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四章 雨幕中的火影_左手封魔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二百一十四章 雨幕中的火影

作者:哎呦小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曲折蜿蜒的小路上,韩林冒雨急行。身后快马声响,一匹足有四米高大的巨型骏马从韩林身侧奔驰而过。那人身披一层火红色的长袍,让韩林心中一惊!

    仔细观瞧,却见男人也停下了马微微侧头观望自己,两人视线对接都是禁不住攥紧了拳头。而后那人没有多言继续前行,消失在雨幕中。

    “不是。”

    韩林微微摇了摇头,此人虽然身着火红色长袍,可与红袍会的袍子有本质区别,红袍会所穿的袍子十分的奢华,尚有金丝拉边,有各种各样精美的手绣图形。此人的红袍却很单调,只是一片火红。

    “避雨么。”

    前行二十里,在一颗巨大的树冠下,那身穿红袍的人静静的站着,似乎是在等待韩林到来。巨大的骏马已经杀了,正在树下烘烤马肉。古怪的是,看不到任何柴禾,只有一团烈火凭空燃烧着。

    韩林压低了斗笠帽檐将面孔遮盖大半,顺着路继续前行,并不去理会那人。本能的,双方从对视第一眼开始,便在心中产生了一种危险的信号。这种信号来自于经验和本能。

    韩林自认真打起来,自己并不一定就能打赢。这样生死未卜的战斗,能不打还是尽量不打。如若是仇人或许值得出手。

    “雨中难行,还是来避雨吧。”红袍人又说了一句。

    韩林身子微微一僵,转回头来再与那人对视。却见到那人同样是面色凝重。

    先后两次邀请,再不接受只能刀剑相向了。

    “朋友冒雨前进可有急事?”那人出声问道,以长剑插挑一块马肉递与韩林。

    韩林随手接来放入口内咀嚼并不作答。心中却是在想,此人应该修的是那火焰之道,而非剑道。修剑道之人绝不会以佩剑插挑食物,他们的剑只能用来杀人。

    “中人?”那人问。韩林摇头。

    “下人?”那人再问,韩林再次摇头。

    “明白了。”那人点头:“烈火剑。”

    “韩林。”韩林回报自己姓名。

    “你就是韩林!?”烈火剑双目微眯:“红袍会要找的人是你!?”

    韩林微微一怔,知道自己姓名的人不多,知道红袍会在找自己的人更少。眼前名为烈火剑的男子身份不一般。

    “原本我只是来铲平通缉犯,但遇到你这样有趣的人也不能不动心了,出手吧。”

    烈火剑用双指将剑身油渍抹去,剑尖指向韩林。由此可见,韩林上了通缉榜的事情,烈火剑尚不知情。只以为他是那个神秘的贱民。

    韩林三下两下将马肉吃尽,在身上蹭了蹭双手站起身来转身离去,并没有与他战斗的兴许。

    烈火剑眉毛微挑:“连这点勇气都没有?”

    韩林并不回头:“你有你的事要做,我有我的事要做,你我未曾相识,我无心战斗。”

    烈火剑哈哈大笑:“你是讽刺我自找麻烦?”

    “你要这样理解,也没错。”韩林回答,继续前行。要表达的意思已经表达的很明确了,我要做我的事,你要做你的事,你我实力相当犯不着白白拼杀,找死,也不是这样的找法。

    但人与人之间的心思都有差距,韩林的意思是这样,在烈火剑听来却又不同。他认为韩林是不屑与他战斗,而且从心里来说,并不认为韩林可以对他造成威胁。

    心中恼怒,烈火剑手中长剑自下而上挑飞上天,剑刃上附着一层熊熊的烈火,随着长剑的轨迹化作一个环形的月亮。

    火焰弯月停留在韩林后背一米处,身上火辣辣的疼痛。炽热的高温让那被雨水冲刷过的大地瞬间被炙烤到干裂,雨也瞬间消失了。火焰将地面到天空的雨水烘烤了一个干干净净,不像是梅雨季节,反而像是干旱的灾季。

    “下次我不会留手。”烈火剑眼里杀意隐现,一个瞬间,磅礴的雨水再次倾盆而下。

    “你想杀我。”韩林终于回头。

    “是。”烈火剑回答,手中长剑再次袭来。

    韩林双目微眯,你要杀我,我便杀你。

    剑落,韩林侧身躲过,一掌径直拍击在烈火剑胸口,那胸前顿时有龙首印记闪现。两人迅速分开,眼睛里都有些不可思议。

    剑道,剑意,修的是一个斩字。而火焰修的是烧,所以韩林躲开了剑击,却躲不开烈火的焚烧。任凭大雨冲刷,全身山下仍旧是被一层跗骨的火焰灼烧着,没有丝毫熄灭的趋势。

    这火焰温度高的惊人,迫使韩林不得不抽调出全身力量去抵挡,否则下个瞬间可能要被烧成了结晶体。他没有料到这火焰如此霸道,照这样下去,不用继续战斗,过不了多久力量耗尽也是要被活活杀死。

    而那烈火剑更是吃惊,眼前男子分明为阳士七段,但速度快的惊人。一掌贴着拍在胸口,肚子里五脏六腑剧烈翻滚,一口热血被强生生吞了回去,也是嘴唇发紫。

    啪!韩林低头观瞧,胸口处被火焰生生烧开了一道巨大的裂口,有森森白骨露出,却没有半点鲜血。

    “再有一剑,你就死。”这句话,烈火剑停顿了两次才能断断续续说完,眼睛里的神采大盛。为遇到一个旗鼓相当的敌人感到振奋。

    “再有两掌,你就死。”韩林说。

    烈火剑嘴角翘起,长剑再次击落。一道火蛇缠绕于剑身诡异的劈砍过来,忽左忽右,忽长忽短。

    不知苏婉姐姐的剑道练至何种程度,这一剑能否拦下。韩林心中突然出现这样古怪的想法,他知道自己是拦不住的。

    身形诡异的闪烁,从火焰中避开,一掌再次印到烈火剑胸口。第二只龙首与第一只相互重叠。

    的确很强,若非领悟到三龙击,今天必死无疑。韩林喘息着倒退,与烈火剑分开距离,同时全身上下火焰凶猛。一个瞬间将全部力量抽调出来阻止火焰灼烧,可寸寸肌肤都开始龟裂断开,甚至有骨骼散发出微微的晶体光芒。

    这火焰根本没有轨迹,避无可避!躲开了,也还是要被烧,正如剑意,意在于斩,躲开了剑身还是要被斩到。躲开了明火,也还是要被火息炙烤。

    烈火剑已经开始喘息,眼看着韩林是坚持不住了,而他自己却是只受了一些轻伤,调养少许便可恢复。只是没料到韩林还能活着。

    “佩服。”烈火剑向韩林微微点头,第三剑劈来!

    这一剑有惊天之势,那剑身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四分为百,百化作千,漫天均是剑影,漫天均是火影。

    无论如何也只能受了!韩林咬牙冲上,待那火焰席卷身躯时,体内一声龙啸传出。黑色巨龙席卷着漫天火焰飞上高空,而韩林自己化作一个火焰狂人迅速抵达近前。

    “不可能!”烈火剑大惊失色,没想到韩林近战的功法,竟然可以释放观想之物。那黑龙分明与先前韩林释放的两掌截然不同。

    “杀。”韩林口中默念,嘴巴张开说话时已经有火焰从喉咙里喷射出来。一掌印在胸前,三只龙首交汇。

    惊天巨响中,烈火剑人头冲天而起,被韩林一把牢牢的抓在手中。空中的黑龙已经被火焰烧化,阴云也被火焰驱散。此地的雨停了,韩林身上火焰却没停。一缕浓郁的杀意融汇于道心深处,韩林的双目又清明了几分。

    取出修复符文咒贴在身上,火焰在烧,符文咒在修复身躯,两者激烈的展开了争夺战。

    然而这并未阻止韩林前进,再次走入远方的雨幕,一道火焰构成的人影缓缓前行,时而半跪在地上,时而站起来继续行走。不知过了多久,一连使用了三张修复符文咒方才抵抗住火焰的消耗,火熄了。

    “说过是自找麻烦,但你不听。”韩林一身干枯的血液,全身上下破烂的厉害。知道自己赢了。

    ……

    “可是南陇山北区窝点,你们可是榜心。”韩林问。

    五十名榜心触目惊心的看着眼前人,当见到那颗崭新的人头时,呼吸顿时停止了。

    “烈火剑……被这人杀了!!”
其他书友在看: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无敌打印机 老子是村长 异界之召唤天书 权国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