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六章 悲惨世界_左手封魔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二百六十六章 悲惨世界

作者:哎呦小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韩林早已习惯了与天下人为敌,纵然放眼望去四处都是要杀他的人也毫不畏惧。他都不怕,也敢站出来放出豪言,尽管来吧,全都来吧!老子不怕!

    那是因为韩林心中一直都能保持一块最柔软的地方,始终在给他动力。让他肯相信世界上还是有人在乎他的。即便此人已经离去。

    所以他根本不在乎所谓的沈家,是否敌视他,还是利用他。他只在乎爷爷是否也参与到这件事当中,那最亲近的有养育之恩的人,是否所做的一切都是假的。他很恨自己会有这样大逆不道的想法,他应该完全相信爷爷,可在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之后,他真的已经很累了,很难再去为某件事坚定不移。

    宋妍看出韩林内心深处的挣扎与痛苦,悲伤的叹了口气:“老祖的无相符文咒练至顶峰,是需要吞噬三条洪荒级心魔。可你知道,洪荒级心魔便是已知存在的,也极少极少。自然而然的,虚空心魔便成了老祖最为关心最为重视的存在。然而吞噬心魔还有一个很特殊的条件,那便是这条心魔必须是要经历一个过程才能合格。便是曾经被人真正吸收驯服过。”

    顿了顿,那宋妍又道:“虚空心魔本身便很特殊,我们知道的是,它来自于符文祖师。然而符文祖师又并未真正的吸收过虚空心魔,按照误传推算,是因为符文祖师的无极符文术最终修炼失败了。所以导致虚空心魔一直都是无主之物,可现实证明无极符文术并不存在。那么如此一来,不说别人,便是老祖亲自出面也很难将其驯服。而林林你的出现,无疑给了老祖一个莫大的希望。”

    韩林微微一震,听宋妍的意思,莫非那老祖沈苍宇还活着?他不是死去很久了么?

    宋妍落寞的说道:“沈家人才辈出,可从来没有一人拥有过你这样‘特殊’体质的族人。要吸收虚空心魔,首先符文等级必须不能低,峰值状态下的虚空心魔,若没有十一级符文师的等级是不可能被吸收掉的。然而虚弱状态的虚空心魔也至少需要六级符文师等级才行。原本沈临国是一个不错的人选,可老祖并不满意虚空心魔在虚弱时被吸收所发挥出来的力量,所以经过族中再三商讨,便一致定下了这个计划。那便是由你,林林,由你来养心魔。当你拥有足够符文师等级的时候,虚空心魔差不多也应该成长到接近巅峰状态了。”

    韩林很愤怒,死死的攥着拳头,冷声问道:“族中再三商讨,一致定下了这个计划?这一致里面,是不是也包括了你?”

    宋妍黯然伤神的伸手去抚摸韩林的脸,却被韩林不动声色的躲开了。

    “是,包括我。原本我并没有资格参加如此重大的议会,但因为我是你的生母。所以我的意见也很重要。我们决定找一个合适的机会,制造一个合适的条件,让你无意间打破雕塑,将虚空心魔封印起来。待有朝一日你将虚空心魔吸收之后,老祖便要来接手。”

    韩林冷笑:“接手?是把我杀了么。”

    宋妍突然变得面色惨白起来,用力摇头:“不,不,他们答应我的,会留你一条性命。”

    韩林渐渐收去了笑容,心已经有些死了:“他们答应你,但你知道事实并非如此。以虚空心魔的强大,普通洗髓符文咒根本无法将它从符文师体内清洗出来。所以他们只能杀了我,杀了我之后才能放虚空心魔自由。对吧。”

    “我……”宋妍面色越发惨白,咬着嘴唇半晌之后才继续说道:“一个人,若没有强大的动力支撑,哪怕是你,林林。也不可能吸收掉虚空心魔这样强大的存在。所以你需要动力,而这个动力的源泉便是愤怒,和恨意。所以沈家上演了一出几乎将你摧毁,让你心灰意冷的大戏。整个沈家的人联合起来为你布置了一个大局。你能够回到沈家,能够吸收虚空心魔,都在沈家的掌控之中。可林林,你要知道这件事老祖也很心痛。毕竟你是唯一一个无魂的沈家后人,沈家原本可以将你培养成一个天才,让你站在这个世界上的顶端。你也要谅解老祖,须知下这个决定他有多么的痛苦,他做出了常人难以理解的牺牲。”

    “痛苦?哈哈!我没听错吧,你说的是痛苦?说的是谅解!?”

    韩林哈哈大笑起来,笑的格外凄惨,笑的眼角含泪:“笑话,当真是全天下最大的笑话!”

    韩林用手指着自己的鼻子,将胸口拍的山响:“痛苦的人是我!受伤的人也是我!!你们所有人联合起来算计了当年还是一个懵懂少年的我!!你们用了一场几乎能够将我毁灭的手段,牺牲了我!!你明不明白,痛苦的人是我!被牺牲的人也是我!!”

    “哈!!多么动听美丽的借口,他做出了常人难以理解的牺牲!放屁!全都是放屁!!到头来被牺牲的人是我!是我韩林!!不是那该死的沈苍宇!更不是那该死的沈家!多么可笑,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你的脑子里究竟在想些什么?到头来原来你同情的不是作为牺牲品的我,而是同情那沈苍宇!该死!该死!!”

    韩林暴怒,他将所有能够看到的一切都抓在手里,狠狠的在地上摔碎。他像一头暴怒的狮子,在宽敞的房间里肆意的毁灭着能够见到的一切。

    “林林,可你要知道,老祖也忍痛牺牲了你这样一个人才。他也是身不由己的。”

    “放屁!放屁!!你给我住口!!”韩林狰狞的指着自己母亲的脸:“住口!你给我住口!!”

    “什么叫身不由己!全是放屁!不修炼无相符文咒他会死!?你会死?沈家会死!?什么叫身不由己?无非是为自己荣登巅峰而牺牲别人找的一个借口罢了!他不过是想要变得更强,不过是想要有更大的成就!如果他真的在乎我,又怎会说什么狗屁的忍痛牺牲我?我问你,我是你的亲生儿子,你真的就忍心见我受到如此不公平的待遇!?”

    宋妍惊慌失措,她没见过韩林如此暴怒的模样,颤声道:“不忍心,我真的不忍心。你毕竟是我的亲生儿子,可我有什么办法?我是沈家人,我必须以沈家的大局着想。”

    “狗屁的沈家!狗屁的大局!!”韩林几乎用尽全力,才压制住自己试图将母亲躺着的床铺掀翻:“你们牺牲了我,可这些年你在做些什么?你在与我那素未谋面的,同样以沈家大局着想的父亲恩恩爱爱,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你们好滋润,你们好幸福。你们牺牲了自己的儿子换来在沈家的地位!好一个为大局着想!你们若真当我是你们儿子,这些年为什么不出现来看看我,哪怕给我一句无足轻重的安慰。你们想过我!!想过我韩林!!想过我韩林这些年是如何苟延残喘的活下来的吗!!”

    韩林双目通红,留下了两行血泪,哽咽道:“你们知道每天我都会从梦中惊醒!每次想到爷爷的死都痛不欲生究竟是怎样的绝望么!没有,你们当然没想过。”韩林凄惨的笑着:“你只顾着渡生命力给我的父亲,你只顾着为沈苍宇那老狗着想!你从没想过我,沈家也从没想过我!”

    “林林!”宋妍也怒了:“不许你这样说老祖,你是沈家人!”

    “我是个狗屁的沈家人!告诉你,我不叫沈林,三年前离开沧澜山脉,我便再也不姓沈,我叫韩林!!”韩林恶狠狠的咬牙切齿。他不能不痛苦,不能不疯狂。

    宋妍明白这个时候说什么道理,韩林也都不会听进去,只能叹了一声继续说道:“你爷爷沈临华其实是一个局外人。当初决定让你对沈家怀有恨意的时候,便已经决定找一个合适的人选来抚养你。将你带入深山老林,带入边疆。所以这一切,你爷爷确实是不知情的。事实上,为了让他能够配合这计划,家住争夺战对你爷爷的不公平,也是整个家族所默许的。所以十五岁那年,你的爷爷带着你重回沈家。我们也有理由相信他也是深深爱着沈家的,所以临死前他一定会去宗祠祭拜。所以你一定会因为愤怒和伤心释放虚空心魔出来。”

    韩林突然发现了,沈家的人都是疯子。他们简直不可理喻,不能以常理来推断。可他最难过的却还不是自己的悲惨遭遇,而是爷爷。自己的爷爷也是那些对沈家热爱的狂热分子之一。可偏偏这样的热爱没有得到像其他人一样,被沈家尊敬。而是换来了一场更加凄惨的结局,爷爷只是沦为了一个棋子,一个牵引自己将虚空心魔养到成熟的铺路的石子,一个人人踩踏的上马石。

    “够了……”韩林无力的挥了挥手:“我很难过,可我又很庆幸。至少我知道爷爷是真的对我好,只要我知道这个。哪怕全天下人都与我为敌,我也不在乎了。”

    沉默许久,那宋妍又缓缓的说道:“事情似乎是按照既定轨道在前进着,你的表现,也让所有的族人感到十分满意。你不断的在成长,可沈家知道无论你如何成长,也终究还是在计划之中。只是这计划在进行中出现了一个小小的插曲。便是圣道之主的突然介入。”

    圣道之主,韩林知道宋妍说的应该就是洛月了。

    “这完全是在计划之外的意外。”宋妍略有沉思:“我们不知道曾经叱咤风云的圣主是如何再一次复生的。可她突然出现在你身边,这不能不让我们猜疑。我们也曾经派出高手试图阻止她对你的阴谋……”

    “阴谋!?”韩林笑了:“她对我的阴谋?你们这些一手策划了我人生的人,却说别人的行为是阴谋?你知道自己说的话有多可笑么?”

    宋妍无意与韩林过多的争执,她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越发虚弱苍老的面孔,加上那渐渐急促而浅薄的呼吸,都在预示着这一点:“她一定是从某种途径知道了沈家的计划,所以她接近你。并且几次试图击杀你,来阻止老祖的计划。可她终究是圣道之主,势力太大。我们派出去的人没有一个能够活着回来。原本就在我们所有人都感到绝望的时候,却怎么都没想到,她竟然放过了你。”

    宋妍在回忆,从记忆中的片段寻找出一些蛛丝马迹:“我们不知道她这样做的目的。可她最终仍然是放了你,让我们的计划得以继续实施。”

    “你不懂,你们当然不会懂。”韩林冷声道:“我告诉你,那是因为爱。因为她也懂得感情,哪怕只是稍稍相处了很短的一段时间,她也还是难舍这段感情。看看,一个外人尚且不忍心对我下杀手,你们这些人!这些我的亲人却连一个外人都不如!”

    宋妍越发虚弱了,痛苦的摇了摇头:“一切又回到了正轨,依然在顺利进行着。直到……直到有一天老祖发现,你并没有准备吸收虚空心魔,反而是将它释放了。还给它自由。所以族中痛下决心,准备将虚空心魔重新收复归还沈家。而前些天,我们便是被派来击杀你,夺回虚空心魔的。沈家准备清除掉你这个障碍。所以我瞧瞧杀了你叔叔,瞧瞧替代他的位置来看你。准备临死前将一切的真相都告诉你。”

    韩林笑了笑:“瞧,到头来不还是要杀我么?充其量,我不过也是沈家准备牺牲的一枚棋子罢了。当他们发现我失去了利用价值,便要杀我。清除?障碍?你们是这样形容我的存在价值的么?呵呵。可遗憾的是,我要告诉你。这,还并不是你们计划中出现的唯一的意外。还有另一个意外,是你们必须要接受的。”

    “那是什么?”宋妍问。

    “我。”韩林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我韩林!我才应该是你们这次计划的最大意外!因为我不但不会成为你们沈家的棋子,我还会一手终结沈家。沈家夺走了我的爷爷,夺走了我的双亲,夺走了我所有应该拥有的一切。哈,你们没想到吧,怎么都没想到那个你们自认可以操控,可以掌握其生命的沈林,早已经不是沈林了。你们没有想到吧,你们没有想到我不但不会帮助沈家,成全你们那些该死的大局观,反而会将你们这该死的沈家终结!你们不该放我走的,不该让我活着。现在,你们后悔也来不及了。”
其他书友在看: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无敌打印机 老子是村长 异界之召唤天书 权国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