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二章 李升云_左手封魔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二百四十二章 李升云

作者:哎呦小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云木。

    云木,是一种生长在三岛之地云海中的特殊树木,乃潮,坚固堪比精钢,最重要的是质量轻如羽毛。是打造云帆的最佳材料。那树木生的奇怪,根须长成了圆盘状,以漂浮在云海深处存活,因为质量轻的特性,常常四处飘荡极难寻找。故而价格昂贵十分难求。

    李家,就是这样一个以采伐云木为生的家族。家族事业做的不小,在附近一带也算小有名望,家财充盈。

    李升云,是李家家主李旺的第四个儿子,人称小四。为李旺第三房妾室所生。在旁人眼里看来性格古怪不喜言谈,同样,也不受李旺待见。

    “咱们明天去云海转转吧,或许能找到一株云木也说不定。”

    说话的是李旺弟弟的二女儿,李珠。长相清秀身材姣好,在李家后代中算是出类拔萃的一个。深受长辈爱戴,又因天赋极强,仅仅十九岁便达到阴士五段修为,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是年轻一辈眼里的公主。

    “这怕不怎么好吧。”男子有些顾虑,他名叫李巍,为李旺长子。天赋比李珠更强,二十一岁年纪变为阴修一段,这样的天赋即便在三岛之地也算罕见了。而他,正是李珠梦中的情人。男才女貌青梅竹马,说的就是这两人。

    “我瞧没什么不好的,珠儿姐姐嗅觉异常灵敏,是咱们李家的出色人才。说不准真能找到一株云木呢。”李升云连忙插嘴,很是有几分讨好的意味。李家总能准确的寻找到云木,那是因为李家有一项很特殊的才能,便是嗅觉。祖上流传下来的功法并不怎么高明,可关于嗅觉的修炼方面却很出彩。得以让李家在茫茫云海中嗅到那丝丝云木的香气。

    李珠对李升云的讨好并没表现出过分的感激,反而却有些厌恶,像看脏东西一样用眼角微微扫了一眼:“谁又让你多管闲事了,李巍哥哥说不好那便一定是不好的。”

    李升云讨了一个没趣却并未恼怒,反而是没心没肺的傻笑,反而惹得李珠越发厌恶起来。

    她很讨厌李升云,不仅是她,李家家族中很少有人喜欢李升云。因为李升云天赋极差,已经十六岁,却只有阴士一段修为,这在李家算是垫底的货色了。因为脾气奇特长相普通,喜欢搞一些古怪,李家后辈中没人喜欢他。因为天赋很差不懂得讨长辈欢心,所以长辈也很不喜欢他。诺大一个李氏家族上上下下,唯一喜欢李升云的,怕只有他的亲生母亲了。而他的生母早在十年前便患了一场大病撒手人寰。

    又到了每个月的月底,那是李家庆祝丰收举办堂会的日子。往往会请来一些名角唱曲儿跳舞,又会外出采购大量珍馐美食,一大家子人就聚在宽敞的庭院里享受人生。

    饭桌上,人人欢声笑语,那晚辈们很有心思的准备了精美的小礼物,不怎么贵重却十分有心。送给长辈便立刻迎来一阵哈哈大笑带着满心欢喜的称赞。

    轮到李升云了,却只能掏出一小截大约儿臂长短粗细的云木,递到李旺面前,那李旺手里正捧着长子李巍送来的云木雕笑的满脸开花,也没怎么去看李升云,随手将那小段云木放在桌边。

    “愿父亲……”

    “行了知道了,下去吧。”李旺挥了挥手不待李升云贺词说完,那双眼依旧是死死盯着自己长子李巍:“今年有望突破阴修二段么?”

    “大伯,李巍哥哥天纵奇才,突破阴修二段算什么,我料想五年之内一定能晋升三阳境界。”李珠甜甜的笑着,她总是围绕在李巍身边,而嘴又极甜很懂得哄人开心。是以李家长辈早在心中默许了这两个小年轻的婚事。在他们看来,李巍与李珠是天生一对。可也没人想过,暗地里是不是有一个几乎被他们忽略,叫做李升云的年轻人,其实他才是自小与李珠定亲的本主。

    李升云很喜欢李珠,他是李旺四子,大小与李珠定下了娃娃亲。而大哥李巍则与李珠前年病死的姐姐李宝儿才是原配。

    遗憾的是李珠不喜欢李升云,又可以说是讨厌他。姐姐一死,便随时随地黏在李巍身边。李巍倒也不在乎,李宝儿死了,不是还有一个李珠呢?

    “呵呵呵,珠儿说的好啊。”李旺开怀大笑。

    正在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时候,一声很不和谐的声音响起。众人纷纷扭脸望去,原来是李升云不小心踢翻了火盆,焚烧散发香味的木炭滚落一地。

    “丑人多作怪。”李珠嫌弃的瞥了李升云一眼,见他也在看自己,顿时将脸别了过去不再多瞧。

    李升云挠着头呵呵的笑,也只有在这个时候,长辈们才会将目光投向他,虽然也不过是短短的一撇而已。他也确实只有这种方法来吸引人的注意了。

    临近堂会结束,李升云全身湿透而归。众人扫了一眼,若是换做李巍或者任何一个李家后代,那一定有人冲上去嘘寒问暖,问问这究竟是怎么弄的。可见到是李升云,人人面有不耐,甚至有些恼怒。

    “这孩子又在搞怪了。”

    是夜。

    “珠儿姐姐。”

    房门打开,珠儿本来已经准备好了一番恶狠狠的说辞来训斥这个夜晚来访的讨厌鬼,可见李升云双手捧着的木盆中,清水里游荡着一条小小的金鱼,顿时眉开眼笑。

    “我知道珠儿姐姐喜欢金鱼,这大半个月来长长去打捞,今天终于有了收获,就是为了给珠儿姐姐一个惊喜。”李升云抹了一把脸上尚在滴淌的水迹,很是兴奋。

    “唔,知道了。”珠儿几乎是用抢的将那木盆夺过来。

    “珠……”李升云想要借着这个大好的机会,借着这个难得没有抬头就迎来珠儿劈头盖脸训斥的机会,好好讨取她的欢心,只是那话没说完,迎接他的是重重关闭的房门,险些碰破了鼻子。

    深夜,李升云枕着双臂久久难以入睡。他心中很不甘,脸上也极少有的露出了忧郁的神色。他经常笑,平日里无论见到了谁都会笑。以至于李家人都开始怀疑这李升云是否脑子有问题。可这种哪怕是伤心事也要展开的微笑并没有为他赢得丝毫的关心与爱护。罪恶大陆很现实,现实的可怕。哪怕他是李旺四子,天赋不行,长相不行,心不玲珑嘴不巧,便是连最亲的亲人也懒得多看他一眼。

    他经常笑,可没人关心他心中是否平衡。当他终于长大,终于可以跟朝思暮想的珠儿姐姐走到一起的时候,大哥李巍横插一脚进来强行夺爱。那个夜晚他记得清楚,他躲在窗户根下亲眼亲耳听闻到李巍喝醉了酒,强行夺取了珠儿的身子。而他只能默默的流泪,恨的牙齿几乎要咬碎了。

    他认为珠儿一定会反抗,当天那撕心裂肺的叫声让他难以释怀。他认为珠儿一定会告状,让李旺狠狠惩治李巍。然而结果,第二天他却看到了自己的未婚妻依偎在李巍怀里,腻呼的厉害。眼神都要融化出水儿了。

    为什么当夜没有出面阻止,因为他怕。李巍是他大哥,却从小打他,一直打到大。乃至于见到李巍时也总会提心吊胆不敢多言。这一切李旺都看在眼里,但他并不介意。他认为李巍才是将来最有出息的那个。李巍想做什么都会一味纵容。

    没人知道李升云究竟花费了多少精力和代价,才找到了一条珠儿最爱的小金鱼。也没人知道李旺手里拿着的云木雕,其实是李巍从李升云房间里偷的。这云木雕的存在只有珠儿一个人知道,现实再次狠狠的撕碎了李升云的心。

    上天对每一个人公平么?这世界上总有那么一群人,天生似乎便不被人喜欢。这些人极力想要做好一切,可命运从来都是偏心的。他们不给这些人任何的机会,它夺走这些人的天赋,哪怕他们再努力,夜里修炼累到虚脱,只为了在心爱的人面前能够抬起头。哪怕他们再孝顺,费尽心思想要赢得长辈的喜欢。

    可命运还是不会为了他们而改变,它将幸运垂青与那些天生俊朗,不努力也能得到一切的人身上。他们原本已经拥有了太多太多,可命运,可上苍,可他们的亲人依然不觉得足够。将万千宠爱集于一身,锦上添花。

    李升云很失落,他想不通这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他会比李巍矮,为什么他比李巍丑。为什么他不如李巍受欢迎,为什么他天赋比李巍更差。为什么他努力再努力,而李巍却游手好闲,依然还是比他李升云强百倍。

    所以李升云想要表现的更好一些,正所谓丑人多作怪。其实好看的人不一定不作怪,只是好看的人作怪人们认为这是可爱,是幽默。可丑人如此,那就真是作怪了,让人生厌。

    有些人,注定一生都无法超越自己的目标,无论你如何努力,无论你如何奋斗。超不过,就是超不过。甚至难以望其项背。

    李升云已经习惯到麻木了,所以第二天他依然笑脸迎人,所以第二天夜里他依然彻夜苦修。

    当一次又一次的家族测试狠狠的证明了他只不过是一个垫底货色的时候,他终于觉悟了。他知道自己并不适合修炼,或许在商业领域动些头脑也会有一番成就。打理家族事务似乎也很不错。遗憾的是李旺并不愿意给李升云任何的机会,家族的生意向来都交给那个从来不肯踏入店铺正门一脚的李巍,哪怕李巍只让管家打理一切。

    李升云有些绝望了。

    又是一夜,在无数次遭受珠儿冷眼,被长辈奚落后。他失落的走出了李家,茫然的进入了云海。他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只要不在李家就行,因为那里太冷。

    小云帆,长约十米小巧玲珑。是李升云母亲生前唯一为他留下的遗产。犹记得十五岁那年将小云帆当做礼物送给珠儿讨好,却被珠儿转送李巍。李升云花费了好大代价,甚至不惜去偷也将那小云帆偷回来。虽然事后被李旺关了整整三个月的禁闭当做惩罚。

    今夜,便是乘坐这小云帆飘荡在茫茫云海中。

    云海有怪物,可李升云不在乎了。

    他心里有种冲动,无论如何也要做出一番大事来。一定要让所有人对他刮目相看,他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只知道那冲动卡在心中随时要跳出来,他只听到心脏剧烈的跳动。他想要做些什么,必须要做些什么。

    习惯性的抽了抽鼻子,试图侥幸的在云海中嗅到一丝云木的味道。如果能够发现一个小小的云木丛林,那或许终于可以迎来父亲的一个微笑,一个赞赏了吧。若是运气好,或许珠儿会回到自己身边。

    做着这样明智不会发生的美梦,李升云只懂得一味前进。云海视野差的厉害,亦如李升云的心。

    他必须有些失落的承认,哪怕是嗅觉,也实在平凡无奇。想到珠儿的笑容,李升云自嘲的笑了,美丽的女孩儿么,终究是要配优秀的男人的,对他这种貌不惊人言不压众的货色,怎会多看一眼。

    渐渐的,他那颗早已被现实狠狠浇灭的炽热的心,终于变了。他开始变得懂得为自己考虑,甚至开始变得思想激烈起来。

    他恨,恨那些漂亮女孩儿为什么只喜欢英俊男子,明明那些女孩儿秀外慧中不该如此俗套的。为什么她们如此现实,如此的恶俗。为什么她们甘愿被优秀的男子玩弄与鼓掌之间,明知最后或许会被狠狠的抛弃。也不愿意去多看一眼,将一颗心完全交给她的男子。

    他见过很多女孩儿,所以他怒!怒的是那些女孩儿太拜金,太过贪慕虚荣。哪怕出来鬼混也一定要挑那些有钱的,宁肯被人玩过抛弃,也不愿把身子交给老实厚道的男子。

    他的思想已经变得极端,开始恨,开始怒。

    在恨与怒火中,几乎要将自己整个人烧毁。他开始用另一种眼光去看待这个世界。他开始认为父亲实在太偏心,实在太可恶。认为珠儿实在太过水性杨花,实在太放荡。认为李巍实在太无耻,太霸道。

    “这是……”

    怒火滔天,他看到了一个亮荧荧的晶体从云海深处飘来,下意识的用手去接。

    那是一个菱形透明的晶石,在接触到手掌的一个瞬间,李升云双目圆睁,他感到无穷的力量在涌入体内。
其他书友在看: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无敌打印机 老子是村长 异界之召唤天书 权国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