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九章 最后一颗子弹留给你,我的战友_左手封魔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二百三十九章 最后一颗子弹留给你,我的战友

作者:哎呦小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韩林大概明白王景天为什么要每一天举办寿宴,既然他着急,为什么不连日连夜的办。应该是吞噬一部分文人的身躯大脑之后,需要慢慢吸收,又或者,有另一种不可告人的秘密……

    所以今天的人还是没有吃完,王景天尽量给韩林和白云更多的时间,让他们慢慢发展。选择去吃那些宾客与文人。大家也都明白,这样的情况持续不了多久了。王景天吃人的速度一天比一天快,一天比一天多。

    那上千名先生吃到了今天还剩下不到一百,而那些宾客则是早早的吞干净了。韩林知道白云先生的死期到了,他并没有打算拯救白云。韩林可不是那种烂好人,更不是脑袋愚蠢到可以去想,敌人的敌人便是同伴。那要分情况,白云想过要杀自己,所以敌人的敌人要杀自己,自然也是敌人。狗咬狗,看好戏。

    王景天依然是那样肆无忌惮,对玲珑岛主的诛伐从不放在心上。这是何等的自信与气魄。那么韩林也还是在等,等到一个合适的时机,等待王景天最后的底牌亮出来。

    第四波榜心算是浪潮末尾,开始强,中期更强,可到了中后期则后继无力,尾巴更是起到的作用极少。四波榜心高手加起来数量也过了千,这一次三岛之地的通缉榜可是元气大伤,很长一段时间内恐怕很难出现像样的高手了。因为他们都陨落在了王家这个大魔窟内。

    只是有一点王景天想不通,他不明白为什么韩林看上去一天比一天更虚弱。直到今天,甚至需要让人用抬椅将韩林抬过来,否则韩林连走到礼堂的力气都欠奉。

    私下里王墨兰也找到韩林询问原因,她知道韩林制作符文阵会浪费不少精力,可没想到会如此严重。照这样的状态进行下去不等王景天吃韩林,韩林自己也要活活累死。

    “我心里有数。”是韩林给王墨兰的答案,渐渐的,王墨兰越发感觉到韩林这段时间的不正常。

    死期。

    先生们终于吃光了,韩林难以想象这么多宾客,这么多先生。不说别的,单单是他们的血液加起来那得有多少?汇聚起来足够撑满一座巨大的游泳池了,那王景天是如何吞下去的。

    礼堂已经关闭,在一间宽敞明亮四处挂满了珍贵字画的房间,王景天接见了韩林和白云二人。

    韩林比较坦然,老僧入定般坐在同样宽敞的玲珑木座椅上,双目微微的闭着。像是在养神,也像是在小休。反观白云便没那么淡定从容了,只剩下一条右臂的他,在强烈药物的维持下依然痛苦不堪。而当他坐在这王景天书房的那一刻起,额头上的冷汗就从没有停下过,哗哗的流着。他看到死神在向他招手示好。

    “我想两位都是聪明人,应该能猜到此次我请你们过来的目的。”王景天满脸堆笑,这书房如果是韩林和白云先生的丧身之地的话,那这里便是王景天的福地。他双目中神采飞扬,眼睛里全是韩林与白云的甜美可口的脑子。

    “我第一个是么。”白云苦笑着问。

    韩林斜眼扫了白云一眼,又继续闭目不语。

    王景天微笑:“这段日子是我人生中最快乐的一段时光,很感谢能有两位的陪伴。白云先生的字洒脱不羁,意境悠长深渊充满了深厚的底蕴,不愧为三绝之一。韩先生虽然并无名号,可近日来的成长速度大家也是有目共睹的,相信假以时日必当成为一代宗师。”

    “是,是。”白云连忙赔笑。这种行为韩林看不懂,你都要死了,为什么还要奉承王景天?做人不该没骨气到这种程度吧?然而事实上韩林想错了,白云就是这么没骨气,而且还很不要脸。接下来白云将要说的一段话,再次让韩林对白云先生有了重新的认识。

    “恭维的话就不用说了吧,我能有明天么?你无非是要杀我们,何必再屈意讨好。姓王的,有什么手段亮出来就是。”韩林满不在乎的样子,让白云也一样想不通。

    “好!韩先生果然快人快语,哪怕到了这种时候已然如此,我很佩服。若不是我需要你的脑子,或许我们真的可以成为知己。”王景天对韩林的态度大加赞赏。

    “算了吧,我可不想成为你的知己。你的知己都进了你的肚子里。”韩林摆了摆手,表示不愿跟王景天继续交流。

    白云眼珠子转了转,这一幕让他有了崭新的灵感。人就是这样,一旦当你到达某种痛苦绝望的极限时,便已经失去了清醒思考的判断能力。会像是溺水将死之人,哪怕知道水面上随波荡漾的那小小的浮萍,根本不足以拯救自己即将沉入水底的身躯。可他一样还是要抓,而且愿意付出一切代价去抓。这是求生的欲望,有些盲目。

    白云的表情变化没有逃过王景天和韩林的眼,他们知道,这浮萍,白云要抓了!

    “其实王家主还并不算太了解我。”白云瞬间变得从容不迫,那人棍般的身子倾斜窝在宽敞软绵的座椅靠背上,用仅剩的右手捋了捋今日新生出来的几缕短须。他得意洋洋的看向韩林,韩林漠然。

    “哦?”王景天端正了一下坐姿,有些惊奇。

    “王家主所见到的字,只不过是我两种境界当中的一种。”白云先生面上露出了诡异的红润,这样的身体状况还能露出红润实属罕见,可见他已经亢奋到了什么程度。

    韩林也惊奇,对这种来历不明的红润有种不太好的预感。暗道这混蛋或许又要害人了,很明显的,白云现在的敌人已经不是王景天。当你完全没有任何能力去对抗一个要杀你的人时,那这人便不再是你的敌人,而是你的克星,是你食物链上一层的存在。所以敌人只存在于同类当中,老虎的敌人是老虎,不是兔子。所以兔子的敌人也是兔子,而不是老虎。

    那么自然而然的,白云要陷害的人,只能是韩林了。

    王景天身子猛然前倾,双手牢牢的按在桌面上,有种发现了新大陆般的惊喜。

    “王家主知道我外人称我为白云先生,可这白云二字从何而来,王家主可曾想过?”白云淡淡一笑,抬手想要去拾起王景天身前桌上的笔,可惜他没了双腿与左臂,威能得逞。

    王景天稍稍想了一下,将笔与一张白纸平放在桌面上,而后亲自将白云的座椅抬到近前。韩林好奇,也凑上去看看这垂死挣扎的阴险小人还要做什么。

    笔落。

    韩林与王景天同时震惊了,那是一种完全新奇的意境。韩林与王景天这段日子以来不是第一次见到白云写字,可这种意境的预感却完全不同。果然如他所言一样,还藏着第二种意境。一个人能有两种意境,实在难得。

    笔落,只有两字。

    “云海”。

    当王景天与韩林望向云海二字的时候,都禁不住身子向后仰去,像是要抵挡什么东西。而那种东西其实又是虚幻不存在的,这动作显得有几分滑稽。韩林与王景天实在是笑不出来。

    那两个字映入眼帘,同一个瞬间仿佛置身于云海之中,云层如惊涛,滚滚而来。一层叠着一层,一层压着一层,铺天盖地,从地上到天上全是云。韩林与王景天不得不暂且退避一下。

    王景天激动的身子颤抖起来。

    白云将笔缓缓放下,笑的很灿烂:“大餐总要留在最后才吃。请吧。”说着将右手挥向韩林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意思是再说。你瞧,我多厉害。比你想象中的境界要更高一些,所以你应该先吃韩林,把我留在最后才吃。

    王景天也确实动心了,一双眼睛猛然投射在韩林身上,开始舔起了嘴唇。

    韩林仰天长笑:“好一个白云先生!果然是人才!你不眼睁睁看着我死在你前面,是无论如何都不甘心对么?”

    “没错,我百进里是有身份有名望的人,便是死,那也要死的轰轰烈烈,也要当做重头戏来死。你小小黄口小儿竟敢死在我后面,岂能容忍!”白云狰狞了,嘴角咧着,露出了不怎么尖锐的獠牙。

    韩林笑了,打从内心深处更加看不起白云,从一个阴险小人直接降低到了垃圾的地位。这种人最是可恨,也最是无药可救。他脑子已经坏了,内心已经扭曲到了极致。王景天才是要杀你的那个人,我韩林不过与你同命相连。可在所谓的狗屁荣誉面前,你竟然将狰狞的面孔留给了我,却不留给王景天。

    很搞笑,很可悲。像是战场上还剩下三个人。两个人是同伴,但只有一把枪一颗子弹。而另一人是两人的敌人,手中拎着自动步枪。是悍不畏死的向敌人打出最后一颗子弹然后英勇就义,还是选择束手就擒就此放弃了。可结果如何呢?结果是那手里拿着一把只有一颗子弹的枪的人,枪口没有对准敌人,而是对准了同伴。所以那一颗子弹准确无误的命中了同伴的眉心,而后哈哈大笑:“索性是要死,干脆让你死在老子前面。老子再死也不遗憾了。”

    这种人太多了,在现实生活中随处可见。只是没有到那个紧要关头,所以他不会拉着你一起死。又所以说,千万不要尝试揭下最后一层面具,否则等待你的,将是最冰冷,最狰狞,最现实也最真实的一面。不要否认了,人类当中的杂种就是这么多。

    王景天没有急着对韩林动手,他认为白云最后的反应很值得好好玩味一番。这是一种平日里不容易见到的奇特反应,很有趣。

    韩林没有继续废话,而是拿起了笔,也在那纸上云海旁写下一字:“杀。”

    撇捺落下,王景天与白云看到了自己站在洪荒战场上,对面数之不尽的敌人挥舞了长刀,利剑。在空中划下了一个大大的叉,刀锋剑影落下,风声起。萧杀,绝望,嘶嚎。

    而撇捺下方的笔画完成,王景天与白云看到这千军万马挥舞着长刀利剑冲了过来,他们甚至看到了马蹄奔涌将地上的泥土踩碎践踏,碎石烂泥竟然溅射在脸上隐隐生疼。

    越来越近了,王景天更是夸张的看到了那近在咫尺间的马脸,那马背上杀神的刀很亮,很亮。想必落在脖子上一定是嗖嗖的,察觉不到痛苦,应该会很安详。王景天仿佛看到了那马在对自己嘲弄,看到了马嘴中上排左侧第三颗牙齿有个黑洞。震耳欲聋的轰鸣声让白云与王景天禁不住的捂住了双耳。

    如梦初醒。

    当两人转醒过来,书房已经消失不见了。被万道钢针刺穿,王景天尚且还好,白云身上已经鲜血淋漓。那书房崩塌坠楼在下一层,继而下一层又崩塌坠落,只要这杀字不卷起来,对世界的摧毁便不可能停下。

    王景天惊呼,迅速将字帖曲卷起来这才稍稍松了口气,脸上已经兴奋的难以自持,身子开始发抖。

    “如果是在平时。”王景天在碎石瓦砾灰尘中扬了扬手,将灰烬驱赶掉,顿了一下又道:“我愿意青筋家财万贯来买这一个杀字!得之,此生无憾。”

    白云先生凄厉的惨叫起来。

    “感觉到了?”韩林戏谑的问王景天,眼睛却是瞥向一脸死灰的白云。

    “你也应该感受到了,我的境界还在提升,而且在瓶颈上。若能突破,能给你带来多少好处想必不用我再多说。”韩林挑了挑眉,已经厌倦了此地尔虞我诈的明争暗斗,迈步离开了废弃的建筑内。外面是大量门客驻守,却没人见到王景天下达阻拦的命令。

    在门口包围中,韩林看不到王景天是如何对付白云的。这听到一声震天的呐喊,那呐喊中满是不甘。很凄惨,很凄凉。

    罪有应得。

    韩林笑了,他知道王景天无法拒绝他的境界,他只要愿意给,那突破瓶颈后崭新的境界,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忽视的。这境界之宝贵,足以让王景天冒着巨大的危险,再留给韩林一些时日。

    火焰里面有宝石,多烧一会儿,宝石会更加璀璨动人。然而多烧一会儿,宝石也很可能化为灰烬。两难的选择,王景天选择了后者。

    这,也不是韩林最后的境界。最后的境界是,字已经不会放射出钢针般的锋芒,而是直接让人面向死亡。他还留着一手。
其他书友在看: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无敌打印机 老子是村长 异界之召唤天书 权国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