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面圣_左手封魔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十八章 面圣

作者:哎呦小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是。国王病危,不会是一天两天之内发生的事。而木桐在整个逐日帝国声名显赫,皇室不可能没有假意请他去为国王看病。若是木桐肯答应带我进入皇宫,那也不会是他第一次进去,还不会显得突兀。”

    韩林冷静的分析着当下的局势,知道越是混乱的时候越要保持清醒的头脑。现在他就是在一根高空中的钢丝上表演杂技,这钢丝不仅是软的,且两头都有人在大力摇晃这钢丝。一步走错,全盘皆输。现在的韩林输不起。

    虽是如此,可韩林的眼睛里还是闪过了一丝的疲惫之意,又立刻被很好的掩饰掉了。

    紫电心魔又道:“尚有两个问题不容易解决,第一,你如何进入皇宫?去年你在帝都闹的很大,几乎过半的皇宫大臣与皇家近卫军也都是认识你面目的。第二,那三皇子四公主谋划已久,肯定是有十足把握害死国王的。否则木桐不可能无法医治,而这又牵扯到另外一个问题,木桐是真的无法治好国王,还是他不肯?若是不肯,其中的门道可就多了,你再莽撞就是送死啊。”

    韩林淡淡的笑了笑,用手指虚空在地上画出一条直线,指着直线一端道:“这里是起点。”又指着直线另一端:“这里是终,要从起点走到终点也只有这一条路。我没有第二种选择。”

    知道韩林分析的很正确,人的一生必然会遇到很多种难题。而有些难题是没有选择权利的,只有做或者不做。而这样完全没有第二条路可选的难题才算是真正的困难。只有真正的勇者敢于去面对。

    缓缓闭上眼睛,韩林一连做了三个深呼吸,身体虚弱的非常厉害,却在这最为虚弱的关头无法停止脚步稍作休整。

    望着眼前的康庄大道,韩林伸手一指:“这前方便是一条单行道,却通往两个不同的地方,要么炼狱,要么天堂。我韩林早已无所畏惧,便是要去闯上一闯!”

    稍稍整顿了一下因虚弱而剧烈起伏的胸膛,将宽大的长袍裹了裹身子,手里持着一根拐杖颤颤巍巍的向前而去。如今的他只看背影,全然不似一个半年前才年满十六岁的少年,更像是一个迟暮老人。

    佝偻的身影,蹒跚的步伐,缓缓登上了前往木桐药园的冰龟车。这一路上行走韩林又验证了另外一个问题,右相也一定是神秘组织的人,原本该部下天罗地网搜寻自己的高手均都不见了。只有当他们知道自己被罡烈抓去才会放松戒备。

    木桐遥远同样建立在南城僻静之所,距离此地可不算太远,只用了两个小时不到便到达目的地,此时尚未临近中午。

    脚步踏上药园周围的无人区,走了不久便遇到岗哨前来盘查,所幸木桐曾经送给韩林一块客卿腰牌倒也相安无事的一路顺利进入遥远之内,门口依旧有那四名高手守护,同样是见到腰牌放行。

    院落里,那株七品人参草化作的小童在玩耍,听到身后脚步声回头望去一眼看到韩林,嘴巴扁了扁哇的一声吓哭了。

    见状韩林无奈的苦笑,他先前确实不怀好意的盯着小童看,又悄悄恐吓过人家,看来在小童心里是落下了难以磨灭的阴影。

    “小兄弟,带我去见木桐。”韩林尽量使自己看起来和颜悦色一些,慈祥的笑着,可这笑容在小童眼里却是另一种不怀好意的坏笑,吓的哭声更大了。

    “别怕,我上次是逗你呢。”韩林无奈的劝解两句,只觉得身体虚弱的厉害,不由的身子瘫软了一下,连忙扶住院落里一颗枝繁叶茂的小树,这才将身子支撑起来。

    小童哭声渐渐变小,似是被韩林的模样引起了好奇,指着韩林道:“你怎么快死了。”

    “嗯,我虚弱的快死了,带我去见木桐。不然我吃了你用来补身体。”这小童实在是不容易沟通,韩林不得已只能再次恐吓他。

    小童闻言又是哇的一声哭出来,转身一溜烟的跑了。韩林稳了稳身体,以点水步支撑身子也跟着小童一路飘去。

    木桐的药园占地极为辽阔,若是让韩林自己去找,一时半会儿还真是难以寻到木桐的下落。有了小童引路也就方便多了。

    一件别致静雅的书斋中,木桐双手倒背默默的看着墙壁上悬挂的一副画卷,见小童哭着跑进来顿时皱了皱眉头,柔声安抚了两句,一抬头便见到迈门而入的韩林。

    “你怎么……”木桐吃了一惊,指着韩林却没把话说完。他想问你怎么还敢回来,你怎么虚弱成这样,你怎么这么没脸没皮每次都要欺负小孩儿,却一时间不知道问哪个比较好。

    韩林也不过多与木桐废话,直接从乾坤袋中掏出一样事物,啪的一声拍在桌上。他知道,木桐无法拒绝自己的馈赠。

    事实上,木桐果然也一下子双眼瞪的滚圆,失声叫道:“六品凝雪草!!”已经嗖的一声冲上前,从腰间抽出两只雪白色的手套戴上,将凝雪草小心翼翼捧起来观瞧。

    “说吧,这次你想让我帮你做什么。”木桐人老奸猾,哪里不明白韩林的意思,便头也不抬的问道,眼睛依旧是盯着凝雪草,嘴里啧啧称奇:“这东西现在可实在太过罕见了,我也曾悄悄潜入过妖兽世界,却一直无缘得见。”

    韩林眼睛里所看到的事物模糊了一下,身子瘫软无力,缓缓的歪倒在座椅上扶住桌子,喘息两声才道:“带我去见国王。”

    木桐听到国王二字,终于面色凝重起来,将凝雪草收入乾坤袋,这个举动已经说明他决定帮助韩林了。缓步走到近前伸手捏住韩林手腕探了探脉搏,皱眉道:“奇怪……你这身体状况很奇怪!怎么跟国王是一样的症状?”

    韩林闻言猛的一惊,心中已经明白了七七八八。三皇子与四公主同样是神秘组织的人,自己中的这种“毒”分明是那中年李先生亲自喂服自己的,若三皇子也有,一切都真相大白了。

    “带我去皇宫见国王。”韩林又道。

    木桐摇了摇头:“你治不好国王。我也治不好他,你们二人症状完全一样,事实上,这并非是一种毒药。而是一种催化剂。”

    “催化剂?”韩林惊疑的说。

    “没错,一种催化剂,催化人体器官组织迅速衰老的药剂。稀世这种催化剂的方法我确实有,也可以治好你。但国王我无能为力,你现在服用催化剂的时间还不算长,可国王却是年深日久一点点少量服用,渐渐将身体蚕食到如今这种状态的。你去皇宫也无法改变任何事实。”

    韩林意味深长的说道:“你怎么不问我如何会这样虚弱,直接就说明我服用了催化剂?甚至能判断国王与我一样?看来你都知道了。”

    木桐闻言先是一愣,接着使劲摇头:“我知道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

    韩林深深的吸了口气:“你我心里都明白,国王是被人暗害了。我知道你不想淌这滩浑水,便也不为难你,只需你带我进入皇宫去见国王便是,剩下的都交给我。”

    木桐长叹一声望向窗外:“帝都不同往日了,你看这天,说变就变。刚才还晴空万里,现在已经大雨倾盆。这可连阳光都照射不进来半分。韩林,以你一人之力是无力回天的。”

    韩林没有多言,而是直直的盯着木桐,眼睛里充满了一种固执。

    “唉……”木桐见状只能无奈摇头,又道:“你让我带你去,我便带你去。可你现在的样子去了就会被人认出来。”

    “我知道你有办法。”韩林轻轻一笑。

    木桐抚须哈哈大笑:“知我者,韩林也。”说罢转身离去,绕过回廊走远了。

    韩林身体依靠着桌子,端起一杯热茶来喝,眼睛又瞄了瞄那小童,小童忌惮的往后慢慢的蹭,蹭到门口滋溜一声跑了。

    “枉你自称大善人,却把一个孩子吓成这样。”紫电心魔打趣道。

    韩林无奈的纵了纵肩:“我可什么都没做。”

    稍后,木桐去而复返,手里还捏着两个小瓶,一个为青花陶瓷,一个为纯白色的瓷瓶材质。将两个瓶子放在桌上,指着青花陶瓷的小瓶道:“这是稀世你体内催化剂的解药,你拿去服用。”又指了指那白色的瓷瓶:“这是一种奇特的易容药剂,喝下去可使人容貌与身体特征发生大幅度改变,不但面色与先前完全不用,连身体都会大幅度增高。但我可提醒你一句,一旦你喝了它,你全身骨骼会被强行拉伸,变得窄细而狭长,不用我说你也该知道要经历何等的痛苦,不过这种容貌最多维持一个月左右便会自行复原。你自己抉择吧。”

    韩林一手揽过两个小瓶,青花瓷瓶放入储物袋,白色瓷瓶拔开塞子没有半分犹豫便喝了下去。

    “你不稀世催化剂?”木桐见韩林没去喝那解药,不禁惊讶的说。

    韩林摇了摇头:“那催化剂对我不会造成真正的损伤,日后会缓解。留着它我还有用……”

    这话还没说完,韩林双目猛的瞪圆了,接着身体开始剧烈痉挛起来,一双拳头攥的紧紧的,骨骼噼啪声响,额头上也有青筋爆凸出来,一张脸被憋成了紫色。

    随着身体的痉挛,那桌椅也开始一起剧烈晃动,震的茶杯咯咯的响,木桐连忙端起茶杯自己喝了起来。前前后后也就十来分钟的光景,韩林脸上的容貌果真开始扭曲。

    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开始缩小,最后到花生粒大小,鼻子也开始塌陷,鼻孔向天。那一张线条柔和的瓜子脸被狠狠的拉长,化作一张难看的马脸。随之变化的还有身体,四肢延长,身高猛的暴增到近两米的高度。

    过后,韩林全身已经被冷汗浸透,长长的呼了一口气,站起来道:“走吧。”

    木桐手里端着茶杯,与刚才姿势一模一样,完全没有变化,却目瞪口呆的说道:“你……你这全程连一丝痛苦的呻吟都没发出来啊。我曾经给人也服用过一次,那人可也是一名高手,却哭天喊地如杀猪一般。”

    韩林舔了舔干裂的嘴唇:“痛苦是我最忠诚的朋友。”

    “太恐怖了,太恐怖了。”木桐连连摇头:“一个人对自己都肯下这样的狠手,对别人岂非更是不会在乎了?”

    乘坐木桐专用符文飞车,只随身携带几名侍卫便立刻朝皇宫而去。

    “你只管跟着我,其他什么都不要做,不要说。一切看我眼色行事,还有,不要做任何大的动作,你现在骨骼是被强行拉伸的,稍有剧烈动作骨骼便会碎裂。”

    “知道了。”韩林听从木桐的嘱咐,点了点头。

    半天之后,二人终于到达皇宫,此刻已经临近傍晚,大雨停息了,乌云也渐渐散去了,一轮夕阳挂在天边,将整座帝都映射的一片通红。

    “你瞧,这天,不也还是晴了么?”韩林指着夕阳笑了笑。

    木桐苦笑着摇了摇头,也不再去劝解韩林。他从韩林眼里看到了很多东西,有许多是无法去改变的。

    这并不是木桐第一次来皇宫为国王看病,而是几乎没过三四天便会过来一趟。但所有人都明白,国王的病是无法根治了。驾崩也只是早晚的事儿。

    正如木桐所言,国王被三皇子与四公主暗中加害,常年少量服用催化剂,时至今日早已性命垂危毫无医治的可能。也是因为如此,他们才敢大张旗鼓宣布国王病危,更是四处寻找名医来为国王看病。心中却是十拿九稳的。

    宫廷内部戒备比往日更加森严,每走一段路便有一对对近卫军巡逻而过,见到木桐也都是微微点头示意。却又将眼睛看向跟在木桐身旁的,那个马脸小眼塌鼻梁的瘦高个,却没人认得出来,这人是去年将帝都闹的满城风雨的韩林。

    晨喧殿,国王与大臣议事的所在,后方便是国王寝宫正午殿。预示着逐日帝国似那如日中天的烈阳一般不可抗拒,可现在的逐日帝国却像是此时挂在天边的夕阳,已经垂危了。

    晨喧殿上此时站满了影影绰绰的文武大臣,有那左相右相,还有那中央军统帅,逐日帝国总将霍龙。昔日里严肃的晨喧殿此时却被一种压抑的气愤笼罩着,每个人都是愁眉不展。
其他书友在看: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无敌打印机 老子是村长 异界之召唤天书 权国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