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九章 成全_左手封魔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二百一十九章 成全

作者:哎呦小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乱战。

    肯跟韩林说那么多话来聊天,是因为知道韩林必死无疑,所以才会有足够的兴致。可一旦发现韩林的状况超出掌控范围之内,自然而然的是一拥而上。罪恶之城从来没有所谓的荣誉感,也没有一对一的决斗意识。若真有意识,那只能是生存二字。

    压抑许久的虚空心魔像是洪水冲破了堤岸,多坚持一秒钟对韩林自身的损害都是极大的。更严重的在于,借用虚空心魔的力量会导致韩林的大自在真经层次开始减弱。从稳定的第二成渐渐出现松动。

    这种状况的出现让韩林有些措手不及,两者相克,心经境界高则压制心魔,心魔力量得到宣泄则压制心经。如此看来,学会了大自在真经依然不可能自如的借助虚空心魔力量杀敌。那终究是一场美丽的梦幻。

    不是自己的力量,始终不是自己的。用起来自然要付出代价。

    韩林第一时间便明白了这个道理,所以他的第二个目标将是第二名也是仅剩的最后一名摄魂师。

    那十余位三岛之地的修士实力也算够硬,只是在虚空心魔力量涌现的时候,他们这些依靠真正功法的修士又哪里抵抗的住。即便是没有魔化,只单单亮出恶魔左臂依然使众人心神狂乱,一个个只顾得上第一时间稳固本心,却没有余力反抗。

    “别杀我……”

    第二名摄魂师吓的撕心裂肺,求饶声几乎是见到韩林左臂后第一时间喊出来的。他能够感受到那条左臂的危险,绝非小小天罡级心魔能够抵抗的。

    “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

    问是这样问了,只是韩林并没有给他仔细斟酌理由的时间,左手迅猛且准且的掐住第二名摄魂师的脖子。这样强大的心魔力量涌现,使第二名摄魂师的身体立刻发生异变。

    体内的天罡级心魔尚未来得及释放,已经被虚空心魔的力量在体内生生的震碎。那摄魂师失神的仰头向天,七窍里像火山喷发硝烟一般,喷射出大量的黑气。这些黑气便是被直接震死震碎的天罡心魔残躯,连形状都未能凝聚起来。

    再往后,这名摄魂师的身体失去天罡心魔保护,瞬间被触碰脖颈的左臂影响从而产生了变异。身躯化作一滩粘稠的“肉水”顺着韩林指缝流淌滴落在地上,“肉水”又疯狂挣扎跳动,终于化作一片肉色的小草。一个大活人生生被虚空心魔给迷乱成了肉质的植物。

    猛回头。

    那十余名高手已经双目上翻露出了眼白,即便强行稳固本心,可在洪荒级心魔的力量影响下,哪能坚持片刻。待韩林将恶魔左臂重新抑制起来,那十余人已经纷纷跌落在地上无法动弹。

    迈步上前俯视,十余人都是身体颤抖嘴皮子哆嗦不止,一脚一个,将众人头颅踩碎。

    又成长了。

    杀了人,有杀意化作流光钻进了韩林体内,补充道心。而此时韩林的脸色也十分难看。这一次借用虚空心魔的力量,使原本被稳固的身体再次出现巨大变故,黑色的纹路在修炼大自在真经第二成时已经退缩到左臂,可现在就这么短短几息,黑色纹路弥漫整个左胸。

    虚空心魔的力量成长了,又或者说它恢复了一些。曾经的恶魔左臂绝不会出现如此强大的威力,这一次比先前强大了不知多少倍。

    弯腰,将第一个摄魂师拎起来飞向远方,快速离开这是非之地。

    东阿山某个偏僻的角落,或者说整个东阿山其实一直都很偏僻。荒芜的山脉中没有矿藏没有耕地,自然没有贱民会有极高的兴致来此处游山玩水。

    那摄魂师心惊胆战的看着眼前人,没有丝毫想要逃跑的欲望。

    只见韩林盘腿而坐,嘴里一直默默的念叨着什么。

    虚空心魔在反噬,正如先前韩林预想的那样,他需要更多时间修炼心经,慢慢稳固自己的道心。

    在摄魂师眼里,韩林此刻变得极为恐怖。用肉眼实际看到的,却与心中感知到的韩林有极大的区别。眼睛看到的是一个拥有肉躯的凡人。而感知到的,竟然是两个不同模样的怪物。

    一个怪物从左臂中延伸出来,那头上生有双角,口如大地之裂口,长相极为凶狠。巨大的身躯从左侧将韩林环抱在怀中,嘴巴则在韩林耳边轻声低语。像是恶魔在蛊惑一名人类。全身上下散发着滔天的魔气。

    而韩林身体的右侧,则是一个形状与韩林相似,但通体为纯白色散发着柔和光芒的影子,同样也是将嘴巴附着在韩林右耳,低声呢喃着什么。只是与滔天魔焰的心魔有所不同,这白色的影子却是一身的萧杀之意,利如锋芒。

    摄魂师认得左侧为心魔,却认不出右侧是什么。他很难想象眼前少年的身上究竟发生过什么,也无从揣测。只知道无论是两者中的任何一个,都可以轻易要了他的性命。

    “我有许多问题要问。”韩林闭着双目,在稳固道心的同时开口说话了。声音竟也有两种不同的声线,交织在一起显得格外恐怖。

    魔音灌耳,摄魂师感觉心神一震摇曳,几乎要立刻开始异变,从一个人类变成不知为何物的怪物,那是心魔力量在起着巨大的作用。然而另一种声线却截然相反,它也在影响着摄魂师,只是影响的不是心神,而是肉躯。

    那声线传入耳中,有着实质性的伤害,如锋利的钢针一针一针的扎入肉里,当摄魂师从莫大的恐惧中抽空看了自己一眼之后,终于发现那种疼痛原来是真的。耳朵里已经有鲜血流淌出来,顺着脸颊脖颈早已划过胸口落入地上。

    摄魂师开始痉挛。

    韩林微叹一声,右手微微甩动,一条缩小的黑龙在身前盘旋,自己却转身离去。那黑龙身上同样有强大的杀意,让减轻了负担的摄魂师不敢有丝毫逃跑的念头。

    韩林就这么走了,黑龙却留在空中缓缓的盘旋着。

    远方山脉中,韩林一步接一步的缓慢前行,身体里散发出来的两种气息,对这山脉中的生灵简直拥有毁灭性的打击。那些树木被心魔力量影响,开始变得狰狞起来,一条条枝干仿佛拥有了生命开始张牙舞爪,树干中心更是渐渐生出了模糊的五官形状。心魔力量可以影响人类,此时竟然强到连植物都可以影响。

    而另一种气息与魔焰不同,便是杀戮之道。在虚空心魔不断更改树木特征的同时,杀戮之道犹如万道钢针扎过,使那些等待了无数年好不容易拥有改写命运的树木,又不甘心的在钢针中出现大量针孔,并渐渐的摧毁。

    这是一场虚空心魔,与韩林道心之间的角逐。两者力量相差太远,但最重要的是,韩林这个唯一的媒介是完全倾向于道心,并主动压制虚空心魔的。如此一来,虚空心魔自然成了以一敌二,更糟糕的是,现在它必须依附在韩林身上。

    有了神观入门的“入场券”,多日来首次运转大自在真经,竟然也有了突飞猛进的长足进步。大自在,为不拘一格,释放本性,不为天地所动,不为万物拘束。终于懂得认识自己的韩林,也终于对大自在有了更深一步的了解。

    右侧纯白色的人形韩林可以明确的感知到,并确信自己真正是走对了道路。这种白色的人影,先前从未出现。而它身上的气势便是所谓的杀意。

    然而道心无论再强,也不过为地煞级。终究不能是虚空心魔的对手,渐渐的,魔性更胜杀意。韩林的身躯开始出现变化,那左侧的魔影越发壮大,影响到韩林身上也开始变得漆黑一片。

    从双眼眼角开始,有黑色纹路迅速攀升直至头顶,接着又向下蔓延。那杀意则化为一缕白芒同样在韩林身体上剧烈的挣扎反抗,只是稍有触碰便即溃散,魔性越发强大了。

    不知何故,韩林突然放弃了运转大自在真经,而是双目有些释然,有些空洞。迈步朝山巅行去。似乎对身体的异变又不那么在乎了。虚空心魔很狰狞,很亢奋。认为这是韩林做出最为明智的选择。

    它终于要大仇得报了,将这个把自己囚禁长达将近四年之久的“恶人”绳之以法。它这个凶名显赫的虚空心魔,反而更像是深闺怨妇一般,心中怀揣着无比的怨念一心复仇。

    行至山顶盘膝而坐,仰头去看那在暮光大陆看不到的星河。心态越发坦然,双目也渐渐的舒散开来。

    “你我争斗多久了?虚空。”韩林怅然若失的叹了一声,他突然意识到自己一直以来最大的敌人,倾注了自己全部精力的人,竟然是虚空心魔。而不是所谓的沈玉,所谓的沈家,更不是所谓的圣道。

    有那么一瞬间,韩林领悟到了一种虚无缥缈的境界,那境界正如天上的星河,所以他要来看这星河。

    一直以来悬浮于头顶高空的存在,应当才是所有生灵毕生不可超越的巅峰。那星辰似是无害,其实在暗中又何尝不是俯视下界,高高在上的至尊?只是为什么没人想过要超越。

    超越星空?这个想法让韩林自嘲的笑了笑。

    为什么一定要超越?这是第二个境界的领悟,为什么不能是共生?它在头顶高不可攀,但它又何尝不是给自己的人生添上了灿烂美好的一笔。

    “我成全你,不成全你的杀意,我的杀戮之道该如何成就?”韩林说。
其他书友在看: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无敌打印机 老子是村长 异界之召唤天书 权国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