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七章 大乱斗_左手封魔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二百五十七章 大乱斗

作者:哎呦小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连韩林自己现在都很难说他的实力到了什么样的境界,或者说是什么样的程度。以往单纯以段位来分高下的衡量模式早已经失效。到了现如今的境界,牵扯了许多更加复杂的东西进去。

    段位,本心,意境,和功法。如果非要用一种很形象的比喻来说明四者之间的联系,那大约相当于是一条管子在往水缸里不断的喷洒着液体。

    首先是段位,段位便像是那水缸。似乎是到了眼下的境界之后,段位已经显得有些不那样重要了。但其实不然,段位的高低,就像是这水缸的容量多少。当其他三种条件都难分胜负的时候,自然便只有容量多少才能起到决定胜败的关键性作用了。提升段位,便是提升水缸的容量,让一个人在拥有强大资本的同时,将这种资本尽可能的变得更多。

    而后是本心,本心便相当于管子的粗细程度。本心越强,管子越粗,从而往水缸里喷洒液体的速度也往往越快。目前韩林的道心便比正常高手的本心粗壮了十几倍不止,所以提升段位的速度也是极其迅捷的。不过这管子还有另一层作用,便是耐受力。本心越强,管子的耐受力便越强。若别人的管子都是胶皮管,韩林现在的管子可以称之为钢铁管。至于耐受力有什么作用,还要从已经说起。

    意境,便是罐子里往水缸中喷洒出去的液体的成分。为什么风中啸曾经说,高手该以修炼意境为主,而段位为辅。说的便是这个道理。例如普通修士在不掌握本心与真正功法的前提下,他们水缸中所承载的便是最普通的清水。

    而超越普通境界之后拥有的意境,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阶段,为眼观,心观,神观。眼观便是水缸中的水变成了茶,成分有了质的变化。而心观境界,则是茶变成了硫酸,杀伤力再次飞升。然而最恐怖的神观境界,则是水缸中的硫酸彻底演变成了岩浆。强大到足以摧毁一切生命,甚至是坚石。

    如此一来,风中啸以低段位战胜高段位的高手原因,便十分容易理解了。亦如你抱着一口盛满了清水的超级大缸,去找那只端着一小盆岩浆的风中啸决斗,最后谁书谁赢很容易能猜到结果,甚至因为对比太过明确,所以连猜都不用去猜了。那么本心的强大与耐受力的作用也便呼之欲出。你可以拥有岩浆,前提是你那脆弱的胶皮管子能否承受的住。

    功法,最为简单。例如你我在段位相同,意境相同的情况下,便像你我二人都端着一小盆岩浆来决斗。

    你不懂功法,所以只能愚笨的用双手去捧岩浆来泼我,当然泼是肯定泼出来了,你自己也要受到岩浆的侵害,效率也低的惊人。我有功法,所以我懂得很聪明的直接端起盆子来泼你,不但不会伤到自己,效率也强的惊人。若功法的强度再有提升,则代表着我用岩浆泼你的精准度了,说泼你脸便泼你脸,说泼你的腿也便泼你腿。

    韩林大致能够分辨出目前自己的状态,就像是守着一根很粗很坚固的管子,手里却端着一只小小的盆子,而盆子里装的液体,是比硫酸更强,比岩浆更弱的一种。对泼起来风中啸肯定能先泼死韩林,然而韩林也绝对可以先泼死用硫酸的高手。这就是站在神观大门口正在撬锁的境界。

    把高手之间的决斗比喻的像互相泼硫酸的无赖打架,确实很没品。不过事实就是如此,战斗么,形式是次要的。胜负才是最重要的。

    功法为人所开创,所以当人的境界提高到了一定程度,便也具备了对功法最彻底的了解与掌控,甚至能够加以改善。点水步,便在韩林身上发挥出了绝对超过原来极限的程度。

    一个瞬间,以点水步闪烁到刑川背后,再一个瞬间重回酒摊。这整个过程如电闪,转瞬即逝。

    黄启向来以速度著称,他轻易不会用剑。而是用那笨拙巨大的船锚来当做兵器投掷出去。除非遇到了高手,否则腰间斜挎的细窄长剑轻易不会拿出来。

    此时的黄启冷汗直流,船锚早已经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被他自己切断丢到了一边。右手已经按在了剑柄上,有随时拔剑的冲动。因为他看不清韩林的速度,这是绝无仅有的。在他最为依仗的速度面前都输了,代表着什么或许只有黄启自己心里最清楚。

    摊主不敢再迟疑,立刻帮韩林倒了一碗酒,虽然酒水多数都撒了。可韩林并不在乎,他只要能够嗅到酒味便足够。

    “换。”摇了摇头,这不是他想找的酒。

    如此,广场上的氛围又变得更加古怪离奇,所有人都大眼瞪小眼的看着韩林要酒,这韩林却并不喝酒,往往是闻一鼻子立刻便要求更换。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一个嗜酒如命的疯子,除非酒水中的所有条件都满足了他那刁钻刻薄的嘴巴,否则绝不肯轻易去触碰一滴。

    所有人都明白一个道理,战场上形式瞬息万变。可谁也没料到会是这样一个变法,首先是两会会长交锋,都以那恐怖不可侵犯的高姿态出现,向众人呈现出无以伦比的战斗力。而后突然出现了一个精神严重失常的杀人疯子黄启,所以大家也跟着黄启一起精神失常。最后,又有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冷漠少年,所以大家也跟着这少年一起冷漠。

    把酒摊开到了中心区域,已经充分说明摊主的资本雄厚。巧的是,这摊主便是以酒水无花瓣们来著称。探子后方摆放着整整三十几坛美酒,每一坛又与每一坛完全不同。在加上摊主内心惶恐,开启酒坛封泥的动作也变得凌乱无章起来。

    韩林也不在乎,又不催促,就静静的等。端一碗上来,便嗅上一嗅,摇头继续要求换酒。

    “这里很热闹啊。”

    一股劲风吹来,围观的人群中某一个方向被吹开巨大的豁口,上百人随着狂风翻飞出去,或是跌落在大老远的地上,或是砸进了草丛中,又或是挂在了树上。

    三人踏步而来,当首一人身披一件巨大而宽松的大衣,两只空空的袖筒于身后随风摇摆。短发,刀疤,狰狞的脸上处处创伤,嘴里叼着的巨大烟卷所冒出冉冉升起的白烟,与那不可一世的表情都在向所有人表明一个态度,他不好惹!

    身后另外两人全身上下缠满了白色的绷带,只露出双目与口鼻。双脚的脚腕上各有一条长长的绷带尾巴在地上拖出去老远。十分怪异。

    “暴风领主郎擎!悬赏金一万八千命魂币!”

    “后面那两位不是晴空猎手,价值一万三千命魂币的赫氏兄弟!?他们怎么与郎擎走到一起了!?”

    有人认出了三人的身份,都是忍不住惊声叫了起来。越来越多,越来越复杂的战局,让旁观者们亢奋到了极点。似乎这广场今天注定不会宁静下来,最初的两会争夺战已经演变的渐渐失去了掌控。到目前为止,已经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单方面停止这场战斗了。失去了话语权的两位会长不能,后来的黄启不能,那神秘少年恐怕不能,就连暴风领主郎擎,恐怕也不能。

    “黄启,这里有好玩的为什么不叫上我。莫非看不起我么?”郎擎笑声粗犷而豪迈,在刑川面前他自然是个小矮人,小侏儒,可与常人相比还是未免显得太过巨大。三米多的身高让常人头顶最多抵到他的前胸。而说这句话的时候,便是往轩仲会长的头上弹了弹烟灰。

    这是一个挑衅意味十足的动作。看似不经意间与轩仲并肩而立,双目望着黄启,却似有意无意的充满了侮辱性的将烟灰弹落在轩仲头上,一下子众人都惊呆了。

    这恐怕是轩仲出生以来,最为耻辱的一天。可他不敢动弹,暴风领主郎擎的名号不是白叫的。他很憋屈也很不甘,一次完美的秀自己实力的战斗彻底从掌心溜走,他已经沦为了配角,甚至连配角恐怕也都算不上。他失去了话语权。乃至于连那一头精心保养的柔顺青丝之上的烟灰,都没敢伸手去拍落。

    “你想找我打也容易,可找上赫氏兄弟却不怎么光彩吧?”黄启对郎擎有些忌惮,这留着两撇金色胡须的壮硕中年汉子实在是不太好惹,尤其是其身背后还多了两个十分棘手的兄弟。这两兄弟是每人一万三千悬赏金,两人联合起来又能发动最为完美的攻势配合,棘手的很。

    “啐!”郎擎怒道:“要打你还用得着找帮手!你太也看不起我。当年繁星群岛你在我脸上留下的伤疤依然历历在目,今天就是专门找你来的!老子一人与你单打独斗,绝不会有外人帮忙!”可这口浓痰,却是喷在了轩仲的脸上。

    “哦……”人群中发出一阵似懂非懂的哗声。原来贯穿眉心到嘴角的伤疤,竟然是黄启劈的。

    黄启微微点头,眼珠子乱转。他知道今天不好善罢甘休了,论实力的话,比郎擎稍稍差了一筹。哪怕就算是真的侥幸打赢了,那赫氏兄弟怎么办?于是乎,一双眼睛便汇聚到了韩林身上开始盘算起来。

    集英岛上的人都是成名已久的高手,黄启几乎都能认出来。唯独这神秘的少年却看不出身份,是否把他也拉进来乱斗一气。那样才好有机会脱身,可如何拉拢?黄启看到韩林脸上冷漠的不能再冷漠的表情,顿时泄了气。

    他泄气了,有人却没泄气。先是烟灰,而后是浓痰。最重要的是,弹落烟灰的时候旁观者还能紧张的发出惊讶的叫声,可吐出浓痰在自己脸上的时候,那些看热闹的竟然连反应都懒得给了。这是轩仲最无法容忍的,曾几何时他如此风光,如今连受到屈辱都无法继续赢得关注,所以他忍不了了。

    “郎擎你欺人太甚!!”

    “哦?”听到轩仲怒吼的郎擎微微诧异了一下,那原本伸出去准备在轩仲头上继续弹烟灰的烟卷,稍稍停顿了一下。

    “原来这里不是鸟窝,是个人啊。”

    郎擎的话再一次敲碎了轩仲的自尊,他怒吼,咆哮。谁也没料到,第一个打破僵局先出手的,竟然是轩仲。

    当他将头上烟灰拍落,将脸上浓痰擦去的时候,刑川已经抱着巨大的宝塔轰砸过来。

    同一瞬间,轩仲身后最后一名悍将也出手,是两柄如柳叶般的弯刀。不但是他,连那尚羽,琼阳,以及最后一名悍将也同时出手,目标正是郎擎。

    “此时不打还等何时!?”黄启大笑一声,这是最好的机会。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郎擎显然已经惹怒了两会的会长,那两个会长暂时同仇敌忾进攻郎擎,黄启也要趁机发动攻势。这是最好的时机,也恐怕是唯一占据主动的机会了。

    刑川的宝塔依然虎虎生风,郎擎不退,身后赫氏兄弟同时甩手,两道雪白色的绷带如毒蛇般将宝塔缠绕起来,随着向后拉扯,那绷带瞬间收紧,坚固的宝塔瞬间崩塌成了无数碎片。大量的碎石从天而降。

    这宝塔虽是耀斑石打造,可在强者手中那硬度也会再次提升几个档次,犹如强者可摘花拈草杀人与无形。草叶尚可锋利如刀,更不提这耀斑石打造的宝塔了。

    出手了。

    失去了宝塔的刑川终于拿出了自己真正的武器。

    没人知道刑川的武器是什么,他似乎没有武器,往往随手摸到什么就是什么。或者从地上连根拔起一棵大树,甚至抱起一块巨石都能当做武器。而现如今答案终于揭晓了,人们也都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刑川从来不露出自己的兵器了。

    原来那是一个十来米的布娃娃,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小脸蛋上还涂着腮红。

    所有人都用错愕的眼神看着那布娃娃,包括黄启在内的高手竟然很不合时宜的狂笑出声。谁也没料到这样巨大的壮汉竟然还随身携带如此可爱的布娃娃,真是外表越凶残的人,越是拥有一颗柔软的内心啊。始料未及,当真始料未及啊。

    两大会长亲自出手,率领四大悍将迎战赫氏兄弟,黄启则避开战圈独自寻找郎擎决斗。

    那郎擎时不时的回头看一眼刑川的布娃娃,每每放声大笑,眼泪都甩出来几滴。
其他书友在看: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无敌打印机 老子是村长 异界之召唤天书 权国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