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三章 滚_左手封魔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二百二十三章 滚

作者:哎呦小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一纸通缉令飞来,韩林,悬赏金两千命魂币。

    韩林没杀那摄魂师,但那摄魂师的随行人员中也有一名实力相仿,被韩林杀了。所以悬赏金又有提高。

    三岛之地居住的都是下人,侥幸从四山之地通过夺峰盛宴上来的,也不过沦为大家族的奴才。看家护院,做保卫工作等等。也就是说想在这里生存与四山之地有极大的不同。

    韩林基本上不太可能通过贩售药材来换取命魂币,因为在三岛之地那是违法的。违的是三岛之地大人物的法。如此一来,韩林成了彻彻底底的穷人,任何金币银币在此地都不通用,唯有命魂币这一种货币流通。

    那摄魂师给了韩林两个建议,第一,给人看家护院做一名下人,来挣取命魂币。第二,找到组织,找到三岛之地聚义堂所在,从那里接受一些特殊的任务。

    无论韩林是想要拯救沈玉,还是想要找到沈仓联,没有钱也是寸步难行。目前所在的位置为玲珑群岛,主岛为玲珑岛。这里只是玲珑群岛无数附属小岛其中的一个,犹如繁星中的一点光而已。

    各岛之间有彩虹桥相连,通过彩虹桥的费用为十个命魂币。看起来似乎不多,其实这个费用是极其昂贵的。其实等量算起来与金币也相仿,一个普通下人为人看家护院,一年的总收入也不过十个命魂币,正如其他大陆的金币一样。

    这么一想,韩林倒觉得自己这两千命魂币的悬赏金额也不算什么了,真是不太够瞧的。

    看家护院给人做奴才,韩林是左右不会去做。找到聚义堂接一些任务倒也可以,只是那有点太浪费时间了,现在他连三岛之地的聚义堂何在都没弄明白。必须要在半年内接触到沈仓联,然而能否从沈仓联那里继承到地图还是未知数。

    “杀人!”

    摄魂师给出了这两个字的建议,不想挣钱只有抢!

    韩林沉思一阵,终究还是否定了这个建议。他杀人是要选定目标的,要杀可杀之人,有杀意之人。杀普通人非但不会给杀戮之道带来帮助,反而会增加一些不必要的杂质。具体会有什么负面影响现在不太清楚,但至少不会很好。

    现在的韩林穷到,连这顿饭都是那摄魂师掏的钱,当然他也很识相,将所有钱财交了出来,不过总数五十命魂币而已。穿行五座岛屿便花光了。

    左右不行,那摄魂师也干脆不再多说,他提出的建议全被韩林否定,当下也没了主意。

    “寸步难行啊。”

    望着茫茫云海,韩林觉得有些可笑。混到如今,竟然还是要被金钱难倒。五十命魂币只能穿行五座岛屿,他大约是明白了为什么有那么多人追杀通缉犯,这是一笔来源很快的收入。

    那这云海,究竟能不能过呢?将那已经无用的摄魂师赶走,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尝试性的进入茫茫云海。刚进来不久也立刻否定了穿越云海的想法,在这里是完全没有方向感的,连太阳星辰都看不到。

    如果横冲直撞,说不定会走到什么方位,而三岛之地又如此巨大,无头苍蝇一般胡乱冲撞哪怕消耗数年时间也到不了目的地。三岛之地与两极之地唯一相连接的通道,坐落在繁星岛上,那里距离此地太过遥远了。

    也有心想要买一艘云帆来使用,那上面可是有罗盘定位的,只是悄悄询问了一下价格立刻打消了这念头。云帆是上层人士的玩物,最廉价的一艘也能有上万命魂币。这个数额让韩林咂舌,那不是他这些普通人玩的起的。

    “现在就是想找聚义堂也找不到了。”心中无奈,聚义堂断然不会在普通的小岛上,最起码应该是在玲珑岛吧。要去玲珑岛怎么走?

    一分钱难倒了英雄汉。左思右想始终没有一个明确的赚钱方法。然而又在白天的时候,本岛遇到了两名外围成员,打听后得知这两人原本也是想要去玲珑岛的,但厮混了一年多终究打消了念头。原因还是钱财不够,与其去玲珑岛看看大世面,不如将这些钱拿来生活,倒也快乐。

    随意改变了一下妆容,漫无目的在街上走着,寻思着挣钱的路子。这里很小,基本没什么太强的高手寻找通缉犯,相对而言还算安全。

    然而走到一个摊位的时候,却突然停下了脚步。眼睛望过去满是难以置信。

    街边云海旁,是一个小小的字台。一个身穿青山的中年男人端坐与太后的高背靠椅上,正微闭双目休息,台子上放着一壶新沏的热茶,旁边则放着一张张字画。那字画收尾垂落于字台两头。身背后也搭着一个木架,木架上展示着不少字迹漂亮的帖子。

    这地方也有人会买字画?这个问题根本无需多问,因为在字台前早已围满了路人。一路行走,像这样的字台数量还不少。偶然能够见到一些衣着华贵的中老年人围观许久,最后竟真的买了几张。

    附庸风雅的人,原来在什么地方都会有。字画这种东西看似不太应该出现在罪恶大陆,然而仔细一想又恍然。这里人类等级分的十分细致森严,所谓的上层人士与生俱来便拥有一种优越感。他们自然不会像凡夫俗子一样吃喝玩乐,越是觉得身份高贵的人,越是喜欢一些雅的事物。那字画的出现也不怎么奇怪了。

    找了一个生意最好的字台,韩林观瞧了许久。字画卖出的速度很快,便宜的,一两个命魂币。贵的,甚至见到一张字帖卖出了二十命魂币的“天价!”

    这让韩林顿时发现了一个生财之路,写字么,那是一名符文师的看家本领。有谁能比符文师还懂得写字?通过观察,最后一个顾虑也打消了。字是会写,画却不会。然而字又往往比画卖的更好,更贵。

    道理其实也简单,越简单的东西越讲究,字看起来寥寥数笔,与复杂的画作当然无法相比。可能够在如此简单的字体上写出门道,写出味道的,可真是要考量一个人的功夫。这功夫包含手上功夫,和心里的功夫。看字,也讲究一个意境。并且发现,一副画作上,往往让人最注意,最重视的,还是落款那几行小字。

    心中有了盘算,还怎会有片刻的耽搁。当下掏出仅有的五十命魂币,从一个摊主的手里强卖了字台。不管他愿不愿意,这生意是一定要做的。否则也对不起韩林亮出来的刀。

    卖字的先生卷起自己的宝贝一路走一路回头呵斥,直骂韩林侮辱斯文。

    对这些穷酸文人韩林当然不会有怜悯,实际上,那些穷酸文人比韩林有钱多了。

    所幸在字画先生离开前又抢夺了他的笔墨纸砚,也算有了吃饭的家伙。

    这里闹出的小小风波,自然引来不少路人的注意,围上来一个个包含讥讽的催促韩林。

    “你这粗人,倒是写两幅字出来让大家看看,写的好当场就买你几幅。”

    不远处卖字画的先生们也是抻长了脖子往这边瞧,眼睛里有为了刚才韩林欺辱斯文人的愤怒,却也有那么几分患得患失的仓皇。这年轻的小伙子也敢来卖字画,说不定真有两手功夫。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韩林却始终抱着双肩眯着眼睛,拎起抢来的茶壶悠闲的喝上一口,就是不肯落笔。可这样一来,更吊起了大家十足的胃口,原本没多少兴趣只是掺热闹的人也觉得有趣,跟着一起起哄。

    这下好,这小小字台前是被围的水泄不通,连就近处卖字的先生也干脆不卖了,卷着家什跑过来围观,倒要看看什么人有这么大的胆子。

    要的就是这个结果,韩林微微一笑,终于拾起了毛笔。

    “写字还是作画?”有人笑着问。

    “我看八成是装神弄鬼,如此年纪能写出什么。”

    “我猜大概也是,你瞧他哪有半点文人的样子。全身上下透着一股子野蛮劲儿。”

    韩林没有理会旁人的闲言碎语,也没有回答任何问题。世外高人么,怎会跟凡夫俗子一般计较。

    拢起衣袖,握笔,染墨,落笔。

    三个动作缓慢而连贯,当那毛笔的笔毫触到纸面的瞬间,围观的字画先生们首先沉不住气了。一个个面目凝重,这握笔的手法,气势,尤其是那柔软的笔毫落在纸上,竟像是一把利剑插入岩石当中,有力!

    场面一下子变得寂静了,落针可闻。

    所有人屏息静气仔细看着韩林书写,见之不禁倒抽一口冷气!

    见其行笔,行云流水,纵横挥洒。藏锋处微露锋芒,露锋处亦显含蓄,垂露收笔处戛然而止,似快刀斫削,悬针收笔处有正有侧,或曲或直。

    少顷,一副字写完,悬挂于身后木架之上。

    众人观之,又惊的倒退一步。那字如何形容?

    观之若脱缰骏马腾空而来绝尘而去;又如蛟龙飞天流转腾挪。来自空无,又归于虚旷。

    韩林面含微笑,围观者的反应很好。

    然而众人惊之又惊的仔细端详了半晌,竟然扬了扬袖子一哄而散。嘴里都是骂骂咧咧的。

    韩林诧异,难道我写的字不好么?回头观望自己作品,仍然觉得十分完美漂亮。

    再回头,台前仍然站着一名老者:“你再写十幅。”

    终究还是有人识货的,韩林心中喜悦。看来是大买主,一次就要十幅字,刚想张口装作一字难求的模样,想办法抬抬价。

    不料那老者竟然说道:“一个命魂币,你再写十幅,一块打包买了。”

    “滚!”

    韩林说。
其他书友在看: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无敌打印机 老子是村长 异界之召唤天书 权国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