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人性的释放_左手封魔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一百三十五章 人性的释放

作者:哎呦小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思念是一根扎进了掌心中的倒刺,越是用针去挑反而会刺入越深,最后只能承认它已经深入肉里无法自拔。或是留它一辈子在那里,或是连同一块肉一起剜去。刺去了肉也去了。因为怕疼所以想要挑刺,要挑刺反而会更疼。

    某年某月某日,赠洛月。

    ……

    “天火可看为一种灵,它来自于神秘莫测的神尊。却并不会依附于神尊。”神王下去,换心魔区主任导师清柚上来。

    她俏生生的站在讲台后面,一条自然柔顺的马尾一身松弛有度的导师服让她显得干练而有精神。很难想象出来这是一名已经拥有一百五十六岁“高龄”的女人。

    “对于心魔我们有悠久的历史研究资料,通过研究天火发现。以神尊力量为引创造出来的天火,其力量本源来自于神尊本身,但事实上据我们与神族共同研究成果表明,心魔与神尊拥有着本质的相同之处。像是同一片天空下的月亮与骄阳。所以神尊可以引发天火的出现,心魔同样可以。”

    学生们认认真真的听讲,将清柚导师所说的每一句话详细记录在案。

    “在很久以前,攻击符文咒是一种不被重视的分类,因为它至多引发凡火或者通俗些叫做释放凡火,威力差强人意。当我们接触到神族之后才发现,原来攻击符文咒的潜力是无限的。通过神秘符文力量的引导,我们可以使用心魔力量同样释放出天火。”

    清柚导师平缓的举起手来伸出食指,在那晶亮润滑的指甲间上,晕染出一丝闪亮的金粉。韩林从未想到过这世界上有人的手指会能如此灵动而优雅,在金粉的装饰下一个个离奇古怪的符文咒被四块水晶屏障显示出来,呈献给所有的学生。

    那清柚导师收回手指,轻声道:“历来我们创作符文咒都是以心魔为桥梁,以自身为载体,将两者合并在一起来释放符文的力量,从而形成强大的符文咒。但攻击符文咒类别则完全相反,乃是以人为桥梁,符文力量为载体,将两者结合去牵引心魔力量释放出强大的天火。有哪位同学能告诉我,这将意味着什么?”

    清柚导师抿着红润润的嘴唇,一双在黑色长睫毛掩盖下的眉目扫视出去。眼神里满是鼓励与期望。

    沈玉依然是那样的盛气凌人,依然是那样的当仁不让。在一名七年级男同学站起来之后,她依然是抢先一步回答,让那男同学张了张嘴最后只能无奈的重新坐下。

    “制作符文咒心魔必不可少,可事实上心魔的力量一直被我们所忽视。原因不外乎两点,第一,心魔力量无法给符文师提供太多的攻击能力,它只是一件辅助品。第二,只要拥有足够的心魔力量我们便能够制作出想要的符文咒,例如中级符文咒,我们拥有地煞天罡级心魔可以制作出来,拥有洪荒级心魔一样可以制作出来,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区别。反而显得心魔力量过于多余,只要可用就行,不必过多的苛求。”

    清柚导师眼睛里闪烁着精彩的光辉,鼓励的点了点头示意沈玉继续说下去。

    没人会在意沈玉是否太过霸道抢了别人表现的机会,世界就是如此,谦逊并不能赢得尊重与爱戴,反而是更加倾向于善于表达,能够体现出自己优势的强者。没人会责怪强者,也没人会太去同情弱者。

    “所以当攻击符文咒出现之后,我们接下来所面临的整个符文体系将要发生极大的变化。当心魔从辅助道具成为主体的时候,拥有更强大心魔的符文师,其本身实力也会更加强大。曾经一名拥有地煞心魔的符文师可以制作中级下品符文咒,拥有上古级心魔符文师同样如此,但现如今,心魔实力的差异会最大化的拉开不同心魔所发挥出的实力差距。草药已经渐渐淡出主要的舞台,终于轮到心魔登场了。”

    在做的几名导师大人物纷纷拍起了手掌,他们并不吝啬于将赞扬送给一名只有六年级的女孩儿。

    “没错。”清柚导师压了压手掌,示意沈玉坐下,又继续道:“从今往后,谁的心魔更强,谁制作的天火符文咒更强。地煞级心魔引发的天火绝对不是天罡级天火的对手。这是我们要着重说明的,但同样的,天火符文咒书写难度太高,甚至远比召唤符文咒更复杂一倍。形象的说,它若制作出来就像是一个小毯子。熟练掌握符文书写的能力与理解,心魔带来的符文亲和力依然显得无比重要。想要发挥出最强的天火,首先要具备能够成功制作它的能力才行。下面有请草药区马修导师。”

    清柚下台,马修上场,他的话很简单,也很实用。

    “如果谁具备制作攻击符文咒的能力并准确的向我呈现出来,可以找到我来获得提取相应草药的许可。记住,这是免费提供的。”只一句话,那马修便转头回去。

    接着是符文区主人罗然,也便是学院的正校长上台。

    “心魔引发天火的可能性我们已经可以完全确认下来,同时还面临着一个更大的难题,如何使用符文,使用怎样的符文,可以辅导心魔来完成引导天火的产生。这个难题足足困扰了我们数万年之久。我们知道,每一个符文所代表的意义都十分的晦涩,大量的专家学者耗费毕生心血,有时候研究出一个符文的含义便很不错了。便是在这如海洋般的符文世界里,我们终于寻到了准确而完整的符文咒排序。这些符文我将会呈现在大家面前,给你们半小时的时间将它们记录下来,并熟练掌握书写的方式。我相信你们办得到。”

    罗然从助手屠弥那里接到了一份文件,并将其分开贴放在讲台上。与此同时四面水晶屏障也映射出一个个复杂难懂的晦涩符文。几乎所有的学生都开始埋头苦写,便写便抬头不时的去观看。

    这时候沈玉似乎想起了什么,猛然抬头看向韩林。果然与她所料是一样的,所有学生都准备充分,唯有韩林一人是空手而来,在别人苦苦记录的时候,韩林却抱着双肩抬头望向水晶屏障,并没有去记录的意思,甚至他根本没有工具。

    摇了摇头,沈玉只能选择自己先记录下来,稍后再找机会复制一份送给韩林。

    所有人都低头的时候只有一人抬头,这个人便成为最受人瞩目的,几位德高望重的导师看到韩林后的第一反应都是皱眉。

    值得注意的是,四块水晶屏障是缓缓旋转的,为了让所有学生都看到,也就是说,这一块水晶屏障上的符文你若没有及时全部记录下来,待它转向另一边便再也没有了机会。这种快速记忆并理解的能力也是一种考验。

    密密麻麻的符文从眼前晃过,韩林却并不着急。不但有紫电心魔这个老家伙帮忙,他还有道心,在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情况下,韩林的道心已经站在韩林身前,按照那些符文在虚空书写。道心学习一样东西有多快自然不必过分阐述,书写一遍便深深的映入脑海,终生不会忘记。

    再往后罗然重新将讲台交还给清柚,水晶屏障上的符文符号也渐渐的隐去。有些学生满意的点头,然而大多数的学生却是懊悔不已。符文记录远比文字记录难上千倍不止,一个比划的长短与弧度,完全可以导致一次严重的符文咒自燃事故发生。容不得半点差池。

    当所有学生都抬起头来将眼神注视在清柚身上时,那清柚从助手水镜手里接过一大张白纸,将其平铺在讲台上,水晶屏障将完整的画面映射出来,呈现在每一位学生眼前。

    她再一次没有使用符文笔,依然是用那亮晶晶的指甲沾染了一个放在粉色盒子里的金粉,在白纸上轻灵的跳动着。一个个符文像是从天而降的雨滴,刚刚脱离云层便已经成型。迅捷,有序,稳健,扎实,却不乏灵动。那一抹亮晶晶的指甲沾染上了金粉,更显得迷幻而出彩。

    很多人都有各种各样的癖好,如喜好看雪白直长的美腿,如喜好婀娜优雅的雪颈,如喜好明亮动人的眼睛。韩林却从来不知道自己原来偏偏喜欢看一个美丽女人拥有更加美丽的双手。指如葱白犹如凝玉,韩林尤其喜欢留着长长指甲的美手,这样的一双手很优雅,很让人迷醉。

    韩林认为,只有拥有了纤细柔美的手指,蓄着不算太长的漂亮指甲的手才算是女人的手,不留指甲的手,是男人的手。没有丝毫美感可言。韩林的眼睛随着清柚的手指跳动而渐渐的陷入了迷醉状态,甚至恍惚间有些困倦想睡的乏意。因为美好的事物总能够驱散掉一身的疲倦,让人陷入彻底的放松状态。

    在认识的人当中,洛月的手指可爱修长,却并没有指甲。反而是雪儿那一双漂亮的手指与修长的指甲更让韩林欣赏和喜欢。连韩林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现在会突然产生这样的想法,与这次的课题格格不入,不去理会符文却荒谬的专注于一个人的手有多好。

    紫电心魔解释为,这是一种人性的释放,韩林历来都将自己的一切憋在心中压抑着,从不肯呈现出来。背负的仇恨怒火让他只懂得前进,迷失了自己。让他没有太多明显的弱点,便也失去了太多明显的人性。当他准备做一名不平凡人的时候,这种人性便爆发性的释放了出来。他开始专注于一个人的五官,开始关心自己喜欢的东西。显然,是清柚的手成为了韩林心中的导火索。他从不知道自己是一个恋手癖的家伙,这种心态让他自己都感到啼笑皆非。

    甚至他十分不舍的看到清柚终于将那天火符文咒完成,并将梦幻般的美手收回,直到现在,韩林的一双眼睛依然在追寻着清柚的手指而并没有去多看一眼天火符文咒。这种眼神被沈玉准确的捕抓到,顺着韩林的眼睛望去,心中有了几分嫉妒。

    “以心魔为主导,所以制作天火符文咒只有两个字的要诀,快,和准!书写天火符文咒的时间越长,遭受到心魔反噬的可能性越大!危险系数也便越大。然而书写的越快,引起符文咒自燃的几率便更高,被符文火焰烧死的几率也便越高。这是为什么只让你们这些出色的学生来听课的原因。它的危险系数远超你们的认知。”

    “所以。”清柚咽了口唾沫,又伸出了那让韩林魂牵梦绕的美手,在空中欢快的比划着:“今天要进行一次不附加心魔力量的试验。我需要挑选一些出色的学生当场来制作天火符文咒,当然,这是没有危险性的。目的是为了让所有人都可以看到,一名符文师第一次接触到天火符文咒后所要面对的难点在哪里。下面,有谁愿意来尝试一下?”

    韩林的眼睛一直紧紧盯着清柚的手,沈玉的眼睛一直紧紧盯着韩林,屠弥则一直紧紧盯着沈玉,而水镜则一直紧紧盯着屠弥。只有那个雀斑男生,一直紧紧盯着沈玉,又盯着韩林,又盯着屠弥与水晶,脸上是一片的茫然。最后只能紧紧盯着自己那颗谦逊厚重而又出色的内心。

    以至于向来会第一个出头的沈玉,错过了表现自己的机会。上来的是一名七年级的学生,七年级以下却连上前来尝试的勇气都没有。

    “很好,你便第一个来书写吧。”

    那男生很高傲的扬起了头,说是男生,其实此人至少六十岁开外了,只是这个世界人年龄普遍高一些,实力越强老化越慢,一眼看上去像是一名刚刚步入青年的男子。

    他掏出了自己的符文笔,在准备好的白纸上下笔如飞,游走自如。一个个符文符号呈现出来,看的人眼花缭乱。所有人都知道他是在炫技,却没人感到不屑,而是懊悔自己失去了这样一个表现自己的机会。台上可是有符文领袖在亲自助阵旁听的。这样展示自己的机会百年难得一见。

    当那名学生只写到了不足五分之一时,清柚便将其持笔的右手按住,并摇了摇头。

    “我……我还没完成。”那男生有些错愕。

    后方众导师却发出一阵叹息声:“连自己哪里出错都不自觉,是怎么升到七年级的。若是使用了草药与心魔力量,此时的你已经被活活烧死了,同时遭殃的还包括我们在场的所有人。”

    男生落寞的低着头走下去,原先蠢蠢欲动的沈玉也是微微惊觉,预感到事情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美好。一名符文师在不使用心魔力量的时候,同样要专注于符文咒书写,同时也是要能够提前预知在什么地方,会引起符震,会引起自燃。若连这点能力都不具备,干脆也不用去尝试了。
其他书友在看: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无敌打印机 老子是村长 异界之召唤天书 权国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