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九章 狂人的另类反击_左手封魔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二百七十九章 狂人的另类反击

作者:哎呦小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是啊,该怎么办。到底该怎么办!岛主也在问自己这个问题,他恨不能把自己的脑袋劈开,好好看看自己的脑子,看看这脑子当时究竟是被什么蒙蔽了,非要一条心走到底,非要取那韩林的性命。

    “为什么你不拦着我!!”岛主怒极,甩手便将一样食物摔碎在陈思头上,直砸的陈思头破血流,那东西落在地上才看清楚,原来是一个茶杯。

    陈思更怒,可敢怒不敢言,谁说我没拦着你,我拦你的次数还少了么?是你不肯听,非要作死!这下好了,惹了一个不该惹的杀神。这下那杀神要杀上门来你才知道后悔了,当初干什么了?有脾气也犯不着发在我头上啊,你有种,有种拿根棍子找韩林拼命去!窝里横算个什么东西!

    “混账!沙海和勿言为什么还没到!!”岛主又怒又急,知道集英岛被封,想出是肯定出不去的。那么如此一来,只能将自己的性命依托在沙海与勿言身上了。只希望这两个人能够赶快到来,好救下自己这条小命。然而他却并不知道,杀害在看到那样强大的符文阵之后,早就扭头走人了。哪里还会进来。

    “不好!他来了!”大厅外有下人连跑带爬的窜了进来,苍白的面色,颤抖的身子,一只手遥指远方:“手底下的高手全去拦截他了,可那人根本拦不住,一路走一路杀。”

    这个消息更把岛主吓的没了主意,站起来走几步又坐下,刚刚坐下又蹭的一下站起来。脸上表情更是阴晴不定,时而皱眉时而咬牙切齿。

    “四皇之首?”韩林戏谑的看着眼前三个中年男人。那三个中年男人全都撩开了黑色披风,露出里面金光闪闪的锦袍。而袍子上,居然都写着四皇之首。

    这一幕让韩林觉得有些啼笑皆非,原以为先前杀的中年人才是四皇之首。闹了半天,原来这四皇都各个自称自己是四皇之首。一个个都如此爱面子,谁也不愿意落在别人身后。

    看到这三个人,韩林多少有些郁闷。所谓的四皇是真真正正有实力的高手,在他韩林没能领悟到神观境界之前,也绝对打不过他们。现在打是能打过,可要耗费不少神魂力量。

    私下里他已经准确的测试过神魂力量的维持时间。以他现在阳修一段的实力,维持神观开启状态,消耗神魂力量的时间大约也只有一分钟左右。超过这个时间不但会对身体造成很严重的创伤,甚至是神魂的创伤。并且还会自动关闭。

    料想,造成神魂创伤的后果应该是极其严重的,恐怕往后的一段时间内都无法继续使用了。这是神观境界一个很严重的缺点,任谁都不能避免。韩林自己,当然也不能。

    所以,要杀这三个家伙,必须开启神观状态,那有些太过浪费。

    “别说那么多了,干掉这小子!”三个中年人显然等不及了,想要第一时间击杀韩林,并向岛主邀功。

    韩林没办法了,看着那三个不知死活冲上来的家伙,只能苦笑着迎战。

    三人很有自信,从他们脸上根本看不到任何凝重的神色,反而是一副十分焦急的样子。似乎并不是要对付一个实力强大的对手,更像是三只饿狼在争夺一只可怜的小鹿。都生怕自己出手晚了被另外两人抢险。

    正当三人争先恐后即将来到韩林身前时,又猛然都愣住了,瞬间在空中来了一个急停。一个个瞪大了双目,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突然改变了状态的少年。

    韩林早已经化作黑炎骑士,手中一柄黑炎镰刀斜指向天,颇有几分无奈的说道:“来啊,你们谁先上?”

    三个中年人那能是普通货色么?同时爆发出一声震天怒吼,转身便逃!

    韩林自己也被这三人的表现吓了一跳,脸上表情有些怪怪的,怎么都没想到,这三人争先恐后的来,又争先恐后的跑。而且跑的那么坚决,没有丝毫迟疑。

    在说出那样惊天地泣鬼神的豪言壮语之后,完全没有一丝一毫的廉耻心,那是说跑就跑,绝对没有半分迟疑的。

    一个妄人跟着一个狂人,一个狂人手底下有四个厚颜无耻的莽夫。果然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韩林苦笑一声,在那熊熊燃烧的黑色火焰中一拉缰绳,胯下黑炎战马就地一个挺立,而后化作幻影瞬间贯穿了三个坚定逃窜者的身躯。

    这一下,三人立刻不动了,一个个瞪大双目张开嘴巴,完全发不出声响。

    而后韩林调转马头,打了一个来回,连续两次冲杀,黑炎收回,战马回归右臂。三个都自称为四皇之首的中年人垂直掉落在地上,死透了。

    当韩林信步走进那岛主所在的大厅时,陈思正在默默的往大门外蹭去,额头上的鲜血在诉说着他已经彻底对岛主放弃的决绝。而那岛主的表情也大大出乎韩林的意料之外。

    此时身穿锦袍的岛主气定神闲的看着韩林,大手一挥道:“你不能杀我!”

    “我为什么不能杀你?”韩林反问。

    “我可是罪恶之王的手下,曾经也追随他南征北战立下不少汗马功劳。尤其最上层罪恶之城内,有多少我曾经的朋友。你杀了我,他们决不能放过你!”岛主说话时信心满满,完全不相信在这样强有力的说辞下,韩林还敢动手。

    可一道影子划过,直接将那岛主踹翻在地。

    韩林右脚踩着岛主的脖子,戏虐道:“我怎么不知道罪恶之王曾经率领大批手下南征北战了?听说是他一个人单枪匹马挑翻了冥道十二宫吧?那你这南征北战,又从何说起?”

    岛主谎言被识破,顿时哑然。

    韩林笑了笑,将岛主拽起来为他整了整衣领,又拍了拍他肩膀,站在身侧指向远方:“瞧,那里就是曾经张大哥商船停靠的地方。是你的手下烧了他的商船,也烧死了他。我想那时候张大哥或许会跪地求饶吧?我又想,或许那时候你的手下也根本无动于衷吧?那火把,也终究是落下来了。那么你说,我该给自己找一个什么样的理由放过你?”

    “你,你想怎样。”岛主颤颤巍巍的问。

    韩林点点头,依然指着远方说道:“看到没?朝着那个方向跪下,说你自己罪该万死。”

    狂人终究是狂人,他会与你商量,会恐吓你。但让他屈服求饶,却是万万不能的。

    “跪。”韩林一拳重重的落在岛主胸口,打的那岛主口喷鲜血连连倒退,可倒退半途中又被韩林一把强行拽了回来。

    那岛主倔强的厉害,喘息着粗气,一双眼睛愤怒的瞪视韩林:“姓韩的!你休想从我这里找到半点好处!我告诉你!那商船就是我下令去烧的!那酒也是卢小二专程为我抢的!”

    “跪下!!”韩林喉咙里发出野兽般的低吼,怒极之下,竟一把将那岛主的左臂生生扯断,献血顿时喷射了一地。

    岛主面色惨白,疼痛让他额头上青筋暴徒,可整张脸却越发的狰狞了,恨声道:“你不知道吧,那姓张的临死前跪在地上苦苦哀求放他一马。他说他还有家人,有年迈的父母,有怀胎的妻子,还有两个未成年的儿子。他祈求能够放他一条生命,宁愿将整船佳酿送上,甚至今后每年免费送一船酒来。”

    韩林气的牙齿咯咯作响,又是低吼一声,一拳狠狠的轰砸在那岛主腹部。可这一次用的力道比上一次出拳更重!结果却遭受到了非常强大的反击力度。

    破了一个大洞的锦袍里面,露出了一面看上去软绵绵,却有着大量倒钩的贴身宝甲。这保甲也不知道用什么材料做的,坚韧程度实乃平生之仅见。实力到了韩林这种程度,便是不开启神观状态,也绝对没有任何一种已知的材料可以经受住他这一拳的。

    偏偏是这一拳砸上去,那岛主虽然又是哇的喷出一口献血,韩林的拳头也因此鲜血横流,被宝甲上的倒钩刺破了皮肤。

    那岛主半天才喘息过来,凶狠的说道:“我话可还没说完!你想知道你张大哥怎么死的么?哈哈,不是被卢小二杀的,而是被活活烧死的!!是卢小二把他捆绑在桅杆上,用熊熊烈火烘烤致死的!你猜猜他死前的惨叫声有多么凄惨?”

    “啊啊啊啊啊!!”韩林一阵愤怒的嘶吼,直接一脚踹在岛主右腿膝盖上。这一脚直踹的他膝盖碎裂,半条腿立刻倒飞了出去,整个人也因为失去半条左腿而跌倒在地上。

    可这疯狂的岛主非但没有因此而跪地求饶,反而更加狰狞的狂笑起来。他不会让韩林如意,他知道自己一定会死。所以临死前,也要尽其所能的让韩林痛苦。

    面对岛主的狰狞笑声,韩林用力咬了咬牙,左手虚空一抓,那本来跑了很远的陈思瞬间被一股巨大的力道重新吸了回来。

    待陈思看清眼前一切,知道自己又回到了大厅后,直接吓得身子瘫软下去,被韩林一把拽了起来。

    “说,他有没有在乎的人?亲近的人?”韩林沉声问道。

    陈思咬着牙,迟疑的望向了岛主。

    “陈思你敢!我千刀万剐了你!”

    岛主终于疯狂了,终于害怕了。而这样的恐惧表情,让韩林也终于笑了出来。
其他书友在看: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无敌打印机 老子是村长 异界之召唤天书 权国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