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三章 遍地开花_左手封魔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二百九十三章 遍地开花

作者:哎呦小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你!过来!”青年男子指着躲在角落里的司仪喊道。

    司仪满头标致的黑发已经凌乱了,雪白干净的手套也不知道丢到了什么地方。正一脸惊恐的面向墙壁蜷缩着瑟瑟发抖。先前的从容淡定,与一直都未曾消失的笑容也终于不见了。

    在听到青年喊他的一瞬间,他终于崩溃了。一屁股坐在地上居然嚎啕大哭起来。

    “啐!”

    青年男子不屑的吐了一口唾沫,大步过去将司仪拎着回到铁笼跟前,指着存放卡片的水晶罩子说道:“去,让我的患难同胞们抽签!我们要玩斗宠游戏!”

    司仪哭着发抖,过度的恐惧让他不知所措,有那么一慌神儿的功夫,竟然没能听懂青年话里的意思。

    一记响亮的耳光甩在司仪脸上。

    “听不懂人话么!”

    司仪这才反应过来,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一把将水晶罩子抢入怀中。这本该是美丽侍女的工作,可他却要亲自来完成。他突然发现他还能活,他还有利用价值。所以这最后的利用价值,谁都不要妄想抢走!谁都不行!

    “哈哈哈哈!!!”

    角落里传来了一阵哄笑,韩林顺着笑声望去。却见到一个曾经被当做斗宠的年轻人,正拔掉了他“主人”的裤子,在大庭广众之下残忍的凌辱着她。而其余围观的年轻人对这一幕也表现出了十分复杂的心态。

    他们过度的恐惧,源自于被压迫的惯性和逆来顺受的习惯,甚至可以说已经进化成了习性。然而当他们拥有反客为主的时候,这种恐惧依然还在。所以他们不但兴奋,不但有报复的快感,同时还伴随着恐惧和忌惮。

    于是乎,世界上最惨烈也最诡异的一群人出现了。他们西斯底里,他们狰狞狂暴,他们同时还惊恐颤抖。

    像一只只被逼到绝路又吞噬了能让他们产生幻觉的蘑菇,面对着将他们逼到绝路的猛虎。一个个上蹿下跳,恐惧与幻觉并存,颤抖与反击同现。

    韩林叹息着摇了摇头,知道这些人已经被突如其来的地位翻转,给彻底击垮了。他很想问问那四名青年男子,你们是真的想救人,还是单纯的想要报复。可你们有没有想过后果?想想他们能不能一瞬间接受这种身份聚变的大冲击。

    他知道这些年轻人今天若能活着走出去,今后也将会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无法正确的做出判断。无法理智的生活下去,他们会变得疯狂,变得残忍的。

    另一番别开生面的斗宠开始了。只是这一次,斗宠已经不再是那些忍受其辱的年轻人。而是曾经欺辱他们的主人。

    “你,你为什么不选?”此时,青年男子终于有机会发现一直默默站在角落里的韩林了。

    他指着韩林的鼻子:“为什么你不反击!”

    韩林看着他问:“我能不能有自己的权利去选择?”

    青年男子宽容的笑道:“当然能,我的同胞。今天是我们重新做人,重新抬头做人的好日子。你们的一切要求我都会答应,我自己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抬起你的头。从今天开始,决不能再让人欺辱你们。否则,我不会答应。”

    “谢谢,这里我有些不太适应。想休息了。”韩林摇了摇头,转身准备离开。

    那青年万万没料到韩林如此没种,这样放在眼前的反击机会,居然不去抓住。他很想从后面一拳轰碎韩林的脑袋,可刚才明明佯装慈祥的说了会答应他们的一切要求,现在怎能反悔?

    “我们站起来了!同胞们,加入我们吧!我们在寻找自己的组织,我们开始拥有属于自己的力量了!从今天开始,从现在开始,你们就是我们同盟会当中的一员!这是一个大家庭,相互友爱,相互关怀!相互扶持,相互付出!你们不再是独身一人了,你们有了亲人,你们的亲人就是我们!!”

    韩林离开了第七层,临走之前听到了青年的最后一番颇有煽动效应的演讲词。与此同时,也爆发出了有史以来最为强烈的喝彩声。那声音几乎将整个七层给掀飞上天。

    惨叫声,狂笑声,不绝于耳。韩林明白,一场发生在人间的炼狱开始了。那些翻身做主的人,开始用更加残忍的手段去对待曾经残忍对待他们的人。残忍至极,肮脏至极。

    单单只想到那里面以女人为主,就不难想象到这些女人会遭遇到什么样的对待。

    “这你都不管?你看的下去?”紫电心魔出生询问。

    韩林站在栏杆前面朝云海,许久之后方才悠悠的叹了一声:“怎么管?在杀了岛主夫人之后,我又有什么样的资格,有什么样的立场去管他们?难道只有我可以愤怒,可以仇恨。而他们不行?难道只有我能报复,他们不行?”

    紫电心魔被韩林的反问呛的哑口无言。

    人总是自私的,在对待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时,做任何事都不过分。哪怕把这天都捅破。可若是发生在别人身上,竟然会可笑的去理智分析判断。去想他们这样做究竟是不是合适。是不是该阻止。

    依稀记得前世流行一些选秀节目。一个叫做l的导师三番四次训斥一名三十有余的选手。l导师说那选手不尊重舞台,不尊重每一位工作人员。身为一名选手,身为一名艺人。应该注意自己的言行,应该在做出每一个举动时都要三思。而且一切,都只因为那选手在唱歌之前,找他自己的导师要了一瓶水喝。

    又依稀记得,那l导师在他自己的演唱会上,许是喝了酒,当着数万观众的面给初恋打电话。

    训斥人,是他干的。然而最出格的事,也还是他干的。

    “我们总是能够感性的对待自己,却又总是理性的要求别人。我觉得很可笑,你觉得呢?”韩林自嘲的笑了笑,他反问紫电心魔,又一次把紫电心魔问的哑口无言。

    就在这件事发生之前,整个三岛之地多处陷入了混乱。有那么一群神秘的人,自称为同盟会。他们一夜之间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中,以势如破竹而又迅速有效的疯狂状态,对几乎他们遇到的所有家族展开了疯狂的进攻。

    由于这种动乱来的实在太快,再加上这些如雨后春笋般一夜之间冒出来的高手太过神秘。导致整个三岛之地都陷入了巨大的恐慌之中,没人知道这所谓的同盟会到底想干什么。也没人知道他们究竟是谁。

    三位岛主可是忙的焦头烂额。一份又一份的文件如雪花般飘落在案桌上。他们在各自的主岛上,却在一致的发愣。往往前一个镇压计划还没有正式开始,便会立刻出现十几个,甚至几十个存在于不同岛屿不同地点的动乱爆发。

    琉璃岛主气的摔杯子骂娘。

    “这群该死的东西究竟是从哪来的!他们到底想要干什么!!”

    琉璃岛主没有任何头绪,因为那所谓的同盟会的行动,没有任何规律性可言。他们似乎针对每一个有名望,有钱的家族。这种遍地开花式的动乱附带着一种难以猜测的随机性。往往来的快,去的更快。

    更诡异的是,这些同盟会的高手出现的毫无征兆,在发起暴乱之后又似乎能够立刻隐入人群中消失不见。有那么几次,琉璃岛主的高手属下甚至已经守株待兔,等到了同盟会的人。可刚刚开始交手,同盟会的家伙们便四散而逃,没有任何纪律性,也没有任何高手应该有的,对地形,对局势的判断能力。好像是一群街上撒泼打架的混混,说跑便跑个无影无踪。想追,却发现全都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你怎么看。”琉璃岛主揉捏着鼻梁骨,他已经整整三天没有闭眼了。他的玲珑群岛正陷入史无前例的动荡之中。

    站在他身前的得力部下摇了摇头:“前所未见。那些人很古怪。在潘氏家族伺机等候的兄弟们,已经将同盟会所能够走的,所能够逃跑的最佳路线彻底掌控起来。可怪的是,那同盟会竟然来的更加诡异。”

    “怎么说?”琉璃岛主询问。

    得力部下面色有些古怪:“如果他们不是天才,能够预先想到我们想到的步骤,并想到了更深一层将计就计戏耍我们。那么他们就一定是一群完全不懂得战斗的蠢货。他们所走的路线根本不适合偷袭,他们逃跑的路线往往都是死路。这些,应该是一个高手,哪怕是一个普通修士都该具备的判断能力。可他们没有,完全没有。”

    琉璃岛主沉声道:“既然如此,为什么还拦不下?”

    得力部下表情更古怪了:“他们……他们好像会隐形。一旦散乱逃走,便会消失在人海中。找都找不到。”

    “怎么会这样?”琉璃岛主轻轻的敲击桌面,他预想这或许是一些真正的高手,强大到能够完全隐藏一丝一毫的实力。可最后依然否定了这个想法。

    正如韩林所说,一个高手想要压制自己的力量波动,依靠独特的功法,神奇的宝贝,或许能够办到。可高手的身上都有一层属于高手的独特印记,那印记,是无论如何都抹不去的。会跟随高手一生一世。
其他书友在看: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无敌打印机 老子是村长 异界之召唤天书 权国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