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盖世奇才_左手封魔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一百六十五章 盖世奇才

作者:哎呦小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算了韩林,我们不要了,就当做了好事。”

    没人相信韩林可以使出中级剑法,韩林听到苏婉这样说,再看玲岳与那两个老者,也是笑吟吟的模样。

    韩林缓缓的呼了一口气,心说今天不拿出点本事来,中级剑法还弄不到手。

    “怎么样,还要学么?不如就留下来吧。你想学什么,我亲自教你。整个御剑门内有这样待遇的,算算也超不过世人。”玲岳笑道,看得出来他是真有心将韩林留下来,到并不一定是故意不给。

    见韩林不回答,那玲岳笑了笑,喝道:“拿剑来!”

    门外有御剑门弟子双手捧剑送上,这剑身平滑雪白,剑刃也并不锋利。看上去就像路边上很容易就能买到的普通货色。韩林微微点头,这就是下界的特点了,他们并不注重剑本身,而是重在一个剑意上面。那剑无论有多迟钝,只要领会到了剑意,便是可以斩断万物的。

    玲岳伸出一根手指在剑身上轻轻一弹,那剑身便抖动起来嗡嗡作响。

    “用剑,不是一般修士可以做到的。那需要领会到剑的真谛,懂得剑的思想。韩小兄弟,我也不难为你。真正的剑法你现在无论如何都用不出来,而修炼中级剑法,需要日日与剑为伴,同样的,一些高级剑术也是必不可少。越是修炼高级剑术,与剑的亲密度也便越高,只有在最熟悉的情况下才能让剑活过来。”

    苏婉在旁小声与韩林介绍:“剑术,是一种很粗浅的剑招。便是很久以前修士们用剑来做出各种招式,劈砍敌人用的。而现在所谓的剑的真谛,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东西。”

    韩林已经心中有数。所谓剑术,应该是相当于各种各样的剑法,如华山剑法,泰山剑法,又如强大的独孤九剑。都属于剑术的一种,那御剑门的中级剑术,又与这拥有具体招式的剑术不同。便是用剑意去斩的意思。按照苏婉曾经说过的,要真正的学会用剑,起码是阴尊以上的境界才行。像被他杀掉的肖云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现在,我会向你展示三个剑招,你好好看清了。”

    玲岳左手倒背,右手持剑,向前跨出一步,将剑刺向左前。

    韩林看了一眼,顿时眉头皱起。这一剑可就是一招了,看似十分简单,到收势后却让人大为惊讶。玲岳是以剑刺向左前方,这个动作简单明了,可剑停下,却是指着右前方。十分诡异。

    “看清了么?”玲岳见韩林迟迟不语,一副深思的模样。也不去嗤笑,在他看来这实属正常。普通人根本无法领会到这最基础剑招的奥秘所在,便又好心的再次展示了一遍。

    这一次,韩林悄悄将道心释放出来,用那道心去看剑招。

    同样的,玲岳收剑,抛给韩林:“试试看。”

    “这一招的诀窍在于……”

    韩林上前一步接过剑来,而后一步上前刺向左前方,剑势收拢,剑尖直朝右前。那玲岳本还想点拨韩林一下,告诉这一招的诀窍在哪,看来他并不担心韩林能学会,知道了窍门不代表做的出来。

    只是所有人都没有料到,韩林根本没有半分停顿,接剑,出剑,一气呵成。

    苏婉惊呼了一声,连那两名老者都是面色猛然变得凝重起来。

    “第二招。”

    韩林将剑抵还给玲岳,淡淡的说。

    玲岳接剑,大步走向桌前,一口气咕嘟嘟灌下一整杯茶水,深深的吸了口气,这才转身回到韩林身前,眼神里满是惊艳之色。

    “韩小兄弟,你既然能学会第一招,接下来两招也不用浪费时间了。肯定可以使出来,我问你,你是否曾经学过相关剑术?”玲岳十分严肃,这种比试容不得半点欺瞒。若韩林曾经接触过剑术的话,那就等于作弊了。

    韩林摊开双手,以掌心示人:“你看像么?”

    玲岳再次深吸一口气,常年用剑之人,虎口处都会长满老茧。而韩林整个手掌细嫩光滑根本不像学过任何剑招的样子。可心中又不甘心,再说道:“中级剑术,是中级功法的一种。属于劲宗。而一名修士实力未曾到达阴尊境界之前,是无法使用正统的功法的。否则便是自毁前程,现在我向你呈现三招中级剑术里面的招式。不要求你掌握剑意,只要你使的神似,这功法我立刻给你。”

    玲岳再次变卦,韩林也不多说,只是微微点头。

    “看好了。”

    玲岳右手持剑,道:“这一招,叫做木秀于林风必摧!”

    说着,那剑身突然蜂鸣起来。韩林双目微闭,又是这种感觉!肖云与其师萧何用剑时,都曾经出现过这样的感觉,那一瞬间让人感觉剑像是活了,有生命一般。而落在玲岳身上,比萧何似乎要更强一些!

    因为当剑活起来之后,韩林用双眼是看到剑了。可心里却觉得剑消失了!确切的说,是剑成了玲岳身体的一部分。

    玲岳身子前倾,将剑在身前挽出了一朵朵剑花,细细数下来总共只有两朵,可心里却感受到似乎有成千上万朵一般。

    “木秀于林风必摧,只有两种变化,一朵剑花破攻,一朵破守。对敌无非两种情况,或攻或守,故而敌人千千万,亦同样破之。这一招我没有使用剑的思想,所以你们还活着。”

    将剑抛给韩林,玲岳后退数步腾出了空间,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韩林。

    韩林接剑,脑海里回想刚才玲岳使用的剑招,身子向前,右手持剑挽出剑花。可偏偏是意识到了,身体却停在原地没有任何变化。

    “你用不出来,刚才的剑招并非我所用。而是剑所用,是剑本身释放而出。你不懂得剑的思想,无法让它活过来。所以任凭你如何努力,这一招都用不出的。”玲岳说。

    韩林缓缓闭上双目,以道心回忆刚才所看到的一幕,继而又将身体交给道心来操控。接着,一步上前,右手十分吃力的开始挽起了剑花。

    玲岳与二老顿时大惊失色,虽然韩林挽动剑花的速度比玲岳慢了数倍,可却已经够让人震惊的了。要知道这一招,即便使不出真谛,也至少需要一两年坚持不懈的练习才行。

    也正如玲岳所说,韩林无法让剑活过来,那剑没有生命便不是韩林本身,不是本身,再用剑去释放招式,则伤人伤己。两朵剑花挽出,韩林右臂已经皮开肉绽,鲜血横流。

    那玲岳再大步回到桌前,斟上了茶水一口气喝干稳定心绪,回来接过长剑,仍是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韩林。

    “第二招,寒芒四起飘如絮!”

    玲岳剑出,那剑芒如柳絮般飘飘洒洒而下,像是剑身被折断成数十截,可收势之后剑身完好如初。

    韩林接剑,闭目冥思,也是一剑挥出去,剑影极慢,可同样犹如柳絮般片片洒下。继而右臂再次受到重创,血肉翻开露出森森白骨。

    玲岳一步上前右手食指在韩林右肩戳了几下,鲜血顿时止流。

    做完这些,整个厅堂里都沉默了下来。二老缓缓回到自己座位上,好好打量着韩林。玲岳则是表情复杂变幻无常,许久之后终于朗笑一声:“就是家师,也从未能做到如此程度。真乃盖世奇才。”

    “最后一招,也是终极剑法最强的一招,看好了!”

    那玲岳手中持剑,直直的向前刺出一剑!

    “一剑东来坠红霞!”

    剑身似是突然间延伸出去,由原本一米来长的长度骤然暴涨,好像一柄下可穿透地府,上能刺破青天的擎天柱一般!向着厅堂正门冲飞出去。韩林忙顺着剑锋向外张望,面色剧变!

    那剑身清啸,似是一道长虹直插天际!连天边的晚霞都被这长虹搅得片片破碎开来。

    剑势收起,剑身归位,又如刚才一样长度,像从来没有发生过任何变化。

    韩林心中砰砰直跳,这世间竟然有如此强大的剑招!那样的气势可不是闹着玩的,得亏玲岳是向自己展示剑招,而非心怀恶意。否则的话,若剑身有所偏离,包括自己在内的所有人可就要被绞成碎肉了。而这千钧一发之际,只在于玲岳一念之间。他若心生歹意,可就麻烦了。

    不由的,几滴冷汗顺着脖子淌落下来,也伸手将玲岳递来的剑接过。

    “韩小兄弟,请赐教!”玲岳的态度出乎韩林意料之外,心中又大感佩服。遇到自己这样天赋凌驾于他本身的外人,居然不升起丝毫敌意,反而是面含敬仰神色。像是高手间在交流经验。实在让人佩服。

    韩林深深的吸了口气,心想这一招可很不平凡。弄不好自己或许要断送进去,毕竟没有强大的实力境界做底子,须得万分小心才是。

    这么想着,也学着玲岳一般,将剑锋直直的刺了出去,以道心为引,去探访这一招的真谛所在。一瞬间,只觉得自己的身体顿时不受控制的飞了出去,那剑好像是一头狂暴的飞龙,而自己则是拽着飞龙尾巴的一个无辜之人。

    任凭韩林如何控制,这头飞龙就是不听使唤,越飞越远,越飞越快。韩林感觉自己已经飞出了厅堂,飞出风之都,飞向世界的尽头。这股气势却丝毫没有停顿下来的意思,不知要带着自己去往何处。

    越是往后,韩林越是心惊,渐渐的,道心也开始出现了波动。若是道心一旦不稳,那自己怕就再也回不来了!

    道心清明!!

    正待韩林要进一步稳固道心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一只白皙柔嫩的手掌轻轻按在自己持剑的手上,接着剑身被夺回。

    韩林的心神一瞬间回归原位,却见到自己仍然站在厅堂之中,而玲岳与另外两名老者却是惊的瞪大双目,嘴巴都合不拢了。顺着三人目光看去,韩林自己也是吓了一跳。

    只见苏婉拿着韩林的剑,剑身换做一道长虹直插天际!而后剑身回归,苏婉收剑。将剑倒背在身后忙去摸韩林脸颊。

    “韩林弟弟,你要不要紧?”

    韩林张大了嘴巴,喉咙动了几下却发不出声音。

    “是不是伤到哪里了?”苏婉大急。

    韩林突然一下子抓住苏婉双肩,忙问:“你怎么做到的!?”

    玲岳与两位老者也是异口同声的失声叫道:“你怎么做到的!?”

    “做到什么?”苏婉被众人如此逼视,顿时双颊绯红。这才意识到他们问的是什么。

    扭捏了两下,微微低着头说道:“我也不知道,刚才见韩林弟弟面色发青好像不妥,心中担忧便将那长剑接了过来。继而将长剑收势,就这样完成了。”

    回到住所的路上,韩林依然忘不了玲岳与二老惊恐的神色。而那玲岳更是恭恭敬敬的将中极剑法奉上。夸奖韩林与苏婉真是一对神仙眷侣,简直就是在世的剑仙。这句话说的苏婉娇羞不已不知该如何解释。

    韩林也是前前后后上上下下的仔细打量苏婉,自己能做到并不出奇,那是因为有强大的道心在做支撑。可这苏婉居然也能!答案就只有一个了,她天生就是练剑的盖世奇才!这盖世奇才四个字用在苏婉身上才最为贴切。

    看来以前加入观海派修炼念宗功法,算是走错了路子。阴差阳错之下被自己废掉修为,又到这御剑门求得剑法,反而是成全了苏婉。这可真是意外之喜。

    “这个你来学。”韩林将中级剑法递给苏婉,那苏婉也没有推脱。知道韩林修的是太上乾坤道,劲宗的功法对韩林是无用的。也突然明白了韩林这样努力所求中级剑术是为了自己,自然欣喜异常。

    他们都没有太过明确的宗派意识,如李修林所说。都是为了修行,如何门何派不过是繁缛礼节,不可被束缚本心。所以从念宗改而去修炼劲宗,苏婉倒也并不觉得怎样难以接受。

    拿着功法,苏婉比韩林还要新奇,便出的门来一个人在院子里翩翩起舞,将剑术挥舞成风,如月下起舞的仙子,如花海飘落的红瓣。韩林蹲坐在门槛上看的有几分痴了。

    普通劲宗弟子,怎么可能拿到功法之后就去学习,那会与韩林一样身体崩溃而亡。但偏偏苏婉并没有遇到这种困难,好似这剑术就是为她量身打造的一般。只不过实力没了,本心也碎了。挥舞出来是挺好看,可并没有杀伤力。

    圆月高挂,韩林看了一眼玩的开心的苏婉,转身走回屋内点燃了油灯,在桌前伏案疾书。将自己偷学到的心境快速记录了下来。
其他书友在看: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无敌打印机 老子是村长 异界之召唤天书 权国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