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 我敢写,你敢看?_左手封魔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二百二十九章 我敢写,你敢看?

作者:哎呦小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我有意境么?韩林问自己。

    有!当然有!而且那意境太深!太浓!浓到他不敢下笔。

    所以手里拿着笔,迟迟没能落下去。他的意境是杀戮,他的道心是乾坤。在乾坤中杀尽劲敌,在杀戮中领悟乾坤。那所谓杀戮的意境实在太过锋芒毕露。

    韩林没想过意境也是可以融入书法当中的,这种说法让他心头微颤。最终,那握着笔的手终于是收了回来,将比重新平放在桌上。看着笔毫,韩林苦笑连连。这一瞬间,那柔弱的笔毫似乎比利剑更能伤人。

    王墨兰微叹:“看来你还没懂什么是意境。那也不错,我相信以你的资质是完全能够迈进来的。好在你还不懂,可以有许多选择。我能提供几种给你。”

    王墨兰拿起笔,写了两个字,一个为“欲”,一个为“杀”。

    “欲,是上层人士最缺少的东西,我的已经也属于欲的一种。如果你潜心钻研,必然能学有所成。”

    “杀,可要比欲强太多了。终归这里是罪恶大陆,杀戮存在于每一个人的内心深处,可以让他们变得亢奋,变得嗜血。让他们激动的连眼睛都移不开来。这应当是罪恶大陆最难能可贵的意境,没人可以拒绝。只是这杀又太难,每个人心中或多或少都有过杀意,没人懂得杀究竟为何物。”

    “那为什么?”韩林问。

    王墨兰笑了笑:“我见过太多想要模仿杀的人,恶贯满盈的人杀人无数,可写出来的意境却是恶,心怀仇恨的人杀人无数,写出来的却是恨,而没有任何理由杀人的人更多,可写出来的,只能是怒。他们为了追求将杀写进字里,杀了太多的人,到头来发现离题十万八千里。”

    王墨兰端详着韩林的脸,声音变得格外轻柔与溺爱,似乎看到了曾经身穿小花袄的自己重新站在了自己面前,如果再让时光重新倒流一次,她依然会选择进入王府,依然选择现在的选择。然而放在韩林身上,她又不忍心看到韩林被污染。这是一种只许自己堕落,却看不得别人学坏的心思。

    这种眼神韩林很厌恶,恨不能把王墨兰的眼珠子抠出来当水泡踩破。正像是许多荣华富贵一生的人,到头来长吁短叹。

    “唉,我这辈子是吃过见过也玩过了,可到头来不还是两手空空要撒手而去。所以啊,我劝你们不要太在乎这些表面光彩照人的东西,那都是一场梦啊。”

    说这种话的人最草蛋。你他娘的吃过见过玩过了,自然是无怨无悔了。说什么狗屁虚幻,老子要的就是虚幻。你怎么懂得凡人的心思。

    王墨兰便是能够找出一万种理由为自己的堕落开脱,却要教训别人千万不能学坏。纯洁是最宝贵的东西。宝贵,宝贵怎么不见你珍惜?奶奶个球。

    当然,这种心情韩林并不怎么太过纠缠,他学坏的时候,王墨兰恐怕连小花袄是什么都还不知道。

    “如果,假如你真的领悟了什么是意境。那么一定要尽快表现出来,或者第一时间离开。这是我的忠告。”

    临走前王墨兰丢下了这句话,韩林刚开始并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但后来懂了。

    深夜,坐在窗前的桌前一双眼睛斜着望向王府的某个角落。哪里有杀意,他便能察觉到分毫。

    七情说过,三岛之地有一个悬赏金超过三千的恐怖家伙对韩林很有兴趣,现在,这家伙便在王府当中。只是情况不怎么乐观。这是一个身材雄壮的汉子,如果韩林能亲眼见到应该会明白,竟然是一头妖兽。而且是一匹狼。

    狼以凶狠而著称,最让人心惊胆寒的是它们不懂得退却,一直要战斗到死。而最恐怖的利器则是它们的獠牙,然而这条价值三千命魂币,足够让三圣境界高手出手的狼,此时却被人足足咬掉了半边身子,内脏也破裂了许多,正气若游丝的坚持着,双目中喷出了愤怒的火焰。

    王家有门客三千,而此时围困狼的人便是这些门客其中的一小部分。狼被攻击,不是因为他要寻找韩林而闯了进来。而是当他发现此地不对劲儿想走。所以说王府是进的来,却出不去的。

    几乎没有损坏一间,房屋,在无数文人细心书写文字,想要得到王墨兰垂青能够有肌肤之亲的寂静夜里,那匹狼便悄无声息的死了。一个悬赏金超过三千命魂币的凶徒,就这样死了。很蹊跷,很安静。

    所以韩林懂了王墨兰的意思,知道了为什么她第一次劝自己离开,当知道自己不肯离开后,第二次愿意传授自己意境为何物的知识。这王家并不如表面上看起来那样庄严,这里的水很深,深的吓人。

    通过狼的战斗,韩林大概知道了一些王家的底子。那三千门客不是闹着玩的,绝对不是闹着玩的!除非让那个不肯陷入自己杀戮之道的虚空心魔出手,否则基本上没有硬闯出去的能力。

    汤。

    密室,地下室,往往是阴暗潮湿的角落。是进行一些不为人知邪恶肮脏勾当的阴沟,然而王家的密室却截然相反。金碧辉煌的墙上挂满了名家真迹,这里墨香飘逸让人心生安宁。

    唯一不怎么融洽的是,那悬挂在同样金碧辉煌灿烂夺目的柱子上的人,是一个个先前温文尔雅的书生。一种飘散在空中的迷香让他们被开膛破肚依然毫不所觉,神采飞扬的与王景天谈着书法之道。浑然不觉自己处境几何。

    这是一名很有成就,很有意境的先生。肚子被刨开用钩子挂住,钩子连接丝线缠绕在远处的倒钩上。就这样敞开了胸怀,鲜血顺流直下落在一个黑色的巨大砚台里。有下人手持巨大的墨锭将鲜血混杂墨块研制成墨水。

    “累了吧。”王景天溺爱的揉了揉王墨兰的头发,这样问,是注意到王墨兰的眼神与往常不太一样。开膛破肚,以鲜血做墨的路子,王墨兰见过太多太多了。向来是不怎么动容的,只是今天看着这种行径却有些不太一样。

    他当然不知道王墨兰已经联想到,这里倒挂着的是韩林,开膛破肚的是韩林,那种情景如何还能让她安宁下来。

    有专业人士在玲珑松木盆中洗手,不谈这玲珑松木盆有多昂贵,单单是这洗手的程序就复杂到令人咂舌。一共分为七道,清洗只是最粗浅的部分。当这一整套过程完毕之后,又带上了读书人细心拿孤品真迹时,为了不损伤纸质而佩戴的白色手套,实在是讲究。

    只是这样讲究的规矩不是要去书写什么,而是用一根小如毛笔的尖刀,将倒挂先生的头颅切开,那细致认真的模样,像品读一篇价值连城的古朴书籍。脸上恬淡的微笑,手上轻柔的动作,却在做着最为恐怖的宰杀。

    当以人脑熬制成的鲜汤捧上来时,往常王墨兰也都是慢慢的去品,品读先生生前的意境。可此时面色开始发白,联想到或许不久之后,这汤或许会是韩林的脑子,禁不住五内翻滚几乎呕吐出来。

    罪恶大陆是疯子的聚集地,连发疯的时候都那么有艺术感。韩林几乎差点忘了这地方叫罪恶大陆,这里与外界一味的屠杀世界是完全不同的。在这里,杀戮,犯罪,都是一种登峰造极的艺术。是让人无法联想到在犯罪的艺术。

    所谓疯子,狂人,王景天算一个。他不是三岛之地的任何一个岛主,却让岛主都轻易不敢招惹。因为他太痴迷书法,痴迷到用人脑来熬制鲜汤,用鲜血来制成墨水。这一切都被这个疯子冠以文雅的名号。当一个屠夫拎着刀要杀人的时候并不怎么可怕,但当一个文人拿着笔说要写死你,那种疯癫荒唐的行为,才让人心生恐惧。

    在王墨兰走后,韩林尝试着将自己的杀戮之道融汇进书法当中,王墨兰在的时候他没写,不是写不出,是不敢写。正如眼前所见的一幕,当一个已经极力温柔的,书写出来的“杀”字映入眼帘时,雅居塌陷了。

    杀意,这才叫真正的杀意。什么是艺术,当一个门道深奥到旁人无法理解的时候才叫艺术。王景天没这么深的造诣,只能用歪门邪道来试图增强自己的意境。然而韩林有。

    那杀字初现,一种锋芒如针的气势从横竖撇捺中“爆射”出来,同一个瞬间雅居已经千疮百孔,如果房屋里还有旁人,恐怕早被这“杀”字给杀了。

    韩林动作很快,将纸迅速撕烂又揉成纸团,只是面对着崩溃离析的破烂雅居是欲哭无泪。那该死的杀就是杀,怎么来控制力度?难不成但凡有人摊开自己的字卷观察自己的字时,都要被自己的字给杀了?这样该如何卖钱?看一个死一个。

    狗屁的杀意书法是会写,但有谁敢看?

    韩林头疼。

    ……

    祝大家新年愉快,来的有点太迟了。都知道的,每个月总会有那么一天的,正好那一天便是元旦。姓韩的家伙元旦那天出去风流快活了,所以没能及时祝贺新年。

    愿新的一年里大家事事如意,身体健康。成就一番伟业我是不怎么敢夸口去祝福的,至少希望大家事事顺心吧。你们好,我就好。你们看我的书,我就写下去。就这么简单了。

    你瞧,我是多么和蔼可亲的一个人啊。来,都过来让我抱抱。
其他书友在看: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无敌打印机 老子是村长 异界之召唤天书 权国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