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八章 该怎么收场_左手封魔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二百七十八章 该怎么收场

作者:哎呦小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梦境么,肯定是不能当真的。总不能把梦境里见到的东西当做真事儿来说。

    “魇族,是一种生活在与我们不同世界的生物。虽然我们并不能肯定它究竟是不是生物。但想来,那个世界应该属于梦境中的一种。实际上也不必太过计较它出现的场地。”妖帝说。

    三人立刻竖起耳朵倾听,妖帝活的时间够久,实力也够强。他的话一定具有很高的参考价值。

    “这是妖祖在那场梦后,又绘制出的浮雕图案。”妖帝向一侧行走,而后来到了另一面墙壁跟前。

    三人观看墙壁上的浮雕,这一次那浮雕却变得已经非常抽象了。是大大小小很多个圆环形的东西,围绕着一个实心的圆盘形东西。他们只能暂且把这些图案叫做东西,因为想不明白这图画要表达的究竟是什么。

    妖帝指着那些环状的东西说道:“这应该是一个又一个的世界。或者说,是位面。我想你们活的时间都不算短了,对这个世界也应该有一个概括性的了解。世界这两个字本身就从来没有代表过任何一个独立存在的空间。”

    说着,妖帝指了指那些环状物:“这些应该都是我们未曾去过,也未曾了解过的世界。其中也应该包括所谓的地狱,这许许多多的环状物,全都是一个个陌生而离奇的世界。只是这些世界并不完整。”

    而后那妖帝又指向大量环状物中间的实心圆盘:“我们的世界包罗万象。纵然有许多我们未曾去到过,也未曾了解过的世界。但那又与我们现在所处的位面并不分离。你们所看到的这些圆环,它们每一个都是一个单独的世界,然而这些世界里所出现的一切的一切,又全都投射到这个圆盘上面。也就是说,我们所处的世界,与其他世界是一样的。你们看到的我,我看到的你们,都是一种实体投射。这所有的环状物将它们位面中的东西投射到一起,才形成我们这个完整的世界。”

    三人都很诚实的摇了摇头,表示对妖帝说的话完全无法理解。

    妖帝笑了笑:“不理解也没关系,事实上,这也只是我的个人猜测。我要说的是,既然需要追溯魇族的来源,就必须了解当下世界的构成。另一个世界可能也有一个不完整妖帝,而再另一个世界,可能还有一个不完整的妖帝。很多个不完整投射到同一个位面上,便是完整的妖帝了。所以我们并没有必要去追溯那些不完整的世界,只需要活在当下就好。”

    “我想要传达给你们的意思是,无论这里有多少个世界,你们眼前所见到的这些图案当中,却并不包含虚妄世界。严格意义上来说,虚妄世界并不是一个世界。而是一种独特的空间,我们可以把它叫做虚妄空间,或者梦境空间也行。”

    “所以呢?”徐若水追问到。

    妖帝解释道:“严格意义上来说,魇族是不存在于现实当中的。所以我们不能称呼它们为生物,它们是一种截然不同的存在。从某种意义上来讲,魇族也是绝对无法杀死的。因为它们只活在梦境当中,正如雷神君所了解的真相,那虚妄空间存在于地狱中一样是无稽之谈。虚妄空间可以存在于任何地方。”

    “可不对啊,我们谁都会睡觉,但也从来没有在梦中遇到所谓的魇族。”顾清丰摇了摇头,并不认可这种说法。

    角落。

    妖帝说道:“你没见到,是以为你还没有在梦境中走的足够深。虚妄空间应该是梦境中最深处,最为边缘的区域。人类的正常精神力,并不足以支撑他们在梦境中走的太远。所以便无法看到魇族。那并不代表魇族是不存在的。然而我想,地狱是心魔的发源地。这世界上没有任何一种生物的精神力是能够与心魔相比的。所以心魔可以看到魇族,故而,因为大量心魔的存在,虚妄空间看上去便好像在地狱里打开了一扇大门。”

    妖帝打手一挥,又面向墙壁:“无论现实中存在多少个世界,对于魇族来说那并没有区别。它们可以任意穿行于所有位面,所有的世界。因为哪里有梦境,哪里便有魇族的存在。打个比方,例如我睡着做梦了,梦里的我如果也睡着做梦,那么这第二层梦境里也会有可能遇到魇族。第二层梦境的我再做梦,我便还是有可能在第三层梦境里,遇到与前两层完全相同的魇族。”

    妖帝用一根手指指向徐若水眉心:“此时此刻,你的脑海深处便有魇族的存在。我们每一个人体内都有魇族。无论你清醒还是昏睡,它从来没有消失过。一直都在。可一旦当某种精神力足够强大的力场出现,如果足够引发你精神力发生改变,那就很有可能看到魇族,等待你的,将会是一场毁灭性的灾难。”

    “这与对抗魇族有什么联系呢?如果真像你说的那样,魇族岂不是不可以被消灭?”徐若水问道。

    妖帝笑答:“魇族并不存在生死的概念,它们永远不会死,也永远不会消失。我刚才说那些东西给你们听,是要解释如何对抗魇族。我猜想,魇族突然出现,是因为某个强大的符文师,拥有一种可以与梦境相连接,或者相互能够影响的心魔。他,也应该是唯一一个能够打开虚妄空间大门,将埋藏在我们每一个人梦境深渊里的魇族给请出来。若魇族出世,它出现的方式也应该是跟随着某些符文师的心魔力量一起出现。也就是说,当一个符文师站在你面前,用他的心魔力量影响你的精神力时,你便能够看到魇族了,那也代表着你即将面对毁灭性的的灾难。唯一可以对抗魇族的,恰恰还是心魔。恩,神尊也可以。”

    “不懂。”三人同时摇头。

    妖帝叹了口气:“愚昧的后辈,真为你们感到心忧。我直接说结果吧,这世界上如果能够出现魇族,那一定只能被符文师或者摄魂师使用。若这世界上有一种力量可以对抗魇族,那也一定是只有符文师或者摄魂师,还有神族的神尊。它们杀不死,只能被驱逐。所以修士的力量是没办法对抗魇族的。这样说,你们明白了么?”

    雷神君消化了一下妖帝的话,问道:“你的意思是,对付魇族必须要符文师或者摄魂师,甚至我们神族主动出面?除了心魔与神尊,没有任何其他东西能够对抗魇族?”

    “恩。”妖帝点了点头。

    一时间,三人都开始愁眉苦脸了。说是能对付魇族,能够将之驱逐,可做起来谈何容易?要知道魇族的出现,本身就是符文师一手造成的。他们请出魇族一定是为了对付自己,又怎么肯舍得再把魇族送走?如此一来,便只能依靠神族的神尊了。

    结果说了半天,最后还是转回到了韩林身上,对付魇族需要神王那样强大的神族领袖出现才行。

    三个人都有了属于自己的小心思。徐若水认为妖帝有很多话还没说,没说明白。它完全没必要花费这么大的精力去解释魇族从何而来。也就是说,妖帝认为在这个世界之外,还存在着其他的完整世界?例如曾经的妖祖所梦到的世界?如果真有那个世界的话,那么魇族也应该存在于那个世界当中。

    只是那个世界在哪?为什么妖帝又对那个世界如此耿耿于怀。看上去妖帝对浮雕的重视性极高。也许,里面还有一些跟圣道女人最终目的有关的环节没有弄明白。那妖帝或许知道一些,只是不清楚是什么原因让它没能说出来。

    “妖帝前辈,我希望你能带我们去找一个叫做韩林的人。”徐若水说。

    妖帝正陷入自己的思想中,闻言微微一怔,笑道:“那人我到是知道。在妖兽族内极有名望,信徒很多啊。”

    “你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雷神君追问,让一个人类的小子在自己的世界里招收信徒,那不是一个威胁?妖帝应该把这种人产出才是。怎会提起他还会笑容满面。

    “为什么不能?他不过是教人学好而已。这是好事。”妖帝笑了笑,当即带着三人朝韩林所在的区域飞去。

    那是一个很大很大的建筑平台,平台中心出现了一层层的阶梯,呈塔状,最顶端上坐着一名看上去年纪轻轻的少年,这少年正笑容满面的说着什么。

    在塔状阶梯的下方平台上,至少匍匐着上万妖兽。这些妖兽当中有最平凡的普通人,也有实力强大到三阳境界后期的高手。但相同的是,这些妖兽无一例外的是满脸的虔诚,认真聆听那为少年先生的淳淳教诲。

    “我韩林拥有一颗很大的心!我这颗心能装下你们所有人!你好我好大家好,大家好才是真的好。所以我们一定要好!一定要好得不得了,非常非常的好!不但你我要好,而且我们也要帮助别人好!!”

    少年一脸慈祥的说着,听的下方妖兽几乎要泪流满面了。

    “这就是你们要找的先生。”妖帝在深空中指了指那少年,又道:“只是不知道这样平凡的人类,对你们究竟能有什么用。”

    徐若水与雷神君对视一眼,都是一脸古怪的表情。

    “怎么?”顾清丰也察觉到两人神色有异,便忍不住出声询问出来。不是要找韩林么?这不是找到了。赶紧带走啊。

    徐若水苦笑道:“白费力气,这人是冒牌的。”

    为了印证徐若水的话,雷神君也一样点了点头:“确实是冒牌的。无论是嘴皮子还是头脑,这冒牌货与正牌韩林根本不是同一个档次的混……人物。跟韩林那小子比起来,这少年几乎就相当于一个智障,而且是语言能力有障碍的智障。”

    三个人兴致勃勃的来,又只能一脸遗憾的离开。

    ……

    “主上,我在岛上发现了一个很值得重视的人。”陈思站在岛主前方,身子却开始有些摇摆了。

    岛主身子向前倾斜了一点,为了能够看清楚,这一向从容淡定的陈思,到底是不是真的出现了情绪上的剧烈波动。

    而在陈思身旁,则站着一名胡须发白的老者。

    “事情是这样的。”陈思努力稳定了一下自己的心绪,将一张通缉令递到了岛主手上。

    望着那张没有明显轮廓的画像,以及下方明确标注着十万悬赏金的文字,岛主惊讶的问道:“这什么意思?”

    陈思再一次剧烈的喘息了几口气,可依然压制不住那有些颤抖的声音:“事情已经查明了。这神秘的通缉令您前段时间也看过。”

    “你的意思是说,通缉令上的人,身份已经确定了?”岛主问。

    “没错。”陈思点了点头,眼睛稍稍瞥了一眼身旁苦瓜脸的老人,说道:“那价值十万悬赏金的人此刻就在岛上。”

    “哦?”岛主霍然起身,一脸凝重的说道:“他人在哪?这样的人我们应该结识一番。哪怕不能把他收编,至少不能够得罪。”

    陈思苦笑道:“糟糕的是,我们已经不可能与他结交了。因为您口口声声要弄死的韩林,便是那价值十万悬赏金,将整个王家覆灭的罪魁祸首。我想,用不着我们去请他,短时间内他也应该来了。顺便说一句,派去击杀韩林的四皇之一,已经死了。有人在街上发现了他的尸体。”

    闻言,岛主面色骤然变得苍白起来,跌坐在椅子上久久无法回过神来。嘴里一直念叨着:是他,是他……

    陈思心中的苦楚根本没地方发泄,心说我早就让你不要得罪这少年,不要得罪这少年,你偏偏就是不肯听。那少年摆明了不惧怕任何人,难道他真是疯子傻子?若没点实力,谁会如此狂妄自大。

    好了,这下是真的太他娘的好了!招惹谁不行,招惹了一个这样的凶徒。十万悬赏金啊!那是整个三岛之地历史上从未出现过的最高悬赏金。

    “该怎么收场。”陈思苦着脸问。
其他书友在看: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无敌打印机 老子是村长 异界之召唤天书 权国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