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三章 我来求助_左手封魔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二百三十三章 我来求助

作者:哎呦小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王景天王墨兰过来看,礼堂内专心写字的先生们也放下笔过来看,连那白云先生也同样背负双手过来看。没人能拒绝韩林的字,因为他实在太“耀眼”了,在这样一个环境中,算是很出格的例外。

    有知道韩林的,抱着不屑一顾准备看笑话的心态来看,不了解的,也想瞧瞧这个时不时出手打人的少年肚子里究竟有几滴墨水。当然,他们最感兴趣的还不是韩林本身,而是为什么王景天一再容忍韩林的放肆。这是一个谜,或许即将要揭开。

    王景天肯定是要杀人的,而且杀的不少。韩林很清楚这点,如何能够在王府生存下来是一个问题,太一文不值要被当做垃圾清除掉,太过优秀出色,也可能会随时被王景天用不为人知的手段给干掉。那么如何牵制王景天?这个问题困扰了韩林一天一夜,联想到王墨兰对自己的表现,心中总算有了一个明确可行的答案。

    吊着王景天!让他不上不下,杀了韩林他会遗憾,不杀韩林也会遗憾,所以他只能放任韩林,要看看韩林能做到什么地步。

    王墨兰的话还在心中,意境到了就是到了,是不会随着人的控制而改变的。但意境存在于心中,只有自己愿意表现多少,别人才能感悟到多少。

    “写啊!”有人忍不住了,出声催促起来。他们自己写字肯定十分的讲究,但看别人写字,又会失去耐心。

    韩林自然不会去过多理会煽风点火的人,所以只是轻轻的将砚台摔飞在那人的额头上,砸的仰面倒地头破血流。

    没错,韩林又打人了,王景天很不悦。韩林说,文人天才总有属于自己的个性,这个无可厚非,所以王景天再一次容忍。

    按说韩林先后明目张胆的打人,这些文人早该吸取教训。能不废话的时候尽量不要废话,免得给自己找不自在,但文人总是又有一股子傲气,该说话的时候一定要说话,哪怕被人打的满地找牙。

    平心,静气。闭目,吐纳。连续长长的呼出三口浊气,终于睁开了双目,继而众人也紧张的开始目不转睛,要看看他能写出什么。

    有下人静悄悄的送来新的砚台,里面有研好的墨。染墨,落笔。

    嗤的一声脆响,笔过之处,那可真算是力透纸背了,那坚韧性极高的玲珑纸也在这样的力度下,被柔软湿润的笔毫一下划破,不但如此,就是纸下长几也同样被划出了一道深深的印子。

    韩林没有继续落笔,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气氛凝固了少许,众人终于开始哄堂大笑起来。

    “怎么进去。”诺大的王府门外,临街对过一个小小的摊贩边上,两名装束容貌身材都很普通的男人轻声对话。

    “不好说,但必须抱着必死的决心。”

    “呵,连你大名鼎鼎的刀不染血俱侬也说出这丧气话,让我有些吃惊。”说话的男子身材高手,双手低垂藏于宽松的袖袍内。一双眼睛里满是阴郁,却没看着与自己对话的人,而是双目不肯偏离分毫的望向王府正门。

    另一名被称作刀不染血叫做俱侬的男人身材微微发胖,腰间别着一柄小刀。这刀看上去有些袖珍,大约小臂长短,关键不在于它很短,而在于它不仅短,而且窄。就像是一个缩小版供儿童玩耍的玩具刀,有几分滑稽。可若有人知道他的身份,听过刀不染血的名头,那再看向这把刀,一定笑不出来。

    “这话可并不丧气,没足够的实力,连这话都不敢说。”

    “你对这王府评价太高了。”高手男子声音也阴沉,嗓子怪异,很明显能够听出来曾经受过创伤,发音很沙哑。

    “呵呵,刀不染血俱侬,一万两千命魂币。梨花坳淳余,一万五千命魂币。你以为玲珑岛主凭什么派遣你我二人来王府救人?你常年生活在两极之地,对王景天还不了解。但我了解。”刀不染血俱侬,下意识的摸了摸腰间刀柄。这个动作很少有人可以看到,他摸刀柄只代表两个意思,要么是杀人,要么是心里没底。

    淳余很诧异的注意到了俱侬的小动作,脸上表情终于浓重起来。一个用刀砍出十三座岛屿的刀客,绝不会无端端的开这种玩笑。想当年俱侬遭到追杀,落入敌人率先设下的陷阱。可硬生生的拿着这一把古怪的袖珍小刀连连杀过十三座岛屿,最终依然是逃了。那是何等的气魄,何等的狂傲。

    “没想到那一役后,你依然会贪生怕死。”淳余叹了口气。这罪恶大陆能让他敬佩的人不多,俱侬算一个。然而那一役,说的也不是十三岛事件。而是在十三岛之前,俱侬独生子丧命于繁星岛陈家后辈。俱侬的心便已经死了,这刀,则是俱侬独子的玩具,它真的是一个玩具。被人设下十三座岛屿的连环陷阱,是因为俱侬用玩具小刀杀进陈家,杀了一个鸡飞狗跳,鲜血染红了云海。

    俱侬算是一个另类,进入悬赏榜不为名利为了亲情,为了子仇。所以人们敬重他,所以人们叫他刀不染血,那刀就是他的儿子。他大约知道王家是怎样一个所在,可他不得不来。因为冠绝三岛之一的百进里,白云先生是他挚友。

    玲珑岛主下了死命令,要救白云先生。所以梨花坳淳余也来了,他欠了玲珑岛主一个人情。

    “等两天。你会明白。”俱侬溺爱的抚了抚刀柄,转身离去。

    看看俱侬的背影,看看王府正门。淳余有些猜不透,这王家终归不过是一个家族,在他眼里或许与那被俱侬屠族的繁星岛陈家最多不相上下,现在看来这个想法错了,错的离谱。同时也想弄明白,究竟王家有什么样的底牌。

    梨花坳,很美的名字。只是曾经有幸去过两极之地的人可并不认为这是一个好去处。一百二十年前,风中啸只身进入梨花坳击杀淳余,风中啸走了,淳余却活了下来。那被高领掩盖的喉咙上有一道深深的剑伤,是风中啸留下的。他说淳余不一般。

    能让流浪剑客风中啸说不一般的人,那肯定就不会一般。

    先生们笑着散去了,他们不会与一个连字都写不好的毛头小子较劲儿。先前不依不饶是认为韩林多少有些才华,一旦知道韩林是不入流的门外汉,那便失去了任何兴趣。

    只有十几人双眼中蕴含着震惊的神色,也只有他们能看懂韩林的字。哪怕韩林只画了一横而已。

    纸破,桌裂。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那一横,简简单单的一横,却让王景天心潮澎湃。不动声色的招呼下人将长几抬走,可没有当垃圾扔掉,而是妥善保管放进了藏品库。

    那一横了不起!这是白云先生心中的评价。

    “望韩先生多停留几日。”王景天笑眯眯的转身离去,依旧游走于礼堂内,时不时的低头去看名家笔墨。

    两名下人抬着长几来到藏品库,心中有疑惑。低头去看那一横,初看没觉得如何,可渐渐的,有种双目被针扎的痛觉。继而两人面色渐渐苍白,嘴唇发紫,冷汗大颗大颗的落下。有种感觉,像脱光了衣服被人丢进蛇窟。死了,绝对要死了。

    当二人从震惊中恢复过来慌慌张张的偏过头去,却已经看不到了这世界。二人双目有鲜血横流,已经瞎了。

    看得出来王景天很高兴!一直是春风满面得意洋洋的样子,人们只以为是因为在过大寿,而没想到这种开心来自于一个不怎么知名的小子,来自于那简简单单的一横。

    白云先生也当然不会在这种地方书写,他是有身份的人。那字,可不是白白能求到,白白能看到的。

    “表现的很好。”王墨兰转身离去时悄悄说了这么一句。她一直对韩林并不吝啬表达自己的情感,这句话说的有些小心。所以韩林知道,暂时自己是死不了了。

    韩林请辞离开,以要继续研究书法为名。王景天老怀宽慰的拍了拍韩林肩膀,鼓励意味十足。非常期待接下来韩林的成长,有成长潜力的人,暂时不会出现生命危险。

    离开礼堂,韩林低头行走与王府之中。说过,王府内很自由,只要不试图离去,那所谓的三千门客绝不会多看你一眼。行走于各个角落中,韩林时而低头默想,时而将脚步紧挨着一步一步走下去,似乎用双脚在测量着什么。又时不时的拿出自己绘制的地形图来看,对照现实的比例。

    那天晚上,有下人送来文房四宝,就这四样东西便价值连城。比韩林讹诈来的七宝繁星玉的字台不知贵重了几十倍。

    “家主说让韩先生静心钻研书法,有任何要求都可提出来。我们一定满足。”

    韩林细细的把玩着笔杆,眼睛却看向别处,在沉思。

    雅居门被推开,一阵夜风也随之悄悄的溜了进来。韩林有些诧异,来的不是王墨兰,而是白云先生百进里。

    “我是来求助的。”白云先生入门落座,很不客气的伸手去沏茶来喝。

    韩林注意到,白云先生的手有些哆嗦。身上仔细清洗过,但还有血腥味。

    “你凭什么认为我会帮你?又凭什么认为我有能力帮你?”韩林问。

    “字写的很不错。”白云先生笑了笑,尝试去提起茶壶,可摇晃了几次终究还是无奈的放下。微微有些喘息。

    “我看的出你是好人。”白云先生说。

    韩林丢了一包草药过去:“拿上回去喝,不要再来找我。我肯定是好人,但你不是。”

    “好冷漠啊。”白云先生笑着走出雅居,眼睛里有一股决绝的味道。又看向那草药,知道是用来补血的,摇头发笑。

    “失血过多么。”雅居内,韩林轻声敲击着桌面在沉思。白云先生身上没有明确的伤口,可如此严重的失血程度又无法解释。细小的伤口怎能过量失血?被抽的……

    七彩玲珑树。

    韩林端坐于树下,静静的书写着一个个貌不惊人的文字。再不似曾经那样锋芒毕露,也绝没有大智若愚。只是普通的字,像孩童写的,歪歪扭扭不怎么好看。然而字里行间又藏着一股子浓重的杀意。

    七彩玲珑树,七色,七形,七种音节。可以很好的掩饰很多东西,例如韩林的杀意。

    如果意境能够融入书法当中,那么潜心静修来写字,该当具备提升心经境界的功效。阳士九段,距离阳修境界只有一步之遥。自打成全了虚空心魔的杀意以来,韩林的心经境界又再提升了一截。他已经跨到神观大门的门口,触手可及。

    小到领悟意境,大到夺天地造化,其实都算是偷。韩林就是个小偷,经过摸路,蹲点,终于来到了目的地的门前。那么接下来就该撬锁了。可来的路上已经如此困难,要撬锁又谈何容易?这才是神观真正的瓶颈所在。

    “找到了。”韩林微微抬头,从王府内某个不知名的区域,有几道死气隐现。王景天又杀了几个有些功底的先生,韩林不知道王景天用了什么样的手段,让这些人被杀之前都无法聚起杀意。甚至可以说死的还很安详。

    他一直在观察,在试图利用那些死去先生的杀意,奈何杀意根本不存在。

    今夜,死气再现。韩林立刻提笔书写,那字的笔画间杀意隐现,像是一个吞噬的漩涡,将死气渐渐的引了过来。这动作做的悄无声息,没人察觉。

    死气引入字中,随着杀意催使猛然暴增。

    “我就知道灵魂一定会保留些神智。”韩林满意的点了点头,那几道死气终于被引领进入字中,真正激发了杀意。灵魂应该是一种没有意识的东西,但临死前还会保留一丝神智,慢慢消散。

    韩林没那么大的威能将含笑而死的人重新激怒,他要做的只是牵引。用自己的杀意,让那些亡魂知道原来自己死了,原来自己应该对敌人有杀意。

    所以字中杀意渐浓。

    博弈。

    韩林与自己所写的字博弈,那字便如敌人,杀了字,便杀了人。有几率淡淡的杀气被韩林扼杀于字里行间,窜入体内。
其他书友在看: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无敌打印机 老子是村长 异界之召唤天书 权国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