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 剑!_左手封魔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二百零五章 剑!

作者:哎呦小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我是要做真正强者的人。”

    河流,水速湍急,落叶漂浮于水面打着旋。流至一端好生生的便分成两股。

    中央坐着一人,闭目盘膝,便如那分水的宝剑立于水中央,河流经过自动分成两股从左右绕行,而后再于其人背后重新汇聚。

    “你也要跟着我。”韩林从山下踏步而来顺着河流行走,到了近前若有所思的问。心中却十分震撼。

    那风中啸不用任何力量,甚至没有用他的气势,只是人静静的坐在这里,河水便不敢近身。这种境界韩林没听说过,更没见过。并自认哪怕自己到了三圣境界也绝对做不到这点。难得不是分开河水,而是不动用任何外力去分开。

    如果说能够想到一种原因,或许只能因为他是风中啸。

    “所谓强者,其实很简单。便是因为你够强!而不是借用任何外力。你可以使用神兵利器,可以借用高级功法,可以依靠强大的境界。只是那些都是身外之物,若没有这些,你便不是强者。而我是要做真正强者的人,只要我在,我便强。”

    风中啸睁开双目看着韩林,这句话是韩林听过最霸道的话。只要我在,我便强!他强不是因为手中的剑,不是因为他的实力境界,而是因为他是风中啸,这需要多么强大的自信。

    韩林若有所思,似乎这风中啸是想要传授给他一些东西。或者说是点拨他,但原因却并不明朗。

    “听过红袍会么。”风中啸突然问。

    韩林摇了摇头,对这个名字非常陌生,绝对是第一次听说。

    风中啸眼里略显惊讶:“你可叫韩林?”

    “是。”韩林老实的回答,不明白风中啸是怎么知道自己姓名的。回想起来,似乎一路上也从未提及。

    “我能感受到你与众不同,所以不愿见你死去。如果你愿意,这三天我会帮你提升。”

    “原因?”韩林问。

    风中啸站起身来从河床内上了岸,韩林双目微缩,看向那水流是满眼的难以置信。人已经离开了河床,可水依然分流。

    “红袍会的人要杀你。我也要杀你。他们不会等你,但我会等。”风中啸说。

    “他们为什么要杀我?”韩林不解,所谓的红袍会肯定是第一次听说,也绝对没有交集。好端端的怎么会来杀自己这个陌生人。说不过去。

    “问这些有意义么?他们要杀你,你便杀他们。”

    韩林失声笑了起来,说的没错,既然人家要杀自己,弄清楚原因可也还是要杀。也绝不会因为跟自己讲道理便放弃了杀自己的念头。

    “我还有三天时间么?”韩林问,风中啸说三天帮自己提升。

    “一天都没有,你站到一边观战,能感悟多少是多少。”风中啸向前迈进一步。

    韩林心头诧异,这人说话往往没头没尾,很多时候不说原因只说结果,让人难以猜到他的意图。但接下来,随着那风中啸向前跨步,韩林便感到一股凌厉的气势传来,这股气势应该只是一种错觉,但韩林就是被逼着走向了风中啸所指定的位置。

    而后山下飞来一人立于两人中间,来者身穿大红长袍身材修长。韩林隐隐看到一抹艳红色的光辉围绕在那人头顶,说不清是什么东西。但绝不会是玄念。探测一下,实力能有阳尊三段。

    自己实力有阳士五段,而太上乾坤道能跨越三段对战敌人。也就是说,现在的自己可以与一名阳士九段的修士战个平手,但与眼前阳尊三段的人对战的话,绝对没有丝毫胜算可言。当然了,前提是对方也会真正的功法。

    “你是韩林。”红袍男人问话,眼睛却反而是看着风中啸。这种感觉让韩林很不爽,似乎被人完全忽视了。

    “我是。”韩林回答,知道自己与红袍人实力相差悬殊,没有一战的实力。自然也不会愚蠢的上去送死。

    “我要杀他。”红袍人依旧是看着风中啸,似乎在征求风中啸的意见。说的要杀的人,自然是韩林了。

    “不行。”风中啸回答很简单,如刚才所言,他会保韩林。

    “咱们几次邀请你入会你都拒绝了,那也无妨。但出来干涉我们却不怎么合适吧?”红袍人眉目间有些阴寒,对风中啸的回答感到不满。

    “我有阳修五段,你好好看着。实力境界不代表一切,强者就是强者,不会因为实力的悬殊而落败。”

    风中啸与韩林说了一句,便迈步上前朝那红袍人走去。

    “想动手,真以为我怕了你。”红袍人背后毫无征兆的出现了一柄铜锤,伸手摘下,将铜锤抡圆了砸出去。看样子是砸在了空中,可紧接着一股滔天巨浪般的气势便席卷而来。

    哪怕那铜锤的落点是朝向风中啸,在另一头的韩林却也感受到气势的威压,有一种无可匹敌的直觉。只要自己敢接下这一击必然当场粉身碎骨。

    劲宗一派。韩林判断出来,红袍人使用的功法与太上道劲宗相似。但风中啸的功法却无从猜测,因为很难知道他究竟是劲宗练的剑道,还是念宗观想的剑意。或者对风中啸来说,两者根本没有差别。

    这一锤他躲的过么?韩林心头有些摇摆不定,很难判断结果。风中啸为阳修五段,红袍人却是阳尊三段。两人之间差距实在太大了。而这次对决的结果,成了韩林最为关心的。

    再看风中啸,面对惊涛骇浪般的攻势是丝毫没有胆怯,反而是迎面走了上去,脚步不曾停顿。而那强大的进攻到了风中啸身上,则立刻分割成两半轰砸出去,气势太强,以至于冲出北仓山后仍未断绝,落在对面山上。那山顶被轰然砸裂。

    韩林看的一阵头皮发麻,这里与对面山峰相隔少说有数十公里,这么远砸过去还有凝聚力。实在惊人。更让他想不通的是,这一击风中啸是如何化解的。两人实力相差悬殊,按道理说是根本没有还手的余地。

    “让你三招。”风中啸平静的说。

    红袍人大怒,将铜锤旋转的越发快了,天地间形成一股庞大的龙卷风,而后身子跃起,一锤狠狠的砸落。铜锤落下,那龙卷风也瞬间被收缩到一个点上,随着铜锤同时落下。

    这一下更强!比刚才要厉害数十倍不止!韩林额头冷汗直流,这一击,风中啸该如何化解?

    “流于表面。”风中啸淡淡的说,又是一步跨了出去。这一步给人一种很直观的感受,不再是错觉。就像亲眼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风中啸向前迈出,像是一柄利剑劈了出去。人便是剑。

    而那狂暴的一击,则被风中啸从中开了一道缺口,整个攻势瞬间土崩瓦解。

    “这……”韩林大惊,知道风中啸很强,可怎么也没想到会有这么强。别说自己是阳士五段,就是阳修五段与风中啸同级,加上乾坤道压制三段的特性,恐怕也根本不是对手啊。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

    “还有一招。”风中啸说。

    “疯子!”红袍人终于慌了,显然也是第一次真正与风中啸战斗。被眼前这个传说中的剑客彻底吓傻了,知道自己不是风中啸的对手,则立刻将目标对准韩林。

    他高举手臂一锤落下,继而高空的云海呈旋涡状散开,云分四散当中一柄惊天巨锤落下,目标便是韩林。

    念宗!?韩林微微一惊,随即知道自己想法太过片面。罪恶之城里有一部分人来自于下界,是当初的英雄部族。根据符文领袖推断,英雄部族中出现了分歧。应该有一部分被囚禁在罪恶之城。外面的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渐渐没落,却不料被囚禁的人依然完好的保存下了曾经的力量。

    想来那时候,在英雄部族当中太上道还没有分成念宗与劲宗两个派系,所以他们的功法是想通的。

    只是这一锤该如何抵挡?韩林愣住了,纵然有千般的想法,其中也没有任何一种可以对抗从天而降的一锤。要么死,要么惨死。

    风中啸哼了一声,不带有丝毫的感情。身子前弓,双指并拢成剑斜指地面,而后那剑指如行云流水般的向上划去。

    嗡!!!

    一声惊天的剑鸣声响彻天地!像是一柄下连着地面,上接着苍穹的巨剑被人用手指狠狠的弹了一下。而那剑鸣声便来自于剑身的颤抖。只是一个瞬间,从天而降的巨锤停住了。

    韩林明确的看到这天地间的空气都在颤抖。像是一口古老的巨钟被钟锤敲响,而后那钟体嗡鸣颤抖不已。只是此刻颤抖的是这区域的天地之间。

    剑鸣入耳,韩林五脏六腑跟着剧烈翻滚,以所有力量用来压制却没有丝毫成效。继而自己也随着天地一样开始颤抖起来。像是一只站在刚刚被敲响的巨钟上的蚂蚁,完全身不由己,进不得退不得。

    “切。”风中啸口中默默的念了一个字,剑鸣止。一股像是扭曲的空气化作的巨大利刃横着缓慢移动过来,将巨锤切断,将红袍人切断,停在韩林鼻尖处静止不前。
其他书友在看: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无敌打印机 老子是村长 异界之召唤天书 权国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