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七章 再相聚_左手封魔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二百八十七章 再相聚

作者:哎呦小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嗯?这是……”

    正当韩林准备离开云海回到云帆时,猛然察觉到远方有一股极为强大的能量波动。レ♠レ这波动之剧烈实在是太过罕见。起初韩林以为定然是某个段位极高的修士也在云海中穿行。

    基于好奇心的驱使,他睁开了神观双目去看,结果发现那强大的能量来源居然是没有生命之火存在的。也就是说,这东西没有生命!

    “什么?”

    这一下,可着实让韩林感到惊奇了。那是一种似曾相识的存在,很像是曾经在窥天组织遇到过的zhong yang能量水晶,但其中蕴含的力量之强大,之纯正,远远超过zhong yang水晶的存在。

    他立刻飞身前往,终于看到了力量的源泉所在。那是一枚漂浮在空中的菱形晶石。

    小心谨慎的靠近菱形晶石,伸手将那晶石接过来放置于掌心处,还未等进一步观察,便发觉一股如chao水般汹涌的力量往体内涌去。

    见过大风大浪的韩林认为这一幕太过诡异,第一时间将晶体甩飞出去。而后若有所思的望了半晌,终究还是放弃了。选择转身离开。

    “不要么?”

    云海深处,又似近在耳边出现的一道柔和声音,让韩林的身体猛然僵持住了。

    脖子很僵硬的扭转,回过头来看到了那熟悉不能再熟悉的面孔。

    “洛月……”韩林努力让自己心态平和下来,他看得出,此时的洛月早已经不再是当年的洛月了。她的双眼里已经没有了柔和与纯粹。也没有了那让人感到心疼的孱弱,有的,只是一种看似亲近实则让人心寒的冷意。

    这种暮光韩林太熟悉了,那像是已经将天下据为己有的上位者该有的眼神,和姿态。

    “你应该已经领悟到心观境界了吧,只是你的段位还太低。这晶体中,是你最需要的能量。”洛月伸手将晶体摘入手中,飞至韩林面前。

    “你瘦了,高了,看上去也更结实了。”此时的洛月身高甚至与韩林持平,她伸出手想要触摸韩林的脸,那动作如此轻柔如此的缓慢,似乎想要在这样短暂的距离进行中,寻找到曾经的温暖和爱意。

    可让洛月眼神骤然变冷的是,韩林以一种很明确的态度向后退了半步,躲过了她的抚摸。

    因此韩林更加确定,洛月不是洛月了,否则她不该为自己的躲闪而出现冰冷的眼神。这种眼神不该出现在恋人之间,只有认为自己是高人一等的强者,在无法得到他想要的东西时,才会出现。

    “我知道你不会原谅我,我也没有妄想过你会原谅我。只是这晶体,你真的需要。”洛月说,语气有些软化了。

    “怎么?”韩林讥笑道:“这就是你们圣道的研究成果?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晶体中蕴含的力量,足以使普通人具备三阳境界的实力了吧?我猜想甚至能够让一个普通人变成阳尊级别的超级高手。看来你们的进展很快。”

    洛月淡淡的笑了笑,韩林看得出来,她在他面前多少还是有些不自然的。

    “不管它来源如何,我知道你需要它。有时候静下心来我也回忆过曾经,那时候我才发现。原来我们在一起的日子里,从来都是你照顾我。是你在每一天的晚上担心我的病状而惊醒,为我擦汗,为我盖被。也是你总惦记着我的身子,随时准备各种各样的美味小甜点,准备充足的清水。不用我自己说渴,你总会督促我喝水。督促我吃饭。”

    韩林沉默不语。

    洛月又道:“然而,我却没有为你做过任何事情。我意识到了这点。”她追上,将那晶体强行塞入韩林手中:“你需要它,这也是目前我可以为你做的。”

    “我不需要它,我需要你。”韩林认真的说。

    闻言,洛月眼里闪烁出很强烈的惊喜,连忙扑进韩林怀中:“我知道你还爱我的!我知道你一定爱的。”

    韩林笑了笑,将怀中的洛月无情的推开:“我说错了,我需要的是曾经的你。这东西……”颠了颠菱形晶石,一把甩飞了出去,那晶石化作流光冲入云海深处消失不见了。

    “我不需要你的施舍,我也知道你送这东西给我。也不过是想要弥补你心中的愧疚罢了。洛月我告诉你,如果你这样想,我会劝你放弃吧。你大可不必,你从来没亏欠过我什么。同样的,我也不亏欠你。”

    面对韩林的冷漠,洛月一下子变得歇斯底里起来:“韩林!你为什么这样对我。你知不知道我只爱过你一个人!”

    “抱歉,我得走了。”韩林深深的吸了口气。

    “我不让你走。”洛月慌乱的扑上去,从身后死死的将韩林抱住。

    “放开。”

    “不放!”

    韩林叹道:“如果你还爱我,我当然接受。可你爱么?你我都知道你不爱,你只是不愿意承认你想要的东西你得不到。你是谁?堂堂圣道之主,这天下间岂能有你无法得到的东西存在?别骗我了,也别骗你自己。我们都知道你已经不爱了。你爱你自己,你爱你的梦想。却唯独不爱我韩林。”

    闻言,洛月终于颤抖的松开了双手,声音也开始变得平静下来:“如果我无法得到你,我就……”

    “杀了我?”韩林回头,眼神冰冷的注视着那张曾经让他魂牵梦绕的脸:“你要杀便杀,不必说这么多废话。”

    “你……”洛月指向韩林鼻子的手有些颤抖,终究是愤然离去。

    韩林又叹了一声,他何尝不想要跟洛月重归于好。把心爱的人搂在怀里,告诉她想与她重新开始。也想要让她像曾经一样陪在他身边。终日照顾她,陪着她。如果可以,他宁愿放弃修行。可真的能行么?一切都晚了,都回不去了。

    而且韩林很不敢想象,在他几乎要张口同意洛月时,有一道身影在他心中恍惚而过。

    回到云帆后的当夜,韩林做了一场让他很不愿意接受的“噩梦”。

    他梦见了沈玉,这个让他一度恨之入骨的女人。他仿佛又回到了在北仓山下,与沈玉同居茅草屋的日子。

    在他的梦境中,看到了沈玉婀娜多姿的身材,看到了沈玉并不比洛月差的面容。除却这些之外,更为重要的是他看到了沈玉对他的好。对他的依赖。也看到了沈玉放弃了一切追随他,哪怕只换来短暂美好的时光的决心。

    韩林自认自己不是一个圣人,也不是每到chun风吹柳时节便手持折扇在湖边吟诗观景的名仕。所以理所当然的,他很俗。与其他男人一样庸俗。既然庸俗,他当然希望自己的女人小鸟依人。

    谁会为了爱情而去放弃全部?爱情不该是这样的,不是付出,也不是放弃。因为那一切都应该源自于本能,表现的理所应当。韩林懂得这些,也会拿这些去教育别人。

    但一切都见鬼去吧,爱情怎么可能会理性?他怎么可能会在自己的爱情都一团糟的时候,还去想这些狗屁的道理?

    既然神观让他正视了自己,认识了自己。那便全都遵从他的一颗心。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沈玉与洛月都一样的高傲,一样的不可一世。不同的是,洛月能够为了梦想放弃韩林,沈玉能够为了韩林放弃梦想。

    女人也是不同的,有很大的不同。

    韩林不愿意相信爱情在梦想面前会输。所以他理所当然的认为,这世界上没有任何东西是可以打败爱情的,梦想也不行!如果爱情被梦想打败,只能说明爱的不够。当爱情已经足够深远时,它本身便已经成为了梦想,或者说成了梦想中的一部分。所以爱情与梦想并不冲突。

    韩林的梦中出现了沈玉的身影,她深情的望着韩林:“你愿意跟我在一起么?不在乎尘世的目光。不在乎一切,抛下我们所有的身份,跟我一起。如果你愿意,我便愿意。”

    韩林缓缓的伸出了手,想要去拉住沈玉,喉咙里挤出几个字来:“我愿……”

    呼!

    猛然间,韩林从梦中惊醒坐起。他大口大口的喘息着,这时才发现出了一身的冷汗。汗水已经大湿了薄薄的毯子。

    他心乱如麻,一口气喝光了隔夜的冷水。努力的想要使自己清醒一些。他想不通为什么会做这样荒诞的梦,同时也为了这个梦而感到害怕。

    他甚至不敢问自己,是否自己的爱已经转移了。是不是已经不爱洛月,转而去爱沈……

    他不敢想了,完全不敢想了。起身披上了衣服上楼,来到甲板上。

    天色还早,距离第一缕晨光该有两三个小时的时间。而那些船工们早早的起来在甲板上忙活着,准备天亮后立刻启程。

    手里抓着冰冷的栏杆,双眼有些迷茫的望向云海。会想到当晚与洛月的又一次相遇。

    他更是难以接受的发现,此番相遇竟然没有他无数次预想中的那样激动。他很想恶狠狠的问问洛月,为什么放弃他。为什么这么狠心。可真到了那个时候,他反而发现自己很平静。比预想中更加平静。平静的连他自己都觉得夸张。

    曾经他那样在乎洛月的理由,那样想要迫切的得到一个答案。可现在他反而不在乎了。洛月究竟目的何在,她究竟是为了什么样的梦想放弃了他,他完全不在乎了。

    为什么会不在乎?他问自己。脑海里又出现了那让他气急败坏的身影。
其他书友在看: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无敌打印机 老子是村长 异界之召唤天书 权国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