,前行一段距离之后再次进入二层平台,褪去灰雾披风之后又站在路边站牌等待冰龟车的到来。

    刚刚在后方冰龟车上被人发现踪迹,想来那帝都警卫队再怎么聪明,也不会料到韩林依然敢去乘坐冰龟车,如此一来反而成了最危险的地方也便最安全了。

    行进过程中,冰龟车上稀少的乘客都是大气不敢出一声,默默的低着头不去理会帝都的风云变幻,两旁也时有高手经过,眼睛直视淡淡的扫视冰龟车也不会多加理会。

    一直到了凌晨时分,太阳升起第一缕阳光照射到四层平台的时候,韩林才终于到达了目的地,中心区域靠近皇宫的位置,那与符文总会仅隔百里的修士总会。

    这里应该是帝国聚集高手最多的地方,凡是叫得上名号的高手,都有在修士总会挂着一个名分。不为别的,只为那北元大陆唯一跨入三圣境界的会长罡烈。

    修士总会不如符文总会防御那样森严,毕竟这地方没有昂贵的符文咒,没有弱不禁风的符文师。出示了象征着身份的符文腰牌,接待处的侍者便立刻带着韩林去往罡烈住所。

    “罡烈会长天未亮便已经出去了,临走前告知韩林先生如果到来,务必将您留下。此时帝都极不安定,留在这里应该是最安全的。”侍者为韩林准备了餐饮服饰,甚至命人准备一桶沐浴热水供韩林解乏。

    “多谢了。”韩林也确实有些累了,这一路上提心吊胆没有片刻松懈,换做任何人精神都会绷紧到极致。待侍者离去,匆匆用了点食物便更换了服饰躺在水桶中浸泡身子。

    心中多少有些感激罡烈,虽然二人并无师徒名分,可自己这一身能耐,有半数算是罡烈传授的。如没有罡烈的七绝杀,也便没有自己的今天。

    那罡烈也算心思细腻,应该是昨晚第一时间知道自己到了,专门出去迎接自己。又怕与自己走岔了路,甚至向手下人吩咐来接待自己。想着想着,韩林迷迷糊糊便睡了过去。

    这一觉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只是朦朦胧胧间似乎感觉到,那接待自己的侍者曾经两次过来查看,匆匆瞥了一眼便又低头离去,韩林初时并未多想,可缓缓醒转过来方才心中警惕。

    这罡烈值得信任,可修士总会里面却同样有可能潜伏神秘组织的成员的。

    想到这里韩林暗骂自己太过大意,想要起来,却身子一用力又瘫软回去,这一下顿时让韩林心中凉了半截。手里捧起渐渐冷却的水放在鼻尖闻了闻,没有任何异味,颜色也看不出丝毫的端倪。

    可黑色内丹中渐渐增强的,弱不可见的一丝实力,让韩林已经可以充分肯定,这水里面有文章!

    门外再次换来弱不可闻的脚步声响,韩林放平了呼吸将头部重新枕靠在木桐边缘佯装还在沉睡,却依然是那侍者。

    “韩林先生?”侍者走到近前来,在韩林耳边轻轻的呼唤了一声,声音极低,并不似是要将韩林唤醒,而是像要确认韩林是否还在沉睡。

    心中微微一动,继续不动声色的观察。侍者又轻声呼唤了两声,转回头去又离开了房间。

    这个时候韩林感觉自己的身体状况越发糟糕起来,那洗澡水不知是什么东西做成的。却一丝丝浸透入体,渗透到韩林每一寸皮肤,甚至是每一个细胞当中,这种渗透悄无声息不带有半点痛感。却让韩林的身体渐渐衰败,如枯黄的树叶随时会脱离枝干一般。

    这种状况使韩林的身体陷入了一种濒死状态,如换做旁人肯定是休克不醒了。可韩林偏偏最适合这种状态,虽然身躯弱的不像话可神智不受半点影响,反而黑色内丹比平时更加壮大起来。

    又过了一阵子,侍者第四次进来,这一次一起过来的还有另外两个陌生人,三人面色冰冷似水将水桶围绕起来,纷纷掏出一柄寒光闪闪的匕首。

    韩林心中微微一动,左手虚抓,准备待三人进攻的时候暴起反击。就在三人举起匕首即将刺下来而韩林又准备出手的一刹那,那三人突然轻飘飘的离开地面飘上半空,一个个露出惊恐神色。

    “不……”话音未落,只听得一阵噼噼啪啪骨骼碎裂声响,三人被一股无法抵抗的强大力量生生揉成了三个肉球,全身上下骨骼寸寸碎裂成为骨粉,掉落在地上的时候已经成了一滩肉泥。

    韩林先前曾查看过,这三人可各个是阴修一段左右的实力,这么轻易便被人给弄死了,再加上这种熟悉的手法,心中已经明白来者何人。

    房门推开,罡烈那高大伟岸的身躯缓缓走了进来,身侧还跟着一个面色慈善的中年人。

    “幸亏早回来一步。”见韩林平缓的躺在水桶中,也便微微松了口气,走到近前弹了弹韩林鼻息又去摸韩林脉搏。

    “他怎么样?”那面善的中年人轻声问道。

    罡烈摇了摇头:“很糟!几乎进入假死状态。马上带他离开!”

    “是。”面善的中年人挥了挥手,韩林的身子缓缓飘出水桶,又将一件长长的袍子披在韩林身上,虽罡烈一同离去。

    韩林心思动了动,很想立刻询问罡烈有关于七皇子的状况,可感觉又无法解释自己是如何醒来的,便只能强忍着继续假装休克,耳边风声呼呼作响,两人已经带着韩林飞上了高空。

    大约过了有两个小时左右,三人缓缓下降,韩林感受着一路行来的方向,知道自己到了帝都的南城。这里多是达官贵族以及驰名帝国的商家大户居所,与其他三个方向的熙熙攘攘不同,此地巷子安静庄园极深,往往在大街上用力喊上一声,那庄园内居住的人却听都听不到。

    二人带着韩林径直飞入一所广阔的庄园内部,庄园内一样安静的厉害,连最普通的下人侍女都瞧不见一个。

    “看看他状况如何。”在一间幽静的房屋内,罡烈望着安静躺在床上的韩林说道。

    面善的中年人以手掌贴住韩林胸口,一道柔和的气息从前胸直接钻入了体内。

    韩林微微一凛,却又极力保持镇定,好在那气息并无恶意,只是在韩林丹田部位绕了一圈不触屏任何重要部位,又重新收了回去。

    “内丹没了,身子虚弱的与死人无异。”面善的中年人皱着眉头说道,显然不明白韩林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连内丹都碎了?竟然伤的如此厉害。”罡烈闻言也是紧皱眉头,二人久久的沉默了一阵子都是相顾无言。

    “现在怎么办?”中年人问。

    罡烈沉吟了一阵:“外面还很乱,我须得出去一趟。你好好照顾他,别让任何人知道他所在方位。一切都要等我回来再说。”说罢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中年人又围绕着韩林转了半圈,时不时以手掌去触碰韩林前胸,嘴里啧啧有声:“真不知道这小子是怎么一路逃过来的,体内连半丝罡气都没剩下,可真算是命大了。”

    吱呀,房门被推开,一名年迈的老者登门而入,抱拳拱手道:“李先生,请随我来。”

    “走。”中年人又看了韩林一眼,与那老者一同迈步出去,这时候韩林还保持着非常清明的神智,悄悄去听二人谈话。

    两人越走越远,声音却还很清晰。

    “韩林中了三尸清魂草的毒,你去找找看,庄园里还有否存着解毒的草药。实在不行便去木桐那里走一趟。”这是中年人说的话,老者并未回答,想来是只点了点头。

    待二人走的远远的了,韩林才缓缓睁开了双眼,嘴里直骂混蛋。三尸清魂草!这可是六品草药,而且还是人类世界绝了种的!神秘组织为了对付自己真是肯下血本。早知道就把那洗澡水给收了,日后将其中毒素炼化出来。这可是制作中级极品符文咒的主要草药。

    挣扎着想要坐起来,却努力了两次还是不行。虽然韩林身体特殊,可仍旧是无法抵御毒性的。若以点水步驱使自己的行动倒也是可以,却不知道起来之后该去往何处。

    现在外界恐怕已经炸翻了天,右相也该知道自己回到了王城,现在必定已经闹得满城风雨了。怕是整个王城都要封城,昨晚自己突然回来他们没有提前准备,才让自己钻了空子。现在再盲目的跑出去,只能自投罗网。

    不过眼下这种情况倒也不错,六品毒草侵害自己,给自己的负境修为却能带来更多的好处。不妨先等上一等,与罡烈好好商量一下才好。

    在床上静静的躺了一天一夜,每时每刻都让身体尽量去吸收毒素增加负境修为,又从右手掌心金色太阳内储存的能量中转换炼化,阴修八段的修为开始微微出现了一丝松动。现在体内寄存着两名阳士高手内丹,与那中央水晶的力量,加在一起,大约可以使自己冲破阴修九段,可要晋级阴尊行列,还是稍稍差了一点。

    第二天一大早,面善的中年人再次回来,手里还拿着一个小小的瓶子,将韩林身体托起来喂服瓶中药剂。药剂呈淡绿色,看上去应该是良性草药炼制而成,入口温和。

    喂完了药剂,中年人又探查韩林体内,再摸了摸脉搏,摇摇头转身离开。

    “韩小子,不太对劲儿啊。”紫电心魔这时候突然开口说道。

    “怎么不对劲儿?”韩林好奇反问。

    “你没察觉到这药剂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韩林仔细感觉了一下:“没什么不对啊,我体内的毒素在逐渐被药剂排解。”

    紫电心魔声音渐渐转冷:“这才是最不正常的地方,你体内的毒素虽然被渐渐的分解了,可你的身子……怎的越发虚弱起来?”

    韩林闻言,再连忙仔细感觉了一下,心中顿时一沉:“真是这样!莫非是他们找错了药方?”

    “我看不对,这地方有古怪。”

    “你是说,连罡烈身边的中年人都有问题?”韩林惊疑不定。

    “你难道没有怀疑过,这罡烈本人也是神秘组织一员吗?”紫电心魔说。

    韩林淡淡一笑:“那不可能。如果真是,那为什么他先前要救我?哪怕不亲自动手,任凭那三人把我杀了也行。”

    “希望你猜想的没错吧。”紫电心魔也觉得韩林说的有些道理。神秘组织现在最想杀的人,无疑便是韩林了。他们绝对知道韩林在妖兽世界的影响,这样一个能够调和两族矛盾的人出现,不可能会留着韩林一条命。

    第三天清晨,韩林体内的毒素已经被排解了四五成左右,按照正常人的状态差不多可以醒转过来了。而刚好,中年人又再一次回来,见韩林睁开了双眼惊喜道:“你可醒了。”

    韩林勉强笑了笑道了声谢,佯装不解的问明原委,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个地方,便第一时间询问有关七皇子的下落。

    提及七皇子,中年人却是愁眉不展,一脸的黯然神色。

    韩林微微一惊,心想莫非七皇子遭遇不测?

    “七皇子被只身一人流放到了东北区,位于亡魂大峡谷边界处。国王下令让七皇子整修十年勤修苦练,以壮大自身,并忏悔所犯过错。短时间内是回不来了。”中年人将七皇子现状解释给韩林来听。

    心中才算是稍稍安稳了一些,至少七皇子还活着。
其他书友在看: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无敌打印机 老子是村长 异界之召唤天书 权国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