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为师甚慰_左手封魔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一百六十章 为师甚慰

作者:哎呦小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韩林警惕,稍稍后退两步,可四肢刚刚接洽,却恢复的还不那么完美,因此动作上还是稍有迟钝。

    “观海派小子当心!那萧何留有一道剑气在体内!”

    飞来之人中,有一人高声呼喝。

    韩林闻言,却尚未来得及低头,从那萧何体内已经冲出一道赤色流光剑刃,这剑刃速度极快,几乎是在韩林听到来人警告时,已经穿透了韩林的心脏。

    砰砰,砰砰,砰,砰……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待那来人尚未及时出手相助,韩林已经被剑气贯穿,整个人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很清晰的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脏传出一道撕裂的声音,紧接着心跳便骤然减缓,最后停顿下来。

    吼!!!

    未等来人摸清状况,躺下的韩林突然发出一声惊人的怒吼声,而后一道冲天黑气贯穿了苍穹。

    “怎么……”远方飞来之人,立刻停顿在半空不敢靠近。

    却见韩林重新站了起来,身躯一瞬间增大数倍能有十米之巨,而其面貌也完全发生了改变,化作一只头生双角的黑色怪物。

    “结阵!杀邪魔!”

    数百人围成一个大大的圆圈,将韩林夹在当中,而这些人又纷纷放出招式技能,也各不相同。一道道流光的影子穿透韩林体内,从四面而来,使得韩林被巨大力度冲撞却无法前进。

    吼!!

    韩林爆发出更强的怒吼声,体内魔气如火山爆发般喷射出来,抬着那魔鬼的头颅凶狠的望向领头人,并向其前进迈出一步。

    数百人也是随着韩林前进来调整队形,韩林进,他们则进,韩林退,他们则退。而其中流光却从未间断,不断穿透韩林的身躯。

    前来的领头人震惊的看着这样一幕:“竟然杀不死!这究竟是何等邪魔!”

    此时的韩林已经成了困兽之斗,无论如何动弹,对方阵型也随着移动,始终无法靠近也无法远离,直到领头人从震惊中转醒过来,身躯跃上天空开始飞速旋转,越转越快,体内流光竟然化作无数山石将其包裹。

    转到最后,那领头人恍然已经化作一座青峰,朝韩林轰然砸落下来。

    “青山住手。”

    远方苏婉拖着李修林也赶到,刚好见到这样一幕。原来赶来之人,便是李修林时常去探访的友人,青山派的人马到了。

    这话音尚未落下,青峰却已经砸落在地。再也看不到韩林的影子了。

    “死了……”李修林如遭雷击,一时间愣住了。苏婉也是眼泪簌簌而下,半晌回不过神儿来。

    “怎么……”青山派掌门人也是愣住了,没想到杀的人居然让李修林如此痛苦。

    可未等反应,尚未化作人形的青峰却爆发出一阵惊天巨响,紧接着山峰从两侧分开,露出里面青山派掌门的真容。而这山峰分裂也并非青山派掌门而为,反而是一直长达数百米的黑色爪子穿透了山体。

    魔爪将青山派掌门捏在掌心只露出头部,紧接着一头数百米巨大的魔鬼轰然跃出落在地上,震的大地颤抖不止,有数道深不见底的裂缝被踏开。

    “放开我师父!”青山派弟子纷纷惊呼,却亲眼看着掌门人被那恐怖的魔爪生生捏碎了。

    ……

    不知过了多久,韩林转醒过来,见自己躺在一间小小的茅草屋中。头部疼的十分厉害,可疼的最严重的,还是左臂与胸口。

    “不好!”韩林立刻回想起来,自己因为萧何一道剑气被逼到魔化,只记得自己抓住了青山派掌门人,接下来的事便记不得了。此后也不知过了多久才转醒。

    掀开衣衫,黑色的魔印依然蔓延至整个胸口,几乎逼近腹部,而脖颈还尚算完整。

    “该死,竟然被同化到这种程度了。”韩林心中惶恐,现在没有被同化的部位,只有腹部以下,以及颈部以上,再多来一点,若是连右臂都被同化,那就等于半个身躯都要属于虚空心魔。

    草屋简陋的小门被吱呀一声推开,苏婉手里举着一盏油灯进来,却是低垂着头部不言不语。

    “好姐姐,师傅呢?”韩林忙问。

    苏婉没有抬头,肩膀却开始轻轻颤抖起来。

    “死了!?师傅是不是被我杀了!!”韩林一下子坐起身来,却因身体太过虚弱直接从床上翻滚在地。

    苏婉忙将韩林搀扶重新回到床上,抹了一把眼泪,哭道:“师傅没死,只是……只是……”

    “只是怎么了!你倒是说啊!”韩林抓着苏婉肩膀用力摇晃,心中多少是松了口气。只要李修林还没死,自己就有能力把他重新治愈。

    “只是没了修为……”苏婉说完,一下子扑在床上失声痛哭起来。

    “没了修为,怎么会没了修为……”韩林失神落魄的喃喃自语,始终想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你变作邪魔之后,也不知怎的,所有人的本心全都乱了。那青山派全部弟子纷纷从天上坠下来,全部活活摔死。那时我与师傅也感到本心大乱,我是同样下坠,却被师傅勉强扶着回到地面。可……可再往后,我们的本心全都被震碎了。连师傅也是一样。更恐怖的是,青山派摔死的弟子,从地上又爬了起来,有些化作狗,有些变成狼,四散而逃。更有一些变作了古怪的东西,我说不出来是什么。”

    搭着苏婉的双臂无力垂落下来,韩林双目圆睁,噗通一声躺下。心中悔意无法用言语来表述,只觉得这是自打爷爷死后,这是自己做的最为后悔的一件事了。

    自己与李修林萍水相逢,虽然有师徒之名却也没有接触几天。可那李修林为了自己,宁愿不要了脸面,被萧何苦苦相逼都不肯出手。他待自己这样好,自己却将他废掉了一身的修为。那可是阳修级别的高手,就这么一瞬间没了……

    心魔为世间最污秽之物,可使人丧失心知,乱起本心。常人距离稍近便巅峰痴狂,再近则形态转变彻底沦为怪物。下界之人均有本心,按说对抗心魔应该比上界要强太多了。可惜的是,韩林魔化后的力量来自于虚空心魔。

    那为洪荒级排名第十的大凶之物,三阳境界高手根本没有可能抵抗。本心碎了,修为自然也没了。这苏婉能够活下来,恐怕是因为自己对她还有些记忆而并未主动进攻的远古,否则此时的苏婉有可能是任何一种动物,任何一种植物。这也算不幸中的万幸了。

    可韩林心中却并不能因为这种侥幸而感到释怀,反而是越发自责起来。

    “都怪我……全都是因为我发疯所致……”

    韩林喃喃自语,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此时他恨极了虚空心魔,头一次为拥有虚空心魔而感到自责。这种符文师争抢的东西,在韩林经过下界人情冷暖后,反而变得开始有些厌恶,唾弃。

    苏婉看到韩林自责的模样,便心疼的将韩林抱在怀里好好安慰。

    越是这样韩林越是难过:“你为什么不怕我,都是我害了你和师傅,为什么你不杀了我。”

    苏婉抽噎声渐渐的停止下来,反而是一脸茫然:“为什么要杀你,你不是我们观海派的人么?你是我弟弟啊。”

    泪珠像是断了线的珠帘,止不住的掉落下来。韩林被苏婉的话彻底震慑到了,到现在她竟然还认为我是自己人!

    “你傻了吗!你分不清敌我吗!我疯狂后你该杀了我才是!!”韩林朝那苏婉咆哮起来。

    反而却被苏婉抱的更紧:“你是我亲人啊,是师傅的徒弟啊。师傅说了,要好好照顾你的。”

    “你们太傻了……”

    “师傅说,等你醒来让你随我去见他。你现在还好吗?如果撑不住,我们明天再去。”苏婉说。

    韩林挣扎着从苏婉怀里出来,立刻翻身下床,由那苏婉搀扶着走出了茅草屋。

    观海派的山门毁了,此时看去,大约是落脚在山门后方的荒山里,当下是山顶处的一个开阔之地,茅草屋临时搭建了七八个的样子。而观海派的大量弟子却个个坐在外面,失魂落魄颓丧的厉害。原来他们也如别人一样,被韩林魔化后给震碎了本心,全都成了普通人。

    更让韩林愧疚的是,自己害了诺大一个观海派,数百弟子在内,竟然只是一个个扼腕叹息感到十分的遗憾,却没有一个人指责韩林,反而是韩林经过之处,大家都抬起头来有几分茫然。

    连他们也是这样,莫非不懂得什么叫怨恨!?是我害他们成了凡人,为什么没人来打我骂我。

    吱呀,苏婉搀扶韩林进了一座茅草屋,草屋中油灯在缓缓的跳动着,床榻之上坐着李修林,昏黄的灯光,映着李修林的影子在墙壁上来回晃动。那再也不是一名阳修级别的超级高手了,而是一个最普通,最平凡的迟暮老者。

    这样的场景,这样的气氛,让韩林如鲠在喉,数度张口却无法言语。他不知该如何面对眼前的老人。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李修林宽慰的笑了:“见到你还好,为师心中甚慰。”
其他书友在看: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无敌打印机 老子是村长 异界之召唤天书 权国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