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五章 怕死_左手封魔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二百七十五章 怕死

作者:哎呦小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你觉得我的提议怎么样?”洛月笑眯眯的问。

    “不怎么样。”徐若水很直白的回答,到了这种时候,到了她们这种境界,也没什么好藏着掖着的了,也没必要把话说的太婉转。

    “你还敢使用符文师的力量?”

    “我为什么不敢?至少这是暂时唯一能够解决你对我威胁的办法。”徐若水反问:“你让我与你合作,但结果呢?我找来符文师帮忙就是为了对付你圣道的摄魂师。若放弃了符文师的援助,到最后岂不是还要被你吞了。”

    洛月咯咯的笑道:“妹妹说话真直接,不过你说的没错。事后我一样不会放过你。”

    “那你又为什么认为我会跟你合作,并且专门过来一趟?”

    洛月道:“因为你没有选择不是么?那老鬼暂时不敢跟我硬碰硬。当然了,我也会在没有万全准备下与他产生直接碰撞。所以你夹在中间必须做出一个选择,要么提前被老鬼搞垮,要么与我合作搞垮他,然后你被我搞垮。只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你想想我的提议,至少能多活一些时日么。考虑考虑吧。”

    洛月转身离去,徐若水却面沉似冰。事情挑明了,就是如此。圣道不是下界能够对抗的,至少暂时不能。那老鬼也不是下界可以打的赢得。也就是说,这下方世界只有一个结果,便是灭亡。徐若水唯一能够选择的只是被谁灭罢了。

    这种困境让徐若水很不甘心,也很恼火。她试图寻找到一个可以改变此种困境的人,可想来想去,始终没有合适的人选。这世界上的顶级存在很有限。

    “师傅,不如……我们找到劲宗顾清丰掌门,一起去哪里求助?”一名清水七侠的成员低声说道。

    徐若水身子微微一颤:“你不提起,我几乎都要忘了。现在他们的立场至关重要,立刻跟我走!”

    几乎是没有片刻迟疑的,带领着自己七名最为强大的弟子便上了穿云峰。在那里与顾清丰也不知道谈了些什么,总之是耽误了足足两天时间,这两大下界巨头方才达成一致意见。

    因此,神界迎来了两位客人。

    “我现在需要的不是修士。”雷神君郑重的看着两位下界来者。他是第一次见到徐若水与顾清丰,准确说来,人类世界与神界很少有交际。徐若水之所以能够找上来,还是因为古书籍中曾经记载过,人类与神界在很久以前有过合作关系。

    然而徐若水心里却并没有多大把握能够说服雷神君,她不敢确定洛月,或者那老鬼是不是领先一步找到过雷神君。只是当看到雷神君神色有些动摇时,这才放下了心来。

    但雷神君的话却让徐若水惊疑不定,什么叫做,我现在需要的不是修士?他现在需要什么?

    雷神君深深的吸了口气,极力压制下心中深深的担忧:“你所说的灾难其实并不完全。从前几天开始,这世界上或许要多出一些新的……”雷神君想说新的物种,也想说新的人种,或者新的生灵。可又觉得魇族并不属于这些行列的其中之一。

    “看看这个吧。”将那厚重而巨大的古朴书籍摆放在徐若水与顾清丰二人面前,掀开了其中特定的一页,示意徐若水与顾清丰自己观看。

    气氛渐渐变得有些凝固起来,许久之后徐若水才将书籍重新合拢,与那顾清丰对视一眼均都感到事态的严重性。

    那原本便慌张错乱的心,此时更加惊恐了。大敌当前尚未击退,又突然间冒出来一个所谓的魇族。看上去能够对付魇族的,好像也只有心魔与神尊了。这才明白了雷神君的意思。

    他现在缺少的不是修士,而是缺少能够掌控强大心魔的符文师。

    “要知道,曾经陷入虚妄世界的符文师,可都生活在符文界最鼎盛的时期,而且糟糕的是,那些符文师全都是九级以上的高手。可以说,几乎每一个都相当于如今清柚的实力。可即便是他们,面对魇族也几乎全军覆没。

    徐若水当然明白这代表着什么,也就是说,哪怕雷神君得到了符文界的鼎力相助,能不能跟魇族对抗还是一个未知数。更何况现在找到雷神君的是一群修士,而并非符文师。

    “神王呢?”徐若水想到这笔记其中的某个环节,心中又燃起了新的希望。

    “下落不明。”雷神君摇了摇头,神色有些痛苦:“虽然我们并不愿意这样承认,可事实更倾向于雷神王已经身死。因为我们已经找到了神王剑。”

    徐若水又与顾清丰对视了一眼,他们两人暂时言和已经非常难得了。此次来到神界是抱着极大的希望,是寻求援军而来。可没想到援军自己都面对着一个更加夸张离奇的恐怖敌人。麻烦真是接踵而至让人目不暇接。

    顾清丰沉思了一阵,突然说道:“既然还有神王剑,那么对付魇族也不算是完全没有希望。你们没有了神王,那就再培养一个出来。”

    “嗯?”

    雷神君与徐若水都是一怔,没想到顾清丰突然提出了这样一个有建设性的意见。他们把全部心思都放在了雷神王身上,却从来没考虑过雷神王死了,是不是能够重新培养一个神王。

    “很难。”雷神君情不自禁的想到了韩林。雷之一族对韩林很有好感。并且坚定的认为韩林就是未来的神王传人。除了韩林之外,数十万年来再也没有一个人能够活着进入王者炼狱,也便更不可能有人活着出来,直到他们遇到了韩林。这个不怎么纯正但却很让人能够寄托希望的人类。

    直到现在,雷神君都没能从韩林的谎言中挣脱出来。他实在是不愿意相信韩林接受了什么所谓的本源力量。可不是如此的话,又怎能够从王者炼狱转一圈出来,非但没死,反而能够使用王者炼狱内的闪电力量了?

    “你想到了什么?”徐若水看到雷神君欲言又止,一副复杂的神色。

    “有一个人或许能行,我是说,或许有些希望。只是现在连我们都不知道他究竟在哪。”

    “那人是谁?”徐若水急忙追问。

    “那人叫韩林,是一个人类的小子。据说最后一次出现是在暮光大陆,与火之一族的人有过接触。之后便失去了行踪。”雷神君感到很懊恼,当初如果严密监视韩林的行踪便不必如此麻烦了。

    听到韩林的名字,徐若水猛地一震,而后说道:“不知道你说的韩林,与我所见到的是否同一个人。”

    “哦?说来听听。”雷神君顿时来了精神。能否对抗魇族,希望可全都放在一个人身上了。

    “嗯……我很难像你具体描述他。你来看,这是他的画像。”徐若水挥笔如飞,刷刷点点便在一张空白的云纸上画下了韩林的容貌。

    雷神君低头一看,又是好气又是好笑,这人不是韩林那该死的勒索犯还能是谁?没想到这小子够能闹的,在邪魔之地都不够他一个人折腾的,折腾上了神界,又折腾上了下界。真不知道什么时候他是不是还要折腾到恶魔城去。

    雷神君自然不知道,韩林岂止是去过恶魔城,还在恶魔城内好好的“玩耍”了一阵子。

    “看来是他没错了。那我们可要抢先一步行动。”徐若水说。

    “此话怎讲?”雷神君不明所以。

    徐若水道:“据我所知,圣道的人在找他,也在找他,那老鬼也一样在找他。现在加上你,同样也在找他。如果不能抢先把他带回来,很难说他会出现什么样的意外。”

    听到韩林惹了这么多麻烦,雷神君有些意外,又觉得在意料之中,这小子能闯祸已经是公认的了。他并不惊讶韩林一次得罪了这么多人。却错误的以为徐若水找韩林也是想要算账的。

    “不知道你们说的韩林,与我听说的韩林是不是同一个人。”正在此时,那鲜有发言的顾清丰也搀和进来。

    “你也要找韩林!?”徐若水与雷神君顿时瞪大了双眼。

    顾清丰轻轻的敲击桌面,回忆道:“前些时日我去过一趟蛮荒大陆,目的也不必隐瞒。自然是找妖帝探讨一些功法上的心得。而在那里,我隐约有所耳闻,似乎一个在妖兽世界名头极大的先生存在,信徒不计其数。听闻,此人也叫韩林。”

    “没错!就是他了!”雷神君一巴掌拍在桌上:“走,去找他!”

    雷神君第一次与韩林相遇便是在北元大陆上的妖兽世界,自然直到韩林在妖兽世界有多大的名头。现在经过顾清丰提点,那准备错。洪荒大陆上的韩林,绝对就是韩林不假了。

    ……

    此时的韩林刚刚从美梦中醒来,因为他察觉到了旅店走廊里出现了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响。

    房门被缓缓的推开,一名看上去有些儒雅的男人立在房门前对韩林笑,手里抻开了一张悬赏单,说道:“你好,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集英岛岛主手下一个小小的幕僚,名叫陈思。很荣幸见到你,韩林公子,或者叫你,韩林先生。在门前我看到了你写的字,对得起先生这个称谓。”

    韩林淡淡的看着来者,慵懒的说道:“岛主必须死。”

    “万事好商量,有什么矛盾都可以私下里化解。虽然我身为岛主的幕僚,可却最不喜欢打打杀杀。能够坐下来心平气和解决的矛盾,何必要见血呢?你先不忙拒绝。”

    说着,那陈思笑容满面的拉开椅子坐了下来,与韩林对面而视:“你也许并不知道你将要对抗的人,拥有多大的能量。”

    韩林笑了:“你也不知道你现在面对的人,有多么的疯狂。”

    “相信我,我知道。”陈思从容的点了点头:“这件事我想我们双方都不够理智。然而为了你我着想也最好就此罢手。你也许认为自己很强,强到让你自认为能够对抗岛主。暂且不提岛主的势力有多大,我只能告诉你。在未来几天,这岛上会来两个人,而那两人,绝对不是你愿意与之为敌的。”

    “没关系,一起杀了就是。”韩林说。

    “固执,会为你带来灾难。”陈思终于开始皱眉,他发现眼前的年轻人根本连条件和要求都没有开出来,这并不像是想要索取某种宝贵东西的姿态。他原本很确定,韩林为了一艘商船与岛主对着干,绝对是借题发挥。他必然有所求。他也相信,只要他肯开出十分优厚的条件,韩林不会拒绝。可真正见到韩林之后,他的自信有些动摇了。

    莫非真是为了区区一条商船与岛主拼命?陈思用力甩了甩头,这个想法实在太荒诞。

    “我只知道,固执能让我活下来。”韩林回答。

    陈思深深的叹了口气,知道这次谈判是彻底谈崩了。韩林不给他任何的机会,甚至连条件都不肯问。想来,莫非眼前这个年轻的少年与岛主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私仇?

    “很遗憾听到你这样说。其实此次前来是我私人行为,并没有得到岛主的授权。既然你不愿意放手,只能日后兵戈相见了。”陈思摇了摇头,站起身来与转身离去。

    “我说过会放你离开么?”韩林托着下巴懒散的问,眼睛里闪烁出一丝精芒。

    “你!”陈思闻言身体剧烈的颤抖了一下,用手指着韩林道:“我是来与你谈判的!你难道连我都要杀了不成?如果你杀了我,今后无论你遇到什么样的麻烦,也绝对会是不死不休的结局。因为没人敢再找你谈判!”

    韩林哈哈大笑,站起身来走到陈思身前,可以明确的发现那陈思身体已经开始剧烈的摇摆起来,这种摇摆源自于巨大的恐惧心理。

    “你……”陈思努力从喉咙里挤出一个字来,冷汗已经止不住了。

    韩林笑眯眯的拍了拍陈思肩膀:“别怕,我不会杀你。不是担心你的威胁,而是杀你没有意义。并且你瞧,在死亡面前你不也失去了淡定从容?不也是感到内心恐慌无所适从?”

    面对着陈思渐渐平和下来的表情,韩林又道:“所以相信我,这世界上没人不拍死。所以你应该回去给你们的岛主带话,要么趁现在头脑清醒赶紧逃跑,要么便乖乖的受死。”
其他书友在看: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无敌打印机 老子是村长 异界之召唤天书 权国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