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一章 挑拨_左手封魔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三百三十一章 挑拨

作者:哎呦小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距离冥道十二宫争夺战,还有四个月时间。

    罪恶大陆第一层,罪恶之城。面积辽阔,为罪恶大陆四层当中最大的一层。这里有来自于全世界的凶徒,其中包括两大妖群。在罪恶之王的掌控下,整个罪恶大陆上又有各种各样的势力云立。

    其中,最为著名的,为东南西北宗。四宗以起占据罪恶之城的位置所划分,每一个宗派的宗主共有三人。而这四个宗派,却是由大名鼎鼎的冥道十二宫,现任宫主子嗣所建立。王下最强为十二宫,而除却这些官方力量之外。整个罪恶之城最为强大的地下力量,便是所谓的东南西北宗了。

    十二宫主各个有子。

    整个罪恶之城,呈方形环状分布,最中心区域,为罪恶之王的冥王殿。名字源自于罪恶之王的“冥道”派系。此为中心。

    以中心向外扩散,共为五环,为两晕三光。其中两晕,是以冥道十二宫所在位置划分。

    十二宫,又分为四大主宫,八个附属宫。

    冥王殿向外一环,为大晕区,乃是四大主宫所在区域。为正东宫:正阳宫。正南宫:皓月宫。正西宫:星辰宫,与正北宫:晨暮宫。

    冥王殿向外第二环,为小晕区。是八大附属宫所在区域。东为烈阳宫,东南艳阳宫。南为明月宫,西南月华宫。西为天星宫,西北坠星宫。北为北辰宫,东北晓晨宫。

    冥王殿向外第三环,为天光区,第四环地光区,第五环外光区。

    而那东南西北宗,则为冥道十二宫宫主长子建立,东宗以正东宫,东宫,东南宫的后代。南宗为正南宫,南宫,西南宫后代。西宗为正西宫,西宫,西北宫。北宗则为正北宫,北宫,东北宫后代建立。

    整个罪恶之城官方实力划分繁复无比,而地下势力却简单明了。只以四宗为大。

    然则,除去这四宗之外,整个罪恶大陆最有实力的地下势力便是红袍会。正会长七情为两极之地热砂领主长子。副会长六欲,则为两极之地极寒领主长女。

    此时此刻,在被官方势力彻底霸占之外的三光区的天光区,某一个角落里,一场大战一触即发。

    “七情,你未免太不识抬举。”正座上,一名身高超过两米的男子淡淡的说,此人器宇轩昂英俊不凡。属于比较罕见的美男子了。其表情,是一种自然而然的傲慢无礼,这种态度为长年累月积攒所现。

    七情,便正视红袍会正会长,与风中啸决斗与山巅的男子了。

    “呵呵,这种事你情我愿,玉儿姑娘既然不愿意见你。又何必苦苦相逼。”七情位于副座,居于整座左侧。此刻正是与那英俊不凡的男子交谈。

    在两人之下,站着大批的高手。这些人放在外面都是大名鼎鼎的强者,然而此时却只能微微低头双手垂落而立。左侧尽数身穿红袍,显然是红袍会的人。右侧尽数身穿金袍,便是英俊男子的手下。

    听到七情的回复,那英俊男子的脸上显然弥漫上了一股阴气。从他出生以来,很少会与人商量什么事情,几乎都是直接宣布命令。而别人,也只能回答是。绝没有回答不是的道理。

    很明显的,英俊男子是被七情的话激怒了,右手轻轻的拍击了一下座椅扶手,脸部向左侧探出沉声道:“常年在下界厮混,莫非真以为你红袍会能只手遮天了?”

    七情淡笑道:“东宗主言重了,对待东宗,咱们可是敬仰有佳绝不敢冒犯的。只是凡事讲求一个道理,而我这人又最喜欢与人讲理。若玉儿姑娘愿意见您我是如何不会阻拦的。可玉儿姑娘不愿见你,那便是谁,也无法强迫她。”

    原来,这名英俊不凡的男子,正是以正东,东,与东南三宫长子所组建东宗的宗主。

    这东宗主的面色越发不善,向来只有他发布号令,却没有别人拒绝的权利。一双锐利狭长的美目微微眯了起来。而那七情也是丝毫不惧,直视之。气氛变得僵化,两方之战一触即发。

    稍后,那东宗主突然面色一缓,哈哈大笑起来。摆了摆手,立刻有属下送来一十三张金光闪闪的卡片。而每一张卡片上,也都印着十二宫的徽记,竟然是百万级储存卡。这一十三张,也便是一千三百万命魂币。

    “七情说笑了,我也并非蛮横不讲理之人。那玉儿姑娘对我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她不愿接受我的求爱我也自然理解。这里,是一千三百万命魂币,都归你了,只需你劝说那玉儿姑娘出来一见,应不应我的求爱都在其次。可好?”

    七情淡淡的扫了那十三张卡片一眼,饶是他也禁不住眼角直跳。这一千三百万,放在什么地方都算得上是一笔天文数字了。这些钱,可以养活多少高手?又可以塑造多少高手?有了它,红袍会的势力想要再上一层楼绝非难事。

    可就是这么多钱,七情却只是感到惊讶,反而没有丝毫贪婪的表情。

    “怎么,不够?”东宫主笑容越发灿烂:“也对,七情兄弟乃是热砂领主的长子,对这些小钱自然看不上眼。如若你肯答应我小小的条件,我便为你凑个整数,两千万。如何!?”

    七情默不作声,端起茶杯放于唇边却并未喝下,而是顿了一顿反问道:“这天下女子,美貌者遍地皆是。东宗主又何必为了一个玉儿姑娘,舍得如此破费?我想不通,也希望东宗主能赐教一二,好让我心里有数。”

    “狗胆!!”

    七情的话音刚落,右侧金袍队伍里便有人怒喝一声,手指头直接便是冲着七情的鼻子说话。对于这个红袍会的会长,也看不出任何忌惮。在这样的场合,一个下人敢呵斥热砂领主之子,更是红袍会会长,可见其主人平日里有多么嚣张跋扈了。

    七情闻言,呵呵一笑,将茶杯放落桌面。双眼便寻着声音往金袍队伍里望去。双眼中闪过一丝逼人的精芒。

    “狗胆是谁说的!”便是此时,层层严密把守的正门外,一个身穿大红裙子的女人迈步而入,此女面容用沉鱼落雁闭月羞花来形容,已经显得太过俗套了。人们望去一眼,总是会有种这世界上任何语言都无法描述其容颜的感觉。

    那句话便是一声娇斥也几乎听得众人如痴如醉,险些丢了魂魄。

    “呵!六欲姑娘……”

    那东宗主见到来人之后顿时起身,脸上挂满了灿烂的笑容。却不想六欲对他是看都不看,甩手一条红色绸子飞出,再收回来时,绸子一头已经卷着一个身穿锦袍的壮硕汉子。

    这出手间速度快的惊人,连众多高手也只见到红色影子一闪,那壮汉便被捆到了六欲身前。还未等众人反应过来,六欲是轮圆了胳膊啪啪两记响亮的耳光甩了出去。

    “你!!”壮硕的汉子羞怒欲死,一只手指着六欲的鼻子却不敢将后面的话说出来。看样子,他敢呵斥七情却不敢对六欲出言不逊,竟然是忌惮红袍会副会长更甚一些。

    莫说是他,便是那东宗主见到这一幕也是气的面色发青,却不敢说几句重话出来。一个极寒领主的女儿,红袍会副会长居然有如此大的威慑力。还源自于她的另一个身份,罪恶大陆十二大美女之一,也是唯一没有出嫁的美女。

    东宗主的忌惮也不是没有理由,这整个罪恶之城凡是有头有脸的人,哪一个不垂涎六欲的美貌,就连他东宗主的父亲,正阳宫宫主同样暗中爱慕六欲。这种事说出来古怪,却实实在在的发生着。

    罪恶大陆很怪,这里的人更怪。也绝非只有繁星岛主一个人是爱面子的,这里的人喜好杀戮,崇尚武力。对面子,更是看的无比贵重。六欲虽美,可也绝不会美到天下第一,便是众人所在的罪恶大陆,要找到一个比六欲漂亮的女人也并非不可能。

    这里,便牵扯到面子问题了。再美的女子也只是美女,六欲却是十二美人之一,哪怕并不欣赏六欲,对其也不至于动心到非得到不可的地步,也还是要一定得到。不为别的,只为有面子!

    冥道十二宫宫主,其中有十一个已经有了正室。便是曾经的十二美人中除去六欲外的所有美人。唯独是大晕区,正东正阳宫的宫主至今未有确立正室夫人。很多人都知道,他是看中了六欲。而且势在必得。

    所以说起来,这年轻貌美,看上去比东宗主还小了几岁的六欲,也许还是东宗主将来的母亲。

    如此,大名鼎鼎的东宗对红袍会这般客气,也就能够看出一些眉目了。

    “东宗主,主子说话下人插嘴,怕不合规矩。我替你教训教训下人,你会不会生气?”六欲眉目轻翻,扫了东宗主一眼。

    那东宗主顿时心神摇曳几乎当场美的失了神,却也唯有将眼神偏开。心里知道,这女人是老爹的。不是自己能够染指的。当下强笑道:“应该教训。”

    六欲咯咯一笑,撩了一下乌黑长发便径直前行坐到了七情身侧。被她当场羞辱的汉子敢怒不敢言,悻悻的归为。

    一双美丽的眸子依旧盯着东宗主,六欲笑问:“你倒说说看,为什么一定要见我的玉儿妹子?”

    寻常女子发笑,或是衣袖遮掩,或是用手挡着,这六欲笑起来却没有丝毫矫揉造作的模样,张开嘴就是一通银铃般动听的声音撒出去,两排洁白的银牙也暴漏无疑。这也同样谈不上笑不漏齿了,可是这样,偏偏给人一种异样的美感,很迷人。

    东宗主再一次险些沉沦在六欲的笑容里,心中连连赞叹,人都说六欲有中洒脱之美,实在所言非虚。

    “咳,十二美人中唯有六欲姑娘独身一人,而你又是我父亲的梦中情人。我自然不会多心去想,可现如今,咱们罪恶之城又多出来一个大美人,号称与十二美人齐名的沈玉姑娘。十二美人都有了归属,没咱们的份儿,那沈玉姑娘总该轮到我了吧?追求心爱的女子,有错么?”

    这里人说话也没有遮拦,想到什么就说什么。自己亲爹看上了眼前的女子也一样毫不避讳。东宗主的意思非常明确了,十二美人没有他们这些小辈染指的份儿,那么现在多出来了一个,成了十三个了。那,总该轮到他这个正东正阳宫宫主的儿子了吧。说起辈分与资历,轮也该轮到他了。

    “另有。”那东宗主想了想,又加了一句:“六欲姑娘和沈玉姑娘全都在红袍会,这是不是有些不合适?分,也该分给我一个。六欲姑娘就算了,那沈玉姑娘我得拿到手。”

    这种话让外人听起来,绝对会感到不可思议。一个堂堂东宗宗主,说话竟像个孩子一般。说到女人,也不是用得到手,而是用的拿到手。单从其用词和脾气就看得出来,此人绝对单纯天真,而且很霸道。

    七情淡笑着听两人谈话,心中却连连叹气。暗道这算什么宗主啊,完全就是不懂事的孩子。在长辈庇护下长大,看上去像个大人,言谈举止却如此幼稚可笑。

    六欲又是咯咯一阵娇笑:“那可要让东宗主失望了。玉儿妹子心中已经有了别人,绝不会看上你的。”说到这里,六欲故意停顿了一下,而后以一种充满挑衅意味的眼神扫了东宗主一眼:“而且,我也不可能嫁给你父亲。我心中也有了别人,你知道什么是最有趣的么?”

    “什么!?”东宗主脸上再也无法压盖怒意,他倒要听听是那两个狗奴才如此大胆,竟敢抢了他父子俩的女人

    “六……”七情猛然间灵光一闪,隐约猜到了六欲即将说的话,顿时吓的面色惨白惨白的,刚刚出生要阻拦,可却已经晚了。

    “同一个人。”六欲更加放肆的大笑:“玉儿妹妹与我都有心上人,而且,我俩看中的是同一个!”

    “他是谁!!”东宗主怒发冲冠霍然起身,这实在不可原谅!

    “那人叫韩林。”六欲在咯咯的笑声中化作一阵红色风影,已然消失在了当场。

    “韩林……韩林……”东宗主呆立半晌,而后怒道:“不管他是谁,我要他死!!所有人,都给我去查!把那叫韩林的贱民十八辈祖宗都给我查出来!!!”

    七情一拍额头,心说完了。
其他书友在看: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无敌打印机 老子是村长 异界之召唤天书 权国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