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七章 太累了_左手封魔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二百四十七章 太累了

作者:哎呦小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真的可以吗?”王景天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太出乎意料了。怎么会是这种结果呢?为了保证这不是幻听,他再一次询问要确认韩林的话。

    韩林哑然失笑:“你这个变态杀人狂魔,杀了那么多人,把整个王府变成了人间地狱。你看看那些血液,看看那些碎肉。曾经那都是活生生的人类啊。一旦进入王府这个无底洞,他们便再也没可能出去了。那么多宾客先生,那么多榜心高手都死在了这里,而你。”

    韩林顿了顿又道:“而你同时也想杀我,你像养猪一样养着我。想把我养肥了再杀,那样肉会更加鲜美么。再说我,好端端的来献礼,我跟你前世无怨今世无仇的,你非要弄死我,吃了我。你知道我有多少梦想没有实现?你知道我还有多少事情没能做完?凭什么我就要死在这里,被你弄死。凭什么?你告诉我。别说我有梦想有遗憾,就是我什么都没有,我好好活我的,碍着你什么了?你非要不依不饶的弄死我不可。你知道我多怕死么?”

    听着韩林像中年妇女一样唠叨,王景天不敢打岔。一点都不敢,谁还没点怨念呢。让他发泄吧,这些话可能憋在他肚子里很久很久了。也许他说完,就会放自己走呢?

    韩林咽了口唾沫:“所以我很愤怒,吗的,越想越愤怒。老子活得好好的凭什么要被你弄死,还死的那么惨。所以现在你问我能不能放过你。哈哈,当然不能!我告诉你我会放过你你也信?你脑子坏了?被驴踢了?开什么玩笑。”

    “你明明说可以放过我!”看来王景天真的是吓疯了,这种愚蠢的话也能问出来。像小孩子在胡搅蛮缠。

    “我是说过,但我是骗你的。嘿。”

    看着王景天绝望的表情,韩林尴尬的挠了挠头:“怎么你不笑,难道你不觉得我很幽默吗?”

    “姓韩的你好歹毒!你不给人留活路,你将来也不会有活路!我跟你拼了!!”

    王景天彻底放弃了摇尾乞怜,他知道即便他装的再可怜,再落魄,韩林也不可能放过他。所以他疯狂的身躯大阵,那身后猛然间出现了无数鬼哭悲号,大量的厉鬼出现了。这些厉鬼曾经击败了雪中行,和那些冰雪狮群。

    “想吓我。”韩林也收去了笑容,摇手一指王景天:“杀了他!”

    黑龙狂啸而出,似风卷残云秋风扫落叶般,将那些不堪一击的厉鬼席卷起来一口吞了。

    王景天怪叫一声转身便逃,可他哪里逃得过黑龙的速度。他疯狂逃窜,黑龙也疯狂追逐,一口咬掉了左臂,一口咬掉了右臂,一口咬掉了左腿,一口又咬掉了右腿。

    王景天发出末日般的凄厉惨嚎,声音像是从嗓子眼里狠狠挤出来的一样,很难听。但任凭他如何惨叫也丝毫不敢有所停顿,一路逃,一路被黑龙追着咬,场面太过凄惨,韩林不忍去看了。

    最后,那黑龙似乎也玩够了,一口叼住王景天的身躯将其猛然甩飞上高空。

    王景天像是一个失去了方向的空中飘絮,临死前只看到那夜色如此美丽。他突然感到很悔恨,为什么曾经没有珍惜过这样美丽的夜色,没有享受过这空中轻拂而过的夜风。那么凉,那么清爽。

    黑龙摆尾,一个直冲上天追上姓王的,像蛇吃老鼠骤然出击,一口吞了干净。嚼在嘴里鲜血顺着龙须向下流淌,嘎嘣嘎嘣的骨骼碎裂声很刺耳。

    王景天死了,门客们疯了。他们再也顾不得全力抵抗符文阵。原来抵抗是为了不至于死的太快,为王景天争取些反击的时间。现在,这些理由都不存在了,他们疯了一样不管不顾的冲向韩林,哪怕身体在快速消损。

    韩林没想到这些人有这么强的斗志,吓的哇哇大叫一声转身跳上黑龙后背跑了个没影。

    终于安静下来了,一千门客在不抵抗符文阵的情况下,根本就是烧红铁块上的奶酪,迅速融化于无形。

    不知过了多久,那王府中心区域出现声响,门被推开了。一个受惊的像小兔子的身影跳了进来,惊慌失措的呼喊韩林名字。

    地下挖好的坑里钻出韩林的脑袋,拍去尘土很狼狈的问:“都死了么?”

    王墨兰欣喜异常:“都死了!我们自由了。我知道你躲在这,所以来找你。你带我走行么?”

    听到人都死光了,韩林很欣慰,敞开了怀抱:“来,让哥哥抱抱。”

    王墨兰喜极而泣,飞奔着扑向情人怀抱。然而韩林却轻轻后跳了一下,躲过了王墨兰。站在一边抱着双肩,脸上的笑容也没了,表情是淡淡的冷漠。

    王墨兰微微一怔:“你……你这是干什么?”

    韩林抽了抽鼻子,擦去脸上的尘土,依然是那副平淡的样子,显得很冷:“没什么。”

    王墨兰惊慌失措,她不知道韩林这样的行为是什么意思,看着韩林冷淡的表情强笑道:“我不懂,我一直在帮你。我几次试图救你,我帮你挖坑,帮你布置符文阵。我以为你决定要了我的,会带我走。为什么你要反悔,你不是这样的人。难道……”王墨兰黯然伤神:“难道你嫌我脏。”

    韩林摇了摇头:“为什么第一次推开我雅居门的人不是王景天而是你王墨兰,你不要告诉我这是巧合。为什么一个女人竟然具备引导别人领悟已经的能力,而不是王景天,你也别告诉我这是巧合。为什么白云要杀我,我故意在王府转了几圈引起王景天的注意,可到头来救我的人不是王景天而是你王墨兰,你还别告诉我这是巧合。”

    韩林遗憾的说:“我试探过你很多次了,可你一直在耍我。养我的人怕不是王景天,而是你王墨兰吧?你可真够能忍的,我相信你任由我布置符文阵,是因为起初你并不知道这符文阵会这么强。但当符文阵发挥威力后你依然能平心静气的忍耐,等待我大获全胜,那我就真有点佩服你的度量了。为了吞噬一个巅峰状态的我,你真是煞费苦心,下够了血本啊。王墨兰啊王墨兰,或许我该叫你,从乱葬岗爬出来的那位?”

    “什么乱葬岗?我不懂。”王墨兰依然在强笑。

    韩林又摇头:“小花袄的故事的确挺动人的,不得不承认我几乎被你骗了。但你有一个致命的漏洞。”

    王墨兰产生问道:“什么……漏洞?”

    “就是你两腿间……咳,抱歉。”韩林咳嗽了一声:“我是说,一个穿着小花袄在王府前惊为天人,并从此甘愿放弃一切尊严不管不顾往上爬的人,这样的人,绝不会因为一个看上去有些纯洁的傻小子而放弃前程。姓王的,你编好了一个故事,却没办法完美的收尾。你从乱葬岗爬出来很了不起么?老子也是从死人堆里逃出来的,不要把我当傻子。”

    王墨兰渐渐收去了勉强的笑容,沉默许久而后放肆大笑:“韩林!我果然没看错你。”

    “台词太狗血,换一个。”韩林摆了摆手。

    “好一个韩林!当我看到你的字时,便下定决心为你精心布置一个大局!”王墨兰的脸在缓缓变化,那些美丽柔嫩的皮肤溃烂起来,化作碎肉掉落在地,散发出浓郁的恶臭。

    “我相信这个局没人能识破,为了隐藏身份,我潜伏了这么多年。只是没料到一个故事却让我暴漏了,不过那也无妨。你现在这么强,我吞下你后完全有能力去争夺冥道十二宫!韩林,你酸雾遗漏么?可你没有想过,现在的我距离你有多近,而我的实力也绝对比王景天强大数倍。我完全有能力在你的黑龙到达前吞了你。怎么,没想到?”

    王墨兰很戏谑的笑着,试图从坑里走出来,可她发现……她不能。

    韩林纵了纵肩:“想过啊,我当然想过。从一开始就想了,所以我也布置了一个更大的局等着你。你以为这真是什么狗屁阵眼?笑话,你这门外汉。如此巨大的符文阵,阵眼会只是一个小坑?”

    “怎么不是么?”王墨兰惊了,从她不能从坑里走出来的那一刻就知道自己上当了。

    “额,其实,这里也当然是阵眼。”韩林尴尬的挠了挠头,想表现的很有谋略一些,但发现不得不打破先前的言论,有些尴尬。

    “这里的确是阵眼,但你没见过阵眼。你很强,我信。不过有比你更强的,你知道我这些天耗费多大精力么?你以为我面色惨白是因为书写符文的缘故?额,当然确实是因为如此。不过……”

    韩林每一次推翻先前的话,都让王墨兰气的哆嗦。都到这时候了,韩林还在耍她。

    “不过,耗费最多时间的,却是为了劝服那家伙出手。额,当然我失败了。”韩林又挠了挠头,他发现王墨兰已经忍无可忍了,才继续说道:“不过我可以设局来搞你,当然也能设局来搞它了。我相信他会出手。”

    “那是谁?何时出手?”王墨兰面寒如水,不愿再跟纠缠下去,她已经愤怒的无以复加,她身上散发出滔天的魔焰!她准备扑向韩林,吃了这个不知死活的小子。

    “上古排行榜第一名,灭世心魔,乱葬岗爬出来的那位。”韩林兴奋的笑:“我就是要不断的惹怒你,你问我那家伙什么时候出手?我告诉你,就是在你愤怒的现在,露出真身的现在。我知道,它不会拒绝吞噬你的。”

    韩林笑了,王墨兰却愣住了,她猛然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坑里伸出了一双漆黑色的爪子,继而一个头生双角的黑色怪物无声无息的出现,将她环抱在怀中。

    “虚空!!!!”王墨兰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

    虚空心魔俯首,一口将其吞噬。

    韩林松了口气,瞬时间瘫软在地上昏厥过去。他太累了,为了维持这个局也太累了。甚至在与王墨兰对话时,还要小心翼翼,故意去激怒她。

    韩林睡着了,睡的很香。
其他书友在看: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无敌打印机 老子是村长 异界之召唤天书 权国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