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小雀_左手封魔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一百五十二章 小雀

作者:哎呦小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很久没有见过这么蓝的天了……”

    抬头仰望,那天空如同一块巨大的宝石,竟然有几分晶莹剔透,一朵朵的云彩则更像是宝石上点缀,更显得如诗如画。

    越过了浩瀚海洋,前方陆地隐现。那苏婉解释说,此次乘坐穿天梭去到禁地,因为担心别人发现,所以才悄悄远离陆地而行,回去的时候也要如此,若是被人发现了,弄不好还要连累师门。

    此地灵气竟然如此浓郁。韩林立刻感觉全身都被一股浓郁到堪称粘稠的灵气包裹着,可比上面的天地灵气强了太多太多。更惊奇的是,这里的世界与上界有着极大的不同。

    脚下青山碧水自不必多说,而山川河流,树木植被也显得越发清明透彻。似乎是连叶片上的纹路都能够看的真显。应当是被天地灵气所沾染,生的格外富有灵性。

    似乎此处刚刚经历了一场chūn雨,那天空中一道亮丽的彩虹挂着,更有不少白色的星星点点点缀与碧蓝的长空。

    韩林惊讶的望着那一幕,一个个身穿仙裙的仙女,手挎竹篮,脚点长空,身子便在天上翩翩飞行。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如金玲,如玉落,又如细雨洒落银盘的歌声传来。

    “日暮伯劳飞,风吹乌臼树。树下即门前,门中露翠钿。开门郎不至,出门采红莲。采莲南塘秋,莲花过人头……”

    仙女小调,听的韩林如痴如醉。却见一个个仙女轻轻的探出莲藕般白质细嫩的手臂,用手从天上采下点点白痕。

    苏婉说,这为天藕。是一种被风吹过飘至天空的种子,遇到雨水与彩虹滋润便立刻生根发芽化作莲花,而那些女子则是采莲女,每逢这个时节便成群结队的出现,在天上采集莲藕,或自家食用,或拿到集市上去卖。入口甘甜清凉,且有淡淡幽香。

    到了内陆,穿天梭的速度缓慢了下来,从天空悄然划过,让韩林能够看清楚脚下世界。

    与上面相比,这下界简直就是人间仙境,韩林还见到有人手持拨浪鼓,一面凭空行走,一面高声唱歌。苏婉解释,这为长空货郎。往往会不定时的出现,而他们的手中,总会有一些女儿家喜欢的小玩意儿。

    那清儿便是嘟着嘴很不满意,因为乘坐穿天梭而无法去购买些小饰品,小零食来吃。像这样的长空货郎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大多数为退出了凡尘的世外高人,舍弃一身修为而浪迹天涯。所以他们手里,全都是一些好玩的东西,一般在下界集市是买不到的。

    “那也是高手么?”韩林问。

    “呵呵,是高手也不是高手。对于修行他们早已彻底放下,我曾听闻,清水派上一任掌门,便是因为妻子去世而看透了人生,辞去掌门职务坠入凡尘,去做那长空货郎。毕生家财全做那便宜事物来卖,往往一颗价值连城的宝石,很轻易的便送给路过的小女孩儿。你说他有修为么?那自然是高的很,你说他厉害么?他却任凭恶霸抢劫也并不还手,只能看到脸上的笑容。”

    “这样的境界,我可没有……”韩林被震撼到了。

    “这样的境界自然是很高的,但却也不算什么。”提到了此界,那苏婉变得格外骄傲起来。

    “早年间我念宗与劲宗关系还很好,我们一位念宗祖师爷拎着一袋茶叶去拜会劲宗祖师爷,只因劲宗祖师爷在河边欣赏游鱼来观心,便一等就是两百余年。直到劲宗祖师爷终于从游鱼身上悟得大道,方才知晓身后有人。两人促膝长谈饮茶而歌,茶水喝光了即便分开。潇洒的很。”

    韩林咽了口唾沫,两百年就为等一人,还只是为了喝茶聊天而已。这得是何等的境界?何等的心胸?这是人间么?这简直就是仙界啊。

    一路上所观察到的事物,每每让韩林大开眼界。再回想上面的混乱,真有心就此留在这里再也不回去了。

    “你也有心爱之人么。”苏婉掩嘴轻笑。

    “嗯?这从何说起?”韩林心里震颤了一下。

    “我看的出,你眼里有情。”说着,那苏婉急忙拉韩林衣袖:“快看快看!有人家娶亲了!”

    韩林忙低头看下去,那一条羊肠小路上,两边杨柳低垂,一群行人吹吹打打洒落满地红花,怪的是,新郎新娘却携手同行,在那队伍前方一路高歌,男方唱一句,女方便要接一句。时常引得随行人员哄堂大笑。

    “这叫题曲。新郎以歌声来询问心中所想,新娘若是答不上来很可能就此散去了。”

    “还有这种事儿?好不容易走到一块,就因为回答不出问题就要分开?”韩林瞪大了双眼。

    苏婉轻笑:“那有何不可?爱情总是说有就有,说没有就没有。欢欢喜喜的聚在一起,又满怀感激的分离,最正常不过了。而聚散又往往只是一个念头所生,最为自然。”

    这一路的见闻,让韩林立刻变得心胸开阔了起来。与世无争,世外桃源,也不过如此了吧。

    穿天梭路过一片秀丽的青山,青山上鲜花便开,一只只美丽优雅的鸟儿在空中飞驰,那苏婉说,这里便是她们门派所在地了。属于念宗,观海派。

    穿天梭落于门派后山,四人沿着石路上行。清风扑面一阵阵的花香袭来,有一肩挑扁担**上身的精壮男子,正在那阶梯中上上下下,来来回回的走,时而皱眉时而开怀大笑。却看不出是要上山还是下山。

    苏婉说这人是给观海派挑运杂物的小工,因为资质不错被师傅看上了。便命他每天从这石阶路上走三圈。而且每一圈都要寸步不错,不得与上一圈踩到不同的位置才算。看他上上下下,就是在回忆前次究竟是踩在了哪里。

    “这有什么用?”韩林惊讶的问。

    “锻炼他的本心。心胸宽广,或者内心执着。都可以锻炼一个人的本心,只有当本心足够强大了,才可生出玄念。因有玄念才可修炼功法。”苏婉说。

    山门之上并没有巡逻的弟子,却经常会看到有人趴在树上睡觉,有人与猴儿玩耍,有人在山泉便上静坐,有人在林间摘果。毫无疑问,这也应该是在锻炼本心了。

    “放任心情,敞开心胸。随自然而变,以本心为固守。观鸟,摘花,睡眠,戏水,只随心情而走。”

    韩林默默点头,又是上了一课,不拘束人性,不随波逐流,放任每一名弟子去寻找心中兴趣任由发展。这样的修行真是闻所未闻,但不得不说,如人有灵性,当以此种方式最能得到激发。

    “师傅呢。”苏婉问一名逗猫的小女。

    “后山竹林。”小女头也不抬,手心里捧着一撮猫食玩的不亦乐乎。

    四人又走进竹林,那一根根青竹随风摇摆,一片片绿叶纷洒而下。在竹林中一块空地上,一名老者盘膝而坐。不见其有任何行动,也没有丝毫的动弹,就那样静静的坐着,仿佛一尊石雕。

    “师傅在观竹,我们等等吧。”距离还很远,苏婉一行人便停了下来站着静候。

    韩林却不知道,这一等就是足足三天。三个女子也仿佛是入了定一样,直直的看着竹林。韩林却开始有些不耐了。

    “什么人乱了心性。”老者终于因韩林的不耐而站起身来,弹去身上落叶回首望来。

    “师傅。”苏婉三女恭恭敬敬的齐声喊道。

    那师傅却并未理会三女,而是径直来到韩林身前。这来的过程让韩林大吃一惊,只见老人平步行走,却看不清每一步的落脚之处。似乎是埋了百步,似乎也只是埋了一两步便到了近前。

    “你看这竹子。”老人站在韩林身侧,手指竹林说道。

    韩林顺着老人的目光望去,一脸的茫然。

    “呵呵,罢了罢了。走吧。”老人淡淡的笑了笑,双手倒背向前行去。

    他怎么不问我是谁,从哪来的。倒好像是要指点我一样。这老头儿,有点意思。韩林心中笑了笑,此间人与上界人很是不同,也只能入乡随俗了。

    一行人来到溪水边,那老人指着水面:“你看这水。”

    韩林依然迷茫。老人在笑,继续前进。

    一连经过七八处所在,韩林从来没有领会老人的意思,那老人也没有半点的不耐。直到天色暗下来,转遍了半座山峰才停了下来。

    “这里有一只小雀,你且与它相处吧。十日内若无法懂得它的情感,便径自离去不必再来。”说罢,老人又是背着双手离去。

    “你……就先领悟一下吧。不然师傅不肯与你说话的。”苏婉也是无奈,只能劝说韩林。

    看着掌心完全不惧怕自己的鸟雀,韩林顿感无语。心说我可是来谈大事儿的,这破鸟想什么跟我有个屁的关系?老子直接烤了来吃又如何!

    而那鸟雀也是抬着头与韩林对视,让韩林更是不耐。似乎它在挑衅自己。

    “啊!!!”韩林突然大叫一声,把三女也吓了一跳,那小雀更是拍翅飞走。

    “我知道它的情感了,它害怕我。走吧,去见你师傅。”韩林拍了拍手上尘土,说道。
其他书友在看: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无敌打印机 老子是村长 异界之召唤天书 权国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