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八章 王家覆灭_左手封魔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二百四十八章 王家覆灭

作者:哎呦小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王府所在的岛屿外,有深厚浓密的云海漂浮。云海中有怪物,有植物,有各种各样人们见过没见过的珍奇物件儿。

    但如今云海中最多的是人。

    王景天引起的动静不小,直接惊动了三岛之地。这里说的三岛之地是整个三岛之地,包括玲珑岛,琉璃岛以及繁星岛在内。他们都知道,有一个王景天要崛起。也知道玲珑岛主派遣大量高手前去围剿,未能如愿。

    所以如今的云海中站满了人,排满了一艘一艘又一艘的云帆,云帆里也同样站满了人。从下到上,从上到天空头顶,全是密密麻麻的人,这些人隐藏在白色浓郁的云海中默不作声,只看到密集的影子随着云海被风吹过的晃动而闪烁。

    这些人形形色色,各种各样,怀揣着或相同或不同的目的。这些人里面有富甲一方的商人,也有小打小闹的商贩。有实力高深莫测的外围人,也有榜上有名的榜心。有属于三大岛主的势力,当然也有更多看热闹的普通人。

    但这些不同的人都有一个相同的目的,那就是在等人。等王景天。

    外界已经传遍了,将王景天击杀众多传说中三岛之地榜心高手的经过,添油加醋说的神乎其神。说那王景天府上有三千门客各个是妖魔鬼怪实力惊天。说无论什么样的高手,哪怕是三位岛主都不敢轻易招惹这位姓王的家主。

    他们知道就在最近,王景天会从王府那个大魔窟中走出来。到那时候,三岛之地的格局会发生巨大改变。不但是他们,便是那三位岛主也已经提前演练好了各种说辞,准备好了各种丰厚的条件。只等王景天出来。

    既然强行压制不起作用,那么三位岛主便已经做好了准备接受王景天崛起的事实。他们甚至暗中有过商量,究竟该划出那一部分岛屿归王景天所有。有人说王景天出自玲珑群岛,自然该划分玲珑群岛的区域给王景天。

    可玲珑岛主并不这样认为,他以为王景天来自于两极之地,是中人。而且他玲珑岛主曾经出动过大批高手镇压,损失够严重了。所以他认为划分给王景天的区域应当由三位岛主均摊。

    可不管怎么说,王景天将要成为三岛之地的第四位岛主,几乎已经成了大家的共识。那么站在云海中的这些人便是一群很聪明很有智慧的观望者,他们准备试探王景天的口风。看看王景天的为人,以此来决定是否从今天开始追随这个新任的岛主,或者是彻底与王景天划清界限。

    三岛之地有些动荡,人们心中也很惶恐。不知道究竟是怎样一个崭新的格局在等待着他们。那王景天成为岛主之后是施行怀柔政策,还是以毒辣的手段狠狠烧上三把火。没人清楚,因为没人了解王景天。

    那些曾经以为自己了解王景天的人,现在认为他们不了解了。那些曾经不了解王景天的人,现在认为他们多少有些了解了。从那过了许久方才终于淡去的红色云海便能够看出,这姓王的心狠手辣,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狂魔。

    所以他们都在等,在安静的等。时不时的有人掏出锦帕擦去因为云层潮湿而密集的汗水。时不时有人吞一口唾沫,突然意识到在这里等王景天或许并不怎么明智。天知道姓王的是不是杀人杀红了眼,出来之后将他们也全都杀光。

    咔。一名榜心高手抱在怀里的剑轻轻响了一声,那是因为身体微微颤抖而发出剑柄与剑鞘的撞击声。

    他们不敢踏出云海,等待王景天的同时也做好了随时逃跑的心理准备。

    可他们却并不知道,王景天其实已经死了。那个在他们看来恐怖而不可侵犯的王府,那个近千名高手围攻甚至出动了雪中行也依然丧命与内的恐怖王府,其实现在已经空了。只有一个甜甜睡去的少年。

    韩林睡的很香很甜。在这样一个死去了无数人,尤其是那无数人是以无比恐怖凄惨的状态死去的时候,这样的地方应该是一个大凶之地,是一个阴魂缠绕不休的丧魂之地。在这样的地方,没人能够安然自若的待下去,更何况是睡觉。但韩林就是睡的很香,很香。

    王墨兰一死,虚空心魔便立刻回到韩林左臂当中休息。那恐怖绝伦的符文杀阵也终于解散了。虚空心魔,便是这符文杀阵的阵眼,也只有它有能力维持如此强悍的大阵。

    正常情况下,一个人因为困乏而睡去或者昏过去,大约只需要一天一夜,最多两天一夜便能够完全补充好精力。可韩林实在是太累太累了,书写符文杀阵耗费了他过多的精力。与王墨兰在暗中周旋也耗费了他太多的精力。步步为营,小心谨慎。一个不慎露出破绽那便全盘皆输。韩林输不起,所以他的脑子绷紧了弦,绷到了最极限的程度。

    韩林在睡,外面的人再等。韩林等自己睡醒后该如何带走王府这样巨大的财产。外面的人在等王景天出来后是该投靠还是该划清界限。韩林睡着了当然不会出去,韩林不出去外面的人也当然没那个胆量进来。

    于是乎三天之后,韩林揉着凌乱的黑发站在空荡荡寂静无声的王府内发呆,他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这个问题让他痛心疾首几乎想死。千算万算,算死了王景天也算死了王墨兰,终究还是把自己也给算了进去。

    韩林懊悔不已的狠狠啐了一口唾沫,觉得心口像被一个大锤狠狠的敲击了一次又一次。悔的他肠子都青了,悔的他几乎想要投胎转世重新做人,然后再经历一次王府之战,然后这一次改正先前犯下的错误。

    王府有多大的家业很少有人清楚,恐怕就是王景天对这些财富也并不是十分的在乎。但想来肯定是很多很多的,王景天有多少命魂币也没人清楚,韩林悔恨的是,他明白从今往后也不会有人知道了。

    符文杀阵威力很大,韩林很欣慰。它摧毁了王府,摧毁了王府当中的一草一木,连石头钢铁都未能幸免。理所当然的,王景天的命魂币,以及储存命魂币的储存卡也随着石头草木一起枯萎了。

    韩林痛苦的是,当他弯腰,从那堆积成小山的储存卡中拾起一张以万为单位的储存卡时,那储存卡也终于如同想象中一样瞬间化为了粉末。当他去拾起那堆积成大高山的命魂币时,恰逢其时一阵清风吹拂而来,所有的命魂币都变成了明晃晃的粉末。连同韩林的心也一起吹碎了。

    面对着如此美丽的垃圾,韩林欲哭无泪。更让他欲哭无泪的是,花费巨大代价聚集起来的杀意,也随着符文杀阵的消散而一起消散了。让他来不及吸收。

    “那也没什么,反正这么多杀意你也吸收不了。反正你也是在领悟意境,段位提升不提升其实还是次要的。”

    紫电心魔出声安慰韩林,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能够书写出蕴含真正枯朽意味杀意的文字,算是韩林一个巨大的意境上的提升,相比之下段位显得有些微不足道。总之韩林已经领悟了这么强大的意境,提升段位还会难么。

    韩林不知该如何表达自己的心情,但他明白,此时的他很不高兴,非常不高兴!那代表着他失去了一次难得发财的机会,当他跨出王府之后,还要再次为了如何穿行于岛屿之间而感到头疼。

    所以他离开了,离开了这个伤心之地。每多待一分钟,便更深刻的认识到自己曾经失去了多少钱!

    走出那摇摇欲坠的围墙外,暮然回首,心疼的滴血。

    “我那纯金打造七宝繁星玉的字台啊……”

    最后一次回头望了一眼王府,韩林心中感慨无限。终于是出来了,从这超级大魔窟中走了出来。他韩林是最后的赢家,宾客们死光了,先生们死光了,玲珑岛主派来的高手也死光了,甚至连王家的人也都死光了。而最后从王府中活着出来的人,是他韩林。是这个不被任何人重视,从未想过他能做到这种程度的韩林。

    楞了一下,两边的人都愣了一下。

    韩林愣愣的看着那云海中层层叠叠连绵不绝的人影发愣。那层层叠叠连绵不绝的人影在云海中也看着从王府方向走来的韩林发愣。

    “你们是……”韩林不太确定这些人是来做什么,先前想或许是来讨伐王景天的。但这些人的实力太过参差不齐,更是看到了有些不具备实力的商人后否决了这个想法。

    “你是……”云海中的人也不确定韩林的身份,他们等的人是王景天,而不是这个默默无闻的小子。所以他们的眼神几乎是第一时间从韩林身上偏开,继续默默期待王景天的到来,没人会继续多看一眼这个年轻的小子。

    “你是什么人?”终究云海中不全是大人物,大人物想着的是王景天,想着三岛之地的未来。而那些来凑热闹的小人物有些等得不耐烦了,已经过去四天了。开什么玩笑?大家明天还要上班呢,怎么能在这里干耗着。但就这样离开也并不甘心,来一趟不能一个人都看不到吧。

    有人出声询问韩林的身份,想要问问这个少年知不知道王府中发生了什么。

    “我只是一个卖字的先生。”韩林很随意的说,并表示自己想要离开此地,能否搭一趟顺风车。

    没人怀疑韩林的身份,用脚趾头想,这样的少年也不可能是王景天,或许是无意间路过此地的不想干人士吧。有好心人收留韩林,刚好也准备离开。

    所以这个覆灭了大魔窟的罪魁祸首,在刚刚睡醒后朦朦胧胧间,随着一只小小的商用云帆就此离开了。没人记得韩林长相如何,也没人关心这个。

    韩林离开后的第三天,那些云海中的大人物算是足足等了七天。还是没有见到王景天出现,有人忍不住了。

    死了那么多手下,也不在乎再多死几个,玲珑岛主派出三个高手冒着生命危险进入王府去探查事情。然而当这三人颤颤巍巍心中祈福,念着岛主许诺的,自己死后会给自己家人一大笔钱的份儿上,愣是硬着头皮走了进去。可当他们看到眼前情景时,第一眼是震惊,第二眼是惊讶,第三眼是不解。

    这里是一片死地,放眼望去,目所能及的建筑上都覆盖着一层厚厚的红色灰烬。那灰烬是碎肉与干枯的鲜血再一次干枯而化成的尘埃,空气中弥漫着让人绝望的血腥味。但预期中应该发生的场面却并没有发生。看不到人,一个都看不到!

    三个人心惊胆战,把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颤颤巍巍的行走与王府当中,进入一栋栋枯死的建筑,却不敢触碰哪怕一丝一毫属于王府的东西。行走起来,甚至脚尖都不沾染灰尘。

    王府极大,他们机会花费了数个时辰方才巡视完毕,一个人,一个鬼影都没看到。静的离奇,静的可怕。这样的结果不但没让三人感到松懈,反而是面面相窥,都从彼此眼中看到了那无以名状的深深的恐惧。

    这种感觉很奇特,从原本对王家的恐惧,继而转移到了另一种未知的恐惧当中。王家在他们眼里就是血池,是坟场。只有人能进来,没有人能够出去。然而这样恐怖的地方却被某种“东西”给吞噬干净了。那这种东西该如何强大?

    他们料想王府一定发生了极为不好的事情,就好像一个小小的原始部落迎来了一支无坚不摧的钢铁军团。这小部落绝望了,他们没有任何获胜的希望。所以他们准备谈和,准备妥协于钢铁军团。终于当部落中经过激烈厮杀推举出几名该死的炮灰后,这些炮灰怀揣着必死的信念进入钢铁军团内部,却发现钢铁军团全军覆没!!最可怕的是,这种事的始作俑者悄无声息的不见了。

    所以这个部落会像那三个高手一样,变得更加恐惧而慌乱。因为不知道即将等待自己的,是何等更加恐怖的“东西”。

    终于有人再也无法忍耐住心中的憋闷,有些疯狂了,仰天大吼一声来发泄心中的闷气。

    可这一声怒吼,整个王府轰然崩塌,化作了漫天浓厚呛鼻的灰烬。

    三个人被这样的末世场景真的吓疯了,一个个抱头鼠窜,再也不想多停留哪怕一分钟。
其他书友在看: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无敌打印机 老子是村长 异界之召唤天书 权国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