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小偷_左手封魔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二十二章 小偷

作者:哎呦小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大家都是行路之人,相互帮助也是应该的。”韩林笑了笑,转回身去朝身上摸,要付定金。可手摸到腰间,整个人一下子愣住了,那张脸也瞬间阴沉到了极点。

    “怎么了先生?”接待小姐笑眯眯的问,眼睛也顺着韩林的手势望去,见其腰间空空如也。眼睛里不觉露出一丝轻蔑神色,没钱还想住店,穷疯了不成。

    这一下可把韩林给着实惹怒了。乾坤袋里藏着他多少秘密,中央水晶就不说了,那一张张珍贵的中级符文咒可是他与强者战斗的最大依赖。那三张残缺的地图,那无数珍贵的草药,那最后可以使用一次的召唤符文咒!可全都存放在内!

    丢了!怎么会丢了!?韩林心中砰砰直跳,以自己如此强大的万物感知力,居然无法察觉是谁偷走了自己的乾坤袋!

    回想刚才情景,顿时一幕映射在脑海当中。便是那衣着华丽的男子与自己相撞。整个过程只有他与自己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过。想到此种可能性,一双眼睛便毒辣的望向大门外,却哪里还有男子身影。

    “没关系,房钱我们来付。朋友不必担心。”年龄稍大的符文师观察到韩林面色不善,一把按住韩林手腕,朝韩林意味深长的摇了摇头。

    见到此人如此行为,韩林心中大惑不解,双方才刚刚相识如何会出现此种表情?料想其中必有隐情,莫非是同一伙儿人干的?倒要看看他们究竟想要做什么。心中也不太焦急,只要自己不死,别人也很难打开自己的乾坤袋来。

    “这是您的房门钥匙。”接待小姐帝国一套钥匙,上面共有七把钥匙,而这一行人加上韩林在内,却有八人。很明显的,那接待小姐十分藐视的选择性忽略了韩林。她可认得七人身穿符文长袍,可韩林却一副穷酸模样。

    稍大的男子将钥匙托在掌心,却若有深意的笑了笑,将钥匙掂量了两下,淡淡的说道:“这可真是客大欺店店大欺客啊,这位朋友慷慨大方愿意与我们共住,你却只是一个酒店的小小前台。我们之间的交情用得着你来指手画脚?”

    说着指向韩林:“你认为他配不上我们这些人?所以擅自做主把他排斥在外?我倒要问问,这与你有何好处?”男子凌厉的目光直逼前台小姐。

    这种仗势欺人的事情,韩林早已经完全不放在心上了。压根连理会都没想要去理会,当一个人心系国家大事,要做的更是去将一名皇子扶持上位的时候,怎会幼稚到与一个小小的前台较真儿。所以心中并未介怀,却因男子的行为而感到一丝兴趣。

    “对不起先生,我疏忽了,这就给您增加一把钥匙。”那前台小姐自然是看不上韩林,这个脸长眼小的丑八怪的,却不敢去得罪七个符文师,连忙去转身又取了一把钥匙过来。

    却不料男子甩手就是一记响亮的耳光,只打的前台小姐横飞出去,落在地上张口哇的一声吐出几颗碎牙,一张脸肿的不像话了。

    见到这里韩林微微皱眉,心道她也不过是一个给人打工的下人罢了。平日里受尽了闷气,心情不好也情有可原,怎么就下如此重手。

    杀人韩林是杀过许多,但他却并不太喜欢去踩人。他要杀的,大多是凶人,或者是要对自己不利的人。可没有仗着自己实力高强,故意去凌辱普通人的臭毛病。

    “什么人敢在这里撒野!知不知道这是城主府旗下酒店!”酒店的保全人员见到这里出现状况,便一拥而上,将众人包围了起来,里面自然也包含韩林在内。

    “那又如何?你可知我是什么人!?”男子冷笑一声,从腰间摘下一块小小腰牌,上面正是印着暮光大陆的专属符文符号。保全人员哪里还敢造次,连忙赔罪道歉后退着避开了。

    接过钥匙,男子大大方方的将钥匙拍在韩林手中:“拿着,我最敬重讲义气的朋友。天色还不晚,咱们先在二楼吃了晚餐在上楼住宿,走。”说着也不等韩林回答,拉上便朝二楼行去。

    那二楼是一个十分宽敞明亮的餐厅,此时也熙熙攘攘的坐满了人群。却又安静的出奇,一个个食客们均都低着头小声交谈。自打恶魔城开放,不少暮光大陆的人都前来开发新恶魔城,再加上东北统帅黄雷大寿,这钢壁城内暂时便少了许多鲁莽之辈,多是一些有见识的上流人士。与韩林这穷酸的穿着相比也难怪前台会看不上眼。

    “兄弟坐!”男子领着一帮人找了一张空闲桌子坐下,大方的点了一大桌子好酒好菜热情的招呼。

    “纳兰雪落,暮光大陆纳兰家族。”男子大方的伸出手来与韩林相握,并主动自我介绍。

    “马小二,一阶无名莽夫。”韩林也介绍自己,却因自己的真实姓名在逐日帝国有些敏感,也刻意的不去谈。

    “哈哈,马兄弟!”纳兰雪落笑着拍了拍韩林肩膀,又低声道:“看得出来,马兄弟不是凡人啊。”

    韩林闻言心中一动,已经警惕起来。不动声色的问道:“纳兰兄弟此话怎讲?”

    纳兰雪落嘿嘿一笑:“马兄弟那丢失的乾坤袋,可很不一般啊。看得出来是高级乾坤袋,莫说普通人,一般的富商可也用不起的。再者说,马兄弟虽相貌平平,体内不含一丝力量。我却看得出来兄弟眼神中有一种凌厉的味道存在。这种凌厉,不经过大风大浪是无法历练出来的。我也不怕明讲,我之所以愿意结识马兄弟,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哦。纳兰兄弟太客气了。”韩林心中松了口气。

    “知道我刚才为什么拦着马兄弟吗?你可知刚才偷你乾坤袋的人是谁?”纳兰雪落又压低了声音,意味深长的问。

    “还请纳兰兄弟指明。”

    纳兰雪落低声道:“黄犬,东北军统帅黄雷的长子。”

    “哦?”闻言,韩林微微一惊。那英俊的男子居然是黄雷的长子?莫非他认出自己身份,所以才来偷取自己乾坤袋?可也不对啊,如果真认出了自己,该把自己杀了才是。

    纳兰雪落又道:“马兄弟有所不知,虽然我刚来北元大陆时间不久,可在这钢壁城也算待过一段了。人都说虎父无犬子,可那黄雷偏就给自己长子取了一个犬名,实在是好笑。

    更好笑的是,此人不学无术,不与普通纨绔子弟一般终日花天酒地,却唯独喜好小偷小摸的勾当。小到一棵白菜,一枚铜币,大到乾坤袋,雇佣军的金库,那都是能偷就偷,绝不放过。也算是一个怪人了。

    更有黄雷二子黄宿,听闻此人喜好采花,常常深夜潜入百姓居所,巧取豪夺偷走妇女贞操。怪的是只取有夫之妇,普通少女却看不进眼里。你说这黄雷一世英名却生了两个如此荒唐的儿子,是不是太好笑了。”

    韩林闻言也是哭笑不得,心说这叫什么事儿啊。好死不死的偏偏遇到那黄犬,把自己的乾坤袋还够偷走了。这不要了亲命了吗?

    “那黄犬专修一种罕见的功法,主要便是以偷取他人身上事物为主。手法灵巧的厉害,相传还是一门中级功法。但用来偷东西的中级功法倒也算是别开生面了。”说道这里,纳兰雪落也禁不住呵呵笑了起来,又道:“但以我只见,若那乾坤袋内没有太过重要的东西,马兄弟还是就此作罢。黄犬偷东西向来是没有归还之理的,哪怕别人事后知道了找上门去,也是宁死不还。曾经就发生过一件事。

    那黄犬深夜偷走了东北区黄石城城主的独女,送与自己亲弟弟黄宿玩耍。足足摆弄了一个多月,到黄石城主终于发现找上门来,也是死都不肯放人。最后黄雷统帅亲自出面,你道如何?”

    “嗯?”韩林疑惑的摇了摇头。

    “黄雷护犊是出了名的,生生是将黄石城城主给打死了。据说黄石城城主女儿至今还在黄雷府上,似乎是被贬为了婢女。”

    啪!韩林一巴掌拍在桌上,又立时将怒气掩盖下来。官二代他可没少见过,最猛的帝国七皇子够身份了吧,可也没有仗势欺人到这份上。抢了别人女儿,还打死了人家找上门来要人的父亲。简直是没有人性。

    “虎落平阳被犬欺,龙游浅水遭虾戏。人这一生中难免遇到挫折,谁人无有落魄之时,马兄弟切要忍住这一口恶气,来日方长待日后在做定夺也是不迟。”纳兰落雪喝了一口酒,继续劝慰韩林。

    “纳兰兄弟,你我萍水相逢,却肯如此交心相劝,实在让我感激。”韩林被纳兰落雪这一番话给说的动容了。确实,他也的确经历过这样的时期,曾经从沈家逃跑时,不正是这种光景吗。若有人肯跟韩林说上这样温暖人心的一番话,那或许韩林也不至于到今天的模样,变成了杀人不眨眼的彪悍之人。

    “我曾经是家族里一个废物,在暮光大陆是出了名的。可我忍辱负重一人外出苦苦寻求高人为师,算是看惯了世态炎凉,受尽了冷眼与嘲讽。待日后功成名就回归家族,看还有哪一任敢在忽视我。也因此,我格外的惜英雄,尤其是落魄英雄。”
其他书友在看: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无敌打印机 老子是村长 异界之召唤天书 权国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