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三章 家闻_左手封魔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二百六十三章 家闻

作者:哎呦小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乖儿子,再等会儿,马上就好。”

    啪嚓,两个盘子在地上摔碎。

    咔嚓,连锅带菜一起扣在了地上。

    噗,一脚将炉灶踹塌。

    “奶奶的,老娘就不信了!做个饭能有多难!!”

    “算了,还是随便买点东西吃吧。”

    “不行!!今天必须做好,你乖乖的等着,一会儿给你吃大餐!”

    韩林托着下巴,安静的看着在厨房里忙碌的身影,那女人似乎跟厨房天生就有种莫名其妙的克制关系,像水火不容。只要她进去,一定会将里面搅的翻天地覆。

    一种难以言明的感觉在韩林心中流动着,有点像是温情,更多的则是陌生。母亲这个词对韩林而言太遥远,也太有距离感。他从来不知道母亲应该是什么样的,也从来没有感受过所谓的母爱。

    严格意义上来说,韩林两世为人从未与母亲接近过。前世的他是一名孤儿,从小在一个拾荒老太的抚养下长大成人,最后进入了国际雇佣兵行业。今生是在爷爷的抚养下渐渐的成长起来。

    父亲,母亲,本该是两个人类最熟悉最亲近的人,从小到大这种理所应当一直陪在身边的人,却从未出现在韩林的世界里。人都说母爱最伟大,最无私,父爱最厚重,是无言的关怀。可这两种感情究竟是怎样的,韩林也从未尝试过。

    从小到大都是爷爷一个人在抚养韩林,他全部的童年和生命也全是爷爷的身影。爷爷带着他去山中摘蘑菇,带着他去河边钓鱼。背着幼小熟睡的他从夕阳中下山归巢。在炎炎夏日里为他扇风驱蚊。

    韩林很难想象,一个人从小到大身边都会有一个女人陪伴是什么样的感觉,尤其是自己还是这个女人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想一想,总觉得有些毛骨悚然。尴尬到不知该如何交流。

    我曾经是她,她是曾经未出生的我。

    看着那陌生但应该很熟悉的背影,韩林有种神奇的感觉。世界上竟然会有如此复杂奇妙的人类关系。

    这种想法若说出来,绝对会被人笑掉了大牙,但那是因为那些人不懂,他们没有经历过韩林这样的生活。两世为人,两世未见亲生父母。这应该在人生的记忆中深深的留下无法磨灭的印记。因为活的太久太不同,早已经习惯了。

    一想到自己是这个女人生的,便感觉很奇妙。韩林静静的看着,观察着她,像是在观察一个全新的生物。他该如何理解她,如何解读她的感情。又如何该用怎样的状态去面对她。

    印象中母子相聚该抱头痛哭的场景并未出现,反而一切都显得那样的不自然。

    怎么办呢?该说些什么呢?看着即将在“斗争中”完成一顿未知饭菜的背影,韩林开始局促起来。

    “来了来了!”

    热气腾腾乱糟糟的厨房里,名为宋妍的女人笑眯眯的前前后后端了九个盘子放在桌上,摆的满满的。

    看着忙碌的她,韩林局促不安的站起来不断的搓手,不知该如何帮忙。然而他又十分的好奇。

    她似乎并不懂得如何做饭,再一次又一次失败中怒火中烧,从而一脚将那炉灶给踹了一个四分五裂。所以韩林向后厨张望,他十分好奇眼前的菜究竟是如何做出来的。

    “咳,别站着,坐,坐。”女人也有些局促的来回搓手,这个小动作母子俩倒是出奇的一致。

    “你也坐,别客气。”

    二人忙着礼让,那女人想了想,自己是他的妈,先坐应该不算失礼,这才尴尬的笑着坐下,端起碗来往嘴里使劲扒饭。

    “咳,吃菜。”见到韩林愣愣的看着自己,这才意识到做妈的是不是该给儿子夹菜?

    “尝尝。”

    韩林如临大敌般将那未知难懂的,似乎像是菜的神秘事物夹起来一根放进嘴里,心中顿时苦笑不已。这绝对不是用炉灶烧好的饭菜,恐怕是女人用实力给生生催熟的。

    “好吃么。”女人紧张的问,一双美目死死盯着韩林的脸。期待着能够得到预想中的答案。

    “好吃。”韩林点点头,不敢去看那女人,一味的猛吃。

    “好吃就好,咳,好吃就好。”女人欣慰又紧张,也夹了一筷子放进嘴里,然后跳着脚的噗的一声吐了一地。

    “我真的不会做一个母亲对吧。”女人尴尬的看着地上被自己喷出来的神秘的“美味”。

    韩林倒不介意,用筷子扒拉了几下又继续吃了起来,随意的说:“其实还好,这些年风餐露宿也吃过不少各种各样古怪的东西,有时候在山里困的时间长了,难免抓些活物生吃。”

    听到这漫不经心的描述,女人感到鼻子酸涩无比,眼圈有些发红。她此时突然意识到自己是多么的失职,多么的失败。眼前的少年可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可自己这个做母亲的大半辈子锦衣玉食,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做冷,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做热,从来不知道什么是饿,什么是渴。甚至于难吃这两个字在她的脑海里根本没有概念。

    她完全分不清盐和糖,也从来不知道那各种各样的食材究竟是做什么用的。

    “沈家是一个大家族。”她有些慌乱的撩了撩长发,尝试用这种方式来解释为什么自己并不善于做饭。继而她又更加慌乱起来,突然感觉这并不是一个很好的借口。不但不是好借口,反而有种为了自己失职寻找开脱理由的罪恶感。

    这一个瞬间她突然很悔恨,很自责。为什么她这个做母亲的荣华富贵享受一生,这个亲生的儿子却颠沛流离风餐露宿。像是一个行走在天地间没有任何依靠,只能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只为了争一口饭吃的孤独人。

    她哭了,伏在桌上痛哭失声。她恨不能将两个人的人生道路转换一下,让她来做韩林,让韩林来做她。她想体验一下这些年儿子究竟是如何艰难度过的。

    “这个……你别哭了。”韩林伸手轻轻在女人肩膀上拍了拍,也找不到合适的安慰。其实他有点不太明白为什么女人突然就哭了起来。因为实在是太适应那种颠沛流离的生活了,以至于从来没将这种生活当做是在吃苦。反而觉得还挺精彩的,有十分充实的生活阅历。想想看,关在鸟笼里的金丝雀也未必快活。

    所以他非但没有责怪女人,反而觉得她其实挺可怜。

    “算了,你别吃了。”女人擦了擦眼泪,站起来准备将这些“垃圾”全都丢掉。

    “没关系,我觉得还行。”韩林重新又坐下。

    “我让你别吃了!!”女人一把掀翻了桌子。这一下两人都愣住了。

    女人的双眼渐渐瞪大,眼泪又止不住的开始流了起来:“对不起对不起,我真不是故意的。”

    “没关系,真没关系。”韩林连忙找来扫帚将杯盘狼藉的地上打扫干净。

    看着韩林忙碌的身影,女人也有些失神,久久过后才叹道:“我从来不知道做一个母亲该怎样,其实这次见面我比你更紧张。我知道你从小没了母亲,我又何尝不是从小没了孩子。”

    “我懂。”韩林说。

    两人再次陷入了僵局,不知该如何打破这让人窒息的沉默。韩林心中其实已经很满足了,有生之年能再见到自己的亲生母亲也很不错了。起码弥补了心中一个并不怎么太在乎的遗憾。

    “我能问问你,你心里最在乎的人是谁么?”女人问,双目中充满了期待。她很听到韩林说是她,她已经准备好了感动的泪水。

    “爷爷。”

    “为什么不是我!我是你的亲生母亲!这不是我想要的答案!”女人开始激动起来。

    “因为他抚养了我。”韩林很坦然。

    女人失魂落魄,继而又渐渐的想通了,脸上又重新露出了笑容。她知道让韩林选择她,那几乎是一个笑话。

    “能跟我说说沈家的事么?说说你为什么快死了。”韩林心平气和的问,将激动的情绪压制下来。他很想抓着女人双肩恶狠狠地问她,为什么抛弃了他,为什么做母亲的却不要自己的儿子。这些年她究竟在哪,为什么从来没有出现过,没有来看过他。但他现在已经不太在乎这些了,问那些话都没有意义。

    女人叹了一声:“这话说起来可长了,先说我的命吧。这些年你父亲身体一直不好,因为使用家传的某种符文咒,我将自己的生命渡给了他。每天都渡,可以说我们两人在共用同一条生命。几个月前你父亲死了,我的寿命也差不多要到头儿了。渡命这种事儿,很损耗生命力。”

    韩林突然开心的笑了起来:“不是仇杀,你抛弃我原来是为了你丈夫。那我放心了,只要是为了家人,我不介意你放弃我。”韩林是真的很开心,不管是任何理由他都不肯接受,唯独为了丈夫不得不放弃儿子,这种理由说得过去。韩林自己便很相信爱情的存在,虽然有时候不尽如人意。但为了爱情赴汤蹈火,那并不过分。从心眼儿里,他已经原谅了眼前的女人。

    女人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下,她意识到韩林说的是“你丈夫”,而不是“我父亲。”听上去很别扭,也很疏远。

    “那是我要死的理由,不是你被抛弃的理由。”

    “说来听听。”韩林端坐着,他相信他的身世很不一般。也很想解开这个谜题。曾经他认为事实就是爷爷告诉他那样的,现在看来却并非如此。

    “你天生无魂,你自己知道吧。”女人问。

    韩林皱眉,默默的点了点头。难道说自己被家人抛弃,还跟没有灵魂有关?

    女人又道:“接下来我要跟你说的话,将是沈家的机密。你要好好听清楚了。老祖,也就是沈苍宇。他的一生太过传奇,而且是公认的历史上最罕见的符文天才之一。在他年轻时曾经无意间得知了世界上有无极符文咒这种东西,并几乎穷尽一生去寻找。然而那无极符文咒的地图却没有丝毫线索,再后来发生了什么事,连我也不是特别明白。只知道他自己弄出了一套类似于无极符文咒的符文术,也在尝试着去完善它。”

    “嗯,继续说。”韩林心中已经翻江倒海,原来沈家也知道无极符文咒的存在。莫非,这与自己的身世有关!?

    “你是不是感觉很奇怪?为什么沈家知道无极符文咒?其实那并不意外,你从虚空心魔的记忆中知道了无极符文咒的存在,老祖也不可能不知道。”女人说。

    这句话又给了韩林一记严重的打击,自己偷走虚空心魔,难道沈家一直都是知道的?

    “而且经过老祖亲自验证,无极符文咒这种东西,其实是并不存在的。那只是一种虚传。”

    韩林失声道:“什么?无极符文咒不存在?不可能,绝不可能!”

    女人苦笑道:“事实就是如此,老祖在中年时遇到了一位恩师,想来你也知道了,就是沈仓联。而我们沈家的姓氏便是随了沈仓联的沈姓。沈仓联手上有三张地图,我们老祖手上也有一张,这四张地图拼接成完整地图之后,老祖与沈仓联便寻找到了七神峰的所在,可在那里,两人将七神峰翻了一个底朝天,几乎每一寸石块都打碎来研究,终究还是得出了这个无奈的结论,世界上从来都没有过无极符文咒,想想看也对,这样逆天的东西,肯定是误传了。”

    霎时间,韩林心中乱成了一团麻。他隐约感觉到这件事很不对劲儿,四张地图拼接成了完整地图?那绝不可能!无极符文咒的地图不是七张么?紫电那里有一张,天玄老人那里有两张。沈家有一张,沈仓联有三张。而沈仓联的三张有两张是在符文总会,如今已经在自己手上了。这明明就是七张,可为什么说是四张?但奇怪的是,四张地图又的确拼接成了完整的地图,否则也不会找到自己在虚空心魔记忆力,所见到了七座山峰。

    既然他们找到了,便说明四张足够。那另外三张从何而来?莫非里面另有隐情?隐隐约约的,韩林察觉到一个不曾注意的状况,或许沈苍宇与那沈仓联,并不知道紫电与天玄老人手上也还有三张地图?

    这很有可能!天玄老人都“死”去那么久了,很少会有人知道他的存在。而紫电的死法更诡异,与自己的心魔融合换命,也恐怕没人知道紫电究竟死在了哪里。更没人知道紫电手上也有一张地图。
其他书友在看: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无敌打印机 老子是村长 异界之召唤天书 权国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