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六章 私人宴会_左手封魔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三百一十六章 私人宴会

作者:哎呦小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紫电心魔回忆了一阵,说道:“像这种锦盒,一般情况下只会存放两种东西。”

    “哪两种?”韩林问。

    “一种,是地图。一种,是用远古铭文所记载的重大历史事件,或者是某个不为人知的秘密的文献。”

    韩林对地图两个字很敏感,听到后第一时间与无极符文术联系到了一起,它确实有足够的资本放在这种锦盒当中。可事实证明,无极符文术的地图基本上全都出现过了。紫电心魔有一块,天玄老人有两块,沈苍联有三块,沈家也有一块。这七块残破地图就算是全了。

    也就是说,这里面的东西或许与无极符文术没有太大关系。那么剩下的,便是很重要的历史文献了。韩林对历史向来不太重视,也没什么兴趣。在他看来,历史就是已经发生过的事,价值很小。这种东西只是为了让人了解曾经,对今后所发生的事帮助不大。故而在他看来,历史文献这种东西实在没什么好重视的。

    “你能解读这几个远古铭文吗?”韩林问,对这锦盒里的东西,兴趣显然是小了许多。从最初的不经意,到后来的重视,再到现在又失去了兴趣。

    “不能。”紫电心魔摇了摇头:“这样的远古铭文,当代恐怕没人能够解读了。与那远古符文阵一样,都属于失传依旧的瑰宝。整个符文界的历史当中,在某一个时期出现了突如其来的断层。那个鼎盛时期,超级符文师几乎是成片成片的或消失或死去。许许多多宝贵的符文术也因此失传。谁也不知道那个年代究竟发生过什么,也无从追查了。是以这远古符文阵与远古铭文便一并消失了。”

    韩林叹了口气:“符文阵你解不开,这盒子上面的远古符文你也不认识,那说了等于没说。既然如此,不妨让我试试,看能否强行破开。”

    紫电心魔没有阻止韩林,他与韩林一样是个实用主义者,他只信奉能对他造成影响产生利益的东西。他可不是像清柚那样的人,为了知识,为了很多造福全人类对自己帮助却并不太大的东西痴迷,为了那些东西甘奉献自己的一生。紫电心魔的想法是,历史上发生过什么,跟老子有个屁的关系?爱发生什么发生什么,知道那些又没用,还不如给老子一个馒头来的更实在。

    远古符文阵只代表远古,却并一定代表更强。是以韩林先轻轻的用手掌在那锦盒上劈了一掌,这一掌看似轻松,可是在他当下的实力来看的话,整个世界上恐怕很难再找出什么样的东西,能够承受这一掌的力量了。

    可一掌劈下去,那锦盒不但没有破碎,反而显得比刚才更新了一些。老旧的感觉淡薄了许多。

    韩林与紫电心魔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轻咦了一声,这可古怪了。无论是什么样的东西,都必须遵守自然法则。那便是越放越旧,越打越破。可从没见过什么东西,被攻击之后反而会更加牢固。有点像是返老还童的样子。

    韩林搓了搓下巴,饶有兴致的看着锦盒,拿在手上端详一阵,见到那锦盒表面原本被历史侵蚀的一些痕迹,也是跟着刚才那一掌消失了。

    “怪了。”韩林将锦盒放下,而后又是一掌劈去,这一次手掌上燃起了一团熊熊燃烧的黑炎。那可就是不是闹着玩的了,用上了神魂力量,不用想也知道。整个世界上无论是什么样的材料,哪怕是稀有金属合成的s级超合金,都不可能扛得住这一掌。然而事实与韩林先前料想的一样,黑炎掌劈下去,锦盒还是没有破损分毫,反而更加新,更加牢固了。

    这种牢固甚至超过了锦盒本身的材质。也就是说,现在的锦盒,比它刚刚被打造出来的时候更坚固!这并不难判断,因为显而易见的,锦盒似乎稍稍涨大了一圈。

    “绝对是符文阵的关系。”紫电心魔看的目瞪口呆,即使是他这种活了三十万年的老怪物,也没听说过什么样的符文阵会起到如此诡异的作用。越是被攻击,反而越发的牢固。世界上什么东西防御最强?其实没有最强,任何东西都是相对的。

    铁够硬,那是相对与普通人而言。超合金够硬,是相对于普通修士而言。没有最坚硬的东西,但若非要找一个相对比较坚固的东西的话,那么明显就是眼前被写满远古符文阵的锦盒了。成长型的事物永远是潜力无限的。

    这种成长,与锦盒本身的材质无关,与它上面书写的远古符文阵有关。

    “留着吧,这里面也不知道装着什么样的好东西。找机会把它打开。”紫电心魔说。

    “不是没人能……”说到这里,韩林一下子明白了紫电心魔的意思。与紫电对视一眼,异口同声说到:“天玄!”

    如果说这世界上还存在能够解读远古铭文,能够破解远古符文阵的人的话,那一定只有天玄老人。这个生活在百万年前,一直到今天都没有陨落的化石级符文师了。

    “恩……”韩林点了点头,也赞同紫电心魔的观点。无论里面装的是什么,总是收起来比较保险。什么时候有机会回到北元大陆了,一定去向纳尔种群领地,找天玄老人研究研究。

    外面响起了敲门声,是下人过来催促韩林赴约了。

    收起锦盒,将房间里的符文阵抹去,韩林这才衣冠整洁的跟随下人一路到了制定地点。

    那是在一个宽敞的厅堂内,中央位置打开一整扇巨大的石板后,在下方露出了宽敞到足够十几辆马车并排行驶前进的阶梯,沿着阶梯向下一路走,道路两旁的墙壁上都悬挂着明亮的矿石。这种矿石比月光石更亮,比日光石要柔和。

    终于来到最深处,看到了此次私人宴会的会址。而带韩林过来的下人,则早早的便转身离去。

    整个宴会厅中没有任何一个外人,包括繁星宫的工作人员也没有出现一个。

    举目四望,韩林愣了一下。这地方与他所想的实在相差太多。他以为会见到一个奢华无比的地方,会看到外界见不到的宝贝,吃到外界吃不到的美食。也许还有一些外界看不到的超级大美女作陪。

    然而事实上是,这地方几乎称得上是简谱了。几张很讲究却并不怎么气派的沙发随意摆放在各处,那长条桌上放着的也不是什么美食,而是一盘盘装着油亮青菜的盘子,一条条青菜懒懒散散的躺在盘子里,显得与繁星岛主的身份太不相符。

    另外韩林还注意到一个特点,那就是静。这地方静的出奇,只是偶尔能够听到人们低于交谈的声音,细如虫蚊。静的也并不只是声音,同时还有味道。

    香水,香粉。一直是上层人士所喜爱和追求的奢侈品。并不局限于女人,很多男人同样会擦香粉,喷香水。各种各样的味道总是能够在各种各样的地方闻到。

    回忆这一路上的见闻,韩林还真找不出几个人身上是不带味道的。为什么对嗅觉如此在意,源自于一直以来都让韩林感到无语的现实。

    人都知道高手,在有必要的情况下是需要隐藏实力和踪迹的。一个出色的高手,一个出色的杀手,务必要隐藏自己的行踪。哪怕是站在这里,也让你无从察觉到。这是基本常识,因此,任何味道,对一名试图隐藏的高手来说都是致命的,是让敌人判断出他方位的罪魁祸首。

    可是罪恶大陆上韩林遇到的高手,差不多身上都有香味。起初韩林想不通,后来渐渐的也明白了。在所有人都喷涂香水香粉的时候,你一个人身上没有味道反而显得特殊了。

    可这小小的宴会厅中,就是没有味道。一点一滴的味道都没有,连那些盘子里的青菜,看似也是经过特殊处理过的。至少韩林自己嗅不出来,是香还是咸,或是甜。

    “呵呵,韩林兄弟来了!”

    韩林注意到,那白胖子岛主大老远的端着酒杯走过来,说的话也是极其小声的。只保证能够让韩林和就近的几位客人听到。让他差异的是,岛主酒杯里的也不是酒,而是清亮见底的水。

    “岛主。”韩林打了一个招呼,仍旧是观察着这小小的宴会厅。

    岛主看出韩林脸上的表情,笑道:“我们这些人,想要清净清净实在太难了。这里是我的私人场所,希望韩林兄弟不要介意。”

    “哦。”韩林点了点头。从岛主的话里听出了一些疲倦的味道。

    谁说只有穷人才会累,富人活着一样会很累,也许还更累。他们平日里吃的,用的,穿的,见的。太奢侈,太丰富。那不但给各种感知器官,甚至给心理也会造成一种疲劳的感觉。尤其是十分注重面子的繁星岛主,为了维持他的体面,也不知道他是喜欢还是不喜欢,总之都是要把场面做到十足。

    谁都会有累的时候,终日里面对着华丽的繁星宫,换成谁也受不了了。因此韩林理解了这私人宴会的意思,就是私人休息的地方。这里不讲排场,不讲究任何礼节。只求清净。

    “好好休息休息吧。”那白胖子岛主拍了拍韩林肩膀,小声说了一句便笑眯眯的走到了一个沙发上坐下,闭上双目不言不语了。看起来几乎要睡着一样。

    这又让韩林感到惊讶,小小的宴会厅里有那么二十几个人,岛主却并没有给他介绍引荐的意思。反而一个人跑到旁边休息去了,再看那二十几个人里面,也有几个大老远的与韩林举杯示意,却并没有过来刻意结交的意思。

    从最开始的不适应,到现在韩林慢慢觉得开始喜欢这里了。

    安静,绝对的安静。没有了外界的喧嚣,也没有了那些大鱼大肉的干扰。没有了美丽女子的香艳,也没有了血腥弥漫的杀戮味道。一切都显得那么宁静,那么让人舒服。在心里,韩林给了繁星岛主一个很不错的评价。他以为这次过来少不了会被一些人缠着要字,缠着交谈。但这一切都没有发生。

    很享受的呼吸了几口难得的,没有血腥味也没有香味的空气,信步来到长桌前,从那盘子里挑起一根绿油油的青菜放进嘴里拒绝,一样没有味道。不甜不咸,不淡不腻,倒也说不上有多爽口,总之是吃下去只觉得身体和嗅觉味觉都没有负担。

    减负的好地方啊。韩林笑了笑。

    宴会厅里二十几个人,倒有十五六个是坐着,或躺着的。只有那么七八个人站着,偶尔遇到了便闲聊两句。躺着的是在小休,坐着的是享受的阅读着各种书籍。站着的,也是一副慵懒的模样。

    “韩公子。”此时恰巧有人路过韩林身边,低声打了一个招呼。

    “你好。”韩林也朝那人点头示意,见是一个中年文雅男人。本以为他只是随意打个招呼便要走开的,却不料这文雅男人朝旁边摆放的一条沙发上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来到这里,韩林也很希望能好好休息一下,避开外界的烦扰。故而对突然发出交谈申请的文雅男人还是有些抗拒的,却又不好当面拒绝,只能随着他去了。

    这人说话不温不火,声音不粗不细。压低了嗓音说话,却并不显得太过低沉,让人听上去十分的舒服。韩林很少会评价一个人的声音很舒服,但显然这文雅男人就是这种人。

    在那样温和的声音介绍下,韩林知道了此人竟然是繁星岛主的私人大医师。整个医疗团队的领袖,同时,也差不多是整个三岛之地最有权威的催眠师。这一下,韩林立刻来了兴趣。他曾经跟风耀阳说过,来到繁星宫是有条件的,那条件一直没提,其实就是想要见见繁星宫大名鼎鼎的催眠师。

    没想到要求没开出来,反而在繁星岛主的私人宴会上见到了。这可省去了不少的麻烦。

    “韩林。”韩林伸出手去主动介绍自己,其实那医师早就知道了他的身份。主动开口,是为了稍后请人家帮忙的一个良好的态度。

    “穆若。”文雅男人说。他,便是那传说中的穆先生了。
其他书友在看: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无敌打印机 老子是村长 异界之召唤天书 权国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