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 问_左手封魔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一百九十五章 问

作者:哎呦小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我们通过文化的传承,知识的传播,从而对这个世界有了一个具体的印象和概念。然而这并非是自己所认识的,是别人教的。然而开灵,是另一种更高层面的认知。

    正如沈玉所说,第一眼认知。抛弃所有的经验与记忆。第一眼看到一样东西之后能否认识?如果不能,便是凡夫俗子。或者说,是肉眼凡胎。反过来,若第一眼看到了,立刻就能知道它代表什么。便是所谓的第一眼认知,或者说玄乎一些,叫做开天眼。普通人是绝对做不到这一点的,能够做到的,都不是凡人,是神仙,是圣人。是大智慧者。

    所谓开灵,便是从肉眼凡胎,升华到大智慧者的一个过程。这种境界才可叫做,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

    这三句话最简单不过,可韩林花费了很漫长的一段时间都无法参悟到。在恶魔城,在外界,从来都没有真正领悟到最后一层意思。现在反而经过沈玉的一番点拨,居然悟了。

    如果根据自己的强大意识,第一眼认出了这个世界。那才是真正的智慧。不止一次听人提起,沈玉在经过几个月的闭关修炼之后,在符文术的领域中有了飞一般的提升。那学生说过,甚至清柚都说过。

    只是韩林以为那种飞跃应该没有什么,最多是学到了更高级的符文术,并加以掌握。现在看来却完全错了,沈玉竟然比他提早一步了解到了第一眼认知的境界。要知道沈玉可不是什么道心,她是一个活生生的人。韩林能够接触到第一眼认知,全完得力于道心的劫难,沈玉却自己参悟到了这种层面。

    想到这里,韩林出了一身的冷汗。他很不愿意承认,但不得不承认。沈玉的天赋之强,实在让人叹为观止。

    正所谓杀人不过头点地,从内心深处来讲,韩林已经彻底原谅了沈玉。他已经将沈玉折磨的不成人样,哪怕是一刀将沈玉给杀了,也不会比现在更痛苦吧。该报的仇,也全都报了。甚至有那么一刻,韩林觉得自己或许太过残忍。他只是失去了最亲爱的爷爷,沈玉失去的却是活下去的意义。

    对比而言,沈玉输的惨不忍睹。输的彻彻底底。这也许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真正的输掉了一场战斗。

    “我承认我很无耻。”韩林羞愧的摇了摇头,因为有那么一瞬间,他竟然有些沾沾自喜,看呐,连沈玉都败在我手上了!这个不可一世的女人,这个突飞猛进,无论放在哪里都是一颗闪耀新星的女人,输给了我韩林!输的那样不堪。只是自己这种赢,似乎也不怎么光彩。

    如果是曾经的沈玉,绝对不会允许自己失败。她那狂妄的言论,要将所有人踩在脚下。到了韩林面前却失效了。在失败之后甚至认命了。这不像沈玉。

    仇恨使一个人被蒙蔽双眼,可爱情,却使一个心高气傲的女人忘记仇恨,舍弃自己的骄傲。

    又一天,沈玉过来:“认识了多少?”

    韩林茫然的抬起头,眼前的女子再不像曾经那样火热,语言也失去了锋芒。变得平平淡淡,如水一般毫无波澜。

    “你究竟到了什么境界?”韩林发现自己突然不认识眼前的女子了,像是一个世外高人让人看不透。

    “我给你看样东西吧。”

    沈玉从怀里掏出一柄弯刀,手腕翻转,那弯刀化作道道光影闪烁,将房间里一切事物全都切去。墙平了,地也平了。收走了桌椅板凳,收走了所有的东西,用一张张雪白的纸贴满整个房间。

    从而,这间小小的卧室再无他物。抬头,低头,全是白纸。看不到任何其他的东西。

    而后沈玉手持一杆符文笔,很轻缓的在正面的墙上书写了一个大大的符文。

    “你的世界里,现在只剩下这个符文。从今天开始你要参悟它。对你来说可能有些艰难,我可以提前告诉你。它是一棵树,你去参悟,什么时候这个符文变成了一棵树,什么时候才能出来。”

    说罢,沈玉收拾了一些零碎又走了。

    韩林静静的站在地上去看那符文,怎么看怎么觉得陌生,根本与树木没有任何的联系。符文的神秘,历代符文师都无法做出真正的解答。他们只能根据盲目的钻研探讨,去一点点挖掘一个个符文符号的意思。

    但从开灵层面上来说,这种研究与探讨得来的结果。还是架构在经验与学识的基础上,也就是说,即便他们真的弄明白了一个符文符号的意思,那也只是懂得了表面。因为这符号究竟是什么,却不是因为他们看到,认识到的。而是推理到的。

    韩林知道,沈玉已经超出了这种界限,她是真的看懂了一个符号的意思,不根据任何推理,不依靠任何的经验。看懂了,就是看懂了,没有其他理由。

    韩林心生敬佩!

    一日又一日过去,连续三天,韩林不休不眠,不吃不喝的去看那符号。有时候像是懂了,有时候又像是不懂。这种专心致志的钻研与探究,十分消耗一个人的精神。那比韩林与敌人战斗三天三夜都更累。终于是撑不住了,倒下了。

    当第四天早晨清醒过来之后,韩林第一次睁开双眼,整个人如遭雷击!

    他发现自己身处一片开阔晴朗的山坡上,春暖花开,清风习习。而身前,则是一颗参天巨树!那树的枝芽延伸到了世界的尽头,那树的树叶或大或小,又时大时小。总会发生完全变化。整个世界,仿佛都被一棵树笼罩了起来。

    伸手触摸,粗糙的树皮是那样的清晰真实,甚至可以嗅到泥土的芬芳,嗅到树木的独特香味。摘下一片树叶放于眼前,于手中把玩。撕开叶子,甚至可以听到树叶破开的轻微声响。

    “树!这是一棵树!!”

    韩林大喜过望,眼前的一切突然如雪崩般塌陷,一层层,一片片,像是墙壁上攀附了数个轮回的灰尘,被一阵风吹去了。

    树到了,枯萎了。一切都没了,房间还是那个铺满了白纸的房间,符文,还是那个静静写在墙壁上的符文。

    一个瞬间,韩林悟了。他终于清楚的认识到,道心已经度过了开灵劫。将那道心传唤出来,见去双目闪烁着智慧的光彩。以道心的双目去看那符文,便是一颗参天巨树,以自己的肉眼凡胎去看那符文,终究还是符文。

    毕竟,经历开灵劫的是道心,并非是他韩林。

    迈步走出房间,在过道里,沈玉背靠房门坐在一把简单的椅子上,手上捧着一本厚厚的书籍正细心的阅读。听到身后房门响动,缓缓将书籍合并,头也不回的问道:“看懂了?”

    “看懂了。”韩林点了点头,望向沈玉的背影的眼神总是难以掩饰一抹惊艳。这个女子,竟然做到了我的道心必须经历劫难才能做到的事。我韩林确实不如她。

    “你究竟到了什么境界?”韩林再次旧事重提。

    沈玉转身,面向韩林:“这很重要么?”

    这一刻韩林内心深处升起了一股苦涩之意。那沈玉身穿一袭素白色的袍子,并不似普通女孩儿一样身穿长裙。而那一直在黑纱背后掩盖着的脸,也因为道心的缘故而看的清晰无比。

    竟然消瘦到了如此程度。一双锁骨清晰可见,高高的凸起着,脸上也没有了红润的皮肤,多的是消瘦明朗的线条。眼窝也始终深陷。这些日子竟然没有注意到这点。

    沈玉明确的抓到了韩林眼里稍纵即逝的心疼,虽然那心疼只是一晃,可足够让沈玉嘴角轻轻翘起一个美丽的弧线。

    “为什么不重要?我知道你的境界已经很高,为什么不留在学院继续深造。我知道你已经窥探到了符文的门径。也知道你一只脚踏入了门内,这对你来说是最为关键的时期。若继续研究,或许你便是符文第一人。你不是一直想要成就一世辉煌,想要将所有人都踩在脚下。这是多么难得的机会,为什么你却放弃了,反而是要跟着我去罪恶之城。”
其他书友在看: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无敌打印机 老子是村长 异界之召唤天书 权国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