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 我要上榜_左手封魔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二百零八章 我要上榜

作者:哎呦小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因为你们身居高位,不懂得他的珍贵之处。他是最优秀的男人,你们比不了。”沈玉说,柔情的看着韩林。她不敢动,生怕忍不住展现实力,那样的话或许韩林会猜疑她,由爱生恨。

    一个红袍人啐了一口:“就凭这种废物?”

    “他若是废物,你们便是狗屎。”沈玉直视二人,没有丝毫的畏惧。

    两人都是微微一抖,这样的眼神似乎在哪里见过。没错,便是她才有的,唯有她看向他们才会是如此眼神。那么高傲,那样的孤傲冷眼不可一世。

    一个人的眼神不会说谎,二人察觉到,在沈玉眼里,真的是将他们两人当做了狗屎,并不是一时愤怒说的发泄的话。正因如此,才让他们更加恼羞成怒。

    “我现在就能杀了他!轻而易举!”

    沈玉嗤笑:“这就是你身为男人的自豪么。他为了我能做到很多,如果不是因为我的存在,今天你们之间的角色会互换,被踩在脚下的是你们,不是他。”

    “你说什么!”两人震怒,却被沈玉的眼神逼的不敢上前,稍微思索一下心中恼恨,只是眼神而已。眼前的弱女子也是想杀就能杀掉的,有什么好怕。

    “是男人么?如果是为什么不敢面对强敌?给他一些时间证明给你们看。我不知道你们说的女人是谁,但我相信她的眼光是正确的。否则为何你们急不可耐的要在他最弱的时候动手,因为恐惧?不敢面对?”

    沈玉很懂得说话的技巧,一方面贬低了对方,一方面为自己男人争取了机会。

    “有什么不敢!就凭他?给他一千年他也还是废物!”

    “带我走,如果我不在,他不会离开。你们会得到你们想要的答案。”沈玉迈步行至近前,伸手将韩林拉了起来。一双眼睛柔情似水。

    “韩林,也许就是今天了。我知道我束缚你太久,今天的耻辱是因为我才发生的。你自由了,如果你还爱我就来找我。如果你不来我也不怪罪。放开自己吧。”

    沈玉转身与二人离去,韩林的身体依然被禁锢在当场无法行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人被带走当成人质。

    他们说的女人是谁,韩林不在乎。他只在乎沈玉。

    一路上两名红袍人始终忌惮的留意着沈玉,这女子从开始到现在从未露出半分惊慌的神色。唯一有的,便是对韩林的心疼。而事实上,刚才沈玉搀扶韩林起来的动作看似很轻微,却给了两名红袍人极大的震撼。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他们并没有松手,因为沈玉的搀扶,已经超越了他们可以掌控的范围。

    这女人不简单。两人感到毛骨悚然。

    真正了解自己么?连自己都不了解的人,如何成为强者?

    脱离了控制韩林想要拔足狂奔,将沈玉追回来。迈出去的脚却停留在半空,这样追上去依然不是对手,那要辜负了沈玉的一番厚望,或许她会看不起自己。莽夫,从来不会被列入高手的行列。也是因为自己的鲁莽,才致使今天这一切的发生。

    “我了解自己么?”韩林心中充满了怒意,在他身前不知不觉的出现了一个黑色的人影。

    那人与韩林对视,韩林知道这是自己的道心。却不知道道心究竟是什么。

    同时,后背上一个巨大的符文符号在渐渐的弱化,当符文弱到极限即将冲破束缚的时候,符号渐渐停止。松懈了任何束缚韩林内心的力量,唯有对于沈玉的认知弱化尚在。

    “道心!”韩林身体巨震,瞬间认出了眼前之物就是自己的道心!是被遗忘了一段时间的道心!

    “开灵。”道心嘴里吐出两个字来,那一双漆黑色的眼睛,像是有一层薄薄的粘膜覆盖着,而这一刻粘膜上翻掀起,像是睁开了第二双眼睛。不再单单是睁开眼皮那么简单。

    一瞬间,整个世界变得清明无比。开灵劫,渡了。

    天空乌云变色,一道惊雷狠狠的砸落在道心身上,韩林怒吼,右臂龙印疯了一样颤抖起来,随后化作一条惊天紫龙直冲云霄!

    阳士七段!所谓的开灵劫直到此刻才算是真正过了。实力也瞬间攀升到阳士七段。

    “我了解自己么?”这段日子一来,混混沌沌的思想得到了解放,风中啸的话再一次映现于脑海当中。

    “我在做什么!?它是魔啊,可我现在哪里有半点魔的样子。”

    看着自己的道心,韩林幡然醒悟。道心借鉴虚空心魔的力量,而自己现在却被情所困。没有魔心,便无法认识自己。

    魔,本为杀戮之源。

    重返北仓山,夺峰盛宴尚未结束。韩林化作一道光影冲上了山腰,那里已经开战了。有近十分之一的夺峰人于此地展开厮杀,来淘汰不具备实力的弱者。

    右臂的袖子挽起来,凝望龙印。无论是龙印,虚空心魔,还是道心,都是魔。它们是魔,自己不是魔,如何清楚的认识自己?风中啸给韩林上了别开生面的一刻,很多事情往往简单,却被人复杂化。

    那所谓的认识自己,不正是追求自己么?追求自己原本的面目。

    既然神观不会自动降临,那便主动出手,加快速度领悟到所谓的神观吧。

    杀念,与魔。每个人有属于自己的神观,人人不同。风中啸的神观是能与不能,而韩林现在知道了,自己的神观应该为杀与不杀。他要追寻这条路的指引走下去,一直到真正明白什么是杀。

    两个修士已经杀红了眼,疯狂的朝韩林冲来。

    从迷茫中渐渐醒转,双手探出掐住两人咽喉按在地上,此时两人面容渐渐在韩林眼里演化成了红袍人的样子,心中杀意大盛,轰然落地,二人头骨碎裂。

    “这是杀。”韩林右臂的龙印渐渐清晰了几分。

    再有几人冲来,双手探出,将来者的身躯贯穿。

    又有一群人冲来,这些人实力不弱,应有阴尊初期,在四山之地差不多可以横着走了。

    而韩林先前效仿风中啸的做法,将实力与敌人化为对等。现在看来却是走错了路子。风中啸追求能与不能,比对方强,能不能斩?与对方平等,能不能斩?比对方弱,能不能斩?

    自己却是杀与不杀。无论自己用超过对方多强的实力都无所谓。只是一心之念,杀与不杀早成定局。

    “杀!”

    狂风呼啸,超过千人往山顶狂奔而去,身后的鲜血汇聚的血池内站着一人,那人全身被血液染透。

    身体剧烈的颤抖着,发现似乎开始渐渐的与道心融合了。原来一直以来所追求的无非是杀戮二字。只有杀戮,才能晋升。龙印越发的清晰,韩林感到一股狰狞的力量在体内觉醒。他知道,有一天他会杀上罪恶之城,杀上红袍会。

    “可笑!”狠狠的抽了自己一个耳光,韩林仰天长笑。

    一直以来都在自欺欺人,从沧澜山脉开始。为什么要封印虚空心魔?为什么要追求无极符文咒?为什么要修炼?这些都是力量的象征,追求力量,有几个人敢拍着胸脯说不是为了能够杀敌?不杀敌,莫非用来种田?

    世人总说,力量是双刃剑,要看如何使用。行善作恶只有一线之隔,但最终不仍然是要杀人么?杀好人是杀,杀坏人也是杀。任何武装机构,不也要杀人?人犯了罪要杀,对世界有威胁还是要杀。

    已经确定了接下来要走的路,只有真切感受杀戮,体会杀戮才能懂得杀为何物。懂得自己是什么。

    而要杀的人也有了明确的目标,便是罪恶滔天之人。那些人比常人双手沾染了更多的鲜血,身上附着了更多无辜生命的怨念。杀一顶百!

    “我要上通缉榜!”
其他书友在看: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无敌打印机 老子是村长 异界之召唤天书 权国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