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神志不清_左手封魔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五十三章 神志不清

作者:哎呦小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枫林道:“也就是说,我还不能杀了你们二人了?”

    韩林点点头:“不但不能杀我们,也不能杀了那沈玉与纳兰雪落。”

    “为什么?”枫林反问。

    韩林道:“我不知道他们二人在里面充当什么样的角色,但我知道。那沈玉此次前来北元大陆有两个任务,一个是帮助七皇子回到帝都,显然,这一步的计划已经成功了一半。

    另外一半的计划便是,寻找遗失的什么什么入口,我也不清楚是什么东西。”

    “恶魔城入口!沈家的地图!”枫林一下子精神起来。

    韩林点了点头:“或许是吧,我也不是特别清楚。但只知道,他们还有一个后手。如果沈玉与那纳兰雪落死了,有个叫什么青苹果还是青橘子的玩意儿会出来,并夺走沈玉身上的地图。那青葡萄不会让地图落在别人手上的。”

    枫林听的直皱眉头:“一派胡言!纳兰雪落如果与沈玉是一伙儿的,为什么还要抢沈玉的地图。若是清柚在这里,那沈玉早就叫人了,哪里会等到现在?”

    韩林往嘴里塞了一块肉:“那青芒果……”

    “清柚!”枫林纠正道。

    “嗯,那柚子自然是在暗处的。而沈玉也并不知道清柚在跟随她。这也是韩林告诉我的,他说那柚子似乎无法看懂沈家的地图,所以暗中设计让沈玉去找,如果找到了,自然是跳出来把沈玉杀了。

    可若有人要杀沈玉破坏柚子的计划,柚子当然不能再忍了。我想现在那柚子一定在不远的地方暗中观察着。你如何折磨沈玉都没关系,她不会为了这点暴漏自己,可要杀人,就要三思了。”

    枫林面色阴晴不定,一双眼睛朝四处乱扫,过了一会儿微微的点了点头:“沈家直系血脉,这么说传言是真的了。那我可以杀了纳兰雪落吧?”

    “也不能。”

    “那为什么?”

    “不知道,我只知道你不能杀他,我只不过是韩林的一个亲信,这次的具体计划当然是清楚的,可其他的,也不过是闲聊的时候才得知,知道的也不全面。只晓得那纳兰雪落似乎也是很重要的一枚棋子。至于是什么作用,你自己问他吧。”

    “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枫林森然问道。

    韩林纵了纵肩,从嘴里拿出一个小小的蜡球,约有半个花生粒大小,丢给了枫林。枫林捏开,里面果然是一撮绿色的毒粉。

    “这不么,我把毒药也给你了。如果我说假话,到时候你抓住我可能任意的折磨我了,我又何苦骗你。我如果不想告诉你,还不如直接死掉的干脆,折磨之类的,我可受不了。”

    枫林想了想也觉得有些道理。但仔细一琢磨,又发现不太对劲:“我不相信韩林会信任你这样的人。”

    韩林喝了一口酒,这时候终于酒足饭饱了,拍了拍发胀的肚皮,一边剔牙一边哼哼扭扭的说道:“你刚才不是相信我了吗?我能让你信我,自然也能让韩林信我。我就是有这样的能力,实不相瞒,其实我曾经是一个演员!”

    “对对,他是演员!我可以证明。”七皇子吃饱了,又拿着半只烤鹅往怀里猛塞。

    枫林嗤笑了一声:“墙头草,也怪那韩林用人不善,既然你们这么配合,我也不妨试试看。如果真能抓住韩林与七皇子的话,我倒是不介意给你们一笔钱,帮我取得沈玉的信任,埋伏在清柚身边。”

    “很愿意为您效劳。”韩林绅士的鞠了一躬。七皇子也连忙有样学样。

    清晨,两个不要脸的人蹲在草丛里舒服的方便了一阵,便佯装痛苦的哎呦哎呦的走回了队伍,继续上路。

    “疼死我了……疼死我了……”七皇子躺在飞行野兽上,不断的哼叫着。

    韩林心里暗骂,蠢蛋,演戏演过头了!

    夜晚……

    “沈家的丫头,你来。”枫林攥了攥拳头,又将沈玉叫入丛林深处。

    “我什么都不会说。”沈玉干脆闭上了双眼。

    枫林诡笑着点了点头:“我也什么都不问,这次把你叫来,是因为私人感情而已。我很欣赏你,所以准备继续折磨。来,咱们开始吧。”

    第二天,枫林又传唤了纳兰雪落。第三天,韩林与七皇子在丛林里大吃大喝。

    情况似乎变得越来越糟糕了,沈玉还稍微好点,只是每天痴呆呆的坐在一边发愣,纳兰雪落看样子已经完全要崩溃了,一个人坐在飞行野兽上,时而哭泣,时而傻笑,又间或对着空气喃喃自语。

    看了看远方,此时已经靠近帝都,应该还有最后一天便要到了。而这一天,也是韩林准备出手的日子。

    “醒醒。”韩林拍了拍沈玉的脸蛋。

    “嗯?”沈玉似是半梦半醒间,迷茫的看了韩林一眼。

    “啐,你已经被折磨的不成人形了,现在听我说,你要保持冷静!知道吗!”

    “保持什么?”

    “保持冷静!”韩林有些头疼了,这沈玉已经精神恍惚,完全不知所以然了。

    “抱抱我好吗?”沈玉说。

    “什么!?”韩林猛的一愣,那沈玉已经投入了怀抱之中。

    “我好累,从小到大都没有得到过一个温暖的拥抱,我的族人全都虎视眈眈的盯着我的位置,我没有办法,我只能不断的努力不断的前进,为了不给沈家丢脸,为了不给父亲丢脸,我只能前进。

    我有很多的兄弟姐妹,可我知道他们每一个人跟我说话都是心不由衷,但我不在乎这些。我只想前进,我就是要变得更优秀!我一定要变成最优秀的那个人!把所有人踩在脚下都在所不惜!但我知道我要死了,我突然回想自己的一生,我究竟留下了什么?人们说,人在临死前的一瞬间,会回忆起这一生中的美好。可我不知道我有什么能去回忆的。

    为了锻炼我的意志,锻炼我的灵魂里,在我很小的时候便要被父亲吊起来用鞭子抽打,那时的我,才刚刚三岁。”

    沈玉朦朦胧胧间吐露了心生,显然是被折磨的太过失魂了,否则正常状态下绝对不会露出如此示弱的一面。

    韩林双眼望着前方,冷言道:“所以你不惜一切,不在乎任何人的性命。你以为自己的人生很悲惨?在你那倔强无比的表面下隐藏着一颗脆弱的心?呵,但你可知道什么才叫做痛苦。你可曾尝试过,失去这世界上最亲近的人。”

    沈玉摇了摇头:“我没有亲人!我没有亲人便不会失去亲人!没错!我就是要变强!变的比所有人都要强!”

    韩林冷言道:“难道你没有想过,那些被你践踏的人,有朝一日会找你报仇。”

    沈玉狠声道:“那也是他们活该!没有本事的人不该活下来!我最讨厌那些废物,自己不懂得努力却只知道怨天尤人,只知道跟人讲道理!这世界从来都不会跟你讲道理的!只有实力才是最有利的武器!只有力量才是道理!他们若要来报仇,我便一个个杀光,一个个斩尽!”

    韩林叹了口气:“你还真是没有一点人性啊。”

    “人性?呵呵,你跟我谈人性。什么是人性?谁有人性?强的欺负弱的,弱的欺负残的。残的看不起猪狗,猪狗却也懂得狗眼看人低。有钱的凌辱穷人,穷人欺辱乞讨者,乞讨者却暗地里毫无缘由的仇视富人。你告诉我,什么是人性?”

    韩林又道:“你从未想过世界上有亲人这种东西么?”

    沈玉用脸厮磨着韩林的前胸:“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你很亲切,好像有种血脉相连的感觉。”

    闻言,韩林身子猛然一震,接着整个人因愤怒而颤抖起来。

    血脉相连!好一个血脉相连!血脉相连让你们对爷爷下了如此毒手,将爷爷驱逐出家族!血脉相连让你们见死不救落井下石!血脉相连让你们连我当年这个小小的十四岁孩子都不肯放过!

    沈玉的一句话,彻底戳痛了韩林的底线,正是因为血脉相连,才使得韩林如此的疯狂。亲人是什么?那不应该是最值得信任,最值得依赖的么。可到头来,自己这一生中最大的伤痛,却是被血脉相连的亲人一手造成的。

    似乎是察觉到韩林的身体在剧烈颤抖,沈玉很迷茫的抬起头来,当看到韩林眼里的浓重杀意之后,整个人也是猛的一阵,快速脱离韩林怀抱并后退几步,眼睛里也闪烁出一丝精芒。

    稍后,韩林渐渐将杀意收敛,而那沈玉也方才后知后觉的发了一下呆,因为刚才的刺激而恢复了清明。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沈玉怒极而斥。但脸上居然无比罕见的出现了一抹红晕,显然刚才的记忆还残留在脑海里,知道是自己扑进了韩林怀中,又因神志不清而说了一些埋藏在心底的胡话。

    那些话像是倾诉,更像是在示弱。并且不知道为什么里面包含了一种淡淡的亲切感。这种感觉,在清醒的时候即便面对家人,也从来没有出现过。却不知为何会对这个马脸小眼的男人产生。

    韩林没有理会沈玉,而是缓缓闭上了双目。
其他书友在看: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无敌打印机 老子是村长 异界之召唤天书 权国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