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软磨硬泡_左手封魔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一百五十三章 软磨硬泡

作者:哎呦小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苏婉叹了一声,摇头道:“你莫要如此油嘴滑舌。这里比不得邪魔之地,你若要见师父,真的是一定要按照他的说法来做的。”

    韩林心中有了几分火气:“我可不是来学艺的,而是来跟你师父商量大事的。而且也没有义务必须按照你师傅的吩咐去做。知道吗?更何况,你不觉得你师傅的做法太不符合待客之道了?”

    苏婉微微皱眉:“我师傅并非没有给你机会。”

    “他给我什么机会了?”韩林一听顿时瞪了眼:“我已经做出很大的让步,这三天来,在竹林中我是静静的等候,可没有半句怨言吧?可你师傅怎么做的?你们观海派当真如此仗势欺人?做出这样的高姿态给谁看,我不是来求人的,是来跟你们做交易的。难道所有前来拜访的人都要经过你师傅考验才行?这是什么狗屁道理。”

    见韩林与苏婉突然争吵了起来,旁边两女急忙上前劝阻,那苏婉对师门十分的忠诚,对师傅也是无比敬重的。其他都好商量,可一旦有人说到师傅的坏话,那决计不肯有丝毫让步。

    “那谁,苏婉姐姐说的的确不假。师傅曾经与你交流过,只是你自己不知,也没有做出反应。而后师傅又再给了你一次机会,并不是我们不讲道理的。”

    “我叫韩林。”韩林点了点头,听到萍儿这么说心里稍微好受了点,这下界注重的是思想,回想起来,那老人也的确是从竹林醒转后,没有理会三女而是直接到了自己跟前,说了一些玄玄乎乎的话。也许他真的曾经暗中跟自己交谈,只是自己并未察觉到罢了。

    “很抱歉,我失礼了。韩林,在这里也有这里的规矩,如你连最基本的感应都做不到,你又如何能够说服我的师傅,又如何能够取信于人。我想你应该懂得这个道理,是去是留,你自己斟酌一下吧。明天中午我会过来一趟,若你选择离开,我冒着被师傅责罚的危险,也会用穿天梭送你回去。”

    说罢,那苏婉带着两女转身走了。

    韩林讨了一个没趣,便气呼呼的坐下来生闷气。心里越是焦急,便越是遇到这种稀奇古怪的事情。可先前的见闻也让他明白,很多事情都急不得,这个世界的人就是如此,他们甚至可以放弃一身的修为选择浪迹天涯。那还有什么事是能够让他们感到十万火急的呢?更何况上界发生什么,其实跟下界关系也不大。

    想通了这一节,韩林只能选择忍让一步。既然他让自己去猜那鸟儿的思想,自己便猜来看看好了。不是有十天时间么?这应该不会太难吧。自己可是有道心的人,他们最多只拥有本心而已。

    “喂,那鸟儿,鸟儿!!”韩林到处呼喊,刚才把那小雀吓跑了,现在又去哪找?

    “也许这地方的鸟儿也是有灵性的,喊几句说不好能回来。”韩林喃喃自语,又继续大呼小叫起来。

    夜晚。

    第一天来到下界的韩林,连四处看看的机会都没有,便被困在了这后山。也确实是没人困住他,若他想离开不会有人阻拦。可偏偏就是不能走,最糟糕的是,那该死的小鸟儿到底跑哪去了。

    “呼……”韩林深深的吸了口气,嘴角露出了一丝狞笑。该死的小鸟儿,白天老子找不到你,到了晚上可就是我的天下了!心中这样想着,身子便腾空而起。

    这刚刚飞起来,又是惊呆的瞪大了双目,眼前的一切实在是太美了。郁郁葱葱的山林,晴朗如洗的天空。一轮皓月挂头顶,映射这青山别有一番滋味。尤其是那山林里闪闪烁烁的萤火虫,真如仙界一般。

    迅速从痴迷中恢复过来,甩了甩头便向着白天小雀飞走的方向追去,一路上利用万物感知力,将所有事物的轮廓尽收眼底,方圆四五百米之内,一星半点的响动都可以把握到最准确的地步。

    依稀记得,白天见到的小雀还是有些特点的,头上长着三根翎毛,一根蓝色一根红色一根黄色。初时韩林还担心在夜间无法辨别颜色,找不到那小雀,又怕这种小雀数量太多,很难找到究竟是那一只。但好在这时候发现,像头上长着三根翎毛的小雀的确是十分的稀少。前前后后的摸索了两三个小时,也寻不到那头生三根翎毛的鸟类。

    “但或许……那老头儿只是让我感受一下动物的思想,而并不一定非得局限与特定的小鸟儿吧。”

    不知不觉间,韩林已经飞出了大老远的距离,正逐魔着是否要随便抓一只鸟儿的时候,从对面不远处的一座山峰的峰顶,突然有一样事物飘飘渺渺的飞来。

    最一开始的时候韩林并未察觉,但到那事物越来越近,几乎距离韩林仅有数百米的时候,韩林猛然身子一震,难以置信的转头望去,却见到一只黑色手印缓缓的飘来,越是靠近,那手印的速度便越快。

    “不好!”韩林惊叫一声,黑色雾气镰刀骤然挥舞出去,可本以为这样完全能够压制手印了,却不料那手印如入无人之境,径直将韩林的黑色镰刀击溃,而后便啪的一掌拍落在韩林肩头。

    霎时间,韩林只觉得五内翻滚,闷哼一声便高高的跌落在地,开始狂吐不止。

    一双眼睛瞪的大大的,满是难以置信的神色。那黑色的手印竟然与自己的负境力量如出一辙!而且要更强!

    莫非……吐了半天,韩林豁然站起身来,莫非说,这世界上还有跟自己一样掌握了负境的人在?

    “谁偷袭老子!滚出来!!”

    心中正在烦躁,突然遭人偷袭顿时火冒三丈,朝着那山峰的峰顶高声呐喊,双手却是开始有些发抖了,那是因为兴奋。

    一句话喊出,那峰顶之上似乎是在回应韩林,又是一只黑色手印飘飘渺渺而来,手印不大,约有半人来高,在远处完全无法看清,到了近前手印速度再次加快,韩林这次学聪明了,不与那手印正面接触,侧身飞速闪躲。

    可这手印却变得十分飘忽不定,任凭韩林往哪里躲闪,似乎这手印却也一直在跟随,但又似乎是开始的时候手印根本打的不准,韩林一躲,反而是刚好被那手印打了一个正着。

    这一次手印再次落在韩林肩头,打的韩林倒飞出去,半空中噗的一声鲜血狂吐。

    “吗的!找死!!”韩林暴怒,身躯被一层黑色雾气包裹起来,迅速朝那峰顶飞去。可越飞越是心惊,最后竟然停留于半空骇然失色。这两座山峰虽然看起来极近,但相距少说能有四五千米的样子。

    这一下可把韩林吓的不轻,如此遥远的距离,那手印拍来竟然聚而不散。若是自己以负境力量进攻的话,断然无法在如此遥远的距离依然能够让力量维持镰刀的模样。除非是事先将镰刀钉在地上,可那手印明显是被人掌控的。

    呼!!

    又一只手印呼啸而来,将震惊中的韩林拍落,下一次韩林飞起,不管不顾的朝那峰顶狂奔。

    一只又一只的手印,每一次都与前一次力量一模一样丝毫不差,却总是能够将韩林准确的打翻在地。若非韩林也拥有负境力量,换做其余修士的话,这一掌足够让他们短时间内失去反抗之力了。

    “这种掌控负境力量的能力,一定要弄到手才行!”咬了咬牙,压制了心头怒火反而变得越发狂喜起来。

    这四五千米在耗费了韩林足足近四个小时之后,终于是到了对面的峰顶之上。而韩林自己也因为受伤变得极度虚弱。可负境就是这样,越是虚弱反而越发的强大。

    峰顶山体之侧,有一片密集的丛林,林子则被一层朦朦胧胧的黑色雾气所遮蔽。只看一眼便知道,这就是负境力量!

    穿丛林而过,到达山壁处,一个十分小巧的洞口出现。只能容忍矮着身子钻进去,在门口韩林迟疑了。也不知道里面藏着什么样的高手,自己这一进,还有没有本事活着出来。经过先前对决,自己完全不是那神秘人的对手。相差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正在韩林犹豫的时候,山口内又是飘出一只手印,这一次却是直接印在韩林前胸。

    韩林狂吐一口鲜血倒飞出去老远,跌落在树林外围,足足飞出去数百米的距离。

    “嘶……”倒抽了一口冷气,再打下去可就不妙了,虽说负境力量越虚弱越强,可终归要保持活着的状态才行,若死了,那也没什么好玩了。

    平生第一次,韩林遇到了彻底克制自己的能力。那不是因为实力境界的压制,而是完完全全的克制!从手印的强度来看,出乎意料的也在阴尊四段与韩林持平,可韩林偏偏就是半点都无可奈何。

    “挑衅我。”抹去嘴角鲜血,知道里面的人是故意将实力压到与自己一致,这不明摆着是挑衅么。

    管他是谁,反正这样少有的机会决不能错过。打定了这个注意,韩林又快速朝山林飞去,下一次又是一只手印飞来命中韩林,这一次打的韩林几乎死去,在用修复符文咒修复好身体之后,继续尝试。

    一来二去,天边便渐渐的出现了一丝光亮,眼看着就要天亮了,可却始终见不到洞门内躲着什么人。

    “连我一只手印都无法躲避,也不用来见我了。滚吧。”洞门里终于传出了一道苍老的声音。

    韩林咬了咬牙,虽然很不甘心却也只能离开,天亮之后负境力量便要消失,那时候挨一掌必死无疑。大不了今晚再来!

    “臭老头儿,你他吗的给我等着,老子迟早弄死你!”

    骂了一句没什么底气的狠话,韩林转身离去。回到了昨天苏婉师傅让自己猜透鸟儿思想的所在,心中却一直无法平静下来。

    这次的奇遇实在是太离奇了,让韩林明白世界上并非只有他一人掌握负境力量。不但还有别人,而且是掌握的熟练度比自己高出几十倍都不止。同样境界的一击,自己却丝毫无法抵抗。

    那究竟是为什么呢?这个问题困扰着韩林,反反复复思索都不能想通。

    中午,那苏婉独自一人提着竹篮来寻韩林,显然还是因为昨天的事情而生气,将那竹篮顿在地上掀去了白布,里面是一叠叠小菜,有清蒸竹笋,有两半竹笋,有水煮竹笋,有……竹笋!

    “吃了吧,我带你离开。”那苏婉淡淡的说,把竹篮放在韩林身前便盘腿打坐。

    “啊?你就在我身边修行?”

    “在哪里修士不一样?”苏婉缓缓闭上了眼睛。

    “可这些都是竹笋,我吃不饱啊。”

    “有的吃就不错了,赶紧吃完东西带你走。”苏婉说。

    韩林摇了摇头,一口一口的将竹笋塞进嘴巴里窝窝囊囊的乱嚼。太久没吃东西了,这不含半点荤腥的饭菜竟也吃的津津有味。心里却又是想着昨天晚上飞来的手印,为什么躲不过呢?为什么抵不过呢?

    想到这里,韩林不禁斜眼看了看那苏婉,心说自己真是愚蠢。眼前放着行家不问,那岂不是太浪费了。

    便一点一点的挪到那苏婉身边:“苏婉姐姐,你吃。”

    “不饿。”苏婉眼皮都不抬。

    小娘皮!跟我较上劲儿了!韩林暗恨,却换上了一副无比灿烂的笑脸,抓着那苏婉的胳膊开始撒娇:“苏婉姐姐,昨天是我错了,我小孩子不懂事你不要跟我一般见识。我道歉还不行嘛,苏婉姐姐,你就原谅我嘛……”

    “不要脸!臭不要脸!混账东西,竟然如此无耻!”紫电心魔惊的破口大骂。

    “不原谅!”那苏婉脸上憋的通红,憋了老半天才说出这么一句。

    “哎,你就原谅我吧,苏婉姐姐,我叫你好姐姐还不行吗。要不我喂你。”

    “去,谁让你喂我了。”苏婉无奈,睁开双目却看到韩林在做鬼脸,噗嗤一声便笑了出来。

    “你呀!知道自己错了?”

    “知道知道。”韩林连连点头。

    这苏婉自小在山门张大,而这里的弟子之间关系很好,却极少有人与她亲近。都是一副闲云野鹤的模样。再加上未曾与异性如此亲近过,也是在韩林软磨硬泡之下撑不住了,笑的很是开怀。

    两人年龄相差不少,那苏婉足足比韩林大了有十多岁的模样,心中倒没去想什么男女有别。
其他书友在看: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无敌打印机 老子是村长 异界之召唤天书 权国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