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山林之战_左手封魔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一百六十六章 山林之战

作者:哎呦小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用玲岳的话来说,他留不住韩林二人。御剑门也留不下韩林二人,这世间也不该有任何东西去束缚两人的发展。所以玲岳再也没有贪心的要将韩林留在御剑门。他说,终有一天两人将成为绝世高手,应该放任自由。

    “看你这一身汗。”

    苏婉在院子里舞了一晚上的剑法,越舞越是开心。她自己也感到惊讶,曾经学习日月映天功的时候也没有这样开心,没有这样自由。好像一只百灵离开了牢笼的束缚,在天上自由畅翔。

    在念宗观海派她就是唯一有资格学习日月映天功的女弟子,不料劲宗却反而更能让她发挥出巨大的潜能。

    坐在桌前一口一口喝着茶水,韩林手持一方手巾为苏婉擦去颈上的汗水。一晚上不停歇的练剑,让那苏婉脖颈前胸都沁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一阵阵的体香随着汗水散发出来,使人内心亲切。

    而韩林这样亲密的举动也没有让苏婉感到不妥,她本生性温婉豁达,再加上这些日子来的接触,也确实将韩林当成亲弟弟一样来照顾和看待,所以二人的关系是与日俱增。

    对于苏婉,韩林也是没有丝毫男女之间的感情,只是觉得那苏婉很让人亲切,愿意靠近。像家人。

    “你实话告诉我,师傅是不是去了清水派。”韩林将手巾重新过了一遍水,投洗干净。

    苏婉也不隐瞒,点头道:“师傅知道你不肯去清水派求心经,所以自己一人去了。他说最好不要告诉你,所以编造了谎话。他还说,你是难得一见的天才,不忍心见你如此陨落。”

    “师傅他老人家孤身上路并不安全,我们再多留一日即刻启程。”

    好多天都不见那苏婉提起师傅,韩林自然会心有猜疑。想来想去终于想到了症结所在,经过询问也果然如此。心里是既感激又担心。

    “不妨,师傅他老人家一生交友无数。路上总会有人照顾的,更何况他现在只不过是一个普通老人而已,生前也没有结下什么仇人,不会有人害他。”苏婉仍然坐着喘息,看起来确实累了。

    正因为知道李修林的性格,明白这样的人不会结仇,韩林才没有着急上路。而是将一夜抄写完毕的心经放在桌上。

    “这是……昨晚离开前,两位前辈说你天资聪颖,所以偷偷将心经交给我让你学习。”

    “咦?”苏婉将那无名心经接来翻看,越看越是惊讶。那上面文字全然不似老人所写,反而是有着一种浓郁的戾气,随即狐疑的看向韩林。

    “这是我的誊抄本,正本我自己留下来修炼。”韩林只能编造这样的谎言。那苏婉这才释怀。

    “这一天你好好观看心经,并努力去熟悉。明天我们上路。”

    要了一本中级功法,自然是没有要十万两纹银。可玲岳仍旧是派人送上纹银千两,并声称愿意结交韩林与苏婉这样的后起之秀,日后若是有空可常来探望。

    韩林接过银票,心中暖暖的。这个世界的人就是豁达开朗,让人禁不住的感到心情舒畅。快哉!

    念宗与劲宗同属太上道,入门功法皆为太上感应篇。是以苏婉并不用多费力气,便能重新开始修炼。本心破碎后,重新拾起太上感应篇来学习,曾经的经验让她突飞猛进。再加上中级心经的辅助,更是如虎添翼。

    只短短一天的时间,太上感应篇便已经学到了五成。比韩林当初使用道心更快!

    “这不算什么,曾经我用了五年时间学完太上感应篇,早已经轻车熟路了。只要日后功法不去学习日月映天功,便没有大碍。”苏婉说,意思却是在安慰韩林不必自责。

    话虽如此,可要重新开始慢慢修炼,依然是要耽误很多时间。太上感应篇练到第十成为阴士一段,日后则要正式开始修炼中级剑术了。

    第二日,二人收拾行装准备上路,可见御剑门内空无一人,不禁感到奇怪。

    “那是什么!?”苏婉突然抬头失声叫道。

    韩林正准备找人来询问一番,却顺着苏婉的眼神看去,心里猛然一惊!!

    顺着御剑门内那一颗参天巨树的叶缝里看到,高空上有一只庞然大物!那是一只体型超过数千米的巨型蜘蛛,条纹为黑红相间,这蜘蛛是趴在一张弥天巨网之上,而那蛛网则将整个风之都涵盖起来。

    空中各种剑气纵横,御剑门的高手早倾巢出动,尤其是玲岳与那两名老者最为靠前,二老挥掌如风,每一掌拍出去,都是一只百米巨大的烈火手印!而玲岳则剑剑紧逼,气贯长虹!

    韩林一下子紧紧攥住苏婉的手掌,快速向门外冲去。那蜘蛛气息他太熟悉了,便是前几日与街头偶遇的山妖!却怎么都没想到这山妖如此大胆,竟然独自一人霸下整个风之都,单挑数十个门派!

    更夸张的是,在玲岳中级剑术的攻击下,那山妖居然没有半分胆怯,反而是与众人战的越发猛烈起来。只见它长长的八条腿弹射出去,便是一道道丝线穿梭,而丝线于半空中摇身一变化作小型蜘蛛,纷纷飞向众多修士。

    一旦小型蜘蛛近身了,立刻爆裂,巨大的爆炸所产生的波浪,将众多建筑原地拔起飞上高空!

    “逃!”拉着苏婉跨上骏马,立刻朝城外狂奔而去。

    “妖邪敢主动发起进攻,必然有所准备。我们不宜久留。”韩林脑子十分清醒,不知道这里又会出现什么大乱子,总之以他现在和苏婉的能力,是绝对不能久留的。

    那苏婉心细,从马背上跃起摘了一串风铃,挂在韩林脖子上:“这对你有好处。”

    韩林回头朝苏婉一笑,半日时间已经奔出风之都来到野外,见天空中时不时的有修士脚踏飞剑而来,目标直指风之都。

    “御剑门看来已经寻求援助了。应该不会有大问题。”苏婉微微松了口气,那玲岳对他们不错,是以心中仍然记挂。

    韩林却面色阴冷,绝不像苏婉这样开朗。那蜘蛛敢来,怎么会如此轻易被人给杀了。更何况前几日还出现在闹市中,显然是在筹划些什么。

    时至夜晚,两人狂奔一整天马儿也累了,寻了一处山林便暂作休整。

    夜间山林呼啸阴风阵阵,韩林警惕的看向天空,总觉得心里毛骨悚然的,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累了么。”苏婉温柔的笑着,将韩林一缕鬓发捋于耳后。

    韩林猛然面色一紧,将苏婉拉入怀中。那苏婉面色通红,刚要说些什么,便感到背后一股凉飕飕的阴风吹过。

    阴风落地化作一人,那人身着长衫手持一缕银丝,淡淡的发笑。

    韩林心中忐忑,这人便是那蜘蛛妖怪了。

    “又见面了,看来我们很有缘。”美貌男子向韩林笑了笑,神色很是谦恭。倒像是一个温文尔雅的读书人,也没有表现出太大的恶意。

    下一刻,另一方林子里,有一名身穿水色长衫的中年文人款款而来,左手负于身后,右手则持着一把折扇轻轻摇摆。一头雪白色长发挽成发簪,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那一双深邃如湖泊的眼睛。看一眼似乎要被吸入魂魄。

    蜘蛛妖怪向来人淡笑:“清水派七侠,刘俊峰,幸会。”

    韩林又忙看向中年文人,原来此人竟是大名鼎鼎念宗第一大派,清水派的高手!所谓七侠又是什么?再去查看,却探不清实力几许。

    那刘俊峰也是呵呵的笑道:“邪魔谷,北冥山的七目狼蛛。风之都是你在作乱么,不好好在北冥山修行,怎的出来霍乱人间?”

    美貌男子朗声大笑:“早听闻清水派七侠见识非凡,一眼便看穿了我的来头。实不相瞒,早有登门拜访之意,奈何你我人妖殊途一直无缘。今日恰逢如此良辰,不如切磋切磋。”

    刘俊峰笑容一收:“妖魔出世所为何意。”

    美貌男子大笑:“打过再说!”

    说罢,那美貌男子突然化作一只两米来高的蜘蛛,依然是黑黄相间的条纹,头上生有七目,六目闭合只留一目睁开。

    刘俊峰纹丝不动,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根本不见丝毫惧怕。

    “我这二目睁开,山河变,三目睁开,青山倒,四目睁开风云乱,五目睁开土地陷,六目睁开天地崩,七目睁开万物灭。你能撑过几目。”

    刘俊峰嗤笑道:“七目狼蛛自古以来便喜好吹嘘,你也不过阳尊中期而已,距离三圣境界尚且很远,料想最多也只能睁开三目罢了。”

    阳尊高手!韩林深深的吸了口气。终于遇到有点真本事的人了。它可不是萧何与玲岳之流能比的。

    “试试再说。”蜘蛛猛然睁开第二只眼睛,从双眼中有无数道流光闪烁,继而化作利剑朝刘俊峰激射而去。

    刘俊峰不退反进,右脚前行一步,左手化掌拍出。一掌落下,有一道百米巨大的手印飞出,将众多利剑纷纷击落。

    韩林看的心里澎湃激荡,可却有点疑惑。清水派不是念宗么?怎么也是用掌来进攻,不应该释放观想之物?这有点像劲宗的手段了。
其他书友在看: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无敌打印机 老子是村长 异界之召唤天书 权国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