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五章 打吧_左手封魔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二百三十五章 打吧

作者:哎呦小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白云不肯落笔,不知这笔落之后是生是死。

    有门客行来于王景天耳边轻语,王景天笑笑点头。

    稍后,礼堂外有两人迈步而至,被四位门客带入礼堂。

    白云望去,脸上终于有了红润。因为他看到了至交好友俱侬,这个连斩十三岛的大杀手。而另一人,更是让白云信心倍增,梨花坳淳余。

    “刀不染血俱侬,梨花坳淳余。呵呵,感谢二位大驾光临。”王景天显得很高兴。

    ……

    “听说下面有动作。”七情擦去脖颈上的血迹,看着风中啸。

    风中啸不语。

    “当年乱葬岗姓王的似乎也想要摸一摸神观的大门。这次搞的动静不小,虽然我没去,可我的人一直在监视韩林。你在乎的这小家伙此番危险了,也是好死不死的卷入王家那座大魔窟内,性命堪忧。”

    风中啸仍然不语。

    七情笑了:“你还真是镇定,不管你如何看重韩林。好吧,权且当他短时间内可以再次提高一个层次,但仍然没有万分之一存活的希望,或许我说的太高了,应该是十万分之一都没有。哪怕玲珑岛主亲自出面,那姓王的恐怕也不会卖这个面子了。若是真让他摸到了神观大门,从此三岛之地恐怕要改成四岛之地了。风中啸,这样你还无动于衷么?”

    风中啸缓缓的吐了口气:“继续打。”

    七情稍稍一愣,顿时失声笑了出来:“我真怀疑自己听错了。三岛之地的格局要变了,这样重大的事情你都不去理会?我想除非你亲自出面,否则姓王的怕很难控制住了。或者难道又说,你以王家崛起这样巨大的风险,只是用来考验姓韩的小家伙儿?是不是玩的有点大了。”

    “你不搞姓王的,我可要亲自去了。当初乱葬岗留他一命真是错极了。”

    “敢踏出此山,便斩了你。”风中啸说。

    “真头疼。”七情苦笑着摇了摇头,只能继续加入这场为期已久的三年之战。

    ……

    “你是你,我是我,你何必又要招惹我呢?我真不是你能吞得下的。王家主,趁我还感觉害怕的时候放我走吧,真的。你瞧,你有你的千秋霸业,我也有我的大好前程,咱们何必相互残杀呢?”

    看着已经气若游丝的刀不染血俱侬,韩林都替他感到疼,禁不住咧了咧嘴。而这番话,也自然是韩林说的。那些命苦的先生们这一次无论如何都没办法嘲笑韩林了,如果这种不要脸的说法能救自己一命的话,他们肯定也要说。

    “还有最后一刀!”俱侬气喘吁吁,身上已然有了两道严重的刀伤。为救白云,他与王景天立下了约定。三刀加一吞,能活着,白云带走。

    一只手按住了俱侬手腕,顺着手的方向望去,是那梨花坳淳余在眯着眼摇头劝阻。那双眼睛依旧阴郁无比。

    值得么?很多人肯定会认为不值得。为了就一个朋友,何须搭上自己这条命。然而更多的人想的却是,这刀不染血果然重情重义,为了白云,甘愿砍自己三刀,最后还要将那代表自己儿子的刀砸碎生吞。这是何等的壮举。

    王景天是文人,自然是容易被这样的情谊所感染。接过王墨兰递过来的手帕拭去泪痕,重重点头。算是应了俱侬的话。

    “不要再砍了,我死。”在场众人无不为这壮烈悲惨的一幕而动容,白云先生也终于忍不住出生劝阻。他已经认了。

    “然而,便是这第三刀不砍下去,他也离不开。”王景天说。

    一声暴喝,那俱侬终于将第三刀落下,身子像一个装水的袋子被割破了数道裂口,鲜血不断的喷洒。而后那俱侬撕心裂肺的叫了一声,将袖珍刀狠狠的掷在地上一脚踩碎。

    这多情的汉子终于伏在碎刀上无声的痛哭起来,那是他的儿子。一片,一片,将破碎的刀片拾起来,又吞入口中,强咽下去,咽一个刀片,喷一口鲜血,连带着破碎成丝的肉也喷了出来。

    正在此时,一种很玄妙,很绝望的东西怒发而起!众人在这样惶恐的关头忙放眼去看,那气势竟来自于韩林高高拎着的字帖上。

    “杀身成仁。”这四个字出现,地面如被万道钢针击穿,那染血带肉的柱子也是寸寸被戳透。只顷刻间,诺大的礼堂已经摇摇欲坠。宾客们,先生们,望过去双目疼痛无比,血流不止。

    韩林微笑,将字帖慢慢的卷成轴。那种凌厉的杀意终于不见了。

    王景天快步冲下一把将韩林的字夺过揣进怀里,双手抓着韩林肩膀激动的久久说不出话来。

    “好字!!”一肚子墨水,哽咽半天终于汇聚成这样简朴的两个字。王景天不知该如何表达自己的心情,多少年来,这是他见到过的,最能让他动容的字了。杀人于有形!杀意化实质!那字,竟然是看一眼都无法承受。这该是何等瑰宝。

    白云先生愕然,刚才韩林口口声声想走,可此时突然写出如此出色的东西,那不是自寻死路么?别说王景天不会放走韩林,就是真有心要放,现在是无论如何都不肯放了。他猜不透韩林的想法。

    然而此时的刀不染血俱侬已经将破碎的刀片尽数吞入肚内,从地上艰难的爬向白云,爬了五步咽气身亡。一代杀手刀不染血就这样死了。

    韩林望向刀不染血,他本来想走,可现在不想了。爱子心切,呵呵。突然想到了曾经沧澜山脉的宗祠内,那跪地拜祖的老人。一种情绪渐渐升起,他决定留下来。

    “这是我的意境,但还有提升余地。”韩林说,他感受到了王景天那明显的杀意,知道王景天想吞自己了。可他有把握,只要这句话说出来,王景天绝对会停手。而且会好吃好喝养着他,直到养肥再无进步空间那天。

    王景天开怀大笑,拍了拍韩林后背以示嘉奖:“你要什么尽管说,我有的都给你,我没有的,也想办法给你!”

    “我要王墨兰。”韩林说。

    “给!”王景天右手向后虚空一抓,那王墨兰柔软的身躯顿时被一股大力拉扯而来送进韩林怀里。

    “你与白云先生是我今年大寿最重要的贺礼!实在是可喜!可喜!”而后王景天大手一挥:“先生们请回吧,寿宴明天继续。”

    书法先生们都松了口气,逃是肯定逃不掉的。但能多活一天也是好的。王景天的寿宴变成了屠杀,每天寿宴,总会有七八个先生被吃掉,进入王景天的肚子里。他们此时只能暗中祈求,明天的死亡名单千万不要落在自己头上。同时心中也隐隐的有种希望,这里是玲珑群岛,玲珑岛主绝不会坐视不理的。

    “白云先生!韩先生,随我去看戏。”王景天意气风发,专门点了名字带着韩林二人离去。

    又发现,那白云虽然失去俱侬这样的至交好友而感到痛苦,却也并没有去收尸。这或许是罪恶大陆的一种观念吧,人活着才有价值,哪怕是情谊,也是价值的一种。可人死了,便什么价值都没了。所谓的落叶归根,死有全尸,和什么所谓的死者为大,在这里都是狗屁。死了就是死了,死了不再是人,而是肉。

    冷漠的令人发指。

    看戏。

    宾客,先生们的希望再一次攀升。因为他们看到王家那高耸厚重的围墙上站着很多人,很多成名已久的大凶徒!这些人无不是三岛之地的顶级榜心。是一群只懂杀戮不懂情为何物的机器。他们敢明目张胆,敢成群结队的来,一定是经过玲珑岛主认可的,否则这些身在榜单的人哪敢如此堂而皇之的出现。再怎么说,那王景天也是一名有头有脸的下人。

    韩林默默的站在王景天身侧,掌心是一只温软而冰凉的小手。这小手的主人当然是王墨兰了。

    韩林细心的数,来人总共一百三十一名,加上还活着的梨花坳淳余,总共一百三十二名。他们将要面对的,是王景天,以及王家的三千门客。这三千门客究竟强到了什么程度,韩林很想看看。

    围墙上来者,当头是一名白须苍苍的老人,手里持着并不怎么显眼的棍仗。

    “秋落叶,秋老爷子也来了。”王景天抱拳拱手,这场面很怪。这一百三十二人是来杀他王景天的,可王景天却待人如故友,礼节是一点不会落下。这种宽宏大量在韩林看来并不是什么好兆头,那说明王景天并不惧怕。

    不管那秋落叶秋老爷子是谁,想必要比刀不染血,比梨花坳来的那位更厉害的多。

    秋落叶朗笑:“乱葬岗姓王的。当年老夫经过此地侥幸存活下来,不知多少年后还有你这样的人物从里面爬出来。实在难以想象。”

    “过奖。”王景天再次抱拳。

    戾气。

    秋落叶双目扫视而过,先是在白云先生身上停留片刻,而后目光落在韩林身上久久注视,似乎突然间想到了些什么。尝试性的问了一句:“你可愿跟我走?”

    “不了。”韩林笑了笑。也许这秋落叶认识自己?或者,认识风中啸?红袍会?无从得知。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自己同不同意也都走不掉。这场战斗根本不用多看了。

    “唉……”秋落叶长叹一声,估计也是与韩林一般的想法。走的掉么。别说墙内的人,墙上的人也一样自身难保。

    “救不了你啊,欠老风的人情还不掉了。”秋落叶叹了一句,而后说道:“既然如此,打吧。”

    一百三十二位榜心凶徒出手了,而王家三千门客竟然也只是出动了千余人。

    魔焰滔天!!

    这一天,王家墙内有无数黑气腾腾,灰气斑斑,红光映射了满片天空。没人知道里面发生什么,只是极远的距离有人看到,那高耸的围墙内似乎有许多散乱的毛发,有很多像是章鱼触须一样的东西漫天挥洒,时而有狼吼,时而有呼啸。

    但更多的,则是染红了天的血。
其他书友在看: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无敌打印机 老子是村长 异界之召唤天书 权国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