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五章 好男人?_左手封魔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二百四十五章 好男人?

作者:哎呦小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两极之地,极寒之地。

    并不像大多数人所想象的那样,根据名称来看,此地应该冰雪连天狂风呼啸,放眼望去那是银装素裹的世界。然而极寒之地却并非如此,四处是岩石,形状各异的古怪岩石。

    极寒之地最大的一个特点绝对不是冷,而是阴。这里阴风阵阵,相传曾经是一座巨大的坟场。这里死过太多太多的人,百万年来罪恶大陆从未荒芜过,而百万年来,在这样一个充满了罪恶的地区会每天每时每刻死去多少人。那些死去的人实在太多,被人纷纷抛弃在极寒之地。所以这里不住人,这里是坟场。

    那些岩石,是枯骨经过时光锤炼而形成的化石,已经坚硬到不可思议。

    天空中一直弥漫着一层浓厚的阴气,常人是不敢来的。而热砂之地则与极寒之地刚好相反,那是一个充斥着各种各样传说的神奇地方。传闻有无数英雄在热砂之地战斗,在这里死去。传说很久以前罪恶之王便是在此地与冥道十二宫的宫主决战,有太多太多传闻,这里是英雄冢,这里是让人热血沸腾的圣地。所以这里戾气太重。

    极寒之地与热砂之地,是罪恶之城与下界相连的天然屏障。让那些实力不够,身份不够的人难以踏足。事实上,不到情非得已也没人敢涉足此地。

    他们都知道,极寒之地出过一个名叫沙海的摄魂师,也知道热砂之地出过一个叫风中啸的流浪剑客。这里不是凡人可以来的地方。有些人穷其一生都没有机会见到罪恶之城到底是什么样子。

    她身材高挑挺拔,身披一件紧身华美的长袍,那傲人的身姿,冷艳中带着成熟迷人的味道,很难想象在短短的一年间,那可爱娇小的丫头变成了这样迷人的女性。在她身边尚有四人,这四人装束一样,身披怪异的长袍,将面孔笼罩在阴影当中看不清楚。无一例外的是,他们的袍子都是银白色的,有种圣洁的光辉。

    她走过极寒之地,走过热砂之地。继续向上攀登,终于来到了传说中的罪恶之城。

    冥道十二宫,分十二个方向将罪恶之城笼罩保护着,十二宫第一宫的天上,有一名身穿宽松袍子的银发中年人,为十二宫之首的宫主。他静静的等待着,等待那女人的到来。

    “你比想象中来的稍微晚一些。”宫主笑颜绽放。

    “我要见他。”她说。

    “他老人家让我给您带话,说不会见您。”宫主依然笑的灿烂。

    她有些惊讶,沉思一阵笑道:“他胆子还真大。难道任由我自由行走在三岛两极。”

    宫主渐渐收去了笑容,十分严肃的说:“他老人家说了,该死的一定会死。该活的,也总有办法活下来。不老您费心。”

    “你知道这是什么吗?”她扬起手来,贴身的华美长袖柔和的滑落,露出一小段雪白如脂的手臂,手中则捏着一个小小的菱形晶体,那晶体中有浩瀚的力量涌动。可在她手中拿着,就像是一个没有任何威胁的玩物,并不怎么在意。

    只是那宫主没办法不在意,眼瞳微微收缩,最后仍旧是叹了口气选择闭上双眼不再去看。似乎是下定了某种决心,任由她妄为了。

    “嗯,我还会回来。斯特罗,我也一定要得到。”她点点头,知道那位无论如何不肯见她,甚至不肯听听她准备充分的,任何人都无法拒绝的优厚条件。那位已经铁了心了。

    “圣主,如没有机械胚胎,那我们所塑造的强者便不会拥有玄念。”一名怪袍人俯首弯腰,态度十分恭敬。

    她略有沉思,稍后微微摇头:“徐若水与顾清丰拼死反抗。符文总会也一直在死撑,现在还没到跟他决战的时候。走吧。”

    一艘巨大的穿天梭悄无声息的离开了罪恶大陆,而那四名怪袍人却留了下来。每人都像深山老林的采药人,佝偻着身子,背后是一个将近一人多高,大的不像话的口袋。绝不像超级高手,反而像是劳工。

    菱形晶体内有磅礴的力量,也有生命。所以无法装进乾坤袋,只能放在普通口袋当中。

    而此时此刻四人分为四个方向前进,都在默默的盘算着。那口袋里的菱形晶体应该赠与什么样的人。

    圣主很有眼光,她可以一眼看穿李升云内心的不甘,和堕落的种子。并准确的在最合适的时机给他菱形晶体,让他将埋藏在灵魂深处最阴险毒辣的罪恶释放出来。可他们四人没有那样的眼力和判断能力,所以这是一个苦力活儿,得好好寻找对象。

    ……

    “婉儿,休息一会儿吧。”

    穿云峰上,一名鼻梁高挺的俊朗男子很随意的坐在山顶的石块上,那一双深陷于眼窝中的眸子有些深邃,有些心疼。

    “大师兄我不累。”

    苏婉兴奋的舞动着,她练功与常人完全不同,便是顾清丰也说过。这是一个天资奇异的女子,她为剑而生,将来也要为剑而死,她本身便是一把贯穿于红尘中的利剑,她有种剑不具备的温柔,自然也有剑不具备的灵性。所以她比剑利。

    深邃的男子苦笑着摇了摇头,手里捻着一朵小野花,轻轻将花瓣摘下随意撒在地上。双眼却凝视着苏婉鼻尖沁出的汗珠。看到苏婉越发兴奋和愉悦的表情,他的面色却渐渐阴寒了下来。他知道她如此刻苦修炼,是为了将来可以去邪魔之地,找那个叫做韩林的小子。

    韩林像一根刺,刺进深邃男子的心里。霎时间,手掌猛然攥紧了,那美丽的野花被掐死,揉碎,而他浑然不觉。

    这样温柔的女子,这样让人怜爱的脸。怎么可以属于别人,她只能属于我。我不许有任何人碰她一根手指,绝对不行!

    “苏婉姑娘,我来看你了。”

    深邃男子的面色越发冰冷了,那道该死的声音又出现了,那该死的让人恶心的脸也再一次出现了。可他不能露出丝毫不耐与愤怒,唯有装作宽宏大度的模样,将这地方让给她们两人,因为他知道,苏婉不喜欢人类太恶。

    来人身穿宽松的符文长袍,因为刘俊峰与韩林的努力。暮光大陆终于派遣出大量符文师来到下界,但他们睁开眼第一次见到下界如此美丽的自然风光,第一次感受到下界朴实友好的人情后,他们沉迷沦陷了。与邪魔之地相比,这里是天堂。

    天堂不在上面,竟然在下面。尤其是见到了苏婉之后,才终于知道世界上原来还会有这样的女人。还会有与邪魔之地完全不同的女人,她太温柔,太像水。邪魔之地不会有这样的人,肯定没有。

    只是他的心里或许比那深邃男子更疼,终于当他认清楚现实,放弃了沈玉之后。也终于找到了平生最爱,他发誓一定要得到这个名叫苏婉的奇女子。

    “啊!”苏婉惊叫一声,天空中悬浮突刺的十三柄长剑猛然回收,险些将突然出现的符文师刺成了马蜂窝。收势太快,苏婉轻抚胸口跌坐在地上。而那十三柄剑化作了十三根银钗重新插回乌黑的长发中,叮当作响。

    她为剑而生,将来也要为剑而死。普通劲宗高手最多可操控一柄长剑,因为剑意只能用一颗本心来领悟。便是人称劲宗第一人的顾清丰,在巅峰状态下也只能一次操控十二柄长剑,可苏婉能操控十三柄!她是顾清丰的挚爱,所以顾清丰也恨那个即将夺去他爱徒的,名叫韩林的小子。

    “苏婉姑娘你没事吧?”符文师也吓了一跳,仓皇奔上前毫不吝啬的掏出了一张高级回春符文咒。治愈系,低级为治愈符文咒,中级为修复符文咒。高级,则是人称能起死回生的回春符文咒。也大概只有他能拥有如此手笔了,即便如此,一张高级回春符文咒对他来说依然太过珍贵,但与苏婉相比他毫不在乎。

    “屠弥公子,你来的太突然了。”苏婉推开了屠弥的手,拒绝了那昂贵无比的符文咒。她的笑容再一次将他融化在春风里,难以自拔。

    “你没事就好,我突然又想到了有关韩林一段很有趣的过去,我跟你讲讲?”

    “好啊,你快说。”苏婉一下子兴奋起来,乃至于这个来自邪魔之地的符文师突然看起来又顺眼,又温柔了。情不自禁的抓住了他的双手,像攥住了他的心脏,血液喷涌。

    “韩林啊,在暮光大陆可做了不少事。”屠弥被感染了,也温柔的笑着。似是随意间帮苏婉摘去发梢的一根草叶。她没拒绝,而是聚精会神等待着去听韩林的过去。

    也只有这个时候,她才不会拒绝他的小动作。屠弥感到很幸福,和内心深处藏着的痛苦与仇恨却没人能看清。他平生以来第一次如此痛恨一个人,第一次尝到了痛苦心酸的味道。先是沈玉,然后是苏婉。他想不通为什么这么多好女人都会喜欢那个叫韩林的小子。他飞扬跋扈,目中无人,做事从不计后果。

    他更加想不通了,难道女人都喜欢这样肤浅粗鲁的男人?难道他堂堂屠弥只能依靠讲述另一个男人的过去,才能赢得自己心爱女人的笑容?

    第一次他忍了,他放弃了沈玉。可这第二次,这个比沈玉更温柔更让人心醉的女人他绝对不会放弃!

    下界出现了一个很出名的采花贼,那人常常深夜潜入寻常百姓家,在寂静无声时狠狠夺去了黄花大姑娘的身子。然而让人想不通的是,那些被伤害的姑娘却并没有恨意,反而失了神,每每发呆,总会回想那张英俊而神秘的面孔。期待着某一天他终于可以回来,当面告诉她,他要娶她。

    这采花贼正是屠弥,因为沈玉也更因为苏婉。他不但恨上了韩林,更恨上了天下所有女人。女人么,应该温柔似水贤良淑德,应该像童话故事里说的那样,像天上的仙女宁肯放弃仙根,放弃了仙女的身份,也要跟那穷苦种田的小子共度一生。所以女人应该是最看重一个男人内在的,更看重懂得温柔,知书达理的优秀男人。

    为什么沈玉和苏婉这样的好女人都喜欢野蛮男人?这没道理!屠弥很费解,也很愤怒。难道女人天生有受虐倾向?喜欢霸道喜欢那些粗鲁无礼的男人?

    所以屠弥开始摧残女人。每次摧残他都凶狠无比,像一头饿疯了的野狗。然而事后听说被摧残过的女子依然对他念念不忘时,他非但不会感到高兴,反而更加狰狞,更加痛苦。这就是女人!?这就是该死的女人?

    “女人喜欢霸道粗鲁的男人么?”回忆像重锤,砸碎了屠弥的心。他突然问出这样一句让苏婉惊讶的话来,当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改口了。

    苏婉为人善良,当然不会拒绝任何人的问题,出于礼貌,她很认真的想了许久。

    “我想不是,女人喜欢的不是霸道粗鲁的男人,她们喜欢的是好男人。”

    “我不懂。”屠弥摇了摇头。

    苏婉轻笑:“听过出淤泥而不染么?有时候世界就是这样复杂和矛盾。盛开在春天山坡上的野花,未必会比淤泥中绽放的荷花更圣洁。我想大概是只有经历过黑暗,品尝过现实痛苦的人,才更懂得什么叫做纯洁吧。他们更不容易被污染,意志和心更坚定,因为他们见过黑,所以珍惜白。因此有些好男人在被污染过后,看上去似乎有些坏,实际上心却是干净的。也因此有些看上去像好男人的,其实从未见过什么叫做痛苦和生离死别,不懂得纯洁的珍贵,所以更容易被污染。”

    这些话猛然刺穿了屠弥的心,可他心中却庆幸起来,欢愉无比。原来女人终归还是看重内心的,但自己是那个被污染过后的荷花么?还是那朵看似纯洁但最容易被污染的娇艳花朵?

    他想不通,但却已经决定做一个苏婉说的好男人。想法很纯洁,然而做法却并不怎么纯洁。他决定去糟蹋更多的姑娘,以此来奠定日后自己纯洁的基础。

    所以当他再次行凶时,发现那姑娘长的异常迷人,未等他动手,那姑娘却已经开口说话:“愿意跟随我么?做我的手下。效忠于我。”

    “你是?”

    “你可以叫我圣主。”
其他书友在看: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无敌打印机 老子是村长 异界之召唤天书 权国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