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刁难_左手封魔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一百六十四章 刁难

作者:哎呦小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用一个很恰当的比喻来说,二老所念的心经,相当于是一道成品的佳肴。就拿比较经典的佛跳墙来比喻,二老所呈现出来的,便是完整的佛跳墙。而心经的口诀,大致相当于这佛跳墙的食材,与烹制方法和顺序。念出来的是果,而心经则是因。

    也就是说,当一个人将佛跳墙呈现在你面前的时候,你如果不知道它如何制作,单单去看,也是不会知道制作方式的。甚至让你去吃,也一样不懂。当然,心经的复杂程度要比所谓的菜肴更加复杂的多。

    正如苏婉所说,那二老完全不必在意,更不会避开旁人。专注念诵,听到的人只能感到心境安定,却不知道如何做到的。

    而最最关键的一点,就在这里!

    韩林意识到,自己竟然听懂了!他居然根据二老呈上来的“菜”,追根究底的知道了这心经的口诀!按说这种事情是完全不可能发生的,可韩林自己知道,自己偏偏就做到了!

    那一段段完美工整的口诀,便是从二老嘴里念出来的“果”,寻找到了“因”,完整的呈现在韩林脑海当中。这让韩林震惊的同时又感到无比欣喜!

    追根究底,造成这种状况的只有一种解释,那便是韩林比修士本心更加强大无数倍的道心了!自此,道心的好处终于是完美的呈现出来!让韩林能够摸得到,抓得着!!

    我竟然悄悄偷走了他们的心经!这可是中级心经啊!韩林狂喜,如此一来也不必大费周章,想办法将那心经给诓骗过来了,二老越念,韩林心中的心经越发完整,待离开之后,再将这心经传授给苏婉,那简直太美妙了。

    想到这里,韩林不由的露出了笑容。看的苏婉是有些莫名其妙,猜不到前因后果。

    那是不是说,如果别人使用功法进行攻击,我也能猜透功法的口诀呢?韩林又兴奋的回想,但结果却让他感到失望。他明确的见过萧何出手,但赤剑门的功法,依然是一团迷雾无法猜解。

    “功法是实际的技能招式,准确来说,与你的道心其实完全不相干。而心经,则是针对于本心,你的道心自然与之有着最直接的联系。参悟到心经口诀那也是理所应当的。但功法么……就没戏了。除非你能够看到功法口诀,依靠道心的强大力量才能快速学会,学透。”紫电心魔摇头晃脑的说,这段时间随着韩林在下界闯荡,对于很多陌生新奇的领域也是有所了解了。

    韩林听到紫电心魔的解释,便暗暗竖起了大拇指,心说姜还是老的辣,这么快便想通了前因后果。

    从早上念到中午,又从中午念到了晚上,那二老已经是满头大汗累的够呛,可玲瑶却并没有丝毫转醒的趋势。原本渐渐放心下来的玲岳掌门,面色再一次开始颓丧下来。唯一有巨大收获的,自然是韩林了。完整的一套中级心经,早已经熟记在心。

    又想,如果自己能去清水派,让掌握大自在真经的人帮自己念上一念,那也不必劳心劳神的去加入清水派,便可以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了。再者说了,也不是所有清水派传人都可以获得大自在真经的,自己真加入进去,没有点突飞猛进的表现,那清水掌门怎么可能传授给自己。

    想到这里,韩林再一次露出了笑容。而这一次的笑容却是刚好被那玲岳掌门捕抓到了,顿时面色yin沉心中不喜!

    “小兄弟!为何你一味发笑?难不成心胸如此狭窄,自己看不好病人,反而去嘲笑别人?”

    二老也是从地上缓缓站起身来,同时怒目瞪视韩林。

    “不是的,他……他不是在嘲笑两位前辈。”苏婉慌忙帮韩林遮掩,可这姑娘哪里会说谎话,一眼便被人看穿了。

    韩林却丝毫不焦急,说谎?自己是大宗师!!

    “我笑,不是嘲笑,而是欣慰的笑。因为我突然想到了治愈玲瑶的方法。”

    此言一出,二老面带嘲讽之色,而那玲岳却欣喜若狂。

    “只不过……条件我已经跟玲岳掌门说过了。”

    玲岳咬了咬牙,喝道:“如你能治好小女,那中级功法我给你也无妨!”

    “一言为定!”韩林大喜,立刻写了一张药单交给玲岳,那玲岳丝毫不会迟疑迅速出去了。

    两个老者狐疑不定的看着韩林,怎么也不会相信,他们的中级心经都没能去除掉妖气,一个小小的少年能行!?

    其实中级功法完全可以去除掉那阳士中期妖灵的妖气,只不过起码是需要玲岳自己来练才行,从旁人口中说出来,功效自然大打折扣。而这玲岳又昏迷不醒,就是二老肯将心经呈上也于事无补。

    稍后,玲岳将韩林列举的药单奉上,上界与下界草药的名称大约相同,可也有近半数的草药找不到,毕竟还是在叫法上有差异的。符文术的出现,让许多种草药更改了名称,韩林也提前有所预料。

    与那玲岳详细解释了一番,这才凑齐。又将草药熬制成汤,喂服昏迷的玲瑶来喝。其实这药汤屁用都没有,最多补补身子罢了。

    在喂服药汤的同时,韩林悄悄伸出一指抵在玲瑶脖颈处,将道心释放出来,抽丝剥茧的开始驱逐妖气。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十分困难。毕竟两种本心的力量融为一体,很难准确剥离开来。也庆幸拥有道心这样强大的保障,最终还是顺利完成了。

    当玲瑶缓缓睁开双目的一瞬间,二老骇然失色,玲岳却喜极而泣。

    奇怪……

    韩林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那蛇妖要害人,直接杀了就是。何必劳心费神的去将本心打入玲瑶心中,使两者混乱。这太说不过去了,因为这样一来,也要对那蛇妖造成巨大的损伤。本心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放出去的,更何况打入别人的本心。好像是武侠小说里传授内功一样,那东西虚无缥缈,不是巅峰人物也无法做到。

    一条小小阳士级别蛇妖,居然也会拥有这样的能力?为什么?韩林苦苦思索,突然眼前一亮!

    是别人传授给它的!可那又为什么?莫非是跟御剑门有仇?有仇杀上门来就是,弄的这么麻烦还是有点说不过去。

    韩林立于乱世,对很多情况都保持了准确分析的习惯,那能让他躲过一次次危机,化解一次次绝境。遇事好思考,已经深深的埋进韩林心中,打下了烙印。

    看看玲瑶,看看二老,韩林突然面色一变。终于是知道了蛇妖的目的!

    明摆着么!那蛇妖就是要引名门正派的人来去除妖气,莫非它们对大门派的人有想法?自己能够探查到玲瑶本心中的妖气,这二老怕还不够资格。那谁够资格?

    清水!

    那妖族要对清水派动手?不会这么自不量力?更何况,玲岳哪有本事请到清水派的高手了?

    “附近还有没有人,与玲瑶一样?”韩林突然问了一句。

    那玲岳正抱着女儿好生安慰,听到韩林这样询问,倒也是一愣,而后方才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表示风之都临近的数座大城,与几个大派都是遇到同样的状况,或者是门人大弟子,或者是掌门家眷。那时候还不知道原因何在,现在知道是妖气侵入本心,贯穿起来猜想,应该症状一致。

    玲岳的话让韩林更加坚定了自己的猜想,妖族在撒大网,只要有点名望的门派,便一一动手,或许总有一个能够请到清水派高手的。可他们要对清水派的高手做些什么?

    韩林继续推想,宣战?直接打上门去不行么?挑衅?也可以上门找茬啊。莫非是以为不敢,所以只能引人出来悄悄下手?可也不对。到时候真相大白,不但清水派动怒,被牵扯到的其他门派也饶不了它们。

    如此算来,只有一种可能xing了。便是要从清水派中得到些什么。功法?心经?妖族无法修炼。那是……

    韩林身子猛然一震,这一幕何其相似,挑拨战争?还是研究力量的奥义?纵观下界,最强大的两个门派不过为劲宗与念宗,而念宗第一大派自然便是清水了。

    圣道,窥天……

    韩林的心脏狠狠收缩了一下,上面作乱也就罢了,那圣道竟然已经把手伸到了下界。他们到底是有多大的胃口,为了研究力量的奥义已经不顾一切了么?又是什么让他们一下子疯狂起来,曾经循序渐进,现在却迅速扩张实力。

    所谓圣道,便是窥天组织的根本,在下界也属于十分罕见的宗派了。根据神秘老人所言,圣道几乎不参与凡尘俗世。也不太有人知道存在这样一个道派。

    韩林默默的点了点头,迫在眉睫了。

    若有人知道韩林只根据一个蛇妖的古怪行为,便推断到了如此境地,一定要吓的尿了裤子。

    而玲岳掌门的一句话,又把韩林拉回到现实当中。他表示,那中级功法是可以送给韩林的,但为了韩林的xing命着想,却要求韩林加入御剑门,什么时候具备学习中级功法的能力了,什么时候再送出功法。

    韩林楞了一下,心说这不是出尔反尔是什么!?吗的,老子留下来加入御剑门?

    可以想到,玲岳掌门的私心很重,有了韩林这样的大夫在身边,自然是美不胜收了。而且根据玲岳探查,韩林基本上没有实力,要学中级功法,还是要从太上感应篇开始,那一推就是十余年出去。

    “我现在就能学。”韩林说。

    玲岳大笑:“这中级功法非同小可,尤其我们是劲宗剑派。那剑术就是给你了,只让你做做样子你也做不来的。”

    “我如果做的来呢?”韩林问。

    玲岳与二老同时笑翻了:“做的来就给你!”
其他书友在看: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无敌打印机 老子是村长 异界之召唤天书 权国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