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杀萧何_左手封魔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一百五十九章 杀萧何

作者:哎呦小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观海派弟子,杀。”

    李修林心中清楚,若任凭韩林狂性大发,怕便要造成无法挽回的结果。随即便率领门众弟子与那赤剑门全面开战。他并不知道韩林拥有魔化的能力,只是不想失去这样一个优秀的徒弟。

    观海派弟子早忍无可忍,得到命令哪还会多等,一个个纷纷踢翻了桌子踏步上前,势必与赤剑门拼个你死我活不可。

    那萧何一把拉住弟子肖云冲向韩林:“这就是伤你之人,今天他走不了。”

    肖云大喜,有了师傅来撑腰也便不再担心,反而是率先一步迎来,挥掌击向韩林面门。这一掌汇聚阴尊三段玄念之力,力大无穷。甚至比韩林曾经见过的上界阳士高手的罡气攻势还强。

    “拨开云雾见明月。”

    李修林一个纵身到了韩林身侧,双手平伸向两侧撕开。霎时间,在韩林与肖云两人面前的空气当中,仿佛如同一条波涛汹涌的河流中突然出现了裂缝,那空气便如潮水般朝两侧退去。

    这股气势之强,连空气都无法阻挡,所触之物均都分离开来,地面飞溅而起的青石被这样的分流遇到,也是一般无二的分作两半。

    萧何抢先一步将肖云推开,右手平缓拍出,同样如惊涛骇浪般的气势汹涌而来,与那李修林的分流对接在一起,掌风鼓动也是分为两半朝左右飞去。李修林的分流则被一掌化解,算是打了一个势均力敌。

    再看两侧青山,被分裂的掌风在山体上印下两只百米来高的手印!树木被震碎,碎石滚滚而落,那山体也似乎随之摇晃起来几欲崩塌。

    “好一个日月映天功,试试我的烈火剑如何!”

    萧何手中一声剑鸣,中指与食指并拢向上,两指之间有一道赤红色流光凝聚,化为没有剑柄的剑身。此物一出,仿佛空气都要被割裂开来,而那萧何却是一手拽着肖云再次冲向韩林。

    “烈阳普照映昆仑!”

    韩林的手腕被那李修林一把抓住,那枯瘦的手掌竟然蕴含着如此巨大的力道,让韩林仿佛被一个大铁钳子夹住无法动弹,随着李修林的前进也是与萧何师徒二人迎面撞去。

    萧何手指流光剑缓缓向前劈去,速度奇慢无比。李修林则头顶一轮红日,那红日散发出万道金光将韩林一同包裹在内。

    赤红色流光剑到了,劈砍在金光之上铮铮作响,但却可以用眼睛明确的观察到,金光在迅速分离着。

    李修林面色苍白,汗珠滚滚而下,萧何则同样不怎么好受,一张黄色面庞变得铁青无比,持着流光剑的右手在剧烈颤抖。两人一攻一防僵持不下。

    肖云手持佩剑,趁着这个机会挣脱萧何掌控,身体如游鱼般绕到了韩林与李修林两人背后。李修林头顶红日为了迎接萧何烈火剑的攻势,将所有金光汇聚于身前为半圆形,而身后部位则是没有丝毫抵抗之力的。

    肖云便是抓住了这个时机,将那佩剑劈向李修林。

    此时刚刚临近傍晚,韩林的乾坤之力尚未恢复,虽然眼睛看到了,却只能干着急而没有办法动手。他是最怕这种情况出现了,原本是想与那肖云正面对战,悄悄以道心将肖云体内本心顶出去,而后一击必杀!

    却不料演化到现在,已经成了李修林与萧何之间的战斗,自己反而是帮不上忙了。就是那肖云攻来,再想用道心迎接已经来不及了,眼前便是肖云的佩剑,靠近半步自己也要被劈做两半。

    若是用紫电心魔飞出体外抗争肖云倒是可以,可转念一想,这心魔在下界可是邪魔。如果今天赤剑门有任何一名弟子跑了,到处宣扬观海派收留邪魔弟子,恐怕这观海派会遭到所有劲宗围攻,到时候念宗要袒护也是没有理由。

    李修林将肖云的行为看在眼里,无奈之下只能分离身前一部分金光,到身后化作圆形防守。如此一来,肖云的佩剑攻势立刻被抵挡下来,又被那金光震的倒飞出去吐血不止。

    可也因为如此,使得萧何有机可趁,赤色流光剑猛烈下压,将李修林的金光斩断。

    李修林暗道不好,抓着韩林手腕便朝一侧翻滚,赤色流光剑到,刚好是切掉李修林整条左腿,鲜血如雨般洒落。更要命的是,这赤色流光剑乃是用的剑的真谛,斩断万物,那伤口连愈合都办不到。

    韩林手疾眼快甩出一张中级修复符文咒贴在李修林身上,一刹那间奇迹出现了,李修林断掉的左腿像是被一股力量拉扯着重新归位,鲜血停顿,伤口在肉眼可见的速度下急速恢复。

    绿芒映射的晚霞失色,同时惊骇的还有那萧何与肖云二人。

    “这是……”萧何失声叫道。

    “日落红霞映满天!”李修林趁着萧何发呆的机会,身体猛然前冲一段并戛然而止。好像一股激流撞击在山石之上,爆射出无数红芒。

    红芒激射如雨,萧何翻手挥剑抵挡却是已经稍微晚了些,近半数红芒被赤色流光剑斩断,另外半数则被萧何以身躯生生抵挡下来,其中有两道红芒穿透萧何身体,从后背出现。

    那萧何身体摇晃喷出一口鲜血,面色顿时苍白无比。韩林也是看的心中惊骇,这红芒有多强!?韩林曾经大约是体验过一次同等级的攻势,唯有罡烈凝聚天地之力点向自己的一指,也不过如此罢了。

    可这并非一指,而是万道红芒,相当于罡烈点出了上万指的攻势。却在此时双方交战探测的到,李修林不过阳修一段境界,那萧何也不过阳修二段而已。

    阳修级别,根据完整功法所释放出来的攻击,能有上界修士圣士级别!更震撼的是,其中尽半数以上都被萧何用身躯生生抗了下来。这得需要多强的身体硬度!

    被萧何用赤色流光剑斩断的流光,先前朝四周弥漫出去,如同是烧红了的钢针射入白嫩的豆腐里,整座青山发出噗噗噗无数道声响,被红芒穿的千疮百孔摇摇欲坠。山顶平台已然是有超过一半的面积开始崩塌坠落。

    日落。

    韩林像是重新焕发了生机的野草,乾坤之力立刻回归!

    那肖云再次偷袭而来,韩林却是本能的用出了一招裂天脚。这裂天脚在韩林的熟练掌控下,足够一脚踹碎阳士级别高手的罡气护盾!可踹在那肖云胸前,只听到嗡嗡声响,肖云也只不过身子摇晃了一下,面不改色。

    “臭小子,我撕了你!”

    肖云大怒,手中长剑朝韩林劈砍,长剑未到,韩林却听到脸上发出兹啦一声轻响,像是一快白布被从中撕裂。原来是整张脸,与整个前身的皮肤都因肖云佩剑逼来,而朝两侧分开。

    再压下少许,韩林的骨头便也要被劈开,可此时此刻,肖云的佩剑距离韩林尚有四五米的距离,长剑并未真正触碰到韩林。

    韩林心中大感惊讶,若是这剑锋碰到自己了,岂不是立刻要被斩成两截?

    李修林爱徒心切,转身一张拍向肖云,这次是连招式都来不及使用。身后萧何重伤之中,咬牙切齿,将赤色流光剑直接脱手而射,那赤色流光剑化作一道幻影穿透李修林后背,从前胸出来。

    如此一来,李修林顿时全身失去力气,身子被剑芒穿插顶着朝远方飞去,眼看危在旦夕。

    韩林右手释放弹花指,一张中级极品修复符文咒,散发着绿芒也是化作一道流光,追逐着李修林的轨迹去了。

    “这次你还不死!”

    肖云狞笑连连,手中佩剑经过刚才惊吓已经收回,转而又再次朝韩林逼来。

    “小杂种!你大爷我弄死你!!”韩林向前一步,以道心直接将肖云本心逼出体外,那肖云没了本心支持,玄念丝毫无法释放出来,身躯则飞快瘫软下去。

    “住手!”萧何眼睛暴突,有鲜血顺着眼角流淌。却眼睁睁的看着韩林将那肖云踢做了一蓬肉粉。

    萧何整个人愣住了,一双眼睛越瞪越大,眼球上血丝遍布。

    韩林向那萧何狂野的大笑:“没错!就是老子弄死了你徒弟!那又怎样!你这老不死的,有种的来搞我!”

    萧何眼睛瞥见地上的一蓬碎肉,那可是最疼爱的徒弟,如今竟然被人给活活踹死在面前,一时间头发散乱开来,体内彭发出震天的气势。

    老狗要发疯!韩林心知不妙,自己的道心不过为地煞级别,按照神秘老人的话来说,应当属于清明劫,强,自然是要比萧何的本心强大太多了。可要将萧何本心震出体外,却还不足。震飞阳士高手应该要天罡级,而阳修,则至少需要上古级道心才行。作战能力上,韩林为阴修一段,也是完全没有希望。

    “我杀了你!!”萧何疯了,这次没有凝聚出赤色流光剑,而是以手指为剑,手腕翻动,手指快速化了几道。用眼看也知道比对付李修林时的赤色流光剑差的多。

    可韩林却丝毫无能为力,那指剑隔空挥来,韩林的衣服先是碎裂成片,接着左腿断裂,而后右腿断裂,再往后是左臂,右臂,身体被切成了条柱状。幸好韩林及时反映,丢出一张中级极品修复符文咒贴在身上,可也赶不上萧何进攻的速度。

    这个过程实在太快,以至于韩林四肢被切断都没有感觉到疼痛,而又是一个转瞬之间,在那萧何享受一剑一剑将韩林肢解的快感中时,一道人影从天而降。

    “日月相逢难相容!!”

    韩林猛然抬头,一股震慑天地的气势压迫下来,仿佛是天要塌了,地也要陷了。却是李修林左手持着一轮百米巨大金色烈阳,右手持着一轮百米巨大银色皓月而来。

    烈阳与皓月同时出现,轰然拍击而下,将那萧何整个人都夹在里面。

    嗡……

    巨大的声浪传来,整座观海派主峰顿时塌陷,一座高耸入云的青山就此毁灭。而那萧何,被日月从身体两侧拍击,让韩林有一种肉夹馍的怪异错觉,身体迅速恢复着,日月消散,萧何则成了一张薄如蝉翼的“扁”人。

    轰!!

    青山塌陷作无数碎石,先是顺着山体滚滚而下,可那山体也同样在崩塌,一瞬间整座青山被夷为平地,无数修士以玄念为力飞在天上躲过这一劫,李修林也是抓着韩林飞上天空避开被碎石碾压的危险。

    “韩林,你太冲动了。”李修林吐出一口鲜血,显然那所谓的日月相逢难相容,该是日月映天功最强大的招式了,先前受了重伤,虽有符文咒修复身躯,可还是承受不住这样巨大的消耗,身子晃了几晃向下落去。

    一道雪白色身影飞来托住李修林,却是那脸上已经有了三道剑伤的苏婉。

    “萧何呢!?”韩林忙问,混乱之中不见了萧何的身影。

    苏婉脸上鲜血顺着脖子流淌在前胸,眼睛却是死死盯着韩林:“你身子……”

    韩林先前四肢被切断,经由中级极品修复符文咒的作用,却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这种震撼的场面,苏婉可从来没听说过,更没见过。哪里有人被斩断四肢还能恢复的?那映射漫天的绿芒究竟从何而来?只是看到一张小小的纸飞上去,不但救了李修林,也救了韩林自己。

    “莫非这就是你所谓的符文师的能力?”苏婉大惊,原以为符文师也是韩林胡乱吹捧出来的,不想竟然属实!那一下子心里可乱翻了天,连这种无法痊愈的伤势都能够迅速愈合,符文师该有多强!?

    “萧何呢!?”韩林再问。

    苏婉愣了一下,道:“已经死了。这种情况下由不得他生存。”

    “你照顾师傅,我有点不太放心。”

    韩林咬了咬牙,调头飞走。他已经在多次战斗中积累下了很厚重的经验,虽然亲眼看着萧何被拍成了肉饼,可若不亲自销毁萧何是尸体,他无论如何也是心头难安。

    师傅死了,赤剑门剩下的门人怎敢继续停留,纷纷四散而去,方向各有不同。显然是大难临头各自飞,谁也顾不得谁了。

    一座山倒塌,随之而来的便是铺天盖地的烟尘,将此区域天空完全遮蔽了起来,于碎石杂草寻找,韩林终于发现了那薄如蝉翼的萧何。

    正在这时,东方有一股汹涌的气息袭来,抬头望去是黑压压一片,足有五六百人凭空飞行。
其他书友在看: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无敌打印机 老子是村长 异界之召唤天书 权国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