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距离_左手封魔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六十九章 距离

作者:哎呦小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这……”韩林的话显然让国王十分的心动,可也不免有些顾虑。

    “你还犹豫什么?”韩林问。

    国王沉吟道:“不管怎么说我们也是人类,那妖兽也终究是妖兽。人类联合妖兽攻打自己同伴的事,是不是有些不妥。”

    韩林哑然失笑:“罗月国开放沧澜山脉给妖兽的时候可没有犹豫过,世界上没有绝对的敌人,只有绝对的利益。逐日危在旦夕你若仍然对你的敌人心慈手软,那便是对自己的同胞心狠手辣。”

    国王闻言重重点了点头,眼睛里闪烁出一丝坚定的光芒。

    “具体怎么谈怎么实施,要看你自己了。我也最多只能帮你帮到这里。”

    国王诧异道:“韩林,怎么你要走吗?难道不留下来辅佐我?我可是封你为护国大将军了。”

    韩林笑了笑:“总是要离开的。原本在进入妖兽世界之初我便打算离开北元大陆,去外面的世界看一看。这里对我来说已经没有太大的意义了。若非是心中放不下你,也不会停留到今时今日。”

    国王面有愧色,叹了一声与韩林举杯痛饮:“确实,为了我的事你奔波至今。我与洪莲之间的因缘是你牵线搭桥的。我的性命也是你救得。而我能够荣登皇位最大的功劳也是你。我牵绊你太久了,也该想到你有自己的志向,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干了这杯吧,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或许今天我就要走。”韩林又举起一杯酒。

    国王张了张嘴,怎么都没料到韩林说走就走竟然一时片刻都不肯多停留,但始终还是把话咽到了肚子里,知道很多事已经变了,无法回到从前了。”

    两人都是有些沉默,一直喝到了凌晨时分。

    披上了一件宽松的长袍,韩林回首望了一眼趴在桌上佯装喝醉,却不愿面对离别的国王,淡淡的笑了笑;“祝你一生平安。”说着推门而去。

    屋子里一下子安静起来,国王趴在桌上双肩开始微微耸动,终于是第一次哭出了声响。

    在离开妖兽王城时也费了不少的口角,任凭那妖兽族人如何诚意的挽留,但韩林去意已决却绝不肯有丝毫的心软。四大种王集体见了韩林一面,离别前也总是有很多话要说。

    “希望你们能够看在我的面子上,不要太过为难他。人类与妖兽之间的战争持续太久了。我不敢奢望凭借一人之力去改变些什么,却愿意做这个牵线搭桥的人。四位,珍重。”

    天色已经大亮,抬头仰望晴朗的蓝天白云,那种一直在心底深处笼罩的阴云也渐渐的散去了。

    看着广阔的天空,韩林竟然一时间失去了方向。不知自己该何去何从。离开北元大陆又能去哪,自己的目标在哪里。这段时间韩林很不愿意去思考这个问题。找沈家报仇?还是寻找洛月丫头的踪迹?

    这是一座被妖兽攻占的破碎城池,坐在一块碎石上韩林沉默了下来。难得的有机会一个人静静发呆,什么也不去想,什么也不去思考。

    这一天过的很祥和很安静,待到夜晚降临,便缓缓飞上了高空。一整天的时间里韩林想了许多,原本打算带着空中丛林去往自己想要去的地方。可在亲眼见识过战争的残酷,看到太多家破人亡之后。韩林更愿意向往自由与和平。

    然而他明白,这些东西不是他所追求的。前世活的已经太随波逐流,活的也太过平淡了。若有另一世供人选择去重新活一次的话,那该怎样?韩林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而前所未有的,目标也是如此的明确。自己要追求不平凡的一生,却不能把这些强加在任何一个人的身上,韩林看得出来,卡缪尔是一个战斗天才,但却也是一个向往和平的人。

    所谓战争,不正是因为一个人的一己私欲而操纵无数人为自己卖命,使他们战死沙场么。若自己也要带着一群人去冒险拼命,与未知的未来博弈,却与发起战争的人又有何不同之处。

    此时韩林心中目标已经非常明确了。

    “我绝不会再平平淡淡的过一辈子。”双拳紧握,韩林微微的抬起头来。

    “说的好。”一道声音扩散而来映入韩林的双耳,使的韩林整个人猛然一震,立刻呆立当场。这种声音他太熟悉了,也太惧怕听到了。那正是韩林要迫切离开北元大陆的其中一个理由。

    原本料想最少还要等待一个月的时间,或者因为暮光大陆陷入危机,拖延的时间能更久一些。却不料此人来的这么快。

    “韩林,你做的好啊。当初我真是不该如此小看你,我曾经有无数次机会夺取你的性命。现在我真的很后悔。”

    苍茫的夜空中,一道身影飞速飘来并挺立在韩林近前,那人却不是罡烈还能有谁。

    双目中泛着仇恨的怒火,一张脸显得有些狰狞,那罡烈再不似曾经的淡然模样,面对韩林也没有了任何的笑意。

    韩林微微叹了口气:“动手吧。”

    罡烈冷冷一笑:“你一身的本领都是我送的,而我酝酿十几年的计划却又被你夺走。如今,属于我的东西我拿不回来了,可属于你自己的生命,你也不用想要带走。把你的一切都留下吧。”

    罡烈微微抬起右臂,一根手指指向韩林,骤然间,天地失色,似乎天地间所有的灵气都被一瞬间抽空全都聚集在了罡烈的食指尖上。

    圣士一段,三圣境界。可操纵天地之力为己用,化作世间最为凌厉霸道的攻击。面对这种人,三圣境界一下根本无从招架。韩林似乎已经看到了自己的死亡,心中也十分的遗憾。刚刚鼓起勇气准备一条路走到黑,眼前却突然出现了一个阻止自己脚步的人来,而第一次,韩林也感受到了一种自己无论如何都不能抵抗的力量。

    罡烈嘴上蠕动了几下,也不见有任何的东西出现,那食指就是平静的指向韩林。可韩林的右肩却猛然间爆裂开来,如同提前被安置了一颗定时炸弹一样。

    剧烈的爆炸让韩林整条右臂瞬间破碎脱落,他甚至还没来得及感受到疼痛便立刻迎来罡烈第二波攻势。又是食指指向韩林,这一次对准的是韩林左肩,食指上也不见丝毫光芒放射出来,韩林左肩轰然炸裂,左臂破碎。

    “这一次是你的头部。”罡烈将手臂缓缓上移了少许,食指对准了韩林的脑袋。

    韩林双耳嗡嗡作响,脑袋里轰鸣不知。他无法使用半部神诀的流水式来进行防御,那要在濒死状态才会偶然进入玄境。可面对罡烈这样迅速的进攻,也根本不会提供给韩林这样的机会。

    “住手!”就在罡烈准备一指将韩林点死的时候,天边传来一道女性声响。以极快的速度,有一艘空中战舰疾驰而来便并到达两人近前。

    听到这声音,罡烈与韩林都是猛地一颤。韩林对这声音也太熟悉了,那是他日思夜想心中牵挂的人。

    “圣主!”罡烈回首望向战舰顶端,见到那站在不远处的一道靓丽身影,便立刻双膝虚空下跪行了一个十分隆重的跪拜礼。

    “洛月……”韩林张了张嘴,后面的话终究没能说出来。因为他看得出来,洛月丫头已经变了。当初那个较小可爱的女孩儿已经在如此短暂的时间里长成了一个大女人,那一只都很阳光俏皮的表情,也变得充满了漠然与冷淡。

    她不是我的洛月……

    洛月头也不回,淡淡的说了一句:“不必跟来。”便起身,身体越过众人来到韩林近前。

    “随我来,有话对你说。”洛月甚至没用双眼去看韩林,便与韩林擦肩而过。交错那一瞬间,韩林扭头看到了洛月冰冷陌生的脸孔。而那洛月也随手甩出一张符文咒贴在韩林身上,绿芒映射整片天空,双臂在迅速恢复。

    咬了咬牙,韩林也转身跟上,洛月在前方飞的并不算太快。似乎是在等待韩林一样,渐渐的,远离了战舰,洛月率先落下站在一个小小的山坡上。

    山坡上空是一轮皎洁的圆月,而洛月站在顶端,韩林却只能站在下方抬头去仰望。心中并不知道这样的行为到底是洛月丫头刻意为之,还是刚好凑巧,让那山坡便只能够容纳洛月一人,丝毫没有空余位置为韩林容身。

    “平平淡淡的做一个普通人吧,找一个好姑娘,好好过完你的一生。”洛月双手倒背,在月光下显得比曾经更加美艳动人。曾经的洛月丫头是一个小小的瓜子脸,并有几分婴儿肥的可爱劲儿头。

    可如今的洛月,脸庞稍稍长了些许,脖子修长,鼻子更加高挺,眼睛也由圆圆的可爱大眼睛变得狭长了一些。身材也更加傲人挺拔,却始终有种如冰的寒意。她回首望向韩林,却给了韩林一种陌生的感觉。

    韩林深吸了一口气,问道:“他们对你做了什么?”

    洛月笑了,可看不出有任何的笑意,那是一种纯粹的表情符号。

    “不是他们对我做了什么,而是曾经我要求过他们什么。这是我自己的选择,与旁人无关。你难道看不出来么?如今我的实力你或许完全看不穿了吧。”

    “你变了吗?”韩林问,心中却如刀子在搅动一般,一片片的心脏碎块让韩林疼的入骨。

    “变了,也没变。确切的说,我是变回了曾经的模样。你我之间有过一段缘分,那缘分曾经显得很美,我很感激。”洛月说,眼神里终于有了一丝缓和。

    韩林惨笑一声:“曾经显得很美。”

    “没错,是曾经。韩林,睁开你的双眼看看吧,看看我,也看看你自己。我们之间已经不能用差距来形容。我想问问你,你追求的东西是什么?”洛月的声音突然提高了几分,似乎是在炫耀。

    “我曾经追求美好的生活,能够安安稳稳过一辈子,能够与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那便包括你,我是如此的爱你,一直到现在都从未变过。”

    洛月嘴角微微翘起,飘身到了韩林近前,俯首,在韩林嘴唇上印了过去。那触感很冰凉。

    “你爱过我,我也会回报你。你想要我的身子吗?来吧,我不会拒绝。”洛月淡淡的一笑,挥手间褪去身上衣衫。

    无论那傲人的身材有多么完美,可韩林却没有半点欣赏的心情,心里反而更痛了。

    “来,你要什么我都给你。但从此后你走你的,我走我的。”

    韩林恍惚间听到了一声脆响,那是心碎的声音。伸出温暖的手掌却将洛月的身子缓缓推开:“你在侮辱我的感情。”

    “哈哈哈哈!!”洛月放肆的大笑起来。

    韩林却面色复杂的望着洛月,这真的不再是自己认识的人了。

    “怎么,你现在还爱我吗?爱的话为什么要推开我?我给过你机会,是你自己不懂得珍惜。你也根本不知道,给了你身子,我的实力将会跌落多少,而你的实力将会提升多少。我可以告诉你,你能够成为一名与罡烈并驾齐驱的高手。怎么,你不心动吗?”

    韩林皱了皱眉:“实力便是你追求的吗?那是你最想要的东西吗?可惜,我不会接受施舍。也不会放弃你。”

    洛月渐渐靠近韩林,脸庞几乎与韩林贴在一起,一双眼睛深深的望着韩林的眼睛深处,似乎要看穿韩林的心,却又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所以说,我们是不同的。我与你追求的东西不一样。你为什么不敢承认,你只是一个没骨气,没志气的人。只懂得生活,生活,和生活。”

    “如果你站在实力的巅峰,你还会寻求什么?一个人俯视众生吗。”韩林问。

    “有些东西你不会懂得。你的理想站在你自己的角度来说丝毫没错,但我的理想你却无法触及到。因为不到这种境界,你并不会知道我要什么。曾经我们之间确实很好,把它忘了吧。”

    “终于说出来了。”韩林几乎是颤抖着说出这句话的,他感到很慌张,洛月真的已经提出分开了。而且如此坚决,毫不留情。韩林很想不通,追求实力,打打杀杀,这原本是男人才喜欢的事情。可一旦女人也爱上了这种感觉,却比男人更加的疯狂,也更加的冷酷无情。她们愿意提走任何前进路上的一块绊脚石。包括自己曾经深深爱着的人。

    沈玉如此,现在连洛月也是一样。

    “为什么可以如此心安理得的说出这番话。”
其他书友在看: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无敌打印机 老子是村长 异界之召唤天书 权国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