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九章 疯了,封了_左手封魔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二百五十九章 疯了,封了

作者:哎呦小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黄启窒息了!

    他想过韩林或许会很强,但没想到会这么强!他想过韩林速度或许比自己还快,但根本没想到韩林并不以速度作为攻击手段。那剑是他的命根子,却不知为什么突然不听自己使唤了,像是对王者跪拜祈求饶恕的罪臣,纷纷匍匐在韩林脚下,动都不敢动弹。

    韩林的腰弯到一半突然停住,他看到黄启已经迎面送来了酒袋。

    接过来,拔开塞子嗅了嗅,摇头。

    “糟,你为什么提醒他找人要酒袋,我们怎么办?”此时旁观者当中有人突然想到了这一点,惊骇的叫了出来。

    这句话刚刚出口,已经有无数人冲上来愤怒的捂住了他的嘴巴。可当这些人转脸望去时,却看到韩林若有所思的朝这边看来。

    于是乎,无数酒袋水袋漫天飞扬,全部落在韩林脚下。那是旁观者们第一时间选择自保的手段。

    韩林轻轻打了一个响指,所有酒袋水袋爆裂开来,酒水洒落一地。

    抽鼻子一闻,又摇了摇头。找普通人要酒袋的想法已经被否定了,首先敢于肆无忌惮去烧抢商船的人,绝对不可能是普通人。不管这里多么的罪恶,大家依然保持着一种共识。那就是若没有仇恨轻易不会破坏商人的云帆。

    高手要在集英岛举办集英会,他们要厮杀。同时他们也要吃饭,也要喝酒。若是惹得商人惶恐逃窜,从此再不敢有人来此地做生意,那他们吃什么喝什么。

    真敢击沉商船的,一定是实力高强,而且并不怎么在乎规矩的狂人。又或者,本身便是做生意的买卖人。

    “好家伙!还藏着一个高手!”郎擎抽了抽鼻子,啪的一声点燃火石,将新的烟卷放进嘴巴。

    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韩林的目光落在了郎擎腰间。他不在乎郎擎是谁,不在乎郎擎长什么样。也不在乎他实力如何,他只在乎酒。

    “接我一招”。郎擎狠狠的一口将烟卷抽了个干净,拳头轰砸出去,一个风球骤然而至。

    所有人都聚精会神的看着这一幕,先前韩林收服黄启剑影的动作实在太壮观了。用这些粗鲁人的话来说就是,真他奶奶的帅气!!所以他们继续期待韩林用更加帅气的手段,来解决大多数人都感到头疼的风球。

    这东西很厉害,很棘手。能将所有遇到的东西拉扯进去绞成碎片。大家都明白这个道理,但他们向来都是听说风球拉扯外物进去,可没听说过有人主动进入风球的。

    所以他们震惊了,因为韩林淡淡的走近,直接将右手插入风球中心!!

    连郎擎都惊的张大了嘴巴,那烟蒂啪嚓一声掉落下来。这小子不要命了?是疯了,还是傻了??

    众人想,或许是傻了。嗯,这个可能性最大。从韩林的表现来看,那并不像正常人该有的。所以没错,他绝对是一个疯了的高手!绝对是的。

    摧花指。

    郎擎开始哆嗦了,他并没有看到预期中被绞碎的手臂,反而是看到自己的风球竟然被韩林给绞碎了。这实在太出乎意料,太让人无法接受了。好像看到一头老虎张大了嘴巴想去吞掉一只兔子,结果那兔子跳起来张大嘴巴一口将老虎吞了。荒诞离奇。

    郎擎大惊失色,双手高举,一柄惊天彻地的巨斧从天而至。

    裂天脚。

    韩林双腿弯曲,身体轻飘飘跃起,而后翻身一击重脚向天踹去。与那巨斧相撞,发出嗡的一声沉闷的响声!所有广场附近的旁观者们只觉得脑袋嗡嗡作响几乎昏厥过去,七窍中都有乌黑的鲜血流出,纷纷跌坐在地。

    一脚,直接踹碎了巨斧。

    没人知道韩林这蹊跷的功法从何而来,因为没人会猜到这功法其实就是最普通,连玄念都无法触动的凡间功法。尤其是在凡间,这功法也不过是中等而已,连高等都算不上。

    郎擎慌了,面目开始变得狰狞起来,怒吼声中,上达天庭的龙卷风再一次将全身席卷包裹起来。

    他极力用放肆的笑声掩盖心中的惶恐,他肆无忌惮的喊叫起来:“你再来啊!我看你如何突破我的防御!我看你敢不敢进我的暴风眼!!”他有些安心下来,因为这暴风眼太强了,无论神秘小子多厉害,总该不会投身进来吧。这可与风球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

    韩林默默的看着暴风,稍后若有所思的震动身躯。

    无数人忍耐着胀痛欲裂的痛苦,依旧选择不要命的去看那战斗,看韩林如何破解如此完美,让黄启用出绝招都不能破掉的防御。

    只见韩林身体巨震,右臂一条黑色长龙伴随着惊天龙啸脱体而出,此时的黑龙早已身长有百米。咆哮着奋不顾身的冲入了暴风圈。

    郎擎大惊,竟然是龙!竟然不是杂种的亚龙,而是真龙!这种生物只有在传说中才会出现,如今居然看到了真的!

    因为韩林已经摸到了神观的门,所以那黑龙在郎擎眼里看来就是活的,是本体!完全看不穿这是玄念凝华的观想之物。

    但当他见到黑龙也被绞碎之后,便松了一口气。他嘴角微微上扬。

    韩林嘴角也微微上扬,只是没有丝毫的笑意。黑龙被风卷碎了,继而那风也成了黑色。

    众人包括郎擎在内终于知道了韩林此番举动的真实意图,可晚了。

    “啊啊啊啊啊啊……”

    黑龙这种观想之物,是有坤之力凝聚而成,说白了就是曾经韩林最擅长的负境力量。这东西,岂是一般人敢直接触碰的。随着郎擎震天的惨叫响起,暴风终于渐渐的停了下来。

    “放过我……”郎擎被重新聚集的黑龙席卷着送到了韩林身前。

    伸手入怀,掏出一只酒袋在鼻子前嗅了嗅,摇头,丢掉酒袋,收回黑龙。落寞的转身离去了。天色已经晚了,夕阳西下将韩林那一条长长的影子拖的更长。像是一个寻不到回家路的落魄行人,只能每日走在永无止尽的前进路上。

    郎擎活了下来,可他完全没有劫后重生的兴奋。反而觉得自己凄惨无比,他从韩林眼里看到了那种冷漠。所以推断韩林之所以放过他,却并非是因为他开口求饶。因为在韩林眼里根本就没有郎擎这个人,他说什么,无论是求饶还是怒骂,韩林都会放他一码。在韩林眼里,他这个价值一万八千悬赏金的凶徒或许只是一棵树,一株草。并没有值得重视的价值。

    韩林走了,广场之战结束了。无数人唏嘘感慨,谁都没料到战斗中会突然进来一个不想战斗只想要酒的神秘少年,也都没想到战斗是被这个不想战斗的少年画上了终止符。

    所有人都在猜测神秘少年的身份,他们震惊,惶恐。他们之所以曾经心安,是因为完全掌握了每个凶徒的资料,知道什么人该惹,什么人得躲。所以能够保证自身安全。可韩林的出现让他们始料未及。

    多么激烈精彩的一场战斗!这战斗没有成全两会,没有成全赫氏兄弟,黄启与郎擎。却成全了一个默默无名,始终将冷漠写在脸上的神秘少年。这消息不翼而飞,迅速传遍了整个集英岛。

    很多势力都开始在暗中商讨,这将郎擎打败的少年究竟是谁?料想悬赏金或许已经超过两万了吧?

    另一头,集英岛岸边数十艘云帆缓缓靠岸。肖老爷子一把推开大管事搀扶的手,几乎是冲刺上了岸,寻人便问张鸣的商船何在。那船上有没有一名少年?

    终于,有当日目击者说出了原委。张鸣已经死了,船也被烧了。确实有个少年将尸首摆在岸边默哀了整整一晚。

    肖老爷子几乎要疯了,双手用力揪着那本来就所剩无几的银发,他几乎是带着哭腔的询问那少年踪迹。

    “他……嘶,似乎是有点疯疯癫癫的,围着集英岛转了三天。嘴里好像在说什么封岛封岛之类的,也不知道发什么疯。总之最后是朝中心区域去了,至于现在何处,我哪里有哪个闲心去管。”

    “封岛……”

    肖老爷子嘴里失神的念叨着,一步一个趔趄的朝岛外狂奔而去,混不顾身后一大片仓皇追赶过来的家奴们。

    嗡……

    肖老爷子被一层厚实的光幕狠狠撞了回来,惊恐到了极点!失声尖叫一声,活活吓的昏死过去。

    大管事一屁股坐在地上失了神:“不该来的,不该来的。那杀神已经怒了。完了,这下全完了,所有人都完了……”

    这一幕不少人都看到了,像回巢的蚂蚁般纷纷涌到岸边,当一个又一个商人被光幕装回来之后又过了不久,岸边的人越发密集了,他们哭喊着拍打光幕,惊恐的叫着。

    “放我们出去……”

    ……

    旅店。

    “住店,上酒。”韩林说。

    酒糟鼻胖掌柜斜着眼,再次打量这个不知死活又来住店的少年:“一晚上三个命魂币。”

    “不是两个么。”韩林抬头,喃喃的问。

    “涨价了!”

    “什么时候涨的?”

    “就现在!老子就欺负你这软蛋了!你能怎样?”胖掌柜狰狞的笑,一层餐厅里喝酒的人也都嘿嘿的冷笑。

    “小白脸是不是没钱啊?脱了衣服给大爷卖屁股,或许借你……”话音戛然而止。

    因为他看到韩林默默的伸出手,将胖掌柜的下巴拽掉仍在地上。那皮肉被撕开的黏连,那骨骼分离的刺耳声响显得格外恐怖。

    “那我也欺负欺负你。”韩林说。
其他书友在看: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无敌打印机 老子是村长 异界之召唤天书 权国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