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七章 等不及_左手封魔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二百三十七章 等不及

作者:哎呦小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王墨兰对符文阵是一窍不通的,所以韩林说什么就是什么。王府整个中心区域,是一座不小的大屋。屋子里堆满了各种各样废弃的杂物。这地方原本是王景天住所,但有人提过建议,便不再住了。

    任何地方,任何事物,中心,都代表着尊贵,极致的意义。可有高人劝告王景天,文人不可太过霸道,不可太过锋芒毕露。应当懂得圆滑,懂得沉稳。

    所以这地方成了韩林的乐园,手里拿着铲子挥汗如雨的干着。

    王墨兰依着柱子痴痴的打量韩林。

    “又被我吸引了,你要冷静。”韩林头也不回的说。

    王墨兰掩嘴轻笑,总觉得这少年有趣,又道:“符文阵我不懂,但听说过。它应该是有阵眼的吧?你在这挖坑,不恰好落在阵眼上?”

    韩林接过王墨兰递过来的手帕擦了擦汗,回道:“你应该听说过,符文阵多是起到辅助作用。或封门,或迷惑视听。是根本没有任何杀伤力的。我这符文阵是为了屏蔽我的气息,所以整个符文阵都是在为我服务。我躲进针眼里,四面八方的符文阵汇聚过来,恰好将我屏蔽。”

    “原来是这样,难怪……难怪你字写的好。”王墨兰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若有所思。

    一百三十二名好汉陨落,并未阻止王景天的寿宴继续办下去。那礼堂遭受了点波及,连夜赶工到中午又能用了。一个个面色凄苦绝望的书法先生们巴不得多修几天,可恨那些该死的工匠,那些从四山之地上来的贱民太过努力用功。以至于他们想拖延时间多活几天的期望又落空了。心中恼怒,嘴巴里也是难免骂骂咧咧的。

    死到临头,谁还会妆模作样。当然本性如何,便如何表现。

    所以先生们再也不会拿着捏着了,再也不会佯装风雅之辈了。王府提供的酒肉是该吃就吃,该喝就喝,彻底放开了性子。有时会为了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儿,例如争夺一只鸡腿,往往扭打在一起满地打滚。像是地痞流氓,不像先生。

    看着这样一幕幕,韩林痛心疾首。遗憾那些有文采有学识的先生堕落了,他恨铁不成钢,所以先生们打架的时候,他也要上去搀和搀和。踢这个两脚,抽那个两记耳光。并且下手毫无轻重,基本上打一个,一个就立刻残废。必须要弄回去好好治疗第二天才能参加寿宴。

    如此一来,先生们渐渐的发现了这个妙处。更是有事儿没事儿找韩林来挑衅。例如吐韩林一身唾沫,例如指着韩林鼻子破口大骂,只为了让韩林把他们打残,好哎呦哎呦的被抬走,心里却美的冒泡。

    “赏你两个耳光?”韩林扬着手来到白云面前。白云怒目而视,韩林感到十分无趣,耸耸肩离开。

    王景天到,第二天的寿宴正式开始。注意到不少先生被韩林打残送回雅居,那王景天也全然不在乎。你韩林爱打谁就打谁,只要你能让境界更进一步,能写出更好的字来,能让我在你巅峰状态把你吞了,其他都好商量。

    在王景天眼里,一千个先生也比不上韩林与白云其中之一了。心中早有了轻重之分。

    韩林写字,写的很不像话。王景天很失望。

    韩林说,这是因为昨天见到屠杀心中惶恐,影响了心态的缘故。所以王景天承诺,再有战斗韩林可独自离去,只要他能好好写字。

    再有战斗?当然还有战斗。

    玲珑岛主暗中花钱雇佣榜心,却不肯使用自己的力量。一方面为了防止被其他两位岛主觊觎,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这样做损失会降低到最小。第一波人只不过是来当炮灰试试水的深浅,找找王景天的底牌。

    一百三十二名好汉没能找到王景天底牌,只见到一千门客出手,所以这第二波理所应当的还会来。便是当晚。

    看来玲珑岛主真是要好好敲打敲打王景天了,这一次来的人更多,比上次多了一倍,将近三百人。而且这三百人实力比上一波要更强,许多名头很大的人极难寻见,且悬赏金额普遍超过了两万。

    两万是什么概念?超过一千悬赏金的,便拥有了被三圣级别高手追杀的资格。两万,相当于一千的二十倍。这些人之所以还能活着,不是身后有大靠山,就是真的将前来诛杀自己的高手给反杀了。可以说,无论哪一点来看,他们都不好对付。

    王景天也没料到这点,罕见的额头有青筋跳动起来。当夜发生了什么样规模的战斗韩林没去多看,来了什么样的大人物也没去留心,因为他知道,不管来者名头有多大,他韩林也不认识。而且,这些来头极大的强者也不可能活着离开。

    王景天敢跟玲珑岛主撕破脸,就充分说明了他有足够的信心。

    “第二波了。”行走在王府相对而言安静的角落,韩林心中默默的算计着。这第二波来势汹汹却依然没能逼出王景天的底牌。所以一定还会有第三波,甚至第四波过来。不知那王景天能坚持多久。

    弯腰,用那久违的烈阳符文笔在地面上写写画画,写出来的,是一些奇怪的字符,便是符文了。这是紫电心魔努力的结果,一个崭新的符文阵,囊括整个王府上下周遭的符文阵。

    出乎意料的是,这次的战斗完结的比上次更快一些,来者晚上来,黎明死。

    动了真家伙,韩林心中默默想着,王景天的三千门客是亮真家伙了。心中也在琢磨,所谓的乱葬岗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地方,能出现沙海与王景天这样的大凶徒。

    “你看上去很疲惫。”王墨兰关心的给韩林带来的吃食。这已经是距离第二波战斗后的第三天了。这些天每天有人死,那些先生们偷奸耍滑不肯写出好字,但王景天并不在乎。因为先生们的境界就在这里,他们想瞒也是瞒不住的。

    肆无忌惮。

    王景天越发肆无忌惮起来,甚至已经研发到当场生吃活剥的程度。他不会再顾虑会不会对别人造成不好的心理影响,直接将礼堂当成了他王景天一个人的大餐厅。想吃的时候随手抓过来一个便吃。那些昔日里的好友在他眼里也不再是好友,而是好肉。

    “写这些很累。”韩林擦了擦汗,这三天他每日于王府中游走。起初王墨兰还跟着,时不时的会端详韩林写的符文。但见那符文也没什么特别的地方,更因为看不懂,渐渐的失去了兴趣。因为前些天王墨兰交代了下去,韩林一个人于王府内随意行走也不怕有门客来阻拦。

    因为门客也有受伤,近三百超过两万悬赏金的榜心真不是闹着玩的。

    “你在算什么?”王墨兰见韩林掐着手指头默默的算计什么,好奇询问。

    “算算今晚吃什么。”韩林认真的回答。

    “不愿说就算了。”王墨兰有点不太高兴,韩林总是神神秘秘的,问他,回答的也是完全不搭调。东拉西扯没什么正经东西。看韩林依然低头算计,心中恼怒索性甩了甩袖子找白云聊天去了。

    韩林望着王墨兰的背影,嘴角上扬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而后继续埋头计算,算完又继续书写。

    先后两次大战,这王家府宅彻底成了孤立的建筑。方圆数百里内寸草不生,连一个过路人都瞧不见。没人敢在这种地方停留,也没人想惹祸上身。

    岛屿还是那个岛屿,云海也还是那个云海。没了人声,没了人气,富饶美丽的岛屿变得凄凉落寞了许多。曾经每日里总有些文人墨客站在云海边上驻足,观望那白茫茫的一片。

    现如今,茫茫云海边上的看客只剩下一个,那人身披淡青色长衫,袖子甩落在后背随风飘荡。双臂抱肩静静的望着云海深处。他一直都在,从第一波榜心好汉涌入王家战斗的时候就在,到第二波战斗失败,他还在。

    很静,很死,静的离奇。

    以至于,第三波气势汹汹而来的榜心凶徒经过,竟然未有一人察觉到这云海边上还站着一人。事实上有壮硕汉子不小心与他擦肩而过,继而回头迷茫的望向云海,那眼神竟然是直接穿越青衫男人望了出去。

    真正是用肉眼看到了,还是没能察觉到他的存在。这是什么样的境界?至少这第三波榜心领悟不到,也察觉不到。

    王府内,标志性的钟楼上那王景天也是静静的站着,双目看出去的方向刚好是青衫男人所在。他沉思,他不语。

    他是玲珑岛主最后的依仗,他也是王景天最为忌惮的人。

    他叫雪中行。

    人的境界有层面之分,七情六欲与风中啸是一个层次,下面一个层次便是雪中行与王景天。再往下一个层次,才是韩林。

    王景天变得有些急躁了,有些不愿意再等。这第三波战斗来的也很仓促,甚至直接杀入了正在进行寿宴的礼堂。

    再也没人称王景天为王先生,王家主。而是反过来帮助那些闯入王府的人喝彩叫好。然而喝彩声刚刚起来又立刻压抑了下去,他们不敢判断这次的高手是否会像前两次一样全军覆没。

    白云面色很苍白,他知道他的死期不远了。这时候他甚至有些羡慕韩林,因为韩林还有境界能够提升,王景天愿意等。
其他书友在看: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无敌打印机 老子是村长 异界之召唤天书 权国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