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四章 白山后_左手封魔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三百三十四章 白山后

作者:哎呦小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由于先前就已经是阳修五段中期,而后韩林进入两次神奇梦境修补身体与吞噬梦初,实力也已经攀升到了阳修六段。

    再加上,那乱葬岗内冤魂数量极多,可随着韩林的符文阵越发完整起来,冤魂力量对韩林的影响也逐渐降低。符文阵本身,便像是一个巨大的吸铁石,将海量的怨念吸收进入一个个神奇的符文符号里面,自然会减轻对韩林的损伤。也因此,符文阵完成的速度随着韩林的减负,速度几乎是直线提升。

    终于,在韩林完成符文阵后的第二天傍晚,那天边突然出现了大股强烈的心魔力量。

    “来了。”韩林攥了攥拳头,双眼注视着天际。这一刻他等了许久了,冒着巨大的危险在乱葬岗内布置符文杀阵,就是为了这一刻的到来。要给沈家人一个天大的教训!让他们知道,他韩林可不是任人欺辱的傻小子了。

    “沈林!!”

    二十四名沈家人大老远的,便看到一道人影静静的站在地上,正朝这边凝望。靠近了观瞧,不是韩林还能是谁。

    韩林双手插进衣兜中,平静的看着来人:“我不行沈,姓韩。”

    韩林过分的平静,让那二十四个沈家人有种不太妙的预感。在他们看来,韩林似乎是知道他们即将追杀到此地,而且,还没有丝毫的恐惧感。那样子倒像是吃定了他们一样。

    “是不是有诈。”一名沈家人侧过头去,低声的问道。

    “你们会为曾经的作为付出代价的。”韩林淡淡的说了一句,而后转身进入了乱葬岗范围,起身,飞向一座白山后方。

    “韩小子,你认为他们真会上当么?”紫电心魔有些担忧的问:“毕竟这看起来确实太不正常了。我想他们如果有点脑子的话,应该不会跟来。”

    韩林冷笑一声:“你不了解沈家人,我了解。他们都太自负了。绝不可能因为我这样一个,在他们看来一无是处的毛头小子突然出现的自信,而感到忌惮。并且,沈家人也没有其他的选择。虚空心魔就在我这,他们要虚空心魔。因此,无论我这里摆下了什么样的陷阱,他们也没有另一条路可供选择。”

    “希望你说的是对的吧。”紫电心魔想了想,也觉得韩林的话很有道理。为了虚空心魔,沈家绝不会在乎一点点的牺牲。那可是沈苍宇完成无相符文术的必需品。

    “要说这里,还真是好地方啊。”好几天以来,韩林终于有了空闲时间来好好看看这恐怖的乱葬岗。

    “这种地方,简直就是为了我的符文阵而专门准备的,可惜的是无法带走。”韩林叹了口气,这乱葬岗虽然恐怖,可其中的无数怨念,也是他书写符文阵的基础支撑力。那需要耗费庞大杀念的符文阵有了这些冤魂,便相当于有了免费的劳力。让韩林书写符文阵的可能性大大提高。

    当然,也正如他所言那样。这地方虽好,却是无法带走的。总不能一辈子窝在这里不出去,那样是不怕任何敌人了,可也相当于将韩林禁锢在了一个特定的地点,跟被人封印没什么区别了。

    高耸的白山彻底阻挡了两边的视野,在另一边,那二十四名沈家人在迟疑了稍许过后,终于是达成了一致意见,准备进入白山后方,去瞧瞧韩林搞什么鬼把戏。

    “等等!!”

    就在沈家人准备出发前进的当口,一名沈家人突然叫停。也是同时,其他沈家人纷纷向来路的方向张望。在那里,他们感受到了一股很强大的力量在迅速靠近。

    “有人来了!!”

    “先看看!”

    二十四名沈家人各个从天空落在地上,静静的等待着来者。因为来者太过肆无忌惮,丝毫没有掩藏实力的念头,那股力量从很远的地方便感受的清清楚楚。可唯独是韩林,没有感受到这些人的到来。乱葬岗内海量怨念就是一道天然屏障。它不但影响一个人的各种感官,同时还扰乱力量的传播与感知。

    几乎是过了足足十几分钟有余,才看到有一小片人影从天边疾驰而来。

    “你能确定那姓韩的一定躲在这里吗?”一名金袍人问道。

    那金袍少年捋了捋鬓发,自信的笑道:“绝对是,这一路上,四处都是韩林留下的痕迹。”

    “咦!?前方有人!”

    一行金袍人在看到沈家人后,立刻降落下来,与沈家人站的很近。因为他们发现,这些沈家人身上并没有太过强大的实力波动,一个个,段位最多也不过是阳士境界,这样的人在罪恶大陆根本不算什么。尤其是在他们东宗眼里,更是没有丝毫的威胁力可言。

    双方稍稍对持了一下,那金袍少年便笑眯眯的上前一步,以很友好的态度问道:“不知各位来到此处有何贵干?”

    沈家人各个面色淡漠,双手低垂着。并没有回答金袍少年问话的意思。金袍少年看不起这些沈家人,沈家人又何尝看得起他们了。甚至可以说,沈家人看不起任何除了沈姓以外的人类。目前为止,还无法判定这些人的来路。

    那金袍少年笑了笑:“那么换一个问题,你们有没有见到一个少年。那人姓韩。在悬赏帮也算有名了。”

    听到这句问话,沈家人的脸上才稍稍出现了一丝波动。他们相互看了看,一个个脸上立刻出现了诡异的笑容。没想到,这些人竟然也是为了韩林而来。

    沈家人有多狡猾,立刻发现这些来人可以好好的利用一下。

    当即,便有一名沈家人作为代表站出来回答:“见过,咱们就是为了那四万悬赏金,特意追查他到此地的。”

    “哦?”金袍少年笑的更开心了:“那我们可不是外人了,我,也是为了那四万悬赏金专门追来的。”

    两方人对望另一方,都笑的很有深意。谁都没有表明真正的来意,可能够确认的是,他们的共同目标确实都是韩林。

    “他去了山的另一侧。你也看到,我们实力不够。并不敢一路追过去,那悬赏金看来也是拿不到手了。正所谓命中该有终须有,这四万命魂币与我们无缘,就此别过了。”

    看似不经意的透漏了韩林的行踪,沈家人很干脆的表示放弃对韩林的追杀,与那些金袍人告了别立刻转身飞走。

    “你有没有觉得,这些人身上有种很古怪的气质。”

    望着已经消失在天边的沈家人,一名金袍人低声问道。

    那锦袍少年也是将笑容收起来,渐渐换上了一副疑惑的表情,沉思道:“我也有这种感觉。对他们的实力探测很明确,就是一群实力很不够看的普通修士而已。可不知为什么,却又矛盾的认为,这些人并不好惹。不过算了,我们也不是为他们而来的,知道了韩林的下落多好办了。”

    说着,望向白山之后,那金袍少年笑道:“这韩林还算聪明,得到繁星岛主赠送的锦衣后,很狡猾的选择躲在乱葬岗。他以为他能逃过,可真逃的过么?走!”

    一行三十几个金袍人得到命令,立刻朝那白山后方飞去。就在他们绕过山峰消失之后,沈家人重新折返,一个个漂浮在空中驻足凝望。

    “到底有什么机关,马上能揭晓了。”一名沈家人阴测测的笑了。就在他们也是进退两难的时候,偏偏来了一群探路的替死鬼,这种突发状况,沈家人自然是很喜欢的。

    “哦!我看到他了!”

    刚刚绕过白色山峰,一名金袍人立刻指向了站在雪地中的韩林。

    “等等!先别触发!”当韩林看到那些金袍人后,脸上的笑容立刻散去,当即下了一道命令。这命令,自然是下给作为阵眼的虚空心魔了。一旦虚空心魔触发符文阵,那种场面可实在太大了。大量的符文漂浮上天空,散发着强大的杀意。若是让沈家人看到,以他们对符文的理解会第一时间察觉到这种符文阵的可怕之处,也许还会立刻转身离开。

    韩林完全没想到,在这样的紧要关头会突然出现另一波人,这些人,他也面生的很。从来没见过。

    “可是韩林?”金袍少年率领着金袍人集体降落,并进一步确认韩林的身份。

    韩林的眼神有意无意的往金袍少年脚下望了一眼,他脚下冰雪覆盖的地方,刚好便在符文阵的范围当中。现在韩林只需一个念头,那符文阵便会启动,这些人,也一个都逃不掉。可那样,沈家人会有所警觉。有些得不偿失了。

    “是我。”韩林无法确定来者的身份,可能够判断出对方的立场。在罪恶大陆他朋友很少,自然而然的,愿意一直跟着他的,当然只能是敌人了。

    “那就好,先自我介绍一下。我们,属于罪恶之城东宗势力。此次前来的目的便是为了你,韩林。”那金袍人脸上洋溢着热情的笑容。见到韩林后做的第一件事不是进攻,反而是自报家门。

    “有事?”韩林反问。心里也是咯噔一下子,罪恶之城?那不是整个罪恶大陆的第一层么?这样的人,为什么会想要找自己?仔细回想了一下过去,韩林并没有发现曾经与哪一个罪恶之城的人结怨。

    “杀你。”金袍少年笑着说,其表情与说出来的话反差极大。不像是仇人,反而像是许久未见的朋友。这种态度,源自于他们强大的自信心。

    “咱们东宗要杀谁,向来是光明正大的做。而且也有一个宗旨,便是一定要让被杀的人,死个明白。这也是咱们东宗仁慈的一面了。”

    金袍少年一双手长白皙的手掌相互握在一起,轻轻的磨蹭着,说道:“你今天会死,死因,是因为沈玉姑娘对你情有独钟。而更让你罪该万死的是,连六欲姑娘也心中记挂你。如此,你便没有任何活路了。咱们东宗的来头也可以跟你说明。东宗,乃是罪恶之城,冥道十二宫东方三宫长子所建立。东宗主为正阳宫主长子,沈玉姑娘,便是东宗主的心上人。所以,无论从哪来算,你都要死。”

    “沈玉!?”听到沈玉的名字,韩林明显的楞了一下。而后立刻凶狠的问道:“你们把她怎么样了!?若敢动她一根毫毛,不管你们是谁,我会让你们付出惨重的代价!!”

    “哦?”金袍少年闻言也是一愣,而后与其他金袍人低声交流了几句。

    东宗主脑子也许很幼稚,可他手底下这些人可不傻。能在罪恶之城活下来,并且混的风生水起的人物怎会简单。一个个头脑都精明的厉害。从韩林的只言片语中,锦袍少年似乎一下子听出了与原计划并不怎么符合的意外状况。

    因为韩林只询问了沈玉,却完全没有理会什么所谓的六欲姑娘。可这件事,又是六欲亲自提及的。这样一来,很难不让金袍少年做出一些不必要的联想。

    “好像是,被人当刀使了啊。”稍后,那金袍少年终于再展笑颜。他现在几乎可以确定了,应该是被红袍会的六欲玩了一招借刀杀人。他们不但查清楚了韩林,也查清楚了沈玉。知道沈玉与韩林曾经生活在四山之地,自然也知道韩林与红袍会的隔阂,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红袍会才抢走了沈玉。

    可商量的结果是,他们并不在乎。沈玉的的确确喜欢韩林,甚至曾经与韩林共居一室。单单是这点,便有了让他们击杀韩林的充分理由。东宗不喜欢被人利用,那这人若是未来正阳宫主的夫人,便另当别论了。因此,韩林还是要死。他们的目的,还是不会改变。

    “沈玉在哪!”听到沈玉这两个字后,韩林的心便再也移不开了。他曾经多次与紫电心魔商量有关沈玉的情况,也曾经很多次试图说服自己,更是让紫电心魔说服自己放弃沈玉。因为这段感情,他实在不敢接受,也不愿意接受。

    可那该死的爱情实在让人心烦,哪怕他有一百个理由不去在乎沈玉。一旦听到了沈玉的名字,整颗心也还是提了起来。愤怒的火焰也无法抑制下去了。他担心沈玉此时的处境,很有可能,那强大的东宗已经对沈玉图谋不轨了。
其他书友在看:万古永恒 万世金身 无敌打印机 老子是村长 异界之召唤天书 权国 我的神明与教廷 军妆
,