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三章 虚妄的世界_左手封魔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二百七十三章 虚妄的世界

作者:哎呦小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再看那些行人,为什么他们身后没有杀意的亡魂跟随?想想也便明白了,那是因为自己修炼了杀戮之道,人死后有亡魂。杀意死后同样也会出现杀意的亡魂。自己的道能将那些杀意亡魂凝聚在身边,成为自己的力量。而别人则不行。

    又再回头看了一眼,这短短的一个小时内,韩林总是忍不住回头看看那些安静的站在身后的影子,每一次看都会有冷汗留下来。这实在诡异的很,换做心理承受能力差一些的,恐怕会直接吓的昏厥过去。

    也难怪那些看到韩林使用神魂状态后的样子会感到恐惧,连他韩林自己都觉得渗人,更不用说是别人来看了。

    ……

    两极之地,山中森林。

    沈玉默默的看着摆放在桌上的地图碎片,有些出神。她一夜之间开始怀疑,她所认识的沈家还是不是曾经的沈家?是否该对沈家做一个重新的评估?她的表情阴晴不定,时而沉思,时而皱眉。

    同样皱眉的还有七情。已经超过七天的时间了,那沈玉在这段时间里不肯见任何人。不但是他,连风中啸沈玉都不肯见。以至于这两个战斗狂人只能带着一身的伤痕继续坚持战斗下去。

    谁也不知道战斗会进行到什么时候,恐怕两个当事人都不清楚。只知道胜负一定要分出来,否则决战便没有了意义。

    沈玉很纠结。换做谁被自己最在乎,最热爱的家族欺骗,心中都不会好受。

    韩林无法原谅沈家对他的蒙蔽与利用。当然便是热爱沈家的沈玉,也很难接受这种突如其来的现实打击。

    她有种被蒙在鼓里,而且可能不到万不得已,家人都不会告诉她真相的羞恼。

    有人说,这世界上有许多种人。但事实上应该是,每一个人都是每一种人。谁跟谁都不同。人真的很不一样,经历与思想的不同,会导致他们对事物承受能力和反应能力的结果也大不相同。

    沈玉很少会像韩林一样,对这个世界出现信任危机。因为从小到大她总是站在最前列的,只有她欺骗别人,踩踏别人。这种情况从不会反过来出现在她身上。所以她不用担心被人欺骗,所以当被沈家的真相重重打击过后,她所想的是,在这个世界上她还能相信谁?

    因此,一个身影开始渐渐的出现在了她的脑海当中。

    “他或许才是唯一不肯欺骗自己的人吧?”她猛然发现,原来从未骗过她的,还是韩林。他肯承认他的身份,他完全不避讳的表示出对沈家的仇恨。

    这是一个很值得研究的奇怪心态。在现实中有很多人会十分容易对自己亲近的人发火,对陌生人的容忍力却高的惊人。大概便是因为如此吧。

    因为当一个人完全信任自己亲近的人的时候,便很难接受亲人的欺骗。无论他对你多好,一旦有一天你发现他骗了你,你会怒火中烧。所以很多恋人之间非常容易发生剧烈而不可调和的矛盾。

    可古怪的是,你的敌人一直想杀了你,一直想对你不利。你当然明白这些,可当知道了亲人欺骗了自己,而那些敌人一直都没有隐藏过对自己的仇恨时,反而更加容易谅解和理解敌人。却不肯放过欺骗自己的亲人。

    这是一种对亲情对友情认为理所应当的索取。你是我亲人是我朋友,所以你绝对不可以骗我!

    从而,很多人会轻易跟家人发火,对父母,对兄弟。怒火经常无法压抑下来,一触即发。对普通朋友却不会如此。(废话扯的太多。反正看书不花钱,有问题大家一起研究么。能有一点点的收获也比没有强吧。白来的谁不要呢?所以说,哪位土豪顺手送我一千亿人民币?我的银行账号是:888843838748.请转账付款。)

    所以沈玉与韩林不同的地方就在于,当已经习惯了被欺骗,习惯了世界冷漠的韩林,知道自己再一次被欺骗后,想的是,如何能够在这个充满了冷漠与谎言的世界里,继续顽强的生存下去。继续保持一颗不会因此而绝望的心。

    然而当沈玉发现自己被欺骗之后,很迫切的需要寻找到一个精神的寄托。那就是到底谁还在骗自己?这世界上有没有一个人肯对自己敞开心扉,对自己坦然相对。

    因此,韩林被骗后,想到的是反击,狠狠的反击!沈玉被骗后想到的却是韩林,狠狠的想,想的掌心出汗。

    “不知道他现在过的好不好,没有我的日子里还习不习惯。他总是担心被人用各种理由抛弃,不知道最近还有没有人对不起他。”沈玉眼帘低垂,对韩林的理解程度已经极高。哪怕她从来不知道雪儿为了圣道而离开韩林,也从来不知道洛月为了理想而放弃对韩林的感情。也大概只有她能够看得出来韩林的本质。

    她发现韩林就像是一个从来不肯服输的猩猩,你打我一拳,我就狠狠的回敬你两拳!老天打雷劈我一次,我就狠狠的回骂它一百遍!谁也别惹我!谁惹我我就对谁不客气!

    然而越是这样的人,其实内心反而是越脆弱的。他们因为害怕被伤害,所以狠狠的反击!所以沈玉不但爱韩林,还很心疼韩林。因为她知道别人不懂韩林,只有她懂。也只有她自认可以为了韩林放弃任何东西,包括梦想。

    “这到底是什么呢?”沈玉从沉思与痛苦中恢复过来,静静的看着桌上的地图碎片。嘴角早已经有了笑意。不管怎么说,自己也总还是有一个可以信任的人的,不是么?哪怕他会恨自己。

    “玉姑娘,人家腿疼。”门外七情揉着血粼粼的大腿,委屈的说。

    “自己揉揉。”沈玉回答。

    “不能揉,都是剑伤。一揉伤口该裂开了。”

    “那去一边躺着去,什么时候血干了,自然就不流了。”

    “额……”七情挠了挠头,一脸的无奈:“唉……本来想告诉你一些有关韩林的消息的,可……”

    “哪疼我瞧瞧?你真是,受了这么重的伤还乱跑。”沈玉一脸担忧的从茅屋中冲出来,关切的为七情查看伤势。

    “我胸口疼。”一旁抱着剑的风中啸说。

    “然后呢?”七情挑衅的斜了风中啸一眼,那意思仿佛在说,我能提供韩林的情报,你能么?

    “嗯……嗯……嗯!”风中啸沉吟了一阵,抱着剑返回山巅去了。

    ……

    某座恶魔城深处,在一座看上去年代久远而无法追溯的巨大宫殿外,有三人并排而立。中间一个,便是沈家现任家主沈临国,他手中持着一张古朴的地图,凝重的望着那座浩瀚宏伟的宫殿,眼睛里却充满了亢奋的神色。

    “家主,是这里么?”身旁一人低声问道。

    再三对照地图,以前所未有的凝重神色终于确定下来之后,沈临国这才缓缓的点了点头:“没错,是这里。记住,无论发生什么事,绝对不能闭眼!!”

    “知道。”那二人如临大敌,重重的点头。

    三人并排踏步顺着长长的阶梯而上,在宫殿正门口犹豫再三之后,沈临国终于是狠狠的咬了咬牙,一步踏了进去。

    在漆黑不见五指的宫殿中,准确的寻找到了一条蜿蜒向下的螺旋阶梯,继续顺着阶梯下行,最后来到了一座被寒霜覆盖的门前,大门上有着一层覆盖着一层,一环套着一环的符文阵,符文阵复杂到这种程度可以说是骇人听闻了。

    “这是老祖耗费数十年方才绘制好的符文阵破阵图,此番只能成功,绝对不能失败。”

    沈临国再一次告诫,从乾坤袋种抽出一张巨大的羊皮纸,三人拉拽着抻开方才贴到了门上。

    无论是谁在看到了这样的大门之后,第一反应绝对是里面藏着某种凶物!这大门绝对不能开启!

    可沈临国这样做了,那冰霜遍布的大门推开之后,里面是个十分狭小的密室,密室地面正中央,则是一个螺旋形的黑色漩涡。三人对视一眼,都硬着头皮跳落下去。

    也不知道下降了多久,总之是这个过程中,四面八方均都传来或凄厉,或狰狞的诡异嘶吼声。这声音近在耳边,像是贴着耳朵在嚎叫一样,三人心惊胆战的不断哆嗦着,可也没有选择撤退。

    终于,三人掉落再另一间密室当中,这密室比上一层密室要宽阔许多。并且地面上是数之不尽的各种奇怪骸骨,其中占据多数的,属于人类。

    显而易见的是,这些骸骨存在的时间实在是太久太久了,那些骨骼早已经被严重的氧化风化,开始还能保持原样,一旦有三个突如其来的人闯入,哪怕最为细小的动静都使得那些骸骨化作了一阵细沙,铺散在地上。

    而密室墙壁上刻画的复杂难言的符文阵,让沈临国激动的颤抖起来:“没错,就是这里!现在,好好睁大你们的双眼,无论有多困,绝对不能闭眼!”

    “是。”那二人也感到有些惊悚。传说中的世界,终于要出现在眼前了。

    重新又掏出一张符文阵破阵图,沈临国谨慎道:“这里被无数符文先辈以无数鲜血封存起来,希望这一次我们能够成功。”

    破阵,开门。一个虚幻的世界出现了。这世界有山有树,也有水。只是这些山水树木竟然都像是一种黑色的幻想,飘飘荡荡很不真切,像是梦中看到的场景,会随着人的意识不断的发生变化。
其他书友在看: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无敌打印机 老子是村长 异界之召唤天书 权国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