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章 问心,愧不愧_左手封魔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二百八十章 问心,愧不愧

作者:哎呦小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陈思!你敢说一句话,我发誓死了也不饶恕你!!”岛主疯了一样扑了上来,试图在最关键的时刻杀了陈思,避免他向韩林透漏任何自己最不想听到的话。

    “知道后悔了?晚了。”韩林一脚将那岛主踩在脚下,而那岛主被踩住胸口呼吸困难,也还是双手胡乱的挥舞,拼死反抗着,想要阻止陈思。

    “刚才说狠话的威风哪去了?”韩林咬着牙瞪视岛主:“刚才激怒我的劲头儿哪去了?嗯?你不是很得意的向往介绍张大哥的残忍死法?怎么?没想到后果?没想到我也会用一样的办法报复你?”

    那岛主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一下子掀开韩林右脚,调头跪在地上,朝着张氏商船所在的方向用力磕头,疯了一样碰的那地板咔咔作响,磕的头破血流:“我该死!我罪该万死!请韩老爷赐我一死,请杀了我吧!!”

    “晚了!我告诉你!晚了!!一切都晚了!我要让你血债血偿,让你知道失去在乎的人是什么滋味!!”

    韩林也是疯了一样咆哮起来,这咆哮中掺杂了太多的痛苦和不甘。那从沈家一直淤积到现在的怒火瞬间宣泄出来。在他的眼里,岛主已经渐渐变成了沈家家主沈临国,变成了每一个他所见过的沈家人的面貌。

    变成了从许久以来,一直不断从他身边夺走他心爱之人的罪魁祸首。这种愤怒的火焰越烧越旺,以至于那岛主的模样甚至开始变成了洛月,变成了沈玉,甚至变成了他自己去世的母亲。

    人活一世本就艰难无比,想要在这个世界上生存下来,需要付出太多太多的代价。可韩林想不通,为什么在这样的世界里,还总是会有人落井下石,还总是有人喜欢戏耍别人。他想不明白为什么他的亲人或是离他而去,或是背叛他。

    他更想不通究竟是什么样的感情,能够让一个母亲宁愿抛弃自己的亲生儿子。

    韩林的双眼已经充满了血丝,仇恨的怒火猛然而至,几乎将他烧成灰烬。此刻他已经失去了理智,他只想要报复,报复所有对不起他的人,报复所有戏耍他的人。

    “告诉我!他最在乎的人究竟是谁!告诉我,告诉我他最在乎的!他他吗的最在乎,他最在乎的到底是谁!告诉我!!”韩林揪住陈思的领口提到半空,用力的朝他咆哮着。

    陈思吓得险些昏死过去,然而他又在这样巨大的恐惧下,竟然能够专注的看着韩林的双眼。

    那该是如何复杂的一双眼睛啊,那眼睛里面到底蕴含了什么样的情感。是什么样的仇恨可以让一个人变的如此恐怖。

    陈思心中疑惑了,这是一双他从未见过的复杂的眼睛。那眼神里不但蕴含着复仇的火焰,同时还有些自甘堕落的痛苦与不舍。

    或许,他也不想变得如此血腥残暴吧。陈思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会产生这样古怪的想法。尤其是当这想法产生在眼前这个疯狂嗜血的杀神身上时,显得尤为怪异。

    “算了……”陈思苦笑一声:“你杀了我吧。我不愿意告诉你。”

    韩林喘息着,瞪视着陈思:“为什么?即便是刚才,他也在威胁你。我想问你为什么你愿意如此忠诚于一个这样的杂碎!这样的渣滓!”

    陈思凄苦的笑着闭上了双目:“我想,人活着至少得把握住一样东西才行。否则与行尸走肉无异。而我所想要把握住的,应该是忠义吧。或许你会觉得可笑,因为刚才我已经逃跑了。但现在我清醒的认识到,我应该这样做。”

    韩林愤怒的瞪着陈思:“你有没有失去过家人。有没有亲近的人被别人毫无理由的虐杀?你有没有晚上入睡时,脑海里总是浮现出那些亲人临死前的悲惨场面?这一切的一切该如何抹去?”

    韩林指向岛主:“你看他现在可怜了?你觉得他应该得到同情了?可你知不知道他行凶作恶时所使用的手段如何残忍?你可知道他当时的表情是如何的狰狞?他现在变脸了,所以我应该同情他?所以该放他一条生路?让他安心的死去?”

    面对韩林的质问,陈思无言以对。

    韩林突然呵呵的笑了出来,他决定狠下心了,而眼泪,便是对他狠心的祭奠。

    “这世界上需要一种秩序,这世界上总有些不愿意好好生活,却一定要害人的杂碎。我们明明没有招惹他们,明明只是想要寻求自己想要的东西。可他们却因为嫉妒,羡慕,不甘心,因为很多没有因为的原因,去破坏这一切。他们没有实力的时候总在暗中给你使绊子,穿小鞋。他们有实力的时候总想不计后果的让你走上绝路,然后看着他们亲手造成的一切,不但没有罪恶感,反而有一种狰狞般的畅快。只懂得在暗中狞笑。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韩林瞪着陈思,并没有给陈思任何回答的机会:“因为他们不懂得什么叫做报应,因为他们不懂得恐惧!不知道应该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拍了拍陈思的脸:“其实我很欣慰,看得出来你是个好人。是坏人里面算是有良心的一个。你愿意这样么?愿意我们这些好人被他们肆意凌辱么?愿意让我们在生不如死的痛苦中,看着自己在乎的亲人被这些人虐杀么?在我们经受过如此巨大的创伤之后,再去对这些施暴者说,我原谅你们了?”

    “我知道你跟我一样,不想失去最后的一丝人性。不想变得跟他们一样冷血无情。可是……”

    韩林加重了语调:“可是这世界上需要一种秩序。一种让他们付出代价,让他们懂得自己所做的一切应该付出什么样代价的秩序!或许在行使这种秩序中我们的心会滴血,甚至会憎恨厌恶自己的双手。可我们是好人不是么?”

    韩林笑道:“这世界上总该有些人牺牲自己的良心,牺牲自己的信念去建立这种秩序的。今天我如果不让他知道什么叫做报应,明天还会有更多更多的他再次出现。只有让这些人懂得自己所做的一切该付出什么样代价的时候,他们才会懂得设身处地的为别人想想。哪怕只是因为恐惧而不甘胡作非为。”

    “他,必须付出代价。哪怕连累一些看上去似乎是无辜的人。我比谁都心痛,可我要做。”

    陈思脸色苍白,他自认今生从未有人能够说服他做什么事,他有自己的主张,他决定的必须要做。可此时他动摇了。被韩林的话说动了。

    “看看这里吧,看看这里究竟是什么样的该死的地方!”韩林指了指脚下。

    “罪恶大陆,呵呵……”陈思惨笑一声:“岛主有个妻子。在那……”手指指向了远处,那里是一面墙。

    韩林根本无需看穿那墙壁,他只需要一个确定的方向。在岛主府邸内千千万万的女性当中找到准确的方向,便可以睁开神观双目,发现角落里有众人陪伴的一团生命火焰。

    韩林苦恼的笑了,伸手,那团生命之火飞速而来,撞破了一些家具,撞翻了一些摆设,最后变成一名极美极美的女人落在手中,被韩林掐住了脖子。

    “韩大爷!韩林!我给你磕头了,你放了她,我求你放了她。你让我做什么都行,哪怕让我做一条每天给你舔鞋的狗!你放了她……”岛主跪在地上疯了一样磕头,那额头早已经血肉模糊,献血顺着鼻梁流淌下来,染红了一张本来狰狞无比的脸。

    韩林冷漠的看着手里的美丽女子:“我不知道你为虎作伥了多久,也不管你有没有作恶。在这件事上,你或许是清白无辜的。我也不愿意杀你,只是总要有人泯灭良心的。欲制恶,唯有更恶。”

    “韩林,你不得好死!你千刀万剐!韩爷爷!我求你放了她,她是无辜的,她真的是无辜的……”

    韩林恶狠狠的瞪视岛主:“放屁!放你奶奶的屁!她是无辜的!张大哥不是无辜的?你现在知道有人无辜了,你派人杀张大哥的时候怎么没想过他是无辜的!该死!该死!你们这些人就是不懂得什么叫做报应!你们只在乎你们自己在乎的人,把别人的一声当做狗屎来践踏!要怪也不能怪我!只能怪你们这些人!这一切都是你们亲手造成的!你们毁了我,也要毁了你们自己!!”

    “韩林!!!!!”那岛主发出一声凄厉如冤鬼复仇的尖叫。

    “看这里!!”韩林一把拎起女人,右手顺着女人胸口向下猛然一划,顿时肚皮破开,鲜血与五脏六腑哗啦一下全都滚落在地上。那女人瞪圆了双眼,喉咙里发出几声干咳,挣扎了两下终于不动了。

    那岛主失了魂一样躺在了地上,双眼怔怔的看着屋顶,已经气若游丝。失去了最心爱的人,他终于懂得了什么叫做伤心欲绝,什么叫做因果报应。终于在为时已晚之后,才会想想作恶时,是否也同样为自己的家人招惹灾祸。不该,一切都太不该。

    韩林将死去的女人平放在地上,感觉全身的力气一瞬间被抽干了。他的痛苦不比那岛主少半分,他真的不愿意做一个冷血的人,真的不愿意祸及家人。所以那岛主几乎死了,韩林的心也几乎死了。

    总要有人站出来泯灭良知的。也总要有人甘愿堕入万劫不复的深渊,来终结这一切的。我不做,谁来做?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

    这样“血粼粼”的现实多么让人绝望,如果人人都心怀揣着一颗善心那该多好。

    和平,究竟是何等样的洪水猛兽,那样的让人感到恐惧。恐惧到不能容忍它的出现,恐惧到让无数人平白无故的甘愿去做一个恶人,去做一个摧毁别人一生的凶手。

    贪婪,嫉妒,陷害,作恶,到底是何等样的美味,美味到让人前赴后继,不计任何后果代价的去疯狂,去追逐。

    当你们手刃与你无冤无仇的人时,是否内心深处会有极大的快感?当你看着与你毫不相干的生命在眼前倒下的时候,是否灵魂深处会有一种难以言明的刺激与满足?

    如果有,为什么我感觉不到?如果没有,为什么趋之若鹜。

    那不但让我去摧毁你们,也同时摧毁了我自己。

    我问我的心,它说我很痛苦。

    ——韩林。
其他书友在看: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无敌打印机 老子是村长 异界之召唤天书 权国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