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三章 北风吹_左手封魔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二百一十三章 北风吹

作者:哎呦小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说归说,韩林毕竟不会真的杀了这些没用的外围成员。无意义的杀戮对他来说也是无意义的。

    杀人有两种,杀实力高强者,杀不懂反抗者。前者杀,能锻炼一个人的心智,理解杀戮的含义。表面来看,则能够提高一个人的战斗技巧,培养战斗中全神贯注的精神。

    杀后者,相反的会消磨一个人的心智,这种不懂的反抗,或者没有能力的反抗的人。杀多了会在心中产生一种戾气,使人变得狂躁。杀戮之心与戾气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东西,表面来看,还会使人的战斗能力大幅度减退。

    离开了荒废的矿坑,韩林下一个目的地是南陇山。四山之地北仓山最次,其次为南陇山。已知的最近的一个窝点便在南陇山的主城之内。

    执意想要寻找窝点的想法也很简单,他必须通过一个又一个的窝点来提升自己的悬赏金额度,从而接触到一些上层人士。只有悬赏金越高,吸引到的上层人士才能越多。一方面通过窝点,一方面通过上层人士对红袍会展开调查。

    在不知道红袍会具体状况的时候,会一直陷于完全的被动状态。想救回沈玉必须要找到红袍会的会址,否则就只能眼睁睁干巴巴的等着人家找上门来。若是哪一天红袍会不想跟韩林玩了,干脆来一个不出现,那韩林也只能干瞪眼,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的。

    在北仓山落叶村的小茅屋内,与沈玉生活的极为清贫。然而事实上韩林乾坤袋内装盛的食物与草药实在是不少。尤其食物,打从暮光学院离开之前已经置办了庞大的数量。一个人吃的话,恐怕足足吃个一两年完全不成问题。

    只是沈玉从来不允许韩林动用乾坤袋里的东西,包括草药与食物。她总是告诉韩林不要太过张扬,但在自己吃东西怎会张扬?现在韩林终于知道了,那是沈玉舍不得吃。她要留下任何将来会对韩林有帮助的资源,选择不去浪费。现在韩林终于体会到了这番苦心的用途。

    上了通缉榜之后,无法自己耕作,在没有钱财的情况下更无法换取买卖食物。除非像那些外围成员一样去小偷小摸。当然韩林是绝不会浪费时间做这些无聊事情的。那充足的食物便给了韩林生存下去的依据。

    这天天色格外的阴沉,空气闷热,不久之后便下起了一场磅礴大雨。雨水冲刷砸落在地面上溅起一阵水雾,整个世界立刻变得雾气昭昭,那青山弥漫在烟云缭绕中看不真显。

    往常这个时候,沈玉总是会唠叨的提醒他多穿两件衣服,少出门。现在却充分感受到沈玉对他照顾的无微不至,几乎任何一个细节都想到了。突然间没有了沈玉,韩林心中空落落的。

    有种想法韩林一直没对沈玉说过,也从来不敢说。与沈玉在一起,心里始终有些空荡荡不怎么踏实的感觉。甚至有些莫名其妙的负罪感,总觉得自己欠沈玉太多,可究竟是哪里欠又说不出来。偶尔不经意见看到沈玉一个人静静的望向远方,眉宇间的神色也让韩林感到几分陌生冰冷。

    从路上经过的农户人家用草药换了一件蓑衣和一顶斗笠带上。可依然觉得有些冷,心冷。

    韩林最讨厌这种感觉。其实一直以来韩林心中最难以得到的,是一种归属感。从沧澜山脉被沈家遗弃,眼看着爷爷撒手人寰。到逐日帝国符文公会经历尔虞我诈,到结识洛月终于感觉有了归属,却又发现洛月身患顽疾随时可能撒手离去。再到认识了白痴皇子齐撒,到后来知道齐撒的身份心中明白,两者终究是不同世界的人,将来要走的路也是截然不同,注定无法做一辈子的兄弟。再往后,连最基本的作为一个人类享受世界的权利都在丧失,因为心魔反击,导致人类居无定所,今天还活着,明天也许就灭了种族。

    无论韩林能够变得多强,这一切一切的经历都在他心中不断的剜割着,刻上永不磨灭的烙印。归属感三个字一直陪伴在身边从来不曾离去。

    越没有归属感的人,越是想要牢牢抓住身边的每一样东西,害怕他们突然消失在眼前。所以归属感使人忧郁,多愁善感。

    无论如何,韩林已经下定了决心。并在心里发誓一定要将沈玉给找回来。所以这是一条义不容辞的路。

    南陇山,北区区城今天很不一般。

    大街上见不到一个人影,只有狂风骤雨不断的席卷着大地。而街道上充斥着一股子浓郁的杀意。街道两旁的店铺均都关门闭户没人敢出来。

    有小道消息,一名上层人士前来诛杀通缉犯。此人名为烈火剑,很显然是一个代号。但在通缉犯的圈子里也是一号大名鼎鼎的人物,实力有阳修一段,拥有将烈火玄念灌入长剑的能力。当四山之地出现一个掌控真正功法的人,尤其此人实力踏入了阳修境界,那便绝对不会简单。

    就在三天前,烈火剑放出话来,要剿灭南陇山所有的榜心。一石激起千层浪,整个南陇山的榜心顿时人心惶惶起来。这些一心要提升通缉令的人,从来没想过自己会迎接这样一个凶残的杀手。那并不在他们的预期范围内。

    南陇山通缉榜圈子,榜心通缉犯大多都是阴尊到阳士级别修士,悬赏金为三百到六百不等。看上去是比一些外围等级成员悬赏金更低,实际上威胁却更大。因为他们的悬赏金不是靠一点点累积起来的,而是做大事得到的。

    这样的实力,这样的悬赏金,面对烈火剑本无生还的理由。那北区唯一存在的窝点建造在一座酒馆密室之中。里面影影绰绰站着数十人,都是面目狰狞的法外狂徒。只是此时这些人脸上再也没有了强烈的杀意,与满腔热血。他们知道躲不过。

    原本以他们的能力与悬赏金,完全不必由烈火剑亲自出手。也根本招惹不到这样危险的人物,只是前些天出现的一场意外改变了这些。

    烈火剑有一个孪生兄弟,此人实力平平是一名标准的纨绔子弟,因为哥哥烈火剑的名头实在是做下了不少杀孽。他要杀人,别人便只能伸长了脖子等宰的份儿。可就在几天之前,那烈火剑的孪生兄弟不知怎么一时兴起就来了南陇山,据传闻是听说传奇人物风中啸下到四山之地,特意前来准备结交。

    结果是在路上惹到了一名榜心,在他眼里这榜心用通俗一点的话来说就是渣滓,全然没放在眼里。奈何那榜心为新晋的罪犯并不认识此人,一番冲突下更是将烈火剑孪生兄弟当街击杀。

    自然而然的,这名新晋的通缉犯没什么好下场。随行而来的高手将其碎尸万段。事情发展到这里也并不算完,那烈火剑心中不忿扬言铲平整个南陇山榜心。

    “有人劝说了的,只是没起到作用。毕竟这次死的是他的亲兄弟。”

    就像是养鸡,上层人士与榜心之间的关系也十分微妙。他们将榜心看做是取乐的玩具,杀是一定要杀的。但也绝不肯一次性杀光,否则培养了这么久的玩具没了,那岂不是太不好玩了。接下来只能杀一些外围成员了。

    自然而然的,一些三岛之地的所谓二代们,也有人亲自出面劝说烈火剑,希望他手下留情,杀十个八个的泄愤就够了,没必要做到这么决绝的地步。正如刚才那名通缉犯所言,有人劝说了,只是没起到作用。

    也还是如上面所言,一石激起千层浪,整个四山之地的通缉圈子全乱了。一旦榜心被杀光,等待宰割的只有那些外围成员。所以不但榜心心中不安,外围成员更是一个个心惊胆战。他们全都知道,连三岛之地的纨绔子弟亲自出面说情都没有起到效果,这次是真的要灭了。

    一种风雨欲来的危机感将整个南陇山北区笼罩起来,没人敢出城,没人敢走动。一种形似实质的压迫感在渐渐逼近,所有榜心都感受到了这股压迫力,知道烈火剑近了。

    “拼了吧,既然走到这一步,无论如何躲不过去的。”

    开始有人上街,足足五十人将窝点正门站满了。一个个手中握着兵器把柄,均都虎视眈眈。他们并不怕死,只是不甘心死的这么早罢了。他们在等烈火剑,准备决一死战。

    “能死在烈火剑手上,那也不算死的平庸。”

    有人开始想通了,继而心中渐渐放开,有了一种视死如归的觉悟。哪怕死,也是死在烈火剑的剑下,不丢人。

    北风吹,狂风席卷着骤雨斜着砸落过来,落在五十名榜心身上,雨水顺着坚毅决绝的脸庞流淌而下,却无法撼动这些狂徒心中的杀意。一切都显得那么肃穆。

    萧杀之意!

    一股铺天盖地的萧杀之意来了!五十人双目圆睁,毕竟要面对烈火剑,纵然心中决绝也无法阻止颤抖的手臂。

    近了,雨幕中有一人十分缓慢的行来,看上去步履蹒跚似乎受了重伤,众人微楞。那滔天杀意便是从此人身上传来,只是这人为什么手里没见?却像是拎着一样东西。

    待越发靠近,人影渐渐清晰。众人再次瞪圆了双眼,那人全身上下剑上无数。

    “这么重的伤!?”纵然是这些狂徒,在看到这样触目惊心的伤痕之后也是心中发紧,刺生生的疼。再望向那人手中拎着的事物,众人骇然失色。

    “烈火剑!”

    那是一颗人头,尚有温热的鲜血流淌着。不难想象在不久前,这二人曾经发生过如何惨烈的战斗。显然,烈火剑输了。

    拎着烈火剑人头的家伙长的有些清瘦,双目半开半合像是随时要晕倒,可依然坚持着问了一句:“这里可是南陇山北区窝点,你们可是榜心?”
其他书友在看: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无敌打印机 老子是村长 异界之召唤天书 权国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