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 好潇洒的男人_左手封魔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二百零六章 好潇洒的男人

作者:哎呦小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这扭曲的剑刃让韩林心惊胆颤。他很难寻找到一种东西来比喻这剑刃的巨大与强烈,真要找,只有前世的科幻小说里有。便是从宇宙中射向地球的一道宇宙射线,从天空落下接到地上,而后缓缓的移动过来。像是要将整个世界切成两半。

    额头已经见汗,那剑刃堪堪贴着鼻尖,稍稍前进分毫,韩林毫不怀疑自己会与红袍人一样被切成两半。

    “你为什么不动?”风中啸问。

    韩林咽了口唾沫:“有剑刃。”

    “什么剑刃?”风中啸问。

    韩林再看,眼前哪里有什么贯彻天地的剑刃了,与先前一样的平静。天还是那个天,地也还是那个地。唯有一个被劈做两半的红袍人尸首落在地上,鲜血流淌不休。

    这家伙……

    韩林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眼前发生的一切根本解释不通。这风中啸是如何办到的?阳修五段击杀阳尊三段!两人用的都是真正的功法,从气势上来说,红袍人的惊天巨锤可丝毫不弱于风中啸。那为什么会输的如此彻底,如此不堪一击。

    “怎……怎么做到的?”韩林终于开始正视眼前人,他发现自己要重新对这个人做一番认识了。

    “我知道你会问,所以我在这里等你。”

    “你认为我是怎么赢的?”

    看着那长发后垂到腿弯的神秘剑客,韩林很是小心翼翼。庆幸这人有心帮助自己,而不是要杀自己。否则断然没有存活的可能。

    “你斩断了他的攻势,所以赢了。”韩林说,也只能有这样的说法。

    “既然你有答案,又何必来问。”风中啸反问。一句话问的韩林哑口无言。

    “可……你是怎么斩断的?他为阳尊三段,你为阳修五段。他比你强,攻势比你强。那怎么斩断的?”

    韩林不甘心,总是要寻找到一个明确的答案吧。实力境界确实不是决定胜负的唯一,但同样的真正功法,同样的血肉之躯,同样身为人类。在这么多条件相同的情况下,段位,自然就成了决定性的因素。这还用多问么?

    风中啸摸了摸腰间的佩剑,反问:“你为什么能说话?为什么能听能看?我为什么不能斩断他的攻势?你问我为什么?我也问你为什么。因为我能,所以我能。”

    能在别人面前说出如此狂妄的话,大多会被韩林冠上两个字的头衔,装比!但面对风中啸,只能说另外两个字,高手!

    “你说过你要训练我。”韩林说,第一次如此渴望得到高手的传承。即便面对比风中啸强大无数倍的徐若水也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冲动。因为他知道,徐若水是念宗第一人,虽然她绝对可以轻易杀了风中啸,但那并不奇怪。奇怪的是风中啸如此境界却表现出完全超越自己认知的实力,这样的人才值得去参考。

    “我从未说过要训练你,也没有那个义务。救你是因为要等你,我认为你有可能成为我的敌人。”

    风中啸缓缓抚摸着剑柄,又道:“这个世界赋予力量太多的定义。原本最简单的东西变得越来越复杂,兵器,段位,功法,甚至天气,心情,与杀意。都成了胜败的因素。只是在一名真正剑客的眼里,世界远没有如此复杂,只有两种结果。能,与不能。”

    韩林若有所思,这番话寓意太过深远了。然而仔细想来也的确如此,人为什么能说话?因为声带?因为喉结?因为各种器官的作用?人为什么能看?因为瞳孔,因为眼球?还是因为大脑神经?往往一件简单的事钻研的越深反而会变得越盲目。风中啸说的很直观,没有那么多道理,只有能与不能。这算是大智若愚,还是看穿了世界的真相?

    他或许从来不会想为什么,只管去想能与不能。不去追究根源,不去掺杂太多的杀意与仇恨。你将世界看的简单了,它便真的会很简单。所以风中啸配着一柄长剑却不用来杀人,只是用来对付自己。这是斩断杂念,将所有复杂的事情简单化,明朗化的一种决心。

    跟他相比,韩林几乎认为自己就是一只愚蠢的蚂蚁。

    “他亮出手段我自然能斩,为什么一定有强弱之分?树叶我能斩,石头我也能斩。只要存在,我就能斩,便是如此简单。关键在于,你如何认识自己。你究竟认为自己能还是不能?如果无法看穿,你永远是跟他们一样流于表象,只懂得用兵器,用实力去战斗的莽夫。却不配做一名高手。”

    韩林张了张嘴,也是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才好了。想知道的东西风中啸都给了答案,能不能理解是自己的事。

    “很多人问过我为什么这么强,我却只回答过你一人。因为我知道,这些话告诉他们,他们不会懂。深入的解释也只是一番无用的废话。不是我不肯传授,是他们无法理解。我的直觉一向很准,我认为你能懂,所以我告诉你。”

    转身,风中啸踏步而去:“有一人等我赴约决斗,此番战斗生死难料,望你好自为之。若能相见,希望你有资格逼我拔剑。”

    韩林愣了好半晌,终于是表情古怪的笑了出来。却是是明白了,但还不怎么太懂。风中啸的一番理论根本就是所谓的三观之一的神观!眼观,心观,韩林都做到了。唯有神观做不到。徐若水说,神观便是认识自己。那究竟是怎样一种定义也说的模模糊糊很难理解。如今风中啸确实是给出了更加详细的解释,所以他并不是不肯将自己的本领传授给别人,而是传授了别人也不懂。

    只是从来没想到,一个阳修五段的剑客,竟然在英雄部族脱离下界如此长久之后,在罪恶之城自己摸索到了神观的境界。想来风中啸自己也恐怕不清楚,甚至没听说过神观。正如他所说,因为他能,所以他做到了。

    韩林也终于有了自己的答案。段位绝对重要,但要建立在平等的境界基础上。就好比同样境界,一个懂得真正功法,一个不懂。所以两人相差悬殊。而风中啸的境界,是绝大多数人都无法掌握的。细细算来,恐怕就是刘俊峰都没能学会神观。真正掌握神观的人屈指可数,徐若水算一个,顾清丰算一个。洛月也算一个,风中啸也算一个。其余,或许那所谓的罪恶之王也算一个吧。

    角落里跳出了矮胖男人与高挑女子,都是憧憬的望着风中啸离去的路。再看向韩林时眼神也有了极大的变化,敌意还有,但更多的是嫉妒。

    从一开始这两人便藏起来观察刚才发生的一切,风中啸知道,但没阻止。

    “你们还是要杀我么?”韩林问。

    男女同时摇头。那高挑女人又是愤恨又是嫉妒的叹道:“这样的人物居然看上你,我想不通为什么。我也不知道自己比你差在哪里,为什么他肯与你说话,却不肯正眼看我。”

    对这种质问,韩林无话可说。连他自己也不清楚风中啸究竟看上了他哪一点。

    “能跟我说说他么?”现在韩林对风中啸很有兴趣。

    男女二人对视苦笑:“他的传说有很多,但多半是假的。有人叫他流浪剑客,也有人叫他疯子。名头也多的数不清,但唯有一点是肯定的,他从未败过。对了……”

    女人突然说道:“刚才他提到了红袍会,那是一个很奇特的组织。是上人名门之后的子弟组建,他们身居高位身世显赫,从来不把人当成人看。而一旦他们盯上的猎物也绝不会轻易放手。这次风中啸救了你是你幸运,下次再有红袍会的人来,你恐怕无处藏身了。所以我们不与你纠缠,否则惹火烧身。”

    当着韩林的面,两人从死去红袍人身上摸到了一本功法,欢天喜地的收藏起来。对这功法韩林没兴趣,唯一的疑问是,红袍会为什么会想要杀了自己。想想来到罪恶之城后从未接触过什么特殊的人群。这毫无道理。

    脑海中又回想起风中啸的话,问原因有意义么?他们要杀你,你便杀回去。

    妈的!好潇洒的男人!!
其他书友在看: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无敌打印机 老子是村长 异界之召唤天书 权国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