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 惊鸿_左手封魔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二百二十八章 惊鸿

作者:哎呦小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王墨兰哭了,趴在桌子上闷声呜咽。

    韩林以很怜悯的眼神看她,没有哪个女人能够承受住如此恶毒的语言。但韩林却并不自责,他知道这是现实的法则。很多人明明已经脏了,尤其是在走进肮脏的初始阶段便意识到,走下去一定会脏,却义无反顾。

    那么便也怪不得任何人,是你自己选择放下尊严,选择荣华富贵。从来没人逼你,看啊,这是金子,你快来拿,但条件是要丢掉你的尊严,脱下你的伪装。

    从来没有不拿金子便一定会暴毙而亡的情况出现。你可以选择要尊严,甩袖离去。当然也可以选择放下尊严,去拿金子。事实上两种选择,在经历过现实洗礼之后的人看来,并没有谁对谁错。

    然而你脱了裤子又拿了金子,走出门外对着无数旁观者嚎啕大哭,哎呀,我实在身不由己啊。我也不想脱裤子的,我是真的没有选择了。你们千万不要笑话我,否则我要说你们幼稚。

    如果你真是如此,那么围观的人群里就一定会有一个韩林这样的人,对你狠狠的啐上一口。

    “呸!谁逼着你脱裤子了。是你自己贪慕虚荣,非要去拿金子。”真拿了也无所谓,好好认清自己,继续走自己的路也真不一定会被人瞧不起。有多少青楼红牌得到了大名仕的亲睐,有多少红尘女子被人尊敬。

    其实脱裤子并不算太脏,脏的是“装”。

    韩林眼神很柔和,温柔的拍了拍王墨兰的肩膀:“好了好了,不哭,乖。以后好好的做一个风尘女子就行了,咱可千万不装什么贞洁烈女。让人笑话。”

    韩林怜悯她,不同情她。如果连这样的女人都算贞洁烈女,那岂不是对真正的好女人太不公平了?你总得给人留点生存的空间吧,总不能碗里锅里全都占着。

    王墨兰哭的梨花带雨,然而稍后又笑的面若桃花。哭是最后一层伪装终于被人残忍的撕破了,从此以后再也没有脸面装一个好女人,笑是因为从来没人敢对她说这些话,否则便没了一亲芳泽的机会。当这些东西全都抛下,真正了解自己之后,王墨兰才能笑的如此灿烂,如此放松。以后至少不会活的太辛苦了。

    这种心理过程很复杂,很奇妙。说白了也很简单。就是破罐子破摔了,老娘就这样了,你爱咋咋地。你看不惯我你继续吃你的窝头去,老娘山珍海味吃的潇洒,连脱裤子的动作都是那么豪爽。你这臭穷酸!活该你一辈子面朝黄土背朝天!

    “你真是个奇怪的人。”王墨兰抹去眼泪,笑着问:“最后一个问题,必须老实回答我。”

    “说。”韩林也很坦然,她已经放开了,自己也自然乐得轻松。

    “你真不对我动心?”王墨兰问。

    韩林很认真的想了想,坚定的回答:“动心!我对很多漂亮女人都动心。昨晚听到你在隔壁的笑声,也便忍不住心神摇曳。”

    “那你不准备和我欢好一番?”王墨兰问,眉目间满是风流。

    韩林笑的很神圣:“不用了,我有心爱的人了。你勾起了我的浴火,待你离开后,我心里想着自己心爱的女人自己解决就行。我习惯用手,手法很不错的。”

    王墨兰实在无言以对,不知道为什么眼前这小子能把这种话说的如此圣洁。那需要多强的心理素质?手法很不错?不知想到了什么,王墨兰又面带红晕。

    “说说你的字吧。”王墨兰不愿在这个问题上多纠缠下去,她知道韩林这种人不可能碰她。自然而然的,不知是心里某根弦被触动了,她也并不愿意把韩林这种难得遇到的人给搅混了。毕竟能跟她说真话,能好好谈谈的人不多。有一个算一个,少一个也可惜。

    韩林态度很端正,像学生面对着严苛的老师,用洗耳恭听来形容现在的他很确切。

    王墨兰拾起毛笔在纸上写了一个字,韩林观察到这女人确实有两下子,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更是与他不相上下。韩林的字中更多的是故事,沧澜山逃跑开始,他经历过太多。也很难不在写的字中掺杂进去。

    王墨兰写的字看上去很委婉,很艳。可却反而比韩林更加锋芒毕露,有人说通过一个人的字可以看出此人的本心,这句话着实不假。正如王墨兰一路高攀一样,那字同样露骨,有一种铁锈的味道。

    在王府某个隐秘的角落,王景天端坐于桌前,桌上摆放笔墨纸砚,却并未动笔。直到老管家小心翼翼,像是呵护婴儿般的端来一碗热汤,王景天终于双目散发出光彩,将那热汤一口气喝干了。这才执笔去写。

    这种神奇的汤,王墨兰的肚子里也有一些。

    “你看如何?”

    韩林低头看字,沉默不语。确实与他写的很不一样,字里行间有一种十分难以言明的东西。那种东西有些复杂,这或许就是两者的差距。正因为缺少了这些东西,所以他的字才没人肯买。

    “这字……”韩林迟疑了,终于肯开口。那字初看很惊艳,但细细品味却让人心神摇曳。有一种对美好事物无限的向往,看着那字,甚至有种为了它而奋不顾身的冲动。这种感觉来的好没道理。

    “意境。”王墨兰说。

    “你的字很漂亮,漂亮的让人难以直视。然而须知这上层人士,哪怕是路边的行人,也终究不是凡人。表面上的字体有多好,写的有多少故事,终究还是凡物。既然是凡物,在这不属于凡间的地方自然便不值钱。你的字之所以没人肯买,是因为它没有意境。”

    韩林缓缓点头,似乎明白了些什么。认真的等待王墨兰的下一步指点。

    王墨兰重新捋了捋耳边的青丝,似乎很喜欢用这种动作来表现自己的情绪。同一种动作可以表现出窘迫,尴尬,愤怒。甚至是骄傲。因为先前那个指责她,看不起她的人在等她指点,所以很骄傲。

    “当年我身穿小花袄第一次进入王府时,我从未有想过这世界上会有如此富饶如此美丽的地方。以至于这些本不属于我的东西让我心生怨恨,恨自己为什么这么多年都没有过如此奢华的生活。为什么我的前半生会那样贫穷。我知道我很美,所以我不该贫穷。我被眼前的一切深深的震撼到了,而后大病一场。”

    王墨兰回忆往事,自嘲的笑道:“还是那句话,我曾经也是一个好女人。一个有风骨有傲气有气节的女人,只是很多时候内心的满足并不能持续长久。在现实面前我才终于知道,原来梦想与尊严是那样脆弱不堪。所以大病初愈我便像换了个人一样,我立志要做一个上流人士!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也要挤进去!”

    韩林默然,这种女人多的是,明面上有,将来即将成为的苗子也有。

    “意境来的很突然,也很无法捉摸。一场巨大的变革会让人拥有意境,第一眼见到王府的震撼始终在我心里,从来都忘不掉。一直到今天,那一幕仍旧深深的在烫着我的心。也正是因为这惊鸿一瞥,让我拥有了属于我自己的意境。让我写的字传了神,有了灵魂。当别人看到我的字后,也总会有如当初我第一眼初见王府时的惊艳与不知所措。”

    韩林很赞同王墨兰说的话,没错,那种见到她的字就有种对美好无限的向往,有种不顾一切的冲动原来是这个道理。通过字,王墨兰将看字的人,带回到当初身穿小花袄,惊慌失措的看着王府时的场景。那一幕似乎重演,在自己的身上重演。

    这种意境太过可贵,所谓的名流如王景天,很少会有东西再触动他们的内心。金钱不能,权利不能,美食不能,美色也同样不能。但王墨兰的字能!谁没有看到美好事物内心燃烧的瞬间。那比所有的毒药都更让人无法抗拒。所以王景天选择了王墨兰,而她的字,在名流间简直是至宝。身份越高的人,越喜欢这样的字。反之穷人则不然,穷人从来不缺少艳羡,见到自己无法得到的美女会艳羡,见到自己无法买到的云帆是艳羡,各种各样,这已经成为他们日常生活中最多的心情。所以在穷人看来,王墨兰的字一文不值。

    也所以,王景天比王墨兰出名的多的多,在名流中王墨兰的字却更加的宝贵。有那么多人慕名而来,只为与王墨兰亲近。

    “你有故事,但显然你没有重视过书法。否则这些你不该不知道。”王墨兰审视着韩林,她坚信韩林能够听懂这番话,而且可以做到。否则她也不会说,不会在门前驻足许久,痴了一样看着韩林的字发呆,以至于真的下定决心推门而入。她不想错过美好。

    诚然,王墨兰的话韩林无法反驳。这世界上不缺少天才,可任何天才都不能行行精通。任何一个看上去不怎么深奥的东西总会有价值让你钻研一辈子。书法是其中之一,韩林从未认真研究过这东西,现在也明白,即使深入研究也不一定会有多大成就。他的心不在这。

    “你懂意境么?写写看。”王墨兰说。
其他书友在看: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无敌打印机 老子是村长 异界之召唤天书 权国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