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五章 沈家的预谋_左手封魔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二百六十五章 沈家的预谋

作者:哎呦小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宋妍知道自己失口了,她知道这一切对韩林来说都太不公平。她当然知道韩林对沈家的恨,也知道理由是什么。

    “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韩林冷冰冰的问。

    宋妍慌忙将韩林抱住连声道歉:“妈这不是来了么,妈偷偷跑出来了。就是为了临终前能看看你,能跟你说说话。”

    “我想把他们都撕碎,把他们的骨头从肉里面抽出来,把他们的血管抽出来缠住脖子一个个全都勒死。”韩林冷漠的说。千不该,万不该,宋妍不该触动韩林心中的底线。

    最亲的是爷爷,爷爷是被沈家害死的。所以沈家人都该死!所以理所当然的,儿子的仇人应该是母亲的仇人,母亲也应该把那些人都杀了!可她没有,提起沈家人,她还有一种温柔的情怀。

    “你睡吧。”韩林掀开被子下地,准备离开。

    “林林,你是沈家人!”宋妍追喊了一句。

    韩林停住脚步,头也不回的说道:“我想骂一句草他祖宗的沈家人,可我没说。只因为爷爷热爱沈家,只因为如此,而已!”

    宋妍追过去扬起了手,可那巴掌终究没能落下来。

    韩林头也不回的走了。他知道他与宋妍之间的观念太不同。宋妍是沈家养起来的,他不怪宋妍爱沈家。便如同他不怪爷爷也爱沈家一样。可遗憾的是,他韩林与沈家,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他没拿过沈家一分钱,没吃过沈家一粒米。没欠过沈家一丝情。

    第二天,两人出奇的保持了一种默契,便是不再提及沈家。仿佛又回到了昨天的快乐时光,不愿让最后这段日子被该死的沈家给毁了。韩林心中早已经没有了对宋妍的埋怨,这个生下了自己的女人或许明天,或许后天就要死了。在她临死前她悄悄跑出来看自己。如果没记错的话,被他杀掉的两个沈家的叔叔说过,宋妍是杀了五叔,悄悄代替他的身份来看自己的。

    在最紧要关头,她也选择背叛了另外两个叔叔,而保护了自己。

    所以韩林心中很矛盾,一方面怨恨宋妍,一方面又原谅她。

    集英岛上越来越混乱了,这两天有更多的人发现岛屿被封住了,那神秘的光幕强大的不像话,哪怕是一些上万悬赏金的高手联合起来,都惊骇的发现无法将光幕击破。他们想不出这光幕到底是谁制造而成的。

    普通人感觉糟糕透了,他们只是来做生意的,但却回不去了。可那些来集英岛参加集英会的人却慢慢淡化了这种危机感,他们来这里就没想过一定能活着出去,死都不怕,还怕什么?继而那光幕非但没能让他们恐慌,反而让他们越发亢奋起来。将那光幕当做了是一个牢笼,他们便是困兽。这种危机感,让他们更加渴望鲜血的味道。

    集英岛每日也都在发生各种各样的战斗,有机会了韩林与宋妍也会挽着手一块凑凑热闹,看看那激烈的不像话的厮杀。也常常听到旁观者如数家珍般的,将那些高手的名字,悬赏金,和来历细数出来。

    韩林有点手痒,想进去把那些不懂得珍惜生命的混蛋狠狠的揍一顿。踩着他们的脸,问问他们懂不懂什么叫做活着,动不动活着是多么的宝贵。

    而每当这个时候,宋妍总会轻轻在韩林脸上亲一下,瞬时间将韩林的怒气化解,只留下一张通红无比的脸蛋。也是每当这个时候,宋妍总会得逞般的坏笑,搂着韩林不肯松手。怎么看,都觉得儿子怎么顺眼。后悔自己耽误了与儿子相处的整整十七年。

    “你觉得他们厉害么?”宋妍问。

    “嗯,很厉害。吓的你儿子都要尿裤子了。”

    “说什么呢!”宋妍在韩林脑门儿上弹了一下,接着又在弹的地方狠狠亲了一口。

    “别这样。”韩林有些不自在,脸上红彤彤的。

    “哎,听说了没,前些天那个冷漠的少年消失了。”

    “是啊,我原以为接下来几天他会做出很大的动静,乃至于各种想找他的高手都收集了不少美酒,就等着他来。可他怎么突然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全然没了动静。”

    “我估摸着,或许是害怕了吧。”

    “放屁!放你奶奶的臭屁!你懂个鸟了,那天广场之战我亲眼看到的。你们没有亲眼看到他的脸,所以你们不懂。如果看到了,你们才会明白什么叫做冷漠。人命,在他眼里根本就是累赘。那张脸实在太让人印象深刻了,让我这两天晚上常常从噩梦中惊醒,虽然他没有杀死几个人,可那张脸简直就是末日。如果说这里的人都是疯子,那他简直就是狂魔。他才是真正的超级杀人狂魔,是个变态!!”

    “有没有这么夸张?说的我脖子里直冒冷气。”

    听着外人对自己的议论,韩林也说不出是什么感觉。狂魔?变态?他并不认可这种说法。他的冷漠只针对这个冷漠的世界,针对那些冷漠的人。他的笑容,却不是给这些人看的。所以别人越冷,他会更冷。别人是嗜血的恶魔,那他就是这些嗜血恶魔的噩梦,无法醒来的梦魇。

    “走,小狂魔,妈给你做好吃的。”

    “咳,还是买点吧。”

    “你不相信我?”宋妍拧着韩林的脸:“我手艺变强了,真的!!”

    “我信,但还是买点吧。”

    ……

    快乐的日子总是短暂的,病来如山倒,宋妍终于卧床不起,迎来了自己生命的最后时刻。她告诉韩林她并不难过,因为她一生中最重要的两个男人,她的丈夫临死前,有她陪着。她临死前,有她的儿子陪着。那很好,整个人生都很完美。

    看得出来宋妍是真心的,韩林心中的负担也少了许多。或许吧,或许自己这十几年过的太苦,可她过的好,那就够了。不管她为什么不来看自己,但她有一个完整美好的人生,又能有一个完美的结束,其实这不算丧失,而是喜事。这个世界上挣扎拼搏力求生存的很多人,都无法享受到这种殊荣。

    “那个问题,其实三天前我并不打算告诉你,而是准备带进坟墓的。因为我害怕,害怕你会恨我。”宋妍还是那样的美,在韩林眼里看来,即便是面色已经蜡黄,可依旧很美。

    “如果你不想说,你可以不说。”韩林已经无所谓了,他发现在亲情面前,原来仇恨也并不一定占据头等位置。若是让自己隐藏在阴谋里可以让宋妍走的安详,那么这种代价韩林愿意付出。

    “你很好。”宋妍宽慰的抚摸韩林的脸,这段日子韩林并没有刻意表现的与她太过亲近,也没有因为她即将离世而表现的太过悲伤。但她知道韩林为了这段难得的感情付出了太多太多。多到能够将韩林背在身上多年,甚至是唯一让他活下去的动力,那对沈家的仇恨给压下来。

    感情不是嘴上说说的事儿,而是看实际行动。正如苏婉所言,有些人可能看起来挺坏,可那是因为他们的好,你看不到。

    “跟你相比,妈觉得自己太自私了。我也曾经认为我来找你,我临世背叛沈家,是处于一个母亲对儿子的爱,对儿子的不舍。先前我也觉得自己挺伟大的,不是么?最后的时光我终于愿意承担起一个女人作为母亲的责任了。”

    宋妍眼角的泪水被韩林温柔的拭去,而后又道:“可看到你的所作所为,我这才意识到自己是多么的自私,意识到自己想错了。我没有你想的那么好,我很坏。坏的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原来我来找你竟然不是为了你,而是为了我自己。我只不过想自己死的没有遗憾,想自己死之前能够得到另一个我最重要的男人的陪伴。呵……”

    韩林将母亲抱起来,温柔的抚摸着她的秀发:“你错了,你认为你是自私。可现实是,你的自私的结果却是对我的好,不是么?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伟大。一个母亲因为自私可以为了自己儿子做出一切,一个母亲因为对儿子的袒护而当做是自私。那其实挺好。因为你的自私成全的是我,所以这种自私我喜欢。如果你只是无私的想给我爱,那却并非是你所愿,我才会感到失落。”

    宋妍难以置信的看着韩林,她完全没想到韩林能说出这种连她都没想到的东西。

    有句话怎么说的?你好,我也好。大家好才是真的好。因为我想自己好一点,所以才会对你更好一些。因为我想对你好一些,所以我才觉得很好过。感情么,不就是这么点事儿?除此之外,是不是都太虚了。

    “林林,接下来我要说的这些话,你一定要好好听着。”

    宋妍一下子抓住韩林的手:“你所经历的这一切并非偶然,而是经过沈家预谋过的。包括你随着你的爷爷在十五岁时回到沈家,遇到那样冷漠的对待。甚至包括你将老祖雕塑打破,将虚空心魔封印到左臂当中,这一切的一切,其实都是老祖事先安排好的。你能够从沈家,从沧澜山脉逃走,绝对不是因为你太聪明,也绝不是因为沈家太无能。那是因为他们要放你走,所以你才能走。知道么?你一个人,被整个沈家算计了,包括你的父母,我,和你的父亲。”

    韩林如遭雷击,这一切都太颠覆性了,让韩林感到恐惧,恐惧的不是别的,而是他心中认为最最亲近的人,他的爷爷,是否也……

    “我只问一个问题,这场预谋对我如何公平,我全不在乎,我只想知道,爷爷有没有参与!”

    宋妍苦涩的摇了摇头:“这里面太复杂,我不能说完全没有,也不能说完全有。”
其他书友在看: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无敌打印机 老子是村长 异界之召唤天书 权国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