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一章 指天而疯_左手封魔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三百二十一章 指天而疯

作者:哎呦小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第二天,韩林饱含热情的又去寻找穆先生,可结果却得到了一个让他不愿面对的事实。レ♠レ

    穆先生的办公处站满了人,这一次,连繁星岛主那白胖子都亲自过来了。他一脸的沉痛与不解,看着穆先生古怪的尸体形态。他在思索,穆先生究竟经历了什么,会出现如此诡异的笑容……

    当得知这件事之后,韩林心里一沉。他几乎不敢相信所听到的,穆先生固然厉害,可本不该强大到进入深层梦境,遇到魇族才对。可他确实死了,便证明,他也许就是被梦初杀的。

    推开熙熙攘攘的人群,在这种时候穆先生的尸身本该被抬走好好的安置。可整个现场依然保持着最初的样子,因为这是繁星岛主亲自下的命令。

    “兄弟你来了。”繁星岛主深深的吸了口气,凝重的望向韩林:“你来看看,这一幕太奇怪。”

    韩林心中有愧疚,为了他自己的计划,牺牲了为人儒雅待人平和的穆先生。在罪恶大陆,穆先生该是他少有尊敬的人之一吧。因为他足够真实,在保持真实的前提下还能待人宽和,那便是好人。韩林曾经想做个好人,可他没能做成。于是他羡慕并且尊敬那些愿意,并能够一直做一个好人的人。

    “这……”韩林也愣了。

    穆先生死了,可身体竟然是站着的。他抬起右臂,手指向天。脸上出现了一种疯狂,狰狞,扭曲,甚至是仇恨的古怪表情,最诡异的是,这种表情最终却化作了笑容。那应该是韩林平生见过的,最疯狂的笑容了。

    “听说兄弟昨天与穆先生小聚过,离开之前,是否发现穆先生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繁星岛主无法理解穆先生的死状,也看不懂这种诡异笑容背后的含义。可他却又没有怀疑过韩林。

    韩林,那是一名进入神观境界的大修士。这种人要杀死穆先生远不必如此费劲,一掌劈了就是。那穆先生也本是凡人,甚至韩林也许只要动动他写字时那神奇的杀念。相隔千米也能要了穆先生的性命。

    韩林并没有隐瞒,也无需隐瞒。他说出了穆先生的困惑,也瓶颈。穆先生找他,也只是想要在神观境界修士身上找到瓶颈的突破口。

    指天疯笑而死。事出何因?

    “韩小子,笔记!穆先生死前曾经记录过笔记,或许在里面能够找到蛛丝马迹。”紫电心魔置身事外,能够留意到昨天所发生的一切。他清楚的记得,韩林离开时,穆先生依然在记录笔记。

    韩林不动声色的应了一句,而后并未急着去寻找穆先生的笔记。而是围绕着穆先生的尸体继续端详了一阵,越看,越觉得心惊。扪心自问,他从未想过一个人的笑容里,会掺杂如此繁杂多样的不同心情。

    从最初的疯狂狰狞扭曲,到现在,观看穆先生的笑容又有了更深一层的理解。那笑容里,更多的居然是悲凉,无奈,羞愤,和不甘。好像他不愿就此死去,或者是,被某件事给深深的打击到了。打击到他不敢回到现实,对整个世界都失去了希望。

    如此,韩林再也忍不住了,立刻跨步来到穆先生的书桌后,打开了抽屉。里面却空空如也。

    “兄弟,你是在找这个么。”这时候繁星岛主突然说话了,从怀里掏出一个本子。便是昨天穆先生书写的笔记了。

    “这本子我看过,里面还有些与你有关的话。只是我看不明白。但我能明白穆先生对你的感激和谢意,所以,穆先生临终遗物你便收藏了吧。”

    韩林心情复杂的接过笔记,那封皮上新写着几个大字“敬献韩林。”

    “抬走吧。”繁星岛主长叹一声,说不尽的苦涩。这一天,繁星岛主失常了,他反常的邀请了那些私人宴会中,显然是心腹的人。在这些人面前,繁星岛主不必伪装自己。也是这一天,繁星岛主喝多了,他哭着笑着搂着韩林,说说他与穆先生是如何相识的。说一说穆先生为人有多么的宽容,又有多少次从深深的困惑中将岛主开解出来。

    人对自己的医师,总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特殊感情。那种感情以救命之恩为主,同时还有一种深深的依赖和寄托。无论是纵横一世的枭雄,还是睥睨天下的王者。在生病时,在生命受到威胁后。他们第一时间想到的总是自己的医师。他们或许会猜忌敌人,甚至会猜忌自己的儿女。可在自己的医师面前,他们总能够彻底放开。在这种时候,他们会毫无条件听从医师的指令,并且甘愿如此。这是何等的信赖,可以说把命都托付上了。

    岛主对穆先生的敬重,是外人无法理解的。谁说富人无情?他们只是不敢相信轻易而来的情。一次次被那些贪慕虚荣追逐富贵的,所谓的朋友欺骗。所以他们的心渐渐的凉了,开始不再相信了。看起来,也无情了。

    韩林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情,在繁星宫短暂的停留,让他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他以为繁星岛主会如想象中那样不近人情,会认为繁星宫内尔虞我诈让人心寒。事实证明他想错了。

    回到了房间后,韩林的头还有些疼。他酒量还好,可也架不住繁星岛主这顿猛喝。也稍微有些醉了。

    此时,方才有机会翻开穆先生的笔记。他惊讶的发现,那本笔记都被墨水涂抹掉了,一张一张尽是如此。笔迹杂乱而无章,以韩林这样的书法大家来看,这该是穆先生临死前所做。那些笔迹体现出穆先生复杂的心情。他的整颗心都乱了,有些不知所措。

    直到翻开最后一页,韩林顿时机灵灵打了一个冷颤。那里,用歪歪扭扭,已经无法维持正常笔迹的形状,写出了几个临终前仓促弥留的字迹。

    “韩林请入梦。”

    梦里有答案?谁的梦?我的梦!?韩林揉了揉双眼,有些难以置信。他隐约察觉到,穆先生似乎对他的梦境多少有些了解,否则,怎会说出这种话来?

    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便是去做。

    迅速回到床上,怀着激荡的心情渐渐的睡着了。

    有了第一次心理暗示之后,人的心中会留下烙印。这种烙印只要不是长时间的遗忘,也都能准确的再一次抓住。

    因此此番入梦,韩林已经记住了道心,并成功的进入了神奇梦境第一层。

    可这里,已经不再是那个黑暗无边的世界了,韩林发现,它变了。影响它的,便是身前,坐在木桌后奋笔疾书的穆先生。一切的真实,仿佛再一次由梦境重演。韩林想不通穆先生是如何办到的,所以他只能看下去。

    木桌前,是昨日闭目入睡的韩林。木桌后,是快速书写的穆先生。不知过了多久,这梦境中留下线索的穆先生突然兴奋的站了起来,嘴里不停的喃喃自语,看上去很亢奋。

    韩林有些听不真切,便靠近了去听。

    “yu望,听从yu望。原来如此,原来如此……瓶颈突破,犹如洪水决堤,我悟了!!我悟了!!”

    一番看似风言风语过后,那穆先生立刻闭上了双目。

    此时韩林身子微微一抖,他大约明白了事情的起因。因为贪蛇扩大了自己的yu望,被穆先生成功捕捉到。所以,那穆先生竟然鬼斧神工的记住了这种感觉,甚至成功掌握到了。不得不说,穆先生是一个盖世奇才。也莫非是因为如此,穆先生才真的突破瓶颈,进入了深层梦境的第二层,被魇族杀了么?可这又说不通,被魇族杀了,穆先生便不可能活着出来,将那笔记涂抹干净。

    而后,韩林又发现这世界突然出现了一些变化,在梦境世界里的天空中,一道虚影飞逝而来!

    什么人!?韩林身子猛然一震,急忙看去。结果却惊讶的发现,那从天而降的人影,居然便是穆先生。

    他真的来到第一层梦境了!!

    几乎是转瞬间,穆先生的影子迅速划破长空直接钻入脚下的地面。整个世界再次为之一变,韩林突然意识到,这种虚幻的影像所模仿出来的,居然是梦境第二层了!他真的来了!

    天空中又是一道人影飞速而下,钻进了脚下地面。这一次韩林震惊了,穆先生不但进入了梦境第二层,甚至出乎意料的钻进了第三层。这可是他韩林都无法做到的!!

    世界再变,该是所谓的梦境第三层,穆先生依然从天而降,此时韩林已经有些麻木了,麻木的看着穆先生钻进第四层。

    再往后,世界又变,应该是第五层了。那穆先生继续从天而降,仿佛是一个沙漠中找到了绿洲的旅人,他不知疲倦的跳入水中嬉戏,玩耍。韩林大约能够理解这种心情,穆先生一旦跨越瓶颈,剩下的便是无尽的探索yu望。可这种能力未免有些太恐怖了,真如穆先生所言一样,洪水一旦决堤了,便拦也拦不住。

    世界又变了,此刻,穆先生静静的站在地上,在身前有一个圆形的,通往下方的缺口。弥留影像所提供的视野,只能让韩林从远处望去,而无法对缺口下的世界一探究竟。

    可在那缺口下方,他却看到了茫茫的云层,看到了一个崭新世界的边角。

    穆先生呆住了,脸上尽是难以置信,嘴里又喃喃自语起来:“这是世界……原来这才是世界。我们生活的世界,原来这才是……原来,多么可笑,多么悲哀。我们竟然生活在……如何脱……”

    韩林拼了命的仔细去听,穆先生的话音却断断续续,很跳脱。而后,世界再变,又出现在穆先生书房内。

    此时穆先生双目失神,久久过后,他开始拿起笔来,在笔记上疯狂的涂抹,将他几乎毕生的心血全都毁去了。也正是此时,昨日入梦的韩林刚刚醒来,他看到穆先生正奋笔疾书,便微微笑了笑转身离去。

    此时韩林方才知道,昨日离开时,原来穆先生已经疯了。他是在毁去他的笔记,而那个时候自己却毫无所觉。

    最后,穆先生站起身来狂笑不止,指着天空,朗声大喊。

    “这是世界!!这是该死的世界!原来真相如此。哈哈,哈哈哈哈!!!”

    一番话后,那穆先生呼吸断了。
其他书友在看: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无敌打印机 老子是村长 异界之召唤天书 权国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